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評論
普利茲獎得主、美國保守派專欄作家克勞薩墨(Charles Krauthammer)日前在《華盛頓郵報》刊文,對美國總統奧巴馬處理普亭入侵克里米亞的措置提出批評。
美國政論作家、《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喬治•威爾(George F. Will)近日撰文表示,在奧巴馬目前不作為、歐洲大國如德國等消極觀望的情況下,北約已經失去了威懾俄國並維護歐洲和平穩定的能力。
美國前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M. Gates)近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稱,好鬥且自負的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長期以來深深怨恨西方贏了冷戰,尤其責怪美國導致他所熱愛的蘇聯解體,他志在復興俄羅斯對全球影響力。蓋茨呼籲西方領導人應對普京時,需要戰略性思考、有魄力的領導以及堅定的決心,並有進行一場持久心理戰的準備。
(大紀元記者海寧編譯報導)《紐約時報》近期一篇評論文章稱,5年以來,美國總統奧巴馬小心翼翼的試圖重新同世界上最難應付的國家接觸。但在俄國即將吞併克里米亞並給整個烏克蘭造成威脅、敘利亞暴力升級的時刻,奧巴馬的策略受到空前的質疑和考驗。
一位中共軍事專家日前在一項研討會上對中共在亞太地區增強的戰力表達樂觀的看法。他認為「你應該信任中共,十年之內
《華盛頓郵報》日前社論稱,奧巴馬總統的外交政策是基於不切實際的幻想,這五年來奧巴馬所領導的外交政策,是基於他自己的認定,而不是根據實際情況。
(大紀元記者曾去執編譯報導)上週三中共人權鬥士許志永在北京受審,接著在週四與週五至少有六位他的支持者也要出庭。打從許志永發起開創性的「新公民運動」以來,中共政權對之畏懼不已,連許志永上法庭受審時,記者與西方外交官均不准進場。《華盛頓郵報》近日的社論對中共此舉提出評論。
《華盛頓郵報》社論編輯海亞特(Fred Hiatt)日前刊文稱,上週二美國副總統拜登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面五個半小時,雙方發佈簡短的聲明,看好雙方「大國合作關係」的前景,接著奧巴馬政府資深官員對此召開記者會。但在記者會中,王丹尼(Danielle Wang)提出了一個美中雙方都無法迴避的問題。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23日在喬治城大學發表美國對亞洲政策的演說中聲明:「當美國與中國從事各種商業往來時,我們將持續尊重法規、人權、宗教自由與民主原則。」不過,萊斯在其演講中並未進一步說明中國的人權或民主問題。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比較文學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是美國知名的漢學家,1972年中共的「乒乓外交」代表團訪美時,他擔任中文翻譯。1988~1989年中,林培瑞擔任美國科學院中國辦事處主任,曾親身經歷方勵之避難美國大使館等事件。自1996年以來,他被中共列入拒絕入境的黑名單。
最近幾十年來,中共繼續肆無忌憚的在其國內拒絕尊重基本人權。中共對著名人權活動家及其家人的迫害比任何其它國家都更加露骨。
中國富豪王功權近日被中共以「聚眾擾亂秩序」的罪名逮捕下獄。王功權與中國常見的政治活動家相當不同。他並非在社會邊緣過著貧困的生活;他沒有以小項目經費、顧問費或者是賣文為生。相反,今年52歲的王功權是中國的權貴階層,中國最著名的風險投資人士之一。他在地產業、技術板塊以及其它投資領域賺了很多錢。人們稱他為「億萬富翁」,但他也許只是百萬富翁。在中國,想確定他有多少財...
(大紀元記者馬穎慧編譯報導)《華爾街日報》26日發表了德國最暢銷的《時代週刊》(Die Zeit)的編輯﹑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中心研究員瑟夫‧喬飛(Josef Joffe)的評論文章,作者從歷史的角度論證,中共極權下的經濟高增長,將難以維持,終將落幕。他並暗示不能將已開發國家經濟成長與中國這個年輕經濟體比較,否則將會做出錯誤的結論。
在談到中國一胎化政策時,中國國內媒體和海外觀察人士多數往往都著眼於兩點:人口結構或者是政策執行中的暴力,比如強制墮胎。《大西洋雜誌》刊登Yueran Zhang的文章說、其實,還有一個被忽略的事實,那就是:中共政府利用這個政策收取所謂的「社會撫養費」,從中獲取財政利益。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生院(SAIS)韓美研究所訪問學者丹尼斯.哈爾平在21日出刊的《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雙月刊中撰文稱,孫武在其《孫子兵法》中說「不戰而屈人之兵」,清楚說明了北京當前智取台灣和降低美國在西太平洋軍事影響力的策略。
外國企業如果有意在中國做生意,首先要學會的一個詞是「關係」。這個詞在中國社會的意涵更為深遠,其代表一個人攀附各種私人的連結,達到出人頭地的目的,因此它是一個重要資產的象徵,擁有良好的關係就可以在各方面無往不利,例如進入頂尖的學校以及找到滿意的工作,對於企業而言,則是擺脫政府繁瑣的監管,或者藉由公權力在快速且沒有壓力的情況下解決棘手的問題,進而獲取商業利益。
《赫芬頓郵報》最近刊登一篇文章稱,常春藤名校、麻省理工學院、加州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杜克大學……這些極富盛名的美國院校不僅是莘莘學子夢寐以求考進的頂尖名校,同時也是亞裔家長典型的擇校名單。
明天8月22日也許是一個重要的日子。薄熙來案之所以舉世矚目,與其說在「判」的結果,不如說在「審」的過程。
美國防禦網站Defense One.com一份最新報告指出,仿冒技術使用於軍用車輛和武器系統的結果,很可能造成無數美國現役軍人傷亡。文章警告:「在不久的將來,潛艦將沉沒。防空導彈將在遠離預期目標處引爆。當海鷹直升機將攔截奔向自殺快艇的航母時,卻只能看到紅外線瞄準系統變暗。」
中國的空氣污染、經濟漸趨複雜化、人口快速城市化等因素不但是中共當局面臨的幾大課題,也是美商在中國經營和投資的重大挑戰。
前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系副教授、Silvercrest資產管理公司策略師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近期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談到了中國經濟現在急劇走下坡的詳細來龍去脈。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近日在《紐約時報》撰文《中國撞到萬里長城》(Hitting China’s Wall)稱,所有的經濟數據最好將其當作特別無聊的科幻小說來瀏覽,尤其中國的數據堪稱科幻之最。若加上一個隱蔽的政府、一個被控制的媒體,很難想象中國這個人口龐大的國家正在發生甚麼事。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中國現代史專家華志堅(Jeffrey Wasserstrom)教授近日在《時代雜誌》撰文稱,今年以來,中國出現在世界頭條新聞的消息,常常與其生活品質的問題有關。年初,就出現北京被不尋常的霧霾籠罩,以及上萬頭死豬在上海黃埔江漂浮的消息。接著發生大陸民眾因擔心國內毒奶粉,轉而湧向香港搶購奶粉的消息。如今又有一份研究顯示,只要呼吸中國北方污染嚴...
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普林斯頓大學榮譽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近日在《紐約時報》撰文,介紹了中國新聞審查及言論封鎖的嚴密及先進。林引述了加州柏克萊大學教授蕭強彙編的2,600多條中共發出的新聞審核及報導規定,並指出,中共了解社交媒體的重要及新聞封鎖的困難度,因此在封鎖新聞的做法上更加隱晦,例如允許消息在網路上傳遞,但將評論欄目去下,不讓讀者評論。
李世默(Eric X. Li)是一名上海的風險投資人士,曾在美國受教育的他近年來在西方媒體大肆吹捧中共黨國資本主義,認為該制度優於西方民主體制。2012年2月16日,李世默在《紐約時報》撰文聲稱,若沒有中共1989年的血腥屠殺,就沒有中國的經濟增長。今年7月1日他更在TED全球大會上發言,繼續兜售其美國式民主將走向滅亡的觀點。麻省理工學院(MIT)經濟學教授...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五月刊登了知名記者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s)回答中國讀者的文章,他以西方人的角度解釋他為何在多篇文章中評論中國的現況。
自從旅美華裔商人傅蘋出版自傳《彎而不折》(Bend, Not Break)近半年至今,大家真不明白,為何它會在某些中國移民團體裡引起風暴。這段期間亞馬遜網站湧入上百條指責她的負面意見,還有人專門設立網站攻擊她,而她的朋友與同僚也以電子郵件猛轟她。
現已離開香港的前美國國家安全局職員愛德華‧斯諾登爆料美國「棱鏡」監控計劃,中共官方將其大肆炒作,漢娜‧比姬(Hannah Beech)是《時代周刊》東亞區記者及中國分部總編,她在評論文章表示,對於棱鏡計劃,誰不想得到一個必要的解釋呢?不過,將中共這個極權政府的監控與棱鏡計劃相提並論實在是荒謬。
在中國,日常生活的最大特色,就是一個人周遭所碰上的事物,有許多是從別處挪用過來的。中國許多城市的外觀常常借用外國的構想與觀念,舉凡衣服、流行音樂、現代藝術與電影皆然。日前《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甚至有一位智慧型手機的執行長,還常常刻意把自己模仿成賈伯斯(Steve Jobs)呢。
上週是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的二十四周年,也是我們重新審視在華外商同中共極權政府打交道時該肩負何種責任的一個良好時機。
共有約 59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11月17日,公安部表示支持民企,至此,公、檢、法、司、政法委幾大機構已悉數表態。但為何對經濟問題,公檢法部門要表態?大陸著名律師陳有西表示,這些年來,對民營經濟抑制、摧殘最大的,是法律部門,而不是經濟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