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最低時薪升至11.40元

圖:掙最低時薪的工人,主要在住宿、餐飲、零售及農業等行業工作。(路透社)

圖:掙最低時薪的工人,主要在住宿、餐飲、零售及農業等行業工作。(路透社)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道)安省政府週四宣布,全省最低時薪從10月1日起,從11.25元升至11.40元,屆時安省最低時薪將為全國第四高,不過,這與民間期望的目標相差甚遠。

2年前,安省勞工界要求省政府將最低時薪升至14元,把工人從貧困線下解脫出來。現在,勞工界的最低時薪要求已升至15元。

2014年1月,安省政府決定解凍3年沒變的最低時薪10.25元,當年6月調升至11元,說是累計了3年內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的上升。省府之後通過立法,將最低時薪的增加與消費者價格指數掛鉤。今年是第三次按通脹調升最低工資。

按政府的計算,現在安省掙最低工資的全職雇員,年收入比3年前增加了2,392元。掙最低時薪的工人,主要在住宿、餐飲、零售及農業等行業工作。
同時,省府宣布,增加安省社會福利金(Ontario Works)及安省殘疾支援金(ODSP)的支付金額。單身成年人的社會福利金每月增加25元,家庭增加1.5%;個人殘疾支援金增加1.5%。殘疾支援金的增加從9月開始,社會福利金增加從10月份開始。

 勞工界繼續要求最低時薪15元

安省勞工廳長斐廉恩(Kevin Flynn)在週四的公告中說:「我們政府知道,生活成本每年增加,為了幫助家庭跟上這增加,我們將最低時薪與通貨膨脹掛鉤。」

不過,勞工界沒放棄爭取脫貧的努力,按「爭取15元時薪及公平(Fight for $15 and Fairness)」行動組織發出的通告,他們將於10月1日,就是最低時薪增加的當天下午12點半開始,在安省議會大廈外集會,要求政府將最低時薪升至15元及改革勞工法。

他們的改革要求包括:公平的調配;進一步規範臨時就業機構;加強對《就業法》的預防性及公開的執法;對違反《勞工法》的人,施加有意義的罰款;結束合同轉手;通過立法保證7天有薪病假;更容易加入工會;最低時薪15元。

雜貨店工人亨利(Deb Henry)說:「你需要知道,每小時掙11.40元的全職工人,收入仍將低於安省貧困線的16%。我們需要每小時收入15元。」

來自基奇納(Kitchener)的倡議者奈特(Marjorie Knight)說,經過對工作場所的評估,安省政府已有機會為勞工提供公平的政策。「我們需要廣泛的立法改變,去更新安省的《勞工法》,為我們大家帶來改善。」

加拿大10省3特區中,還沒有最低時薪能達到15元的。按加拿大政府公布的數據,目前最高的,是努納武特(Nunavut)地區今年4月1日開始的13元,然後是西北特區的12.5元,亞伯塔省今年10月1日開始的12.2元。安省在10月1日實施11.4元後,將在全國排第四。

按安省目前最低時薪與通脹掛鉤的政策,2014年至2016年的2年間,最低時薪升了0.40元。如果這樣的升幅不變,需要接近20年才能升到15元。

亞伯塔省今年6月宣布,他們的最低時薪將在2018年10月1日升至15元。今年10月1日開始的12.2元已經體現了這趨勢,比2015年10月1日開始的11.2元增加了1元。

表:各省及特區最低時薪對比(加拿大政府數據)

省/特區 時薪(加元) 生效日
亞伯塔省 12.20 2016年10月1日
卑詩省 10.85 2016年9月15日
馬尼托巴省 11.00 2015年10月1日
新不倫瑞克省 10.65 2016年4月1日
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 10.50 2015年10月1日
西北特區 12.50 2015年6月1日
新斯科舍省 10.70 2016年4月1日
努納武特特區 13.00 2016年4月1日
安省 11.40 2016年10月1日
愛德華王子島省 11.00 2016年10月1日
魁北克省 10.75 2016年5月1日
薩斯喀徹溫省 10.72 2016年10月1日
育空特區 11.07 2016年4月1日

表:安省過去20年最低時薪變化歷史(加拿大政府數據)

生效日期 時薪(加元)
1995年1月1日 6.85
2004年2月1日 7.15
2005年2月1日 7.45
2006年2月1日 7.75
2007年2月1日 8.00
2008年3月31日 8.75
2009年3月31日 9.50
2010年3月31日 10.25
2014年6月1日 11.00
2015年10月1日 11.25
2016年10月1日 11.40

 

新移民低收入趨勢仍在 政府關注

(大紀元記者周行報道)加拿大政府的研究發現,與老移民及加拿大出生的人相比,新移民的低收入趨勢仍在,上次人口普查的結果顯示,來自亞洲的移民,低收入狀況較嚴重。

聯邦移民部今年6月份公布的一份報告稱,最近的趨勢表明,與加拿大出生的人或老移民相比,新移民的低收入率自1980年以來一直在增加,這值得關注,「因為收入低會影響到移民個人和家庭參與經濟、社會及文化的能力,並影響他們在社區里的個人尊嚴。」

該報告稱,雖然最新的研究發現,移民的經濟表現有所改善,但仍有移民處於長期的低收入狀態。「這是可能是加拿大面對的最嚴重的社會及勞動力市場挑戰之一」。

按加拿大移民律師李克倫(Richard Kurland)獲得的政府內部研究報告,政府對上次人口普查的分析發現,來自荷蘭、英國、南非、愛爾蘭、義大利、德國、澳大利亞、菲律賓、克羅埃西亞、葡萄牙、塞爾維亞及印度的移民,經濟表現和本地出生的加拿大人相當甚至更好。來自中國、韓國、台灣、巴基斯坦、阿富汗、海地、衣索比亞、土耳其、哥倫比亞、伊朗、摩洛哥、孟加拉國、阿爾及利亞及伊拉克的移民,有近20%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該研究發現,這些最低收入的移民通常是新移民,不太可能講英語或法語,他們可能是教育程度低、年輕、生活在市中心的打工一族。李克倫稱,語言能力強、有工作的移民,可以保證在經濟上獲得成功。「這與他們的技能有關,與膚色無關」。

李克倫認為,政府在利用稅收數據來制定移民政策,希望移民能帶來更多稅金收入。所以看到政府接受的難民(通常需要社會援助)在減少;擔保父母和祖父母的財務責任也增加了。

但也有意外,去年發生的敘利亞難民危機,促使加拿大大量增加了接受難民的數量。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
2016-09-30 1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