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45:1937——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下)

作者:古金

圖45-1:1937年天象之二,水星雙守斗,在時間和空間上,與南京大屠殺準確對應。

  人氣: 80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第四十五章 1937: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下)

1937年末至1938年初有一個重要天象:水星徘徊在南斗的正上方,順行、逆行兩次守斗。上一章講過:斗宿的分野,對應人間的吳越,吳越的中心在當時是南京,這是空間的對應。

1937年12月13日,水星進犯斗宿中心最近,這一天日軍攻克了南京,開始了大屠殺;1938年2月5日,水星離開斗宿的範圍,這一天,南京大屠殺結束(小屠殺未止),這是時間上的天人相應。

如此「天人合一」,難道南京大屠殺是順天而行麼?絕不是!那是人間一場失控的、逆天的、彌天的罪惡——但是,為什麼卻應天象而出,順天象而結束?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44:1937——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中)

8. 第四重天劫:火土照秦井,金木犯天庭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三重天象:1937年熒惑守心、水雙守斗,1940年五星連珠,都註定了日本完勝,一統華夷,開創中華新紀元。章嘉大師在這三重天象中看不到一絲勝機,再追查——

天人錯位問根源

圖45-2:1945年10月30日天象,福星土星和天罰火星相犯在井宿,天罰金星與福星木星犯於太微垣。

1945年10月30日,出現了一個大決戰式的天象。其一,火星犯土星,《乙巳占》中講:「火犯木土為大戰」;其二,金星犯木星,《乙巳占》中講:「(太白金星)與五星相犯為大戰。」火犯土於井,井宿是秦地的分野,顯然是對盤踞在延安(古秦國邊地)的中共政權的大戰;金木相犯在太微垣範圍,太微代表朝廷政府,這是一場關係社稷的大戰,但又危及不到社稷朝廷,因為金木距離太微垣不近。《乙巳占》還講:「(金)在木北,北國敗。」顯然是中共在大戰中大敗……可是在人間,直到1946年,秦地也沒有這場大決戰!當時國共雙方誰也沒有足以改變天象、推延戰亂的天大功德,怎麼出現了天人錯位呢?

更令人費解的是:前面講過,1937年國軍戰敗遷都,中華的正統已經歸於日本,中華進入了日本統治的朝代,1945年日本慘敗,被兩顆原子彈重創,中華一個朝代覆滅,在《推背圖》上都有展現,可是,這麼重要的事竟然找不到天象的對應!為什麼?

因為幾重天象的舊安排,都是日本完勝,直到第4重天象,還是這樣。圖45-2,1945年10月30日的天象,其實是舊運程中,日本完勝民國後,剿滅陝北中共的天象!日本和民國都反共,民國戰敗投降的兵力,和日本合在一起,剿滅中共當然不成問題。

土星照福祉,秦地出天子

假如日本能按這幾層天道之路順行,順天完勝民國,它要想坐穩中華天下,該定都在哪裡呢?

——西安!那是大中華的中心位置,要掌控涵蓋蒙古、朝鮮半島、日本列島的大中華,只能定都在西安。西安是隋唐的古長安所在地,長安可是日本歷史上最嚮往的地方,日本歷史上的首都京都,一半的格局是縮微的長安,一半的設計是縮微的洛陽。日本定都西安控天下,在人間是不二之選——更重要的是,上合天道。從1944年6月~1946年7月,福星土星進入了井宿範圍,井宿的範圍很大,所以土星待的時間長,土星是福星,福星照井,在給井宿的分野古秦國賜福,秦地將出新朝代的天子。秦國的核心古咸陽,正被西安環抱著。所以日本定都西安,下應地利,上順天象接福氣,加上大興佛法,符合天道與歷史規律,新中華必出盛世,這和前文講的第三重五星連珠的天象,是環環相扣的。

在舊運程中,正因為日本定都西安,必然和延安的中共決戰,這就是圖45-2天象所指:這場大決戰和西安的社稷相關,對應著金木犯於太微;戰場在秦國故地,對應著火土犯井。因為土星賜福的天子王氣被「西安的日都天子」所得,同時福星木星在給太微垣、正統國的朝廷賜福,所以中共必被剿滅……過去天象的安排,交相呼應,水到渠成。

是哪裡出了問題,連改了四重天象?

9. 保衛中華,捍衛文化

保衛中華固然重要,捍衛華夏文化更重要。在歷史上,南宋末年、明朝末年,當中華兒女實在無力保家衛國的時候,國可滅,文化不可滅。中華文化的巨大潛能,能夠把入主中原的王朝同化,使這些民族,正式地,也是重新回歸中華民族的懷抱。其實在根源上,古代的偏遠民族,東夷西戎、南蠻北狄,也都是炎黃子孫,北方的外族,血緣多出於上古的黃帝部族。

日本侵華,幾重天象在舊運程中都註定了日本完勝,中華進入一個新朝代,日本回歸中華民族,大中華興佛出盛世——蔣介石的國師,七世章嘉大師,如果就修到那些層次,他會順應天道、幫助人間實現那些層天意,可是,大師有更高的境界,看到了強勢的日本會變異中華的文化,不但文字、語言會被日文滲入,中華的佛教,也會被日本「完全變異的佛教」改觀……這是更高的天道所不允許的。

精忠報國與漢奸文化

精忠報國,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從漢朝的蘇武牧羊,到南宋的岳飛、文天祥,歷史上這些氣貫長虹、滌蕩心靈的英雄楷模,都是忠於祖國、捍衛國家的,這是中華民族永世傳承的精神財富。而秦檜、吳三桂這些人演繹的屈膝賣國、屠害自己人民的漢奸文化,是反面教材,被萬世唾棄。

也許有人會說:春秋戰國的時候,太多的人才離開自己的國家,效忠別國,甚至借別國之力圍剿故國,反而創造了燦爛的中華文化;既然日本也是中華的一部分,那麼順天象幫助日本統一中華,就不該是漢奸了吧?

這種想法,把不同層次的道理攪在一起,把自己都攪渾了。天理是貫通的,但是層次分明。在人間,中原宋朝時沒有金遼屬於中華的概念,服飾不同,那就是異族兩國。歷史上也沒有日本歸於中華之說,中、日人民都認為彼此是兩國,和春秋戰國時「天下一家、同歸華夏」的概念完全不同。人也不能跳過低層天道,妄談高層天理。生活在人間,只能按照人間的理行事,相容人間,再向上去符合層層天道,那是修行,境界越高超,越不能破壞人間的理。

所以,假如日本坐穩中華天下,以汪精衛為代表的成千上萬的漢奸們,將大得其利,漢奸文化可要大行其道了。那樣的話,中華文化純正的價值觀,都要被漢奸文化帶偏了。

也正是這個原因,七世章嘉大師,在日本的威逼利誘之下,不為所動,在淪陷區向信眾宣講佛法時,不停地宣講抗日救亡的道理,而後他長途跋涉投奔南京政府,在宗教界擔起了護國救亡、抵制分裂的重任。

日本變異佛教的衝擊

日本的佛教極為變異,傳統的戒律在明治維新時期都被廢除掉了,史稱廢佛毀釋。日本和尚從那時起可以結婚成家,到現在,很多日本女性還願意嫁給和尚,因為和尚有錢,生活壓力小。

「日本明治維新,滅佛之後走向強盛」——這種粗淺的認知背離天道,更背離人間真相,其實明治滅佛,是日本二戰慘敗的總根源,後面我們會專門講述。在「日本滅佛強國」的錯誤史觀之下,假如日本又順應低層天道一統中華,會對中國本土的佛教產生多大的衝擊?帶來多大的變異?慾望、利益的誘惑下,和尚娶妻生子都有了新政府「傳統文化」的保護,佛教會迅速敗壞、無法截……中國人會接受這樣的文化?開始不會,但是無能為力,等到習以為常的時候,那樣中華的傳統文化的道德根基,就被徹底毀了。

前文講過,章嘉大師最看重佛教的戒律,他知道守戒律是修行成功的必由之路,是維持文化道德水準的深層保障,所以,他一定要按更高層天道行事,捍衛文化,保衛中華——可是,高層天象和低層天象在抗日戰爭的勝敗上,竟然是擰勁兒的!在低層,重重天象都註定了民國的敗局。

10. 乾綱:天道爭衡,債主必勝

前面我們講述的天人合一的歷史,天象決定人間戰爭的勝敗,有很多種形式,比如在《乙巳占》中講的:金星的位置、火星犯守的星宿、五星連珠的分野等等,當然還有更低層的流星、月象、雲氣等,比較複雜。然而,大道至簡至易,不管有多少層天象,都遵循著一條天綱展開的:「債主必勝」,因為戰爭,是歷史罪業的集中償還。

《道德經》講的「柔弱勝剛強」,融入了中華傳統文化,它在一層內涵中展現了天道「業力輪報」:強勢的甲欺淩了柔弱的乙,乙到來世一定會轉生成強者,而甲會轉生為弱者,乙同樣欺淩甲。如果是在戰爭中,甲方屠殺乙方造下罪業,來世乙方會戰勝甲方、屠殺甲方,討還業債,債主必勝。

但是人類有弱點,身為強者,前世深層的怨恨發洩起來很難節制,會變得像撒旦魔鬼一樣,一討債就會過頭,債主又成了負債人,再一世又顛倒過去還債。佛教中有很多這類業力輪報的故事。

中國民間一直有這樣的說法:誰誰是來討債的,他這是報應,上輩子欠的,誰和誰好因為前世有善緣,誰和誰不對眼準是前世有惡緣,冤冤相報何時了……這些看似簡單的俗話,卻折射著天道真理,因為中國人是天人合一的文化哺育出來的。

冤魄歸日本,詛咒刻靈魂

第三十章 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講過曹翰盛怒屠江州(今江西九江,也是吳越地區)的故事。976年5月木星、火星雙雙逆行守斗,見下圖。

圖45-3:宋太祖開寶九年( 976年)天象圖:土星逆守斗,熒惑逆守斗。

曹翰的屠城、宋太祖趙匡胤飛馬傳書阻止殺戮,在時間空間上,和上面的天象準確對應。《乙巳占》中講:「火星進入斗宿之中,如果留守,所守之國當誅滅。木星守斗也是這樣。」天道展現的這個諸侯國可誅滅,並沒有說可以屠城!

曹翰怎麼做的呢?殺光全城的百姓數萬人,填滿水井後,棄屍江中,財寶洗劫一空,再毀廬山東林寺,劫走了500羅漢鐵像……做得太過凶殘,這個逆天大罪,把詛咒永遠釘刻在曹翰和他軍兵的靈魂上,不還盡罪業,永遠也抹不掉。

可是,如果來世就安排償還,那些太冤太冤的魂魄轉生來索債,通常都會索過頭,「加倍償還才解恨」,結果,下一世又輪迴被屠殺……如果這樣下去,中華大地上還有啥文明可言?都被野蠻的反復的戰爭仇殺毀掉了——所以,只好安排他們轉生到日本去,和大陸暫時隔離開,以免冤冤相報,沒完沒了。

中國歷史上有多少次屠城啊?有多少次大屠殺啊?很多次的屠城、大屠殺,冤魂都這樣去了日本,和大陸分隔,到最後才給還債的機會,那就是日本近代的侵華。

也就是說,日本民族是中華大地的總債主,在「債主必勝」的乾綱制約之下,低層天象都安排日本大勝,一統天下,同時,日本民族回歸華夏祖國。為了這場討債,有的冤魂群體等了幾百年,有的群體等了一千年,有的群體等了兩千多年!時間的推延、仇怨的發酵,業債本身還會被加倍放大。

歷史上那些屠殺的負債人和他們的後裔,分散轉生的多,集中轉生在中華文化中叫做群體的「共業」,比較少。日軍在各地的燒殺姦淫,那是追索分散轉生者的業債;而集中轉生,有一個主體彙聚在南京,那些靈魂上刻著祖先詛咒的人,在人間被各種原因讓他們滯留在那裡,等待天責。可能此時大家明白了,南京屠城的天象為什麼是水星雙守斗,因為水星主刑,那是久遠註定的天刑。

章嘉大師的法眼,穿越歷史的時空,對這些洞若觀火。看到這層因緣,他能在冥冥之中插手麼?能阻止日軍對南京下的屠殺令麼?不能,罪業必須償還,天道使然。

遲疑守南京,早傳屠殺令

1937年上海淞滬抗戰失敗,日軍占領上海後,直撲南京。儘管當時民國已經把首都遷到了重慶,大批人和機構逃離了,還是有五十多萬人留在那裡。南京孤城,難守易攻,民國高層有幾種意見:一種想讓南京成為不設防的城市,以免日軍攻城後殺戮太重;一種認為作為舊都的南京,不固守無法向國人交待;還有人認為,象徵性的抵抗一下就可以了。

確實,日軍侵占北京、攻占太原後,都沒有什麼大殺戮,國軍在上海奮勇抵抗了3個月,日軍損失慘重,日軍攻下上海也沒有屠城——為什麼要擔心日軍在南京搞屠殺呢?沒有道理啊。國際法也不能容許啊,日本侵華已經遭到各國譴責了。經過慎重的理性分析,蔣介石最後決定:讓主張固守的唐生智,做象徵性的抵抗,一兩個月就撤。

有人可能會想:是不是按第一種意見,完全放棄抵抗,讓日軍失去了屠殺的藉口,就沒有南京大屠殺了?或者能減輕很多?

其實,這都是事後諸葛亮,是人的猜想。老百姓常說:「冤有頭,債有主」,那些債主,苦等了兩千年,終於盼到了復仇的機會,天象都開綠燈,他們能不復仇麼?如果他們能主動放棄復仇,有那麼大的寬容,那就不是人了,都成神了。因為都是人,在仇恨的怒火之下,在復仇的滿足感之下,會變成魔鬼撒旦,一定不會收斂。

我們知道,後來的武漢保衛戰,蔣介石親臨指揮,堅持到最後。蔣公夫婦乘坐最後一架飛機,飛機在子彈中穿梭飛離了武漢。而首都南京的保衛戰,蔣介石根本就沒在南京出現,為什麼?其實,這裡有章嘉大師的心血,當年熒惑守心的天象,首先是對天子的天譴,其次是蔣介石的天難,蔣公光遷都還不行,如果他出現的南京,時間空間上應天象,會有無數個機會喪命,基本就活不成。

日軍13天就打下了南京,當時前線新上任的日軍統帥,天王裕仁的叔叔朝香宮鳩彥王,早早就傳下密令:殺掉全部俘虜!因為這樣的命令違反國際法,見不得人,所以同時下令閱後即毀,口頭傳達。

在天道上看:這道屠殺令,是當時水星雙守斗的天刑天象在人間的體現,假如日軍循規蹈矩地執行這道命令,在天道上無可厚非,因為他是在順天行天罰。日軍還會完勝民國,日本討還完債務,一統華夷,和大陸民族扯平,兩不相欠,大中華進入無戰爭的太平盛世,這多好?可這太一廂情願了。

靜觀人間,以待天變

事情沒發生前,誰也不知道當事人會做到什麼程度,天命安排得再好,安排得再不好,人怎麼走自己的路,都是人自己說了算,所以才有順天、逆天之說。

章嘉大師也不知道這些日軍會做到什麼程度。前面講過,水星守斗,天象有兩種意義:易政或者屠城,二者不可得兼。日本沒有國師,不懂天道,他們不會有放棄屠城、直達完勝的神一樣的境界,在復仇的天象之下,肯定會以屠殺來討債,關鍵是殺到什麼程度。如果真做到節制有度,不過頭,那日本還是債主,天道還得像原來一樣向日本傾斜,討完南京債,再討各地債。這樣的話,天象不會改變,國軍還是沒有任何勝機。假如這樣,章嘉大師能夠做的,就只有在日本統一中華之後,盡全力抵制日本文化的侵襲了。

但是,人間極少會有理性追債的戰爭,日軍也絕不是符合天道的仁義王師。如果日軍討債過度,由債權人變為債務人,那天道就只能改判了,多少層天象,都得無條件改變——但是,這實在太難了。

前面多次講過:小功德改變不了天象,得有天大的功德才行;小罪業也改變了不了天數,罪業彌天才行。日軍可能在南京一次性地把歷史上的業債全部索光?把其他還沒侵占的地方的人債,都在南京要完?要過頭?得犯下怎樣的大罪才能做到這一點呢?事先看太不可能,但是,日軍竟然做到了!

11. 逆天大罪層層驚,改判天象重重應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淪陷後,到1938年2月5日,南京30多萬人死於日軍的各種殺戮之下,數萬婦女包括老人被日軍輪奸,財物文物被洗劫,手段之殘忍,罪惡之反人性,全世界震驚,層層天都在震驚;世界上有人性的人,都在譴責,層層天也在譴責。唯獨日本舉國歡呼雀躍,那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整個日本陷入了撒旦魔鬼的境界!這是逆天的彌天大罪!這就是為什麼南京大屠殺,在時間、空間上與天象精確對應,卻不是順天,而是逆天的原因,天數舊安排的償還業債沒有那麼慘烈。

民間有俗話說:「別看現在鬧得歡,小心日後拉清單!」「將來我叫你十倍、百倍地償還!」當時南京的集中轉生者的歷史業債,帳單拉了兩千多年,加上追加「利息」,償還20倍,就可以了,可是作為債主的日軍,真地瘋狂做到百倍的復仇追索,做得太過太過,使日本民族一舉從債主變成了欠債者。

前面我們說過,在此之前,天象的層層安排在此錯位,低層幾重天象安排了日本完勝,而高層的安排是日本慘敗,但是都遵循「債主必勝」的乾綱法則——而南京大屠殺後,低層的重重天象,不得不在這道乾綱之下,把舊運程中天人合一的對應全部改變,高層天意在此時才貫通下來,層層天數都註定了日本必敗!

這個驚天大罪,本來和天王沒關係。但是,就像《第三十章 木火逆行雙守斗,毀佛屠城勢難收》中講過的:976年曹翰屠江州,本來和宋太祖趙匡胤無關,可是事後趙匡胤怕曹翰造反,不但沒懲戒,還給曹翰升官嘉獎,那個驚天罪業,趙匡胤得分擔了,所以延壽截止天譴來,當年宋太祖死於非命。天王裕仁沒下屠殺令,但是他表彰了占領南京的將官軍兵,他就必須分擔天譴。因為是半路頂來的對前任中華天子蔣介石的天譴,而天譴的根源,又是對南京屠城罪業的分擔,所以罪不致死,但是,舊命中一統華夷、建立盛世大中華的畢生輝煌被削奪,變成了慘敗之後,向美國麥克阿瑟上將祈憐。

1937年熒惑守心、天責帝君,章嘉大師提前讓蔣介石遷都重慶,在天道上看,戰敗遷都,放棄天子之位,是躲過天譴,同時,又把天譴甩給了接任的中華天子的日本天王,這不是人間的計策,是天道的智慧。

12. 南京血洗,民國生機

不是說越高層,越安排了日軍的凶殘,而是越高層,越能看準人的最終選擇,那是人的性格、道德的基礎決定的,越高越能看透,越會按照人最終的選擇安排。

人算不如天算,人爭永遠不會勝天。如果天象的定數不改變,民國怎麼抗爭也打不過日本,反而成了人與天鬥;但是,一旦天數改變,人間不努力順應新的天意,也不行,天上不會掉餡餅。新的天意,安排民國死而復生,那同樣是需要各地的中華兒女還清歷史業債,與新的中華民國一起浴血重生。

所以,從天道上看,根源上是南京30多萬條生命,是更多南京人民的鮮血、屈辱,以額外的無盡的痛苦承受,壓下了兩國的業債的天平,扭轉了勝利的指針,改變了低層的重重天數,天道由過去的天佑日本,變成了天佑民國。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紀念館。(WL/Wikimedia Commons)

債務會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還清欠款,人會一身輕鬆。歷史的業債也是這樣。人只看到了日軍大屠殺的暴虐,看到南京人民天大承受,卻看不到歷史上,他們、他們的祖上的殺戮,給同胞們製造的無盡痛苦,那是必須要償還的,逃不過的,越拖延越沉重!雖然日軍太過逆天,償還太過,但是天道是公平,勝局歸於民國,這不是每一個中國人所祈禱、期盼的麼?

為了中華的勝利,無數前線的國民黨將士肝腦塗地,萬死不惜,假如歷史能夠重來,讓人能重新選擇,他們,特別是那些有去無回的敢死隊員,還會說:「我們願意!」假如歷史能讓那些南京的受難者重新選擇,他們願意為中華承擔額外的天大苦難麼?穿透時空,在那個過去、現在、未來同在的靈魂深處,章嘉大師能看到他們也在說:「我們願意!」因為我們都是精忠報國的純正文化哺育出來的中華兒女。(未完,待續) @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一章,我們講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熒惑守心,天劫指向了當時的中華天子蔣介石。蔣公身邊的國師——七世章嘉大師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隱隱於朝[1],可惜蔣公不識。對國師化解兩重天劫的兩個預言,聽了前者,解脫了自身,贏了抗戰;沒聽後者,輸了內戰。
  •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們多次講過「熒惑守心、天責帝君」:中華的天子,是華夏正統國掌握實權的人,是天賜權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熒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麼,1937年的熒惑守心天象,顯然是蔣介石的劫數,為什麼蔣公能躲過這個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 通過對實地考察、星宿定位,對2017年中秋夜火流星爆炸的天象,做了更深入的解讀。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天象。《乙巳占》講:「流星是上天的使者,飛行在不同的星宿中,向人間展示天警。人們看到的流星大,對應的流星的使命也大,對應的人間事件更大,將發生的災難更重。」[9] 所以,我們有義務把這個上天給人間的重大的警醒,盡可能地解讀出來。
  • 10月4日中秋夜,雲南又發生了壯觀的火流星爆炸——對於以目測為基礎的中國天象文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戰爭的最終結局更加明朗,但是過程卻變得波詭雲譎。
  • 誰能改變天象呢?前面我們也講過,只有人間天大的功德和天大的罪惡才能改變天象。天大的功德,能改變天象註定的厄運,就像宋太祖撥亂反正、大興佛法,變禍為福,開創盛世;天大的罪惡,能把註定的福份變為天罰,就像宋太宗弒兄篡位,犯下殺佛之罪,命裡天大的輝煌盡毀,醜態盡出,惡報六世追索……
  • 1075年,遼道宗為「不動干戈收復國土」歌功頌德,卻不知道亡國的天譴就此來臨。我們在《第八章 正解天象見天意,誤解逆天悔不及》中講過:澶淵之盟是宋遼兩國立下的毒誓,雙方立誓要子孫世代遵守,誰違背,誰不再享國,遭天滅神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