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探索
中國傳統的行業中講究尊師重道,《禮記.學記》:「師嚴然後道尊,道尊然後民知敬學。」東漢鄭玄註:「尊師重道焉,不使處臣位也。」過去的學堂,不管是小學還是太學,必釋奠先聖先師。
有一天看阿伯眉頭緊皺,問他哪裏不舒服,阿伯說牙齒痛得要命,已在牙醫那裏看過3次,說是蛀牙,也都清了還在痛,醫生說要抽神經,拔牙齒,他聽了非常恐慌,他想留住牙齒,就問:「醫生,可不可以幫我治療牙齒?我痛得沒辦法吃東西,也痛得睡不好。」我回答說:「中醫說牙齒是腎氣管的,年老的人拔牙像拔根一樣,臨床上看到不少年長者拔牙後動搖了腎氣根本,有人因此而健康下降。」
鬼門關前走一遭是什麼感覺?很多人都自述過「瀕死體驗」。普遍的體驗包括:靈魂出竅、與故去親友或另外空間生靈溝通、回顧一生、穿過隧道等等。這些親歷者還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說,從死亡邊緣迴轉過來,人生從此大不同。
鬼門關前走一遭是什麼感覺?很多人都自述過「瀕死體驗」。普遍的體驗包括靈魂出竅,與故去親友或另外空間生命溝通,回顧一生等等。他們還有個共同點:從死亡邊緣迴轉過來,人生從此大不同。下面就來看看7位名人自述的瀕死體驗。
如果《與神同行》電影的問世真是生命歷經千年歲月的準備,那麼,這場歷時千年的籌畫,才更是一場宏偉之劇!而是誰籌畫了這些?為什麼有這些籌畫?
一位42歲男士。身高178公分,眉濃眼大,脣紅,面及膚色是光澤的銅色,走路虎虎生風,說話聲宏如鐘,魁梧壯健,英俊瀟灑,酷似少女心目中的黑馬王子。但人不能貌相,這位俊男仗勢年輕,喝酒,抽煙,吃檳榔,熬夜,一大早喝冰水。儘管老媽再三規勸改掉壞習慣,身強力壯的少年郎,根本聽不進去。揮霍青春幾年後,這位帥哥戴著口罩來看診,這是怎麼回事?
你相信嗎?我們的大腦或許並不是唯一能保存記憶的器官。近年來學者們提出假說,我們的思想、記憶、愛好乃至體驗儲存在身體的每個細胞中,特別是心臟。他們的主要依據,正是眾多心臟移植患者分享的親身經歷。
原來在我們的世界之外,真有神、佛、靈界?真實的宇宙,不只是單一時空的陽間,而是陰陽間俱在的複數時空?
聖綾先生表示,處罰方式是由閻羅王根據罪業的程度決定好後,交由鬼王和鬼卒來執行的,民間傳說的拔舌、爬刀山、抱銅炷、下油鍋等等,都是真實存在的。
有一天,貴夫人表情很嚴肅的說:「醫生,我今天要鄭重的跟你講,我的終生大事。」那個表情和語氣,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我問:「妳有什麼終身大事?」她接著說:「醫生,我給你3年時間。」她停頓下來在思索,我好奇的問:「3年時間要作什麼?」貴夫人表情緩和下來,還面帶笑容的說:「我打算3年後要去見佛祖。」她說得高興,我聽得霧煞煞的。
既然神靈在靈界都有網站,見諸一般人間的網站內容都很豐富,那麼靈界的網站一切由心造,可能有更豐富的內容可以供意識去參觀,因此我們就想去神靈的網站遊覽一下。
無論你相信與否,醫學上已被判定死亡的人竟能「死而復生」,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真實地存在著。
電影《與神同行》劇情裡,金秀鴻未經審判,在陰間使者的安排下,託夢給母親。亡者託夢真有其事嗎?抑或只是人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呢?
我拉著老媽媽的手,對她說:「老媽媽,您不是骨質疏鬆症,您的骨頭就像樹的年輪,一年留下一輪,那是您來地球旅世的足跡,只要不要過度耗損,好好的保養,用上一陣子應該還可以。兒女都各自成家,有她們的責任要承擔,您要堅強一點,您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負責,不要成為子女的負擔。您要不要轉念一下?回想這一生,該過的都過去了,要不要靜下來想一想?人生的價值何在?剩下的時間過修行的...
一名自稱麥克(Michiel)的美國男子表示,他年輕時曾遭歹徒襲擊而「死亡」。他的靈魂隨後遇到上帝,上帝給他選擇生或死的機會。在選擇繼續生活之後,他回到了人世間。他認為,他的重生是上帝賦予他的任務,要向世人講述他在瀕死時的所見所聞,以幫助人們克服此類的問題。
中國老人講積德,現代科學無法探索德的真相,但智慧的先民留下的詞彙,為後人提供了一個認識問題的方向和角度。關於德的美好意義,很多民間故事也提供了清晰的線索。
閻王審案時,判官雖然要協助閻王審案,給予閻王關於眼前罪人的刑罰建議,但是他最主要的職責是掌管生死簿。
一名自稱荷莉(Holly)的女子表示,她因不名病症而罹患嚴重的抑鬱症,最終選擇服藥自盡。在「死亡」的那一刻,她的靈魂「被拉出身體」,隨後遊歷另外的空間。而在她回到人世間之後,她的不名病症竟然奇蹟般消失了。
一位36歲從台灣南部來的男士,身材高壯,卻臉上佈滿老人斑而浮腫,滿臉倦容,步履蹣跚,好像身經百戰後的疲憊。當病歷職業欄上寫的是醫生時,心裏就納悶,西醫會來看什麼病?是不是西醫無法解決的事?一問之下是位外科醫生,他拿刀,我拿針,如何交錯彼此的光芒?
催眠術是由會催眠的施術者藉由語言暗示或手段誘喚受術者的精神,呈現一種特殊的狀態。這時受術者消除了普通狀態下種種自發雜亂的思緒,心境呈現一種寂靜狀態。
每一個人都有自我的意識:「我」是和別人不一樣的,每天睡覺的時候,「我」就不見了,但是每天早上醒來,「我」又回來了,好像沒有太大的改變,這個「我」的物理本質到底是什麼呢?
通往沙洲的路上,得過一道溝。溝上有一座橋,夏季河水暴漲,常常會沖走橋板;冬天,橋板則被乞丐盜走。橋沒有了,對過往行人很不方便。當地有一名仵作名叫蘇長,常帶著兒子們進山,挑選了七塊堅硬的大石片,安置在河溝上,搭建了一座簡易的石橋。從此,往來行人再也沒有為此受到困擾。
人體特異功能像心電感應、遙視、念力等,從古以來歷史上就有大量的記載,是宇宙中尺度的人體所發生的謎團,在西方正式的科學研究是從一八八二年的英國開始,稱之為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
每個房子蓋好後,都會有地基主入駐,維護一個居家空間的「乾凈」。但地基主不像成造神那樣有能力,一些兇悍一點的亡魂,祂就擋不住了。
她剛看完診,走出診間,就交待小姐,請醫生先幫她針,說要趕時間。通常病人很多,除非急症,我很難配合病人要求,大部份要等到看診告一小段落,才大家一齊作針灸處理。要針灸時,我先去問她:「妳要趕火車啊?」她回答:「我沒有要趕火車,但要趕回家煮飯。」我心裏嘀咕煮飯,幹嘛那麼急!
真實情況下,到底人在死亡後將面臨什麼呢?對此,聖綾先生也講述了許多。
一位70歲阿婆,從出生就智能有問題,只會說一、二個單音的字詞,例如:好、乖、吃飯、謝謝的音詞,但也不是她主動說,而是順著家人的話尾說出而已。其他屬於她自己的語言,只有叫聲,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體不舒服時,叫得更大聲,這樣也過了70年!
聖綾先生說,不論是閻王或是判官,他們有事或是要休息放假時,就要找人代班,如果是找陽間的人代班,這人必定是剛毅正直的,而且配得上相應的神位。
離開納粹集中營之後,提安科·克萊恩(Tienke Klein)的身體一直不好,經過很長時間才平復身心創傷,不用再定期看醫生了。54歲的她有天在騎自行車時遭遇嚴重車禍,而正是這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她終於迎來了生命陽光。
她如泣如訴的說著先生的事,一個月前,先生一如往常去爬山,一向健朗的先生,爬到半山腰突然昏到,送醫途中即已斷氣,揮別塵世,人生無常,瞬息萬變!夫妻有如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這突如其來的惡耗,晴天霹靂!在一陣慌亂悲淒中,把繁雜的後事處理告一段落,一下子她好像老了10歲,情真傷人哪!
共有約 569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