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新兴学科——巧合学(3)

天赐良机 令人瞠目的三个著名巧合案例

Tara McIsaac采访

巧合学之父贝特曼博士和大纪元记者分享了几个发生在社会名人和科学史进程中的巧合案例。左至右:著名记者史蒂芬‧戴蒙德早年偶然得到亟需的记事簿,竟印有自己名字;被弗莱明偶然发现的青霉素;因巧合事件改变无神论观念的舍默博士。(Fotolia,维基百科公共领域,Loxton/Wikimedia Commons/大纪元制图)

    人气: 137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cIsaac采访报导,张小清编译综合)“在合适的环境中,巧合如野花一般纷纷绽放。它们可能很美丽、很让人慰藉,但你未必注意到了。”巧合学奠基人伯纳德‧贝特曼博士(Bernard Beitman)这样写道。在自己和身边人的体验(见上篇)外,他也和大纪元记者分享了发生在社会名人身上及科学史进程中的几个惊人巧合实例。

1. 投向旧物堆的一瞥带来转机

美国著名记者、社会活动家斯蒂芬‧戴蒙德(Stephen Diamond)早年从巴拿马来到旧金山时,兜里只剩10块美金,连记事簿也买不起,他的灵感却似潮水般涌来。他甚至想到偷个本子,但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时,他发现了自己要的东西:“一个记事簿,面朝下放在一堆被丢弃的旧物——衣服、鞋子和旧书上面。”

这个从未使用的记事簿,在抬头部分竟然印有“斯蒂芬‧戴蒙德博士”(Stephen Diamond, M.D.)的名签。戴蒙德后来以记述60年代学生民主运动的《树之语》(What the Trees Said)等著作蜚声国际。

2. 无法想像的巧合扭转无神论观念

迈克尔‧舍默博士(Dr. Michael Shermer)是《怀疑论者》(Skeptic)杂志的创始发行人、怀疑论者社团(Skeptic Society)的常务理事,也是《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专栏作家。

2014年9月16日,他在个人专栏写了一段亲身经历,这段经历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不应关闭感知之门,它会为我们展现出让我们惊叹的神秘。”

迈克尔‧舍默博士2014年9月在《科学美国人》杂志的个人专栏撰文,记述了发生在自己婚礼上的难解之事。(网页截图)
迈克尔‧舍默博士2014年9月在《科学美国人》杂志的个人专栏撰文,记述了发生在自己婚礼上的难解之事。(网页截图)

当时,舍默的未婚妻詹妮弗将她的个人物品从德国运到了美国,其中有一部1978年产晶体管收音机,是她爷爷的遗物。詹妮弗和爷爷非常亲,但她16岁时爷爷就去世了,此后这台收音机已经沉寂几十年,尽管舍默试着修理,但也没能让它出声。于是,它继续静静躺在两人卧室书桌抽屉的后侧。

三个月后(2014年6月),他们结婚了。婚礼结束后,新娘与他单独谈了一会儿。她感到孤独,思念在德国的家人,盼爷爷还活着、能看着她出嫁。这对新人走到了房子后面,这时,他们听到了音乐,是一首情歌。

他们想找音乐是从哪儿来的,但没找到。随后,詹妮弗的表情“是超自然惊悚片《驱魔人》(The Exorcist,1973)吓坏观众之后从没有见过的”。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可能吗?’她说。”是抽屉里的晶体管收音机。“我爷爷来和我们在一起,”她含着泪说,“我不孤独。”

舍默与前妻的女儿在婚礼开始前就听到了收音机里传来的音乐——这对新人前一刻还在房间里,却没有听到音乐。新婚之夜,收音机的音乐放了一夜。“第二天,它很合时宜地停止了运转,从此沉寂。”舍默写道。

舍默博士的妻子詹妮弗一直保存着爷爷的遗物——菲利普070晶体管收音机。沉寂几十年后,它在舍默与詹妮弗举行婚礼期间自动发声。(网络图片)
舍默博士的妻子詹妮弗一直保存着爷爷的遗物——菲利普070晶体管收音机。沉寂几十年后,它在舍默与詹妮弗举行婚礼期间自动发声。(网络图片)

3. 青霉素在恰到好处的条件下被发现

作为抗生素的青霉素,在人类对抗细菌感染的医学探索中堪称巨大突破,而其历经二十多年的发现过程离不开几桩巧合事件的推动。

1921年11月间,苏格兰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得了感冒,他的鼻涕不慎溅在细菌培养皿中。弗莱明发现,这滴鼻涕让细菌无法存活,周边留下了一圈抑制细菌的“光环”——杀菌成分叫溶菌酶,但似乎只对无害的微生物起作用。

苏格兰细菌学家、青霉素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苏格兰细菌学家、青霉素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1928年,弗莱明在伦敦圣玛丽医院做研究,实验室条件很差,天花板有裂缝,还有穿堂风。他出去度假归来后,并没有像许多科学家那样马上把水槽里的培养皿清洗干净,而是先进行一番观察。弗莱明发现上面有一块死菌斑点,很像多年前他看到的那个“光环”。他继而发现,“光环”上生长著一种青霉菌,其孢子是从另一楼层的实验室飘进来的,霉菌的周边则布满葡萄球菌。

这些霉菌孢子来得刚刚好,温度也刚刚好,如果它们没发育到这个程度,就不会产生抑菌效果。弗莱明经研究发现,除了葡萄球菌,青霉菌还能抑制多种病毒性细菌的生长。

亚历山大‧弗莱明1935年拿给道格拉斯‧麦克劳德看看的青霉菌样本。(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亚历山大‧弗莱明1935年拿给道格拉斯‧麦克劳德看看的青霉菌样本。(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不过,直到1940年代一群科学家进行其它实验,才从小白鼠身上偶然发现哺乳动物对青霉菌免疫;联系弗莱明此前的发现,推论出青霉菌可用于医治细菌感染,继而投入大量生产,在二战期间挽救了数百万人生命。

总之,弗莱明在“流涕事件”后就很留意抑菌“光环”,这种洞察,加上后来的两个巧合,最终促生了这项重大医学发现。实际上,在科学技术发展的历程中,尽管各领域的专家们往往为其严谨的研究自豪,但常常是巧合、直觉或运气扮演了关键角色,青霉素的发现只是最为人知的一个事例。

还有众多文明成果显示出不可思议的同步性。贝特曼博士用1922年由威廉‧奥格本(William F. Ogburn)和多萝西‧托马斯(Dorothy Thomas)合写的一篇论文来说明,这篇论文检视了由两人或更多人同时做出的148项重要科学发现。

“思想就像种子,需要发展和成长的沃土。”贝特曼解释说,在他看来,这些科学家进入了某种“集体潜意识”,他们的思维都“调谐到了发展的边缘”。

延伸阅读:

神的新兴学科——巧合学(1)关注神秘事件 科学家研究“同步巧合”

神秘的新兴学科——巧合学(2)巧合学之父贝特曼博士归纳分享奇异经验#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许只有到了现代,我们才需要“共时性”(synchronicity)这个术语。作为荣格分析心理学的重要概念,它是指那些有意味的巧合,如梦境成真、想到某人对方便出现等等,其中既包含着非偶然的因素,和主体的心理也有密切联系。在历史上,这种同步巧合现象久远以来都是人类生活的有机部分,以原初观念来看,内与外不是二元对立,而是彼此关联的整体。新兴“巧合学”关注的种种神秘事件,究竟在提示着什么?
  •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加里特‧莫德尔(Garret Moddel)博士主持着一门探索心灵特异现象的边缘课程,研究课题包括无意识(下意识)的预见力。在课堂实验中,学生们连续准确预测了股市变化,连一台机器的随机画图也预测准确,令人匪夷所思。近日,莫德尔博士和大纪元记者分享了他的心灵实验,以及对科学发展的反思。而对于实验结果,他也很好奇,超能力是不是更青睐利他主义者?
  • (大纪元记者沈玉清报导)中国大陆股市的暴跌在最近成为国际焦点。从5月28日第一波暴跌开始,第二波暴跌发生在习近平生日的6月15日那一周,第三波暴跌最具代表性的是6月26日沪指几乎逼近跌停。
  • 英国普雷斯顿市27岁女子乔安妮.约翰逊和32岁教师理查德.麦克吉夫妇都是“同卵双胞胎”,令人惊奇的是,两人结婚后生下的孩子竟然也是一对“同卵双胞胎”!
  • 二战期间,当某些人在面对生死存亡之际,一些奇怪的巧合使其命运转向,这让人不得不思考这样的巧合是否是命中注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