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古神犬—盤瓠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2日訊】文/陶靜慈 配圖/Linda

他是犬,但他卻不是一般的犬。他雖具狗形卻誕於人體。他神勇無畏,殺敵首領,救帝於危難。他與帝女結為夫妻,並成為後來瑤、畬(音奢)二族的始祖。他就是上古神犬——盤瓠(音護)。

生活在這個世上的人對於狗應該說是已經非常熟悉了,即便自己家裏沒有養狗,親朋好友、鄰居家中可能就養著狗;更因為他的聰敏與忠誠,關於狗的故事也時常見於報端。

雖然如此,在中國的上古時期有一隻神犬,可能就未必是人人都知道的了,他娶的是上古聖君帝嚳(音固)的女兒,並被中國幾個少數民族供為祖先,他的名字叫「盤瓠」。狗年之際我們今天就來說一說這只神犬的故事。

關於盤瓠之相關記載,應始見於三國魚豢《魏略》(已佚,從《後漢書》李賢注引),現存之最早記載史料為晉人郭璞所撰《山海經注》與同代干寶所撰《搜神記》。其中《搜神記》則較為詳細地記錄了整段神話。而在瑤族、畬族的族譜與傳說中,盤瓠則被供為他們的祖先。當然,瑤、畬二族,甚至不同地區的畬族關於盤瓠的傳說在細節上都有不同,但盤瓠為狗曾立大功救王於危難,且為始祖的角色設定卻都是一樣的。

盤瓠的誕生

據說在帝嚳(堯的父親)時,宮中有一位老婦患有耳疾,最後竟腫大起來。找醫生診治,從耳中挑出一隻蟲,有蠶繭大小。蟲挑出後,就把他放在一個瓠籬之上,再蓋上一個盤子。哪知這蟲見風就長,慢慢成了狗形。不幾日便長至如同獒狗這樣大,生得非常之雄駿,毛片五色(青、白、紅、黑、黃),威猛如虎,而且靈警異常,知道人的說話,了解人的意思,因此宮中人人歡喜他。帝嚳的女兒尤其愛他如性命,那狗亦最喜歡親近帝嚳的女兒,竟有坐臥不離的光景。因為從前放他在瓠籬之上,用盤子蓋過的原故,就給他取一個名字叫作盤瓠。

救帝於危難

帝嚳在某次南巡之時,帝女與盤瓠隨行。當時有蠻兵作亂,將帝嚳及隨扈們圍困。而在當時中原大地人煙稀少的情況下,要調援兵也恐難解此急難。危急之下,帝嚳下詔,如有能取對方首領首級者,賞以黃金千鎰,封以土地萬家,並妻以帝女。

過了一段時間,盤瓠突然從外面銜回一個人頭,眾人一看正是對方將領之首級。因亂軍首領已死,突圍則勢如破竹。亂軍既破,帝嚳就必須要面對另一個難題了:如何兌現自己的承諾。別的都好說,只是一條,要把帝女嫁給一隻狗嗎?據傳,帝嚳當時曾想返悔。但帝女因擔心父親因此而失信於天下,認為眾兵將都無能為力的事,一隻狗怎麼能有這樣的能力呢,也許是天意如此吧,因為這不是狗的智力能夠達到的。所以勸阻了父親。

盤瓠娶帝女

盤瓠將帝女馱至高山深谷的一個山洞中,山上草木茂盛,無人行蹤。每天的食物都是由盤瓠從外尋回;帝女又從山洞周圍找到一種植物與麻類似,就拿他來織布,並利用草籽的顏色來染色。

帝女被盤瓠馱走之後,帝嚳非常悲傷,曾領人前去尋覓,但老天總是刮風下雨,山嶺震動,雲層陰暗,無法深入。無奈只能轍回。

就這樣,幾年後,帝女與盤瓠生下六男六女。而盤瓠則在某日突然失去蹤影(也有一說是在打獵中摔下山崖而死)。盤瓠離去後,帝女幾經周折回到宮中,向帝嚳報告了在山洞中的生活。帝嚳則派人將數名外孫及外孫女接回宮中教養,這次進山時,天就不再下雨,也沒有雲霧雷電。

盤瓠的子孫

那個時代是一個重視禮樂的時代,宮中的教育更是嚴格,但帝嚳發現盤瓠的子女實在難以約束。這些孩子們喜歡穿貼身、瘦小、無袖、五色的衣服。吃喝的時候總喜歡蹲著,說起話來含混難辨。他們喜歡的是在山野中無拘無束的生活。想來那個時代的宮廷中,他們的這些習慣應該都是在宮廷教育中不能被容忍的,又無法改變。最後,帝嚳也就隨了他們的心願,賜他們高山廣澤,名為蠻夷。後來這些盤瓠的子女互相結為連理,繁衍生息。這些蠻夷後來分佈於梁漢、巴蜀、武陵、長沙、廬江等地。

這些人外表看起來呆頭呆腦,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他們對自己的鄉土習俗、舊有規範看得很重。他們認為他們得到了上天給予的特別的氣質,所以國王用不同平常的法律來對待他們。比如:無論是種田還是經商,出入關隘都不需要交驗憑證和符節,也不需要繳納租稅;凡是擁有城邑的君長,都賜給印信綬帶;他們的帽子用水獺皮做成,取義於他們和水獺一樣在江河中尋求食物。他們把米飯和魚肉混在一起,敲著木槽叫喊著,用這樣的方式來祭祀盤瓠。人們說:光著大腿,繫著短裙的,是盤瓠的子孫。

畬瑤族的傳說

近年來,有不少學者到少數民族中去採集資料時發現,在瑤、畬二族中都有對盤瓠的描述與《搜神記》中的內容十分相似,比如畬族流傳的《狗皇歌》就是其中之一。

在這首民歌中,基本情節跟《搜神記》所載相同,卻多了盤瓠在金鐘內變身成人的情節,並且詳細記錄了盤瓠子孫姓氏的來源,而沒有記載盤瓠帶帝女往山野居住的情節。

不過很多學者認為,狗變成人形,是使人較易接受的情節,加上歌中出現「廣東」這地名,這首民歌極可能是較後期才出現的版本。學者也發現故事在民間不斷變異,發展出很多不同的版本。不過,無論這故事怎樣變化,其中有幾個基本故事情節都不變:第一,某首領遭遇某種急難;第二,一隻狗為他完成工作。第三,狗得首領女子為妻;最後,狗和女子成了某族的祖先。

現在的瑤畬二族

在中國歷史上,瑤族和畬族彷彿是一對孿生的難兄難弟,在經歷了數千年的流離失所和數不清的大小劫難後,他們分散在大半個南中國,甚至東南亞及美洲各國。但無論他們生在哪裡,都有一個共同的信仰把他們緊緊地聯繫在一起,這個信仰,便是古老的盤瓠神話(一作兒瓠)。

畬族,據1982年統計約有36萬人,分布在東南部閩、浙、贛、粵、皖等省的一百多個縣境內。對於畬族人而言,「盤瓠神話」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傳說,他與瑤族史詩《過山榜》所敘的盤瓠故事大同小異,都記述了遠古時代盤瓠王的來歷,敘述他們的先民開荒闢田的經歷。都講到了有一個皇帝賜給盤瓠子孫券牒,准許他們租種山地,不許到平原上耕地。同時也給他們不納租、不服徭役的種種特權。

因而也有不少民族學家認為畬族是從瑤族分化出來的民族,而他們在文化信仰上有同源關係。漢文史料幾乎都統稱瑤族和畬族為「兒瓠子孫」。《羅源縣誌》云:「畬民祖於兒瓠,即瑤人也。」《順昌縣誌》也說:「瑤人以盤、藍、雷為姓,楚、粵為盛,閩中山溪高深處有之。今縣止藍、雷二姓,俗呼畬客。」

可知這個盤瓠族實包括瑤畬二支,瑤族大概最初住在湖南一帶,後來逐漸南遷,而分佈於今日的兩廣。畬民的一支,則再由廣東而北入閩浙。

祭祀祖先盤瓠

畬族沒有自己的文字,有關祖先盤瓠的故事只能在民間口耳相傳,後來借用漢文記音的方式書寫畬語,記錄了其一些民間廣為流傳的先祖故事。同瑤族人一樣,畬族人也有祭盤王、還盤王願等一系列祭祀盤王神犬的習俗。據現代學者董作賓《畬民考略》云: 永泰山中,有畬民……其族最大,典禮於正月元旦日舉行之,即祭祖也。祭時,秘不使人見,或竊窺之,則所祭之神蓋一狗耳。

何以「秘不使人見」?專家們認為可能是因為其他民族的人曾利用盤瓠傳說作為侮辱、歧視的依據,特別是漢民族,狗幾乎是罵人的代名詞了。因而,有些畬族不願公開。他們祭祀始祖盤瓠的儀式也常常秘密進行。這也就是有關畬族祭祖儀式歷來少有記載的原因。

據現代民族學的田野調查顯示,閩浙的畬族人在婚喪嫁娶時也要向祖先的頭像(也作狗形)行跪拜禮。何聯奎在《畬民的圖騰崇拜》一文中說: 他們每一姓始祖,刻一龍犬的頭(即盤瓠的首像)。每逢子孫祭祖,則供龍犬頭羅拜之。遇有紅白事,亦懸此祖像於堂中,大家圍著歌拜。

這個龍犬頭,即是木刻的狗頭龍尾盤瓠像。而且祭不祭盤瓠先祖成了判斷是不是畬民的標準。甚至祭祀祖先次數的多少也成了一個人社會地位高低以及社會角色轉變的重要依據之一。

不同姓氏的畬族在祭祖時,不但祭祀同姓本族祖先,而且要虔誠地祭祀本民族始祖盤瓠王。

祭祀時,要將《狗皇歌》(現多稱《高皇歌》)和與之相應的繪製成的表現盤瓠事跡的連環畫式的「祖圖」掛在正堂上祭拜。主祭者要向族人們敘述盤瓠王的出生、成長、生活和死亡的不凡經歷,歌頌和緬懷盤王的豐功偉績,以此教育勉勵年輕的後生們不忘先祖之恩,將盤王的故事世世代代傳將下去。

對於畬族人來說,祭祖是一件非常體面榮耀的事情,祭過祖的人,其社會地位不同於常人,祭祖的次數愈多其社會地位也愈高。也能贏得人們普遍的尊敬和讚譽。◇

責任編輯:鄧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