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事迹

作者:葛瑞姆.汉卡克

瑙瑙祭坛。这会是安纳根纳湾的七位贤者?(图:商周出版 提供)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约在南半球六月冬至左右的某天下午,我们站在安纳根纳湾两座海岬之间的白色沙滩上。我们身后就是瑙瑙祭坛(Ahu Nau Nau),它是由笨重石块堆成的梯形金字塔,顶端为一平台。攀上这块背向大海的祭坛,上面有七尊造型特殊的雕像,其中一尊只有身躯,一尊没有头,一尊保持完整头上却无冠,另外四尊头戴大型红褐色石的王冠。

有些学者揣测这七尊“摩艾”(Moai, 字面意思为“石像”),代表复活节岛最初的七位贤者,即霍图‧玛图阿派遣的先驱者。但不确定这段传奇是否属实,尤其是还有第八座形状奇特的雕像蹲踞一旁,面向阿图胡奇祭坛(Ahu Ature Huki)附近海湾的一边。我们不清楚复活节岛上六百多尊大型雕像有何重要性或存在目的,它们代表先史时代的神秘事迹,过去三个世纪以来,数个世代的研究者不断对这些事迹提出回应与挑战,但从未获得圆满的答案。

阿卡普祭坛的摩艾。(图:商周出版 提供)
阿卡普祭坛的摩艾。(图:商周出版 提供)

神秘事迹牵涉到消失的远古家园──传说中的希瓦岛被海水淹没,有一小群人自“沃克的巨棒”下存活,之后定居在海面上的石山,也就是他们称为“特彼多奥特赫那”之处。我们应斥之为无稽之谈?或者它有可能蕴含其他特殊意义?

神秘事迹所牵涉到的人物应是一群熟练的航海家,因为只有技巧高超的水手及航海员,才能成功航行到遥远的“特彼多奥特赫那”。

在神秘事迹中,来到“世界之脐”的族群,一定拥有深厚的建筑和工程学基础,因为在建造伟大的“摩艾”时,并未留下实验性质或错误尝试的痕迹。相反地,这些独特雕刻品所透露出一致性的精雕细琢,似乎是在复活节岛兴起石像雕刻初期完成,而且越古老的摩艾雕琢品质越好。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称为“阿胡”(Ahu)的巨大石造平台——许多摩艾像矗立的地方,在在证明年代越早的建筑优于后来的建造者。

考古学家们相信,他们已取得详载复活节岛历史的年代表:

‧早期发现足以证明复活节岛有人类定居的文字记载于芦苇上,碳十四法测量的年代为公元三一八年,出土于重要的摩艾遗址泰贝祭坛(Ahu Tepeu)的坟墓中。

‧下一个证据是在波伊奇(Poike)半岛的沟渠中发现,碳十四法测量的年代为公元三八○年。

‧接下来的证据出土于另一个重要的摩艾遗址塔哈伊祭坛(Ahu Tahai),经碳十四法测量建造平台时所融入的有机材料,年代为公元六九○年。

因此考古学家将塔哈伊祭坛视为目前为止同类型建筑中最古老者。另一方面,摩艾像的存在年代不能直接由碳十四法测定出,而被视为之后才附加上去的,所以复活节岛上早期发现的摩艾才会单独矗立在塔哈伊祭坛北边。周边的证据及碳十四法对有机材料的测量令考古学家相信,重二十吨、高五公尺的摩艾在公元十二世纪即已存在。但他们也承认有前后矛盾之处,因为在那之前,“石像典型的造型已臻至成孰。”

约在五百年的时间里,岛民大量雕刻典型的摩艾石像,直到公元一六五○年在汉加奇奥(Hanga Kioe)出现最后一个四公尺高的石像。七十五年之后,两大部落(长耳族与短耳族)展开一系列灭族战役,人口锐减的岛民与欧洲船只进行第一次致命性的接触。可想而知,在接触后有一连串灾难发生──岛民遭受任意的屠杀、绑架、蓄奴,紧接着又有天花与肺结核的流行,导致公元一八七○年代复活节岛的居民锐减,仅剩下一百一十一人。这群人当中没有一个是岛上世袭的教师及长老——当地人称“摩利克赫朗果朗果”(Ma’ori-Ko-Hau-Rongorongo),这些人在一八六二年遭到秘鲁人攻击,带离本岛贩卖为奴。@

摘编自《天之镜》全译本 商周出版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复活节岛的神秘历史,在该岛于十八世纪首次接触西方文明以前,同样也受到神王王朝的统治......
  • (shown)三百名生还者坐上两艘大型海上独木舟,靠着神奇力量预知岛屿位置,并利用星象指引航程驶抵“特彼多奥特赫那”......
  • (shown)奥梅克人曾经建立相当辉煌的文明,进行过大规模的工程计划。他们发展出高超的技艺,有能力雕琢和处理巨大的石块......
  • (shown)史崔臣教授认为,种种迹象显示,这些地图是一个古老、神秘、科技上颇为先进的文明遗留下来的文物。
  • (shown)有没有可能,一个高度发展、足以绘测南极大陆的人类文明,在公元前一万三千年左右曾经出现在地球上,然后忽然消失?
  • (shown)由于这样的一幅地图只有在公元前四千年之前才有可能绘制成,我们不得不对人类文明的历史重新加以考量。根据一般学者的看法,公元前四千年之前,根本不可能有文明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