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庄道无的人类学意义(下)

——得奖感言
黄鹤昇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本着拙作,就是要挖掘、揭示老庄道无这个人类学的意义:当我们把人脑中所有的知识都损去以后,这个人还会有什么东西?人们会说,他什么都没有了,脑袋不是空了吗?而老庄既在这空空如也中洞见到一个人类学的意义。打个近似的比方说,当我们把电脑所有输入的东西(意识)一一损去以后,电脑会发生什么效果呢?它不就回复到它原来的模样了吗?它恢复到原来是其所是的程式——它复原了。而我们说的电脑是没有感性的,与人不同。人到了“损至无为”以后,他就没有了知性的概念,没有了理性观念,没有了利害关系。如此,他就能看到“天地之大美”了,就能“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了。

牟宗三先生说康德已几近圣人的境界,我亦有此同感。我是站在巨人康德的肩膀上窥见到老庄的道无哲学的。康德在他的《判断力批判》一书中,已隐若提到老庄道无哲学的依据。康德说的审美判断,它是没有知性、理性概念的,也是没有利害关系的,其是毫无目的性但又符合目的性的一种心性愉悦。也就是说,人人都说这朵花美,但我们不能用知性、理性去概念它(说出个之所以然来),他也没有渗入情感、意志欲望等的利害关系进行判断,也没有什么目的性。但它的一切奇妙构造,很符合人的心性,你一看,就觉得它美。康德称之为“自然美”。康德的先验判断,差一点就把老庄的道无哲学洞见揭示出来了。很可惜,康德没有再深入下去。用牟宗三先生的话说,康德不承认人有“智的直觉”。

老庄的“损无”,就是教你不要用知性、理性概念去作审美判断,也不要把情感的善恶拉进审美判断中来,更不能怀着一个目的去作审美观。原来人的心性,天生就是一个宇宙心,他本就如此,与宇宙世界是相通的,是我们的知性、理性把它蒙蔽了。消除这一切,你就会看到“天地之大美”,你就与宇宙贯通一气,自然自在了。这就是康德所说的“没有目的性,但符合目的性”的心性圆合。老庄的道无,他把人类学的这个最美好的价值观揭示出来了:德福一致,尽善尽美的人类心性目的有了展现的曙光。

一个理论、或一个学说,它要使人承认,或说实行,就得问它给人带来什么好处?以前的理性哲学以及实证科学之所以风靡人类世界,就是因为其讲存有:我人拥有什么什么?金钱、地位、荣誉、声望,甚至包括精神财富等等,他是可以用量制尺度出来的。而老庄的道无,他似乎什么都没有了,这种人生,还有他存在的价值吗?这就是理性主义者,无法看到知识程式背后那个人类心性的东西——那个见证上帝,凤凰涅磐,至人的心性圆满最高境界。这种境界,基督教、佛教、儒教都有不同程度的揭示,但他们的方法都比较神秘,老庄是用最简易的方法——“损无”,把它揭示出来了。原来人的心性,在他损至无为复归于婴孩后,竟有如此美好的前景:其“和光同尘,与时俱化”那“天地之大美”一一朗现,那至纯、至美、至善的道德常住不溢。这不正是《圣经》描写阿当与夏娃在伊甸园的美好生活吗?

我曾经说过,康德是电脑发明的鼻祖。康德的先验认识形式(form),说的是我们人的知识如何可能的东西,这就是电脑之所以可能的理论基础。没有康德的先验论,要说电脑如何可能是说不通的。而我们的老祖宗老子,就是排除人类中木马病毒的能手,他要把知识——那些木马病毒一一排除掉,使人回复到其本真。老子“古之博大真人哉!”(庄子语)),我称他为人类最早、最伟大的心理学医师。如果说,没有经验,人们看不到知识,而康德看到了(验前的知识),这是康德的伟大;而人有很多经验,饱满知识,要把这一切都损去,人们认为是不可能的,甚至认为人就空无了,而老子既能看到“空无”后面那个“玄妙之门”。这就是老庄道无的人类学意义。

老庄这个哲学的洞见,是具有人类学意义的。在人类理性走入死胡同后,这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黄花岗》,“慎其独也”,他在众多的来稿中,选中拙作,给予发表。这是人类文明之大幸,中华文化之大幸,老庄道无哲学之大幸!希望通过《黄花岗》的宣扬,老庄的哲学得以光天化日也。@

注:《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已由“黄花岗杂志社”出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黄花岗》杂志社给予本文《通往天人合一之路》零八年第一名佳作奖。与其说是对本人的嘉奖,不如说是对老庄道无哲学的一个肯定,是对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一个宣扬和鼓励。老庄的道无哲学,高矣,至矣,无所加矣!
  • 庄子说,“老子,古之博大真人哉!”有谁能解其中意?魏晋时期的向秀、王弼、郭向用儒道解老子,王弼说老子是个“有有者”,现代的马克思主义者更不用说了,他们用唯物辩证法解老子,说老子是个朴素的唯物辩证主义者,他们何能看到老子“博大真人哉”?人人都想做有智慧的人,而不想做蠢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孟子不是说过“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吗?如何做到“不可知之”呢?不就是无知吗?
  • 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给我极大的启发。我弄清了后来的德国哲学家费希特、黑格尔、叔本华、尼采及胡塞尔他们的哲学路线。可以说他们都走不出康德设下的哲学框架。康德“物自体”不可知的哲学命题,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正在我用思不得要领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老子》。这本几千年前传下来的《道德经》,使我茅塞顿开,一股清流缓缓流过,心如止境,吾终于大彻大悟。老子曰:“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老子。十六章》),老子的道无,不正是打开康德“物自体”不可知的紧闭大门吗?
  • 中国有句俗语说“哀莫大于心死”,我这个客家人的“硬颈仔”(不服输的人)终于彻底认命了。几十年下来,你不是没有奋斗过,不是没有那个能力,但都一一流失,与你擦身而过:你想逃离农村,到大千世界去见识见识,命运给你了,但只给你一个中等学历;叫你大事做不成;命运叫你进官场走走,但既不给你官当,连个屁股的股长都不是。
  • 二年的中专,除中共的法律课程,又读到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可以说,此时期我已弄懂了马克思主义这个哲学。中共用这个唯物辩证法,来制定其辩证的法律,彻底地征服了中国人民。也是这二年,我了解到中共庞大的统治机器——政法机关,在它的面前,我感到自己太渺小与无力了,人生,我能做什么呢?多年藏在心头的虚无思想又冒出来了:这个世界是多么使人厌倦,多么无聊与乏味呀。面对这个庞大的专政机关,作为一个小民是无能为力的。
  • 记得最深的是批判英国哲学家巴克莱的“存在就是被感知”,说巴克莱非常荒谬,当他碰到一块石头哎哟一声时,一个人问他,假如你没有碰到这块石头,这石头存在吗?巴克莱回答说不存在。我当时竟认为巴克莱是对的。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想出与众不同的答案,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想显示自己的聪明吧?
  • 这是一本天才的大作。天才,非我所为也,乃天之造作也。“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易经 . 系辞传上》)自苏格拉底以降,西方辩证哲学高矣,深矣,庄矣,至矣。如此延绵几千年,谁孰能以正之?老庄将那道无不可说而说之也久远了,谁解其中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