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58:千年預言在,王者悄歸來(下)

圖58-1:1943~1944年水星順行、逆行守斗宿,預示吳越的分野,當年緬甸的日軍將遭天罰,甚至有屠戮之災。(作者提供)

  人氣: 19192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58章千年預言在,王者悄歸來(下)

前面二章講到日軍占據野人山天險,在必勝的天象下作戰,只對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有效,對孫立人無效,因為孫立人在戰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變天象。他發明叢林迂迴戰法從背後奇襲,日軍戰力最強的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18師團,連戰連敗,屢被殲滅,接連補充兵員15次,對孫軍聞風喪膽。

說到這裡,最尖銳的「孫立人殺日軍降兵」的問題,就無可迴避了。因為一直有民間傳說:孫立人在緬甸,命令部下審訊日本降兵,只要到過中國大陸的統統就地正法。因為他的對手日軍18師團,是南京大屠殺的主要幫凶。有傳說孫將軍總共殺了1000人,殺了1200人,最多的說殺了1600人!

前面也有讀者在跟貼中追問這個問題,難道這是真的麼?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57:千年預言在,王者悄歸來(中)

13.坑殺日軍,只為民憤?

傳聞頻湧,空穴來風?

虐俘殺降,是犯國際法的,要被審判的。中國學者一直、一致否認孫立人殺降,用各種解釋斥責這種「無稽之談」。但是嚴格品味那些否定的說辭,好像都是主觀推測,不能成立。比如有人說不可能有這麼大規模的殺降,其實,說殺了1600多,是累計起來的數字,不是一次殺那多,要知道新38師在孟拱河谷兩個多月,就打了300多場仗,一般每次勝仗都可能有俘虜。耐人尋味的是,孫立人本人對這個指控從沒有否認過,也從沒辯解洗白,基本閉口不談,好像還說過一次:「該殺」。

在眾多的老兵訪談中,對孫立人殺日俘的事,一位老兵說:「李鴻幹過。」我們知道李鴻是孫立人一手帶出來的,接任孫將軍做了新38師師長,他對孫將軍是言聽計從,他幹過就等於說孫帥有令。但是,再度追問,老兵又閉口不談了。

心知肚明,不願講出來給孫將軍找麻煩,就等於沒有此事麼?

進一步挖掘,還有民間傳言:當時美方首腦(一般認為是遠征軍總指揮史迪威)聽說後大怒,警告孫立人:日軍一旦知道了,就會拼死頑抗,會給我軍造成重大傷亡。而事實上,後來的戰鬥中,日軍知道對手是孫立人的軍隊後,抵抗沒多久就逃,因為只有逃走是唯一的活路,當英軍衝進首都仰光時,日軍已經被駐印軍嚇跑了,似乎又在佐證孫軍戰力的強悍和「殺降」的餘威……

高屋建瓴,邏輯判定

人間的事紛繁糾纏看不清,在高層看,會一目了然。那我們就用高層道理辨析一下。

如果真是這樣殺降兵,積累起來量大了,相當於古代的屠城。《第51章 英中毀佛繼天譴,逆天慘劫醒人間》裡講兵家大道的修行時,展露過一點天機:「戰場上交戰,敵我雙方互殺,殺多少人都不產生業力,都無罪;而在戰場以外不行,那都同樣犯殺人罪。引申開來:在戰場上殺降兵,戰場上借機殺戰友,交戰以後殺俘虜,部隊不經軍法隨意殺人,都是犯殺人罪……正道總是窄,就這一條主線,所以才珍貴,偏離一點,就會走上邪路。」

前面我們多次講過戰爭對應的天象,其實戰爭是天象帶動下人間的一種表現,戰場上殺人不造罪業,有天象的因素在。但是在戰場以外,殺降兵,殺俘虜那可不行,殺多了,能把戰神一生的正道修行毀了。如果孫立人殺了那麼多降卒,相當於屠城大罪,修行盡毀啊!罪業太大就會變成「常敗將軍」。可是孫立人還是常勝將軍,從野人山一路勝出,橫掃緬甸日軍,再勝到中國東北,被排擠出東北後,親手訓練出來的新軍,在台灣保衛戰中又全殲共軍主力。

從這個高層視角上看:孫將軍沒有殺降。

進一步講:如果孫立人殺那麼多日軍降兵,會產生巨大的罪業,日本人會極為憎恨孫將軍。事實恰恰相反!日軍真正尊敬、佩服的中國將軍只有一位,就是孫立人!因為日軍在中國大陸作戰勝多敗少,大陸戰場上國軍的勝利很少很小,日軍的勝利足以藐視國軍。而日軍對孫立人,是從來沒有贏過,在絕對優勢下都是完敗到底。日本二戰投降後,曾把頂級戰神的聖物贈送給孫將軍,見下圖。

圖58-2:台灣孫立人故居照片。珍貴的日本傳國寶刀在迫害孫將軍時被抄走,但是當局不識貨,真正尊貴的是這個頭盔,這是日本戰神祖尊的象徵,自古以來,日本大軍大戰出征前,主帥都要叩拜此頭盔。(作者提供)

日軍和孫軍對壘,傷7萬多,死3萬多,日本人對孫立人非但沒有仇恨,反而極為敬重,足見沒有罪業帶來的仇恨指向孫將軍。由此可見孫立人只是在戰場上殺日軍,那樣不產生罪業,所以肯定沒有殺降之事。

高層的理,邏輯,雙雙給出了這個定論,人間的事,是圍繞高層的定數展開的,是貫穿下來實施的,但是,沒殺降,怎麼會有那麼多「殺降」的傳聞呢?這個矛盾如何解釋?

14.天象示警,「逆天」屠城?

圖58-1:1943~1944年水星順行、逆行守斗宿,預示吳越的分野,當年緬甸的日軍將遭天罰,甚至有屠戮之災。(作者提供)

1943年末,水星雙守斗,這個天象似曾相識。對比下圖,溫故以知新。

木火雙守斗,屠吳越:江州

圖58-3:宋太祖開寶九年(976年),土星雙守斗,熒惑雙守斗。(作者提供)

在《第29章 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中,講過一個類似的天象:木星、火星雙雙順行、逆行,留守在斗宿。《乙巳占》:「木星留守在南斗之中,死者甚眾。木星如果在南斗之中留守十日,所對應的分野之國當誅滅……火星進入斗宿之中,如果留守,所守之國當誅滅,與木星相同。當地分野國君是逆天的亂君。[1]」精確對應當年曹翰打下江州,屠城。

水星雙守斗,屠吳越:南京

圖58-4:1937年天象之二,水星雙守斗,在時間和空間上,與南京大屠殺準確對應。(作者提供)

再看歷史的先驗:《第45章 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講過一個近似的天象,1937年末至1938年:水星順行、逆行兩次守在斗宿(這次在斗宿正上方)。《乙巳占》:「水星守斗宿,有兵災,改朝換代。水星留守斗宿,所守的分野國有被誅滅之災。[2]」本來對應人間的是,位於吳越分野的南京殺降兵,結果日軍逆天,瘋狂擴大為屠城、南京大屠殺。

水星雙守斗,屠吳越:緬甸日軍?

那麼,1943年底到1944年,水星再次雙守斗,順守在了斗宿、牛宿的邊界,這個期間,正是孫立人率軍反攻緬甸野人山的時期,斗宿的分野吳越,也涵蓋著緬甸,預示、對應孫立人順天誅殺緬甸的日軍。戰場上的誅殺,那是順天而為,沒問題,但是如果殺降,殺多了就相當於屠城的大罪了。屠城在這個天象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也同時造下巨大的罪業,毀了自己的修行,遺患後世,留下反面教訓。

天象下的教訓歷歷在目:976年罰星雙守斗天象下,曹翰屠城殺人數萬,搶劫財寶無數,結果自己的幾個孩子敗光家業當了乞丐;日軍在1937年罰星雙守斗的天象下,南京大屠殺,驚天的大罪業改變了日本必勝的天象宿命,註定了慘敗。

那麼1943~1944年罰星雙守斗的天象下,天人合一,與孫立人多次殺降累積如屠城相應,對應人間的「殺降」傳說,但是,為什麼孫立人沒有造下巨大的罪業毀了自己,反而在戰神修行的路上繼續攀升,連創人類戰史的奇跡呢?難道天法對孫立人例外麼?

順逆兩難,進退逆天?

天道公平,對誰也沒有例外。孫立人當時是在兵家大道中修行的人,對他的要求更為嚴格,更沒有例外。

這樣的話,可真是左右為難了:如果不屠殺日軍降卒,這樣順天理、合人道,但是好像是逆了這層天象了;如果屠殺日軍降卒,順了高層天象,但是背逆天理,又逆人道,要留下慘痛惡報的反面教訓,大罪業給後世人招災。進退維谷,似乎怎麼做都不行。

那麼到底該怎麼做?系統讀過本書的讀者,可能悟到了:此時應該按人間正道、天道去做,寧可違背天象,也不能違背天理!不做歷史的反面教訓,不給後人招災。就象我們在《中部》講的宋太祖趙匡胤那樣,命裡安排我延續前朝滅佛、遭惡報,我不做,我大興佛法,天大的功德反而把天象的宿命改了,福澤華夏,還延壽9年。

前面講過:1937年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軍,有一小部分是900多年前被曹翰的宋軍屠殺的江州百姓轉生的,這是典型的天象下的業力輪報。但是他們索債太過度,1943年底在同一天象下,日軍又將被中國人殺戮。心中對日軍充滿仇恨的遠征軍報復殺降,同樣會索債過度(18師團整體沒進南京,沒參與南京大屠殺,是幫兇),又埋下復仇的因果,遺害後世。所以只有寬容善解,才是正道。因為是正道,所以很難做到。

但是,孫立人可不是常人,他沒這麼做,做得有擔當、更完美,符合各層天象天道,讓各層生命都無可挑剔。

15.詐降刺殺令,日軍逆天行

一部鬍鬚,化險為夷

圖58-5:1943年底孫立人率駐印軍攻入緬甸野人山,在火線50米內的大樹掩體中觀察敵情。這是不刮臉初期的照片。(作者提供)

前面講過,野人山的核心地帶是胡康河谷,胡康河谷的核心要塞是孟關,日軍在那裡依託險要,構築了堅固堡壘,妄圖全殲盟軍。孫帥進入野人山之初,就立下了「不破孟關不剃鬚」的誓言。上圖是初期的照片,到1944年3月上旬攻克孟關,鬍鬚已近3寸長。

初期反攻時,身處前線的各級指揮人員,死於日軍冷槍的不在少數,都是頭部中彈,顯然是日軍派狙擊手所為。但是孫立人將軍無所畏懼,還是經常出現在第一線,卻沒有遭到過狙擊。

沈克勤先生在《孫立人傳》裡記述了日本兵今田寬敏的供詞:「18師團官兵差不多都知道孫將軍在仁安羌作戰的威名,又吃過新38師這幾次苦頭,所以對孫將軍又恨又怕,師團部曾有命令給各部隊,要嚴密留意孫將軍的行動,並且把將軍的年紀、容貌、身材特點都詳細說明,要各部隊利用種種手段,多派狙擊射手,對孫將軍加以殺害。」

後來,田中新一還給部下派發了孫將軍的照片,看到他就瞄準射擊。日軍的槍法在二戰時是最好的,打靶訓練都是在200米外,要求5發3中,而且要集中在把心拳頭大的範圍。而18師團的訓練更為嚴格,他們要在300米外打銅扣,所以18師團,個個都是狙擊手。但是為什麼沒打著孫將軍呢?

原來日本兵拿到的孫立人的照片,是報紙上的英俊小生,兩鬢微白,和當時孫立人滿臉鬍鬚,像印度大鬍子兵的形象,完全對不上號。正是因為這把鬍鬚,在命懸一線的險境中,多次躲過了日軍不停的暗殺。

詐降刺殺令,逆天徒困爭

上面田中新一的刺殺令,如果只是狙擊刺殺,那也是在戰場上,不算逆天,關鍵是他不僅限於戰場上,「要利用種種手段」,那就是不擇手段,直接被解釋為「詐降刺殺」,就是戰敗後假投降,伺機行刺。

這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命令,口頭流傳但是不會記入文字。日本人要面子,在《第53章神跡頻見仁安羌,長阪雄風再輝煌》中講過:日軍的官方戰史慣於造假,自我美化。而今一些回憶錄中,揭示了二戰後期日軍給養斷絕後,屢見不鮮的吃人事件,甚至獵殺本國人吃掉,以至於日軍官方曾有通告:不得吃本國人。但是,這些在日軍官方資料中看不到。

這個「詐降刺殺令」,在沈克勤先生的《孫立人傳》中有印證。書中講到了反攻緬甸抓到的一個日軍俘虜,臺灣人鍾正平,他是主動投降的。臺灣自1895年因為清朝甲午戰爭戰敗,被割讓給日本,成為日本領土的一部分,但是大部分臺灣人心繫中國。鍾正平不是18師團的元老,是18師團被孫軍大量殲滅後,補充進來的。他提供了大量情報,因為精通日語,孫帥提升他做上尉譯員,專門審訊日軍俘虜,後來一直帶在身邊。

書中記述:「後來有一個日本俘虜向反正過來的台灣籍日語譯員鍾正平說:『你看見過孫立人將軍沒有?是不是高高的個子,清晰的面龐,兩鬢白髮,穿黃馬靴的?』

「鍾正平回答他說:『是的,只不過他現在樣子有點不同了。聽說他不打進孟關不剃鬍子,所以他的晰白臉皮,有三分之一被二寸多長的鬍子遮蓋著,而且他現在只打綁腿不穿黃馬靴。』

「俘虜又問:『你既然見了他,為什麼不行刺?』

「鍾正平說:『我不僅見過他,還和他同桌吃過飯,人家對我好,我為什麼要加害於他呢?』這個俘虜默然無語。」

從日俘的話中,能看出:他把「見到孫立人應當行刺」,當作了18師團的「守則」一樣,認為是理所當然的,還質問鍾正平為什麼不做?這顯然是軍令的效應。

「詐降刺殺」,這在人間看是羞於啟齒的下三濫的手法,以怨報德,大逆不道,在高層看更是逆天背理的。揭開了這一點,前面的困惑兩難,也就迎刃而解了。

16. 假投降、真刺客,殺之無過積功德

處處逆天,天滅必然

這樣看來,抓到的日軍18師團戰敗的「降卒」,就不是真正的降卒,他們是假投降,要做刺客,並不是真正放下武器不抵抗的真戰俘,放下武器是假,隨時要借機行刺,所以是假戰俘,那殺了這些人,有錯嗎?當然沒有。刺客在哪裡,哪裡就是戰場,你知道他什麼時候發難呢?所以殺刺客,就和在戰場上殺敵人一樣,不產生任何罪業。

這樣,前面天象、天理、人道、傳聞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從天理、邏輯上,孫將軍戰神之路上的修行不斷攀升,沒有受損,沒有遺害後世,因為他確實沒有殺降,他殺的那些日軍都是假投降,假戰俘,殺之無過。這上應水星雙守斗的天象,下順民心。殺詐降的、殺假戰俘,不會產生任何罪業,所以日本人對孫立人極為尊重,沒有仇恨,因為沒有種下業力輪報的種子。

再深說一點,當時的日本兵,已經普遍壞到十惡不赦了,當然後來有醒悟的,那是後來。人有人的道德標準才是人,完全失去了人的道德標準,徒有人的外形,天道並不把他當人看。亂交在動物界是可以的,在人中不行,那是淫亂。日軍普遍的慰安婦制度,讓日軍各個淫亂,弄得都不是人了。日軍發明了「無差別轟炸」,派飛機去轟炸中國大陸的平民設施,防空洞,專門屠殺平民恐嚇民國政府;甚至還有密令,讓日軍攻城時,要向平民區發炮,因為中國人太多,不好管理,這是公然的屠城,犯天條的大罪;日軍在中國大陸的燒殺姦淫、強征慰安婦,停止過麼?拿活人實驗,搞細菌戰,後來還吃人肉……日軍的整體還是人麼?已經變成了人間的魔鬼,所以,即便沒有田中新一的「詐降刺殺令」,殺這些日軍戰俘,也和殺無辜百姓,和殺普通戰俘不一樣,在天道衡量,也不犯殺人罪,因為那些日軍,在天道上看,是惡魔,不是人了。

為什麼說過去的俠客能修煉?也能在俠客正道上修得正果呢?因為真正的俠客不殺無辜,剷除那些十惡不赦的壞人,人間的惡魔,那是為民除害,大快人心,是做積大德的大好事,當然能修煉。南宋的施全刺殺秦檜未成,被殺,《宋史》為什麼給他立傳?當然要立傳,秦檜賣國、殺害岳飛父子,全國人都知道他壞透了,殺這樣十惡不赦的人,那是俠客該做的,在天理上衡量也不犯殺人罪,是做大好事,在民間也是廣為傳頌,必然要名垂青史的。當然,是否十惡不赦,不是從哪個人的私利、仇恨能衡量的,而是要用普世的公理、天理來衡量的,所以隨意殺戮、扣上十惡不赦的帽子,也不行。

所以孫將軍殺掉那些詐降的日本兵,不但不犯殺人罪,還是做了為人間除魔的大好事,積大功德。

再看那些被殺的日本假降兵,被戰神主尊下令處決,那就一殺解百業,罪業全消了,來生還能做人,還能有正常人的幸福生活,所以是很幸運的。

這樣的結果,就是善解了一切,上應天象,和天道,下應人道,平民憤,讓哪個層次都無可挑剔。

教訓深遠,以史為鑒

但是有人可能會問:那1600多日本「降兵」,會不會有個別的不想執行「刺殺令」的,會不會有真心投降的?如果殺了這些人,是不是也背天理,要承擔殺人罪業、招惡報?

其實這是人不明天道的想法,天道可不是這麼衡量的。即便有個別良心發現,心裡不想執行「投降刺殺令」的日本兵,他們公開表態了麼?沒有,他們和那些執行邪惡命令的人同流合污,一路走過去的,就是一路人,就是一樣的,對他們一視同仁、一樣處理。就像《第49章 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講過的,為什麼數萬遠征軍要分擔杜聿明毀佛的大罪業呢?因為他們都聽命於杜帥,跟著杜帥一路走來,那就是一路人,所以都要被魔鬼纏死在野人山魔鬼谷(胡康河谷),要不是孫立人救他們,誰也出不來。

其實,當今那些跟著中共滅佛一路走過來的人,也是這樣。你說我心裡不認同中共迫害信仰,跟那些執行迫害的人,不是一回事,但是天理不是這麼衡量的。沒有公開表態,哪怕上網化名公開退出中共也可以,但是如果沒有,你的一切行為都在表示對中共邪惡迫害的認同,你是中共強大的基礎,你就是它的一分子,天罰來了,對你不會法外開恩。滅佛是人間最大的罪惡,歷史的教訓演義過多次了,後面我們還會在天象下展現。

17. 奇兵迂迴奪西通,百里陣地成畫餅

日軍百里連環陣,孫帥一子定乾坤

「消滅新38師,非菊兵團(18師團)莫屬!」這是日本第15軍團長牟田口廉也鼓舞18師團的「名言」。沒想到這個最強勁的師團,迅速潰敗出苦心經營的胡康河谷,於是日方大量增援18師團,集結於孟拱河谷。

180里陣地群,結合天險構築在孟拱河谷,日軍以絕對優勢兵力和補給,部署在國軍新38師和新22師的正面——這是18師團師團長田中新一深思熟慮的結果。在胡康河谷,他被孫立人的迂迴戰術打垮,在孟拱河谷,他認為不可能再有迂迴,因為這裡的山更加險峻,根本沒有路。

孫將軍從截獲的日軍信件,發現敵人後防空虛,要大膽迂迴,奇襲西通,切斷敵人後方補給線。這招險棋,成則大勝,敗無大損。要攀山下谷走絕壁,不能用騾馬,不帶重武器,迫擊炮、重機槍等等都得人扛;6日的行程,只能帶4天的乾糧;不能點火做飯,怕敵人發現;還要儘可能在6月1日雨季來臨前完成任務。

5月21日,陳鳴人率112團出發,驟降大雨,連下4天。他們只能在泥濘過膝、螞蟥遍地的密林中開路前進。

圖58-6:1944年5月26日淩晨,陳鳴人率112團迂迴野人山孟拱河谷,偷渡南高江,奇襲西通。(作者提供)

26日淩晨,偷渡南高江,突襲西通。敵人大亂,拉響了空襲警報,以為只有天降傘兵,才能打到這裡。混亂中被擊斃900多人,殘兵潰逃。

這一仗,繳獲重榴彈炮4門,騾馬500多匹,滿載彈藥武器的大卡車75輛,糧彈倉庫15座,彈藥糧秣無數。次日又攻占西通以北的20多座糧彈庫,至此,孟拱河谷的糧彈基地全部為我軍所有,日軍補給全被切斷,180里陣地群,成了自掘的墳墓,不得不出來進入112團的陣地決戰。

力破強敵,再現神跡

突襲西通大獲成功,孫帥大喜,又定下速戰計劃。28日,派113團正面強攻卡盟(加邁),派114團伏兵奪取孟拱。沒想到,29日,180裡陣地群裡的日軍,大量出動撲向西通補給站,南北夾擊112團。

112團面對5倍的敵人、10倍的火力,而且是兩面夾擊,死守不退。為什麼不用繳獲的軍火打擊敵人?日式武器用不慣,也來不及搬,敵人的炮彈覆蓋性傾瀉下來。前線一排(編制30多人),斃敵320人,挨了日軍3000多發炮彈,全部陣亡,二排又頂上去。盟軍的空投補給,被史迪威優先給了攻打密支那的盟軍,那裡的炮彈打不完,卻要必須打完,西通急缺。沒有援軍,陳鳴人團竟然堅守了19天,直到113團打下附近的卡盟,敵人實在堅持不住了。斷絕補給的日軍,後期只能挖芭蕉根吃。倉皇撤走後,有的跑到當地人家裡搶吃的,被緬人抓住送來,兩個日俘換一個降落傘;遠道的土人乾脆殺死日本兵,割下雙朵來請賞。

這19天以寡敵眾,以弱對強,一寸陣地未失,斃敵2700多人,敵我死亡比例是15:1。截斷了敵人補給和增援之路,陳鳴人得到「攔路虎」的美名。

對比前一章講的史迪威打密支那,兩倍於敵的兵力,數倍於敵的火力,兩個月沒打下來;陳鳴人的112團在如此劣勢下,20天擊退了5倍的強敵。同時,113團正面攻下了卡盟,9天後,114團擊潰3倍於己的日軍18師團生力軍,打下孟拱,這兩地的日軍都是給養充足的。如此,密支那成了孤島。孫軍再猛撲密支那,全殲援軍,密支那的日軍徹底無望了,盟軍才有重大突破。

史迪威手下的美軍和中國駐印軍,與孫軍相比,之所以戰鬥力差別巨大,不是人的差距,而是戰神的護法在起作用。要知道112團奇襲西通,113團強攻卡盟,114團奇襲孟拱,都是在前一章講的「日本必勝的天象」下展開的,同樣是因為戰神的威德,改變了天象。

戰神的神跡,半年後在攻入南坎時,有一次直接顯現。

在《第53章神跡頻見仁安羌,長阪雄風再輝煌》中,我們講過戰神的部隊,槍彈是「長眼睛」的,根源在戰神護法對戰局的掌控,這是人間強悍攻擊力的根源。上圖,1943年初孫立人調集5個團1萬多人奇襲南坎的1.5萬日軍,是孫立人在緬甸戰場上用兵最多的一次。1月15日巷戰迅速破城,戰鬥結束後,發現寺院被炸毀,神殿被炸塌,殿內的大佛像卻毫髮無損。

圖58-7:1945年1月15日,孫立人調集5個團1萬多人奇襲南坎,巷戰迅速攻入城內,寺院、神殿被炸毀,但大佛在炮火中毫髮無損,人們嘖嘖稱奇,右圖中為孫立人在大佛像前留下了見證。(作者提供)

對比《第49章 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展現的河南老君台顯靈:

圖58-8:河南周口鹿邑縣老君台。1938年日軍攻占時,13發炮彈打到臺上均未爆炸,同時打向別處的炮彈破壞力極大,日軍跑來見狀,嚇得全體跪拜禱告,59年後日軍老兵再拜老君台,立碑紀念。(作者提供)

上圖老君顯靈,把整個老君台都保護下來了;而圖58-7,緬甸大佛像周邊盡毀,殿堂炸塌,足見不是佛像顯靈,而是戰神護法在冥冥中插手,只護佑了佛像。

18.孫帥兩度規劃 盟軍三路反攻

憑藉180里陣地群和天險,日軍本想用最強悍的18師團殲滅孫立人的新一軍,或者至少堅守3年,犧牲5~10萬日軍也在所不惜,結果3個多月就全線崩潰,18師團長田中新一再一次從地道逃走。

野人山戰爭之最

野人山之戰,美國二戰史專家指出:孫立人的軍隊在最長的戰線(1500多公里),在最壞的戰場環境(野人山區,泥濘深谷、蚊蟲瘟疫、洪水絕壁)裡,進行了持續最久(歷時一年半無休整)的連續作戰,殲敵數目最多(日軍傷亡在10萬以上,死3.3萬),是二戰中戰力最強者,不愧為「天下第一軍」。

野人山,不該打,卻不得不打

大家想過沒有?野人山之戰那麼艱難,戰前早已預料,為什麼還要打?如果駐印軍轉道雲南,從大路出兵攔腰分割緬甸,切斷野人山的外援和補給,把敵人直接困死在野人山死地多好?

這是誰都能想到的戰術,是最好的戰法,但前提是英國要從印度出兵走大路打西線,不然國軍孤軍深入,會被日軍南北圍殲。蔣介石還曾要求英國從印度洋出兵,登陸仰光牽制日軍。可惜,這些方案英國根本不聽,美國施壓也沒用,英國最希望的是:搭美國打敗日本的順風車,和談收回緬甸殖民地。他不想打,也打不過日本。在美國強烈施壓下,才允許駐印軍從野人山進軍。在駐印軍反攻的中途,英軍又急切要求駐印軍停止反攻緬北,回師恩帕爾支援被日軍擊潰的英軍——恩帕爾的日軍主動撤出後,英方把自己的潰敗美化為戰略撤退。

日軍正是看透了英軍的畏懼心理,看到了國軍的頑強無畏,一定會反攻野人山,所以才把重兵部署在野人山中苦心經營。

孫帥定反攻,英軍享其成

野人山被迅速攻占,緬北的密支那也被拿下,光復緬甸指日可待之時,英軍不得不來湊一手,否則沒臉要回緬甸。

1944年9月中旬,中美英三國在印度利多召開軍事會議,孫立人提出了三路反攻計畫:最艱難的東路攻打八莫、南坎、臘戍,由孫立人的部隊完成,中路由新升任的第6軍廖耀湘軍長率軍協助英軍主攻,西路是英軍走大路,也是面對殘缺的、最弱的日軍師團,起牽制作用,待孫軍在東端切斷日軍逃往泰國的公路之後,英軍不用費力,就可以進軍攬收光復緬甸之功。

如此照顧英軍,英方大為感動。但是不久廖耀湘的新6軍被空運回國,挽救國內危局。反攻緬甸成了東西兩路,孫立人還是撥出50師去支援英軍,生怕英軍再敗,影響全域。

19. 開進仰光,日軍逃亡

圖58-9:1944年日環食帶掃過東南亞,緬甸、泰國、老撾、越南、菲律賓的首都可見大食分日食,預示這些地方將變天日,圖為仰光大日食示意圖。(作者提供)

1944年7月20日,日環食帶掃過印度南部和東南亞,緬甸、泰國、老撾、越南、菲律賓的首都可見大食分日食,預示這些地方將變天(這些地方都被日本占領著)。仰光食分最大的時刻,可見金星閃現。毫無疑問,這預示著緬甸易主,戰神歸來。

此時孫立人已經打下整個野人山,馳援密支那,孫軍之勝,順天應人。

至1945年3月30日,孫立人的新一軍以風捲殘雲之勢,連下八莫、南坎、芒友(今木姐)、新維、臘戍、喬梅,中印公路早已全線通車,日本的緬甸方面軍總司令已經逃到緬泰邊境公路上,隨時準備逃亡,在這種形勢下,英軍到喬梅來會師,請駐印軍停止反攻,下面的光復緬甸之路,由他們去走。

當時國內戰事吃緊,豫湘桂會戰,國軍全線崩潰,日軍欲直搗重慶逼降蔣政府。新一軍也就止步待命了。

那時緬甸中部,阻擋英軍的日本殘缺師團,已無心抵抗,一路潰敗,英軍的收復,基本上是行軍驅趕。

1945年5月1日,日軍全部逃出仰光,徹底放棄緬甸。同日,由日本扶植起來,後來又趁機反日的緬甸獨立軍,占領了仰光。5月2日,英軍開進仰光。中旬,盟軍東南亞戰區司令部在仰光召開勝利大會,請新一軍一個代表連參加,新一軍受到英軍特別的尊重。

圖58-10:1945年5月中旬,新一軍被邀請參加緬甸勝利大會,受到英軍、緬甸人民特別是華僑的熱烈歡迎。(作者提供)

散會後,緬甸華僑蜂擁而至,把新一軍請至各家盛情款待。大家知道,秋毫無犯、極限作戰、屢建奇功新一軍,才是光復緬甸的王者之師。

至此,諸葛亮1700多年七擒孟獲、平定南中,留下的「歸來預言」,合著天象的腳步,圓滿兌現。(未完,待續)

注釋:

[1]《乙巳占》:木入南斗中,死者甚眾……木入南斗,若留守十日,所居之國當誅……火入斗,若守之,所守之國當誅(木同)。其地有亂君。

[2]《乙巳占》:水守斗,有兵,易政改朔。水留南斗,所守之國當誅。@#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 1942年,諸葛草在緬甸盛開,緬甸人驚呼:諸葛孔明要來拯救我們了!4月20日,孫立人在緬甸創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跡,震驚世界,但無力改變上司們亂指揮造成的大潰敗。他掩護主力撤退之後,衝出日軍重重圍困,神話般地合著天象的腳步撤到印度。離開是暫時的,千年承諾在,王者必歸來。
  •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抗日緬甸戰場上,孫立人衝入、衝出日軍包圍圈的傑作,是與高層天象精確對應的,孫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隊展現的超常體力、超常戰鬥力,是歷史上修行的結果。從這個角度講,1700年前,孫立人的前世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獲,北伐五進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為了改變未來——既然三國時蜀國北伐失敗的天象無法改變,那麼可以在修行中積累威德,改變未來,改變緬甸戰役的大潰敗,甚至到現在……
  • 穿越古今的輪回,跨越千年的征程,這8章的講述我們能看到,戴安瀾實際是為孫立人打前鋒的,征戰野人山的主角,還是孫立人。孫立人儘管有他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瀘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獲,平定南中(涵蓋野人山)」的歷史奠定,這一世再戰野人山,依然是千難萬險,沒有超人的意志,無論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線。
  • 上一章講述了1942年緬甸仁安羌之戰的歷史奠定,這一章開始深入細節,品味神跡。
  • 前面幾章,我們從1942年天象與人間的對應和錯位中,展現了遠征軍初征緬甸的歷史真容,揭示了遠征軍因天象而勝敗的深層原因,以及4萬將士屈死野人山的真正功德所在——為今人逆天毀佛預演結局,為人類走過末劫而演義教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