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詩禮人家有麟兒──歐陽修

兒子被貶 出身名門的母親說:你家本就貧賤,我早習慣了

作者:魏谷

北宋年間,鄂州地方出了一個事情不大、影響卻很大的案子,州民為了爭奪船隻互相鬥毆,把人打死了。因為涉案的人多,難以確定行凶者是誰,案發很久也沒有破案,很多涉案人被關在監獄裡。

一日,地方官歐陽曄親自到了監獄,將囚犯們帶出來,除去各人身上的手銬與腳鐐,請他們在庭院中吃了一頓飯。歐陽曄安慰了囚犯們一番後,將他們送了回監獄,只留下一個人。這個惶恐不安的人只得承認自己的罪行,因為這一群人中只有他吃飯用左手,而死者是右肋受傷而死。兩人相對而立,只有左撇子才能傷到對方的右肋骨。

一頓飯就把一個案子破了,這人叫歐陽曄。

一天歐陽曄的家中來了母子三人,是他哥哥歐陽觀的遺孀和兩個幼兒。哥哥去世了,孤兒寡母前來依親。

夫婿仙去

歐陽觀生前也是個地方司法官員,妻子鄭氏非常敬慕他。

鄭氏嫁進歐陽家的時候,歐陽觀的母親去世已經四年多了,雖然婆婆不在世了,但看到了丈夫對母親的孝心。家中置辦酒席的時候,歐陽觀會想起父母,說:「過去家中貧困,不能給予父母好的侍奉,如今生活有改善了,又侍奉不了了。」年末祭祀祖先的時候,還會對父母在世時的自己小小疏忽痛悔不已,說:「祭品怎麼豐盛,也不如生前的些微孝行啊。」

年末祭祀祖先的時候,歐陽觀說:「祭品怎麼豐盛,也不如生前的些微孝行啊。」圖為清 黃鉞《畫龢豐協象》第五幅《黃羊祀灶》,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剛開始,鄭氏以為丈夫是因為剛出喪期,還在禮數中,後來發現這是丈夫一貫的行為,一直延續到他去世。鄭氏見丈夫如此,心下明白自己嫁對了人。

某一個夜晚,歐陽觀在蠟燭下看案卷,好幾次停下來搖頭嘆氣,一旁的鄭氏問他原因,他說:「這是被判死刑的案子,我想為他求一條生路,但是做不到了。」鄭氏說:「可以為死囚減輕刑罰嗎?」他說:「我要慎重,真的找不到他可以減刑的理由,那麼死者本人和我,就都不會遺憾了;如果有可以被赦免一點刑罰的條件,我卻不認真推求而致人被處死的話,可能會有遺恨啊。」

歐陽觀說著話時,回頭看到奶娘站在旁邊,手裡抱著他的兒子,又嘆口氣,對鄭氏說:「懂得命理的人說過,我在戌年就將死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看不見我們的兒子長大了,以後你要把我的這些話告訴他。」

歐陽觀果真在戌年去世了,鄭氏也真的把這些話傳給了兒子。因為家族中的其他晚輩也常常被歐陽觀這樣教導,鄭氏聽得多了,不知不覺就記下了,還記得很清楚。

母子依親

歐陽觀在世的時候,家中經濟寬裕,但是因為他樂於助人,又為官清廉,再加上喜愛結交朋友,所得的薪俸常常所剩無幾,他也不以為意,說:「別讓這些成為我的累贅。」

歐陽觀的累贅是沒有了,但他去世的時候,也就留不下什麼遺產給妻兒了。

古代的女子講究從一而終,但如果丈夫故去,家中失去頂梁柱,孤兒寡母是無法生活的,所以寡婦再婚不受非議。當然,不想改嫁更是無可非議。歐陽觀的遺孀決定為他守節,不再改嫁了。

鄭氏日後對兒子說:「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將有後也。」你從小失去父親的教導,我不知道你以後是不是有出息,但是我知道你父親一定會後繼有人的。

因歐陽觀沒有留下足夠的遺產,妻兒無法憑藉家產過活,於是出現了前面的那一幕——依親。

畫荻教子

生活有了著落,還要完成丈夫的囑託,鄭氏對兒子如此說:「你父親在外面怎麼做事,我不知道;他在家中的時候,不虛飾不驕矜,發自內心地厚道仁慈。我因此而知他一定會有好的後代。你一定要努力啊!奉養父母不必豐奢,重要的是孝敬的心;財物不可能遍施於每個人,重要的是仁愛之心。我沒有什麼可以教給你的,這些是你父親的志向。」

家中的經濟不寬裕,紙筆卻價格不菲。鄭氏見蘆葦靠近根部的蘆荻粗細合適,硬度也好,取之也不難,於是有了主意。

鄭氏將細沙鋪在地上,用荻草稈當筆,在沙地上寫上字教導兒子習練,寫亂了之後重新一抹,就又是一張嶄新的「紙」了。兒子便在這不需破費的「紙」上反反覆覆練習,錯了就改,亂了就抹,不用再擔心增添叔父的負擔了。

麟兒有為

畫荻教子」裡的兒子,就是歷史名人歐陽修。果真如母親所預見的,「吾知汝父之必將有後也」,不過她沒有料想到的是,她的「畫荻教子」,也被後人傳為了佳話。

歐陽修,是北宋極負盛名的政治家、文學家,官至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是蘇東坡的恩師。

歐陽修畫像。(公有領域)

家道中興了,鄭氏也還是儉約持家,不許下人花費過多,她說:「我兒子不能苟且迎合他人,節儉一些才能渡過可能會來臨的困難。」

歐陽修性格剛正,不藏不掖,日後因為與同僚政見不和被貶夷陵。鄭氏言笑自若,對兒子說:「你家本來就貧賤,我早已習慣了。既然你能安樂,我也能安樂。」鄭氏出身世家,本家是江南有名望的家族,因仰慕敬愛夫婿的品德而守清貧,竟也適得其所。

歐陽修認為,自己有一點成就,皆得因於父輩的孝順仁愛、母親的明理儉約。歐陽修在64歲時,為紀念父母寫下了祭文《瀧岡阡表》,並將祭文刻於青石碑上,運回故鄉,立於父母的墓前。這塊碑奇蹟地躲過了大陸的「文化大革命」,至今還完好無損地藏於江西省永豐縣沙溪鎮。@*

歐陽修書信真跡。(公有領域)

 

歐陽修自號「醉翁」,北宋慶曆六年被貶為滁州太守時,寫下傳世之作《醉翁亭記》,醉翁亭之名由此而得。圖為明仇英《醉翁亭》。(公有領域)
歐陽修自號「醉翁」,北宋慶曆六年被貶為滁州太守時,寫下傳世之作《醉翁亭記》,醉翁亭之名由此而得。圖為明仇英《醉翁亭圖》。(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瀧岡阡表
《宋史•歐陽修傳》
《歐陽曄破案》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