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Ann Coulter :《不要上帝:自由主義(Liberalism)教》妙語節選

作者:Ann Coulter 翻譯:九喻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7月11日訊】《不要上帝:自由主義(Liberalism)教》(Godless: The Church of Liberalism)是保守派暢銷書作家、專欄作者Ann Coulter的最新作品,2006年6月由Crown Forum出版。這本書猛轟左翼自由派的教義,特別是其敵視美國傳統對上帝的信仰這一特性,這個主題從章節題目就可以看出:「創世第七日,上帝在休息,自由派在謀劃」(On the Seventh Day God Rested and Liberals Schemed),「最神聖的聖約:墮胎」(The Holiest Sacrament: Abortion)。

另一位保守派人士John Hawkins從《不要上帝:自由主義教》一書中搜集了以下這些他喜歡的語錄。

1,左翼自由派(Liberals)對「科學」一詞的使用和「憲法」一詞是一模一樣的。這兩個詞的基本意思和宣稱「得到左翼自由派認可」沒有多大區別,既和科學沒有什麼關係,也和憲法也沒有什麼關係。– 頁3-4

2,由於左翼自由派督伊德教般的宗教信仰(Druidism,督伊德教,古代歐洲一種信奉多神的宗教。譯者注。),他們不允許我們用滴滴涕(DDT)去解救生命被瘧疾威脅的非洲人,因為滴滴涕可能會傷害到鳥類。– 頁4-5

3,一棵樹被砍倒比一個嬰兒被打胎更讓左翼自由派傷心。即便把一個未出生的嬰兒看作低於出生的人,是不是這個未出生的嬰兒也該比植物高一點呢? — 頁5

4,水。左翼自由派擔心我們會用盡一種東西,而這種東西實際上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我有個主意:等著,會下雨的。把一切可能的個人用水加在一起 — 洗澡,游泳池,抽水馬桶,和廚房水池 — 只佔了全部用水的10%。農業佔了70%,工業超過20%。 — 頁8

5,1970年代,Paul Ehrlich寫了一本暢銷書《人口爆炸》(The Population Bomb),預言會發生全球性饑荒,警告說一些國家會在20世紀整個消失–其中包括英國。他寫道:「想要採取行動拯救那些人,現在已經太晚了。」2001年–不顧令人困惑的英國的持續存在–Sierra Club依然把Ehrlich的《人口爆炸》列為該俱樂部讀者推薦讀物。需要砍伐多少棵樹才能製造出用來印刷《人口爆炸》一書的紙張呢?– 頁8

6,Eisenstadt v. Baird一案之後,可塑性很強的「隱私權」被從保護結婚夫妻的避孕權,轉變成了Roe v. Wade一案確立的毀滅人的生命。可憐的小傢伙的隱私權在哪呢?這問題就搞錯了。「憲法規定的權利」意味著「左翼自由派想要的任何東西」。社會不能立法限定「臥室裡」發生的事情。但是如果我們不能立法限定臥室裡的事情,為什麼我不能把美國國稅局(IRS)的錢藏在床墊下面? — 頁9

7,民主黨無法理解對基督徒的「仇恨言論」,因為在他們的眼裡,那永遠是基督徒應得的對待。 — 頁21

8,假如你是一個胎兒,左派最危險的宗教信條就是他們對暴力犯罪的崇拜。 — 頁23

9,(左翼自由派說)我們是現代民主國家裡唯一保留死刑的國家。我想這應該被當作我們的賣點:「來美國吧,這裡有經濟機會,留下來吧,因為我們清理掉Ted Bundys這樣的連環殺手。」 — 頁25

10,(左翼自由派說),死刑不阻止犯罪。他們是怎麼知道的?這是憑著信仰說的,而不是觀察到的事實。如果死刑沒有阻止謀殺,為什麼Michael Moore仍然活著,而我沒有在等待被處死? — 頁25-26

11,Miranda一案後一年,紐約縣律師Frank Hogan告訴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在他的轄區,單單因為Miranda案件的判決,招供率就從49%下降到14%,這個決定已經導致10萬名暴力罪犯被釋放。左翼自由派本來應該羞愧難當,努力彌補他們的政策給美國人民帶來的無畏的死亡和痛苦,結果他們倒自豪的釋放暴力罪犯。 — 頁32

12,…Peter Brimelow定義的「種族主義者」是:和左翼自由派爭論獲勝的人。 — 頁69

13,那麼多記者想要採訪Willie Horton,以至於他需要一個助手來幫助應付媒體的邀請。(大洩密:1989年的某段時間,我和Willie Horton僱傭同一個公關人。)甚至連Horton都知道杜卡基斯(Dukakis)贏不了大選–雖然他確實是支持杜卡基斯競選總統的。提到他攻擊馬裡蘭那對夫妻的方式,那和左翼自由派談論九一一恐怖襲擊一樣抽像,Horton說,「那個事件發生在對我和杜卡基斯都最不合適的時間。」 — 頁74

14,《紐約時報》和其他主流媒體只會稱呼「部分出生墮胎」(partial birth abortion)為「反對者稱之為部分出生墮胎」。支持者把它叫做什麼呢?隨便星期五?青豆燻肉土豆片蘸汁? — 頁79

15,在2005年1月15日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狂吼的瘋子Howard Dean(譯註:2004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說,「沒有醫生會對活的胎兒施行墮胎。那不會發生。醫生不那麼做。如果他們做了,他們會被吊銷執照,他們也應該被吊銷執照。」(是的,你沒有讀錯。) — 頁87

16,展示一下現代民主黨的新立場,在墮胎問題上拋棄親生命原則(pro-life)而擁抱親選擇原則(pro-choice)的民主黨員包括,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參議員Dick Durbin,前議員Richard Gephardt,現議員Dennis Kucinich,Jessie Jackson牧師,還有胖乎乎的前副總統戈爾(Al Gore)。

17,民主黨需要親生命立場的選民的選票,但是有個小問題就是他們在墮胎問題上不會退讓一步。因此他們瘋狂的給墮胎找借口,對最微小的限制也不允許,同時階段性的假裝他們對墮胎也有保留。這構成了一幅最妙的景觀,就像裡根總統一方面大幅減稅,一方面說減稅是多麼「令人心痛和悲哀的選擇」,或者發表演講說減稅應該是「安全的,合法的,極少發生的」。唯一的區別就是民主黨結束人的生命的時候有大學幫忙,而裡根減稅的時候沒有。

18,民主黨對任何允許人民投票的政治制度都不感冒,背後的原因發人深思。假如美國大眾被允許對政策表態,自由派就會沒有任何機會推動他們的怪異綱領。因此他們炮製了所謂「憲法權利」(constitutional rights),在這個說法下,憲法聽起來總是令人懷疑的和ACLU(譯註: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美國左翼組織)的意識形態差不多。 — 頁89

19,只有在人們沒弄明白左翼自由派到底在說什麼的時候,對他們的支持才會到達頂點,這個效果被稱之為「Howard Dean現象」。(譯註:Howard Dean2004年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開始階段一路領先,最終失敗。) — 頁91

20,左翼自由派每次都憤怒於共和黨反駁他們的觀點。很多年之前,這不是個問題,用不朽的列寧的話來說就是,他們已經控制了電報局。當時只有3家電視台,3家主要報紙,幾個全國發行的雜誌,而它們都掌控在左翼自由派手裡。可是自從Rush Limbaugh搞到了麥克風開始他的廣播談話節目,自由派就再沒能拿出像樣的反駁。 — 頁99

21,民主黨採用了一個巧妙的策略:他們只會選擇那些不允許我們回應的人作為發言人。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的民主黨發言人都是哭哭啼啼、歇斯底里的女人。你沒法回應她們,那樣做相當於質疑她們表現出的痛苦的真實性。 — 頁101

22,很巧合的,如果Joe Wilson相信他對自己老婆是個特工的Walter Mitty幻想–那麼機密,以至於如果洩露出去會導致他的整個家庭被消滅–或許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指稱布什是騙子之前他該再想想,他能夠得到那篇評論裡所用的信息,完全是因為他的妻子在中央情報局工作。 — 頁123

23,民主黨和他們在媒體的朋友們認為2005年11月對Murtha提案撤回伊拉克的部隊的表決是共和黨的骯髒手段。而在我的使用方便的「民主黨-共和黨短語詞典」裡,「骯髒手段」的意思是「投票表決」。民主黨覺得他們應該有否決這場戰爭從而鼓舞敵人士氣的權利。 — 頁140

24,或許民主黨可以找到這麼一個父母不幸死於鋼鋸之下的孤兒,來推行他們的稅收計劃。如果這些民主黨的人體盾牌真的有什麼觀點要說,能不能讓那些允許讓我們回應的人來闡述呢? — 頁146

25,在私立學校,80%的僱員是一線教師。與之相對應的,公立學校只有大約50%的僱員是實際授課的教師–其他大部分人都是「教育」官僚系統這台大機器裡面無窮無盡的層級裡的各種齒輪。這就好比一個有26個球員的棒球隊,卻僱用了26個全職教練。 — 頁152

26,不管怎麼樣,根據教師的自我報告來比較小時工資,Vedder說,「教師每小時掙的錢超過建築師,工程師,機械工程師,統計工作者,生物和生命科學家,大氣和宇宙科學家,註冊護士,理療師,大學外語教師,圖書館專家,技術報告作者,音樂人,藝術家,和編輯記者。」 — 頁157

27,私立學校教師收入比公立學校教師收入少大約60%。但是私立學校的學生真的在學習閱讀。 –頁158

28,「告訴你們大家,」Vedder說,「教師的平均小時工資加上福利超過所有職業工人平均水平10-15%。」 — 頁159

29,1982-2001年間,紐約州公立學校花費增長了300%,平均每年每個學生$11,474美元。只有華盛頓特區這個教育成果的熱點,開支超過紐約州。可是相反,私立小學學校平均每個學生的學費才只有不到$4,000美元,每個初中學生的平均學費只有大約$6,000美元。 — 頁163

30,通過分析「大學女性教育基金會美國聯合會」(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 Educational Foundation)所做的一項調查,統計學教授Charol Shakeshaft估計1991年到2000年間,大約有290,000個學生經歷過來自老師或教職工的身體或性侵犯。在給美國教育部的報告中,她說大約1/10的美國兒童曾以某種方式在學校遭受性侵犯。把這個數字和天主教教士比較一下。美國天主教主教團(the U.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發佈的研究說,1950年到2002年的50多年間,總共有10,667起對兒童性侵犯的指控。 — 頁168

31,1987年,著名電視節目主持人Oprah Winfrey說,「現在的研究發現,1/5的人–聽我說,很難相信的–五分之一的異性戀可能會在未來的3年裡因為感染艾滋病而死亡。那意味著到1990年底。艾滋病不再是同性戀的病了。相信我。」 — 頁177

32,傳染流行了十年之後的1992年11月,在「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發現的一百萬艾滋病感染病例裡,只有2,391例傳染是異性戀白人導致的–這其中還包括了輸血的患者和血友病患者。 — 頁177

33,一年以後,Koop在宣誓的情況下在國會聽證會上承認,世界上只有大約4%的成年艾滋病傳染病例來自於異性性行為,美國只有2.3%的艾滋病感染來自於異性性行為,「而且其中的大多數病例裡,受感染者的性夥伴還是IV藥物濫用者。」換句話說,流行多年的「艾滋病同樣威脅異性戀人士」的說法整個就是謊言,從頭至尾都完全是謊言。 — 頁181

34,按照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Steven Guilbeault的解釋,「全球氣候變暖可能意味著氣候變冷,也可能意味著氣候變乾燥,也可能意味著氣候變濕潤。」如此說來,那就沒有什麼事實可以證明這些相信世俗宗教的環境保護主義者的說法是錯誤的了。2004年,前副總統戈爾(Al Gore)在紐約市當年最冷的一天作了一場關於全球氣候變暖的演講。溫度變暖的趨勢證明全球氣候變暖。溫度變冷的趨勢也證明全球氣候變暖。這是瘋子的哲學。 — 頁190

35,胚胎干細胞研究人員(embryonic stem-cell researchers)什麼都沒研究出來。他們甚至還沒有進行一例人體臨床試驗。他們只是成功的對付了一些齧齒動物,然而他們已經面對兩個大問題。第一,細胞有被免疫系統排斥的傾向;第二,細胞有導致被稱為teratomas(意思是「惡魔腫瘤」,monster tumors)的惡性腫瘤的傾向。認為干細胞研究處於實際醫治疾病的邊緣的想法是荒唐的。胚胎干細胞研究找到醫治老年癡呆症(Alzheimer’s disease)的辦法倒是可能的,這個可能性只在一種情況下存在,那就是生物學家的腳指甲可以被用來治療老年癡呆症。– 頁193

36,你會開始注意到「達爾文主義狂」(Darwiniacs)對每一個問題的回答都是指責對手相信上帝,以及「地球要怎麼測量才會是平的呢?」,甚至對基於生物化學、物理或者數學的問題,他們也是這麼回應。 — 頁205

37,蘇丹出土的化石記錄顯示各個種類的動物大爆發,並不劇烈的變化,然後是突然全部滅絕。恐龍出現過,生存了1億5千萬年,然後消失了,很快被哺乳動物取代。恐龍的出現和滅絕都不是漸變的過程導致的。 — 頁215

38,達爾文教派厚著臉皮把進化論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相比,說進化論「也是一種學說」。好吧,可是當愛因斯坦宣佈他的廣義進化論的時候,他同時提供了一系列實驗性的測試辦法可以證明他的學說為非。與之相反,達爾文達爾文想像了一個機理,來解釋無限多的品種的生命的起源,但是沒有提供證偽的辦法來檢驗他的學說。 — 頁242

39,進化論者並不是清高的拒絕承認奇跡,其實他們才是奇跡的主要來源。他們可不是一身粉筆灰的科學家,用試管和本生燈說話,他們是宗教狂熱人士,對他們來說進化論一定是對的,而任何相反的證據–包括,例如,全部的化石記錄–都一定是可以用神奇的借口解釋的,比如他們說「我們的證據沒有形成化石。」 — 頁244-245

40,達爾文主義狂的最大勝利是在輿論上,而不是科學上。他們讓沉睡的大眾相信,任何質疑進化論的人一定是出於宗教狂熱。不管你拿出什麼樣的反對進化論的觀點,得到的回應總是「你知道一個人可以既相信進化論也相信上帝」。是的,一個人可以既相信蜘蛛人又相信上帝,但是那並不證明蜘蛛人確實存在。我推崇搞輿論的手段,並且計劃在未來爭論中採用這些手段。

「你在Stairmaster健身器上的時間已經到了。」
「你那麼說只是因為你相信上帝。」

「這是商場快速收銀口。」
「哦,我明白了–你相信上帝。」 — 頁246-247

41,Scopes訴訟(The Scopes trial)僅僅是一種宣傳策略。審判進化論這個主意是紐約的ACLU想出來的,被田納西州Dayton的民權領袖用上了。Scopes也是這個鬧劇的一部分,答應受懲罰,雖然他自己從沒講授過進化論,他甚至根本不是教授生物的老師。他一分鐘的監獄也沒蹲過,也從沒有過蹲監獄的危險,他是控方檢察官的朋友,在審判期間他們倆還曾一起游泳,出於對他在猴子審判(the Monkey trial)中的明星表演的感激,那些專家證人甚至為他提供了一份獎學金。審判結束之後,學校提出續簽他的教師合同。 — 頁257

42,沒有什麼科學會讓基督徒恐懼。信上帝的人不需要科學幫助搞出什麼特定的方法來解釋智商,艾滋病或者性別差異,就像他們不需要科學幫助搞出什麼特定辦法來解釋進化一樣…如果進化論是對的,那一定是創造奇跡的上帝創造了奇跡一般的進化論。 — 頁277

43,這才是自由主義真正強大的地方…在你還沒有想出一個滑稽的說法來笑話他們的世界觀之前,已經有某個大學教授寫文章推廣這個觀點了。 — 頁280

英文原文:RWN’s Favorite Quotes From Ann Coulter’s New Book, ‘Godless’
by John Hawkins
http://www.rightwingnews.com/quotes/godless.php

Godless: The Church of Liberalism
Author: Ann Coulter
Hardcover: 320 pages
Publisher: Crown Forum (June 6, 2006)
Language: English
ISBN: 1400054206
──原載《右派網》(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7-11 10: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