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工作中的轮回

尘埃

(clipart.com)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其一)工作中的轮回

我们是公司最基层的员工,其特点是:公司和客户一年签一次合约,而我们就是公司在这一年内派驻在客户公司的人员。如果公司和客户的合约没办法延续,一年后,我们就得离开派驻的地方,依各人情形调往公司续约或新签约的地方,或先回公司内部,等待下一次的外派。当然,也会有离开的。

我待的地方,每个人在工作中都会有些疑惑──下一个地方会在哪里?尤其是知道公司不准备谈续约时,那种对未来茫然的心理。即使公司会拚命将人员塞到其它地方,不让任何人轻易离开,然而,在未确定之前,大家多少还是会忐忑不安。

就像是传说中即将离世的灵,面对茫然不知的空无时,那不确定的担心。

好不容易盼到了人令,知道了公司对每个人的安排,大家都有工作,每人都调往别处,只有派驻在这客户公司的主管一人,先回公司内部帮忙。另外有个新签约的地方没有原来的空间大,也挤不下原有的人员,于是公司将一部分人调往新签约的点,我们的组长则单独调往别处,一位同事则因个人因素,调往另一个县市。

我笑了,真像是传说中,群体转生时,分别转生到不同的地方,有些灵仍在一起,有些分开,一切依照各人自身的条件,决定了自己下一个地方。

我由此理解了,书上说,这辈子有些初见面就觉的熟的人们,也许就是自己前世的亲朋好友。

要调往另一个点的前几日,即将派驻在下一个点的主管来到我们这个地方支援,顺便看看自己将来的部属。

真有趣,那不就像是人们在算命时,希望知道自己将来合作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吗?

轮回怎么会不存在呢?看!工作中就有轮回啊!

调了几个地方,有时仍会遇到前几个地方遇到的同事!这些地方有的较轻松,有的比较劳累,有的地方客户对你不理解,但有的地方客户待你如家人。

就像是一生生的转世中,有几生比较快乐,而有几生较为困顿。

调回公司等待下次外派的主管,就像是传说中的灵结束这一世的旅程后,暂时在某个地方休息,等待下一次的轮回。而一直在各个地方轮转的同事们,体验着每个客户所在区域的不同文化与不同的需求。

(其二)没有永远的朋友与敌人

结束了在这个地方的劳累,终于要接下下一个地方。公司新签约的点,之前也有其他同业派驻的人员,在竞标当中因没有得标,因此他们要将所有人员撤出,撤出之前,我们要和他们的人员做交接。

在交接中,有个熟悉的面孔主动和我打招呼,问我在这里做什么?后来他突然明白了我是派驻在这里的人员之一,我一下没意识到他的身份,仍然亲切的和他叙旧,请他帮我问候某个地方的某人。这熟悉的面孔曾是从前带过我的专员,后来我才发现,如今他已是另一家公司的副理,而我们公司所接的点,就是他们公司即将撤出的点。

寒暄之余,我突然明白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与敌人,有的只是立场的不同,即使立场不同,当年的专员仍是告诉我在这个地方不必太担心。我似乎看见了一位自己知悉的骑士投入他国的阵营,战场上两兵相交后,即使未得胜,骑士仍留下了风度。

就像是轮回转生时,有些当年在一起的灵,在下一世轮回中,会成为对立的立场,但那对立却不是真的。如果将“对立”比喻成一件衣服,将这件衣服脱下之后,眼前的那个人,仍然是当初你认识的那个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因为有定期定额的储蓄计划,在工作上的宽容度与忍耐力更甚于前,年轻时遇到挫折想不做就离职的个性,现在则会多考虑一下,除了离开外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有没有突破的可能。
  • (shown)了解每个人的特性,才知道每个人适合摆在哪个位置上。将每个人摆在适当位置的过程中,如果我们够宏观,更上一层去看,或许,那就是在画一张美丽的图画。
  • (shown)人是有局限的,在看不清全貌的情况下,我们对别人做的,在我们自己的观念与框框中认为的好事,可能反而会伤害到别人,却反说别人不知感恩。
  • (shown)有借必有贷──可以理解为阴阳平衡,有阴必有阳。
  • (shown)这使我对聚与散有了另外的想法,也许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邀同事与朋友一起做的好,在那里,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只有一个人单独值班的时候,面对客户的问题,在那个时间点上,就得自己单独解决。
  • (shown)他想符合每一个在他身边的人的期望,每个人都用不同的、差异很大的想法要求他,如果拒绝其中一个就会被那人认为是不听话与不努力不用心,拒绝不了只好什么都学。
  • 从前的男主外女主内是男主事业,女子顾家,而现代的男主外女主内却是男子向外去玩,女子跑不了要顾事业顾家,有小孩的还要顾小孩……
  • 年过半百的总干事原就相信万物有灵,只是不会轻易向人说起,听到了这些话并不觉的奇怪,告诉秘书从前他跟别人说起地球也是个生命时,人们会觉的你在说什么。
  • 台风天,坐在地下一楼的我,看着自然中诉说的道理,反思着刚才心里愤愤不平的一切。而树挺过了狂风。
  • 前些日子,母亲突然问我某天有没有空,敲定了时间跟她约了吃饭,才知道原来那天,以中国历法来算,是自己的黄历生日,父母亲和兄弟都记得,但我自己却忘了;而今年,在即将到来的西洋国历生日,也有一份特别的礼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