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小勇士赞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全景林/大纪元)

    人气: 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网路横扫世界每个角落,寻找各种资料垂手可得,却也资讯爆炸难以消化,南辕北辙的说法,令人无所适从。而每一个人都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无法复制,想要盗版也难。有一对年轻夫妻,有问题就上网寻求解决之道,但面对自己宝贝儿子的问题,理不出头绪,也看了不少医生,仍然是原地跑步。

爸爸自己先来调身体,看个究竟,探路试医术。经过3个月调理后,爸爸鼻子过敏,容易累,筋骨酸痛的问题,都有很大的改善,之后才把3岁的儿子从南部带来看诊。小儿子患有鼻子过敏,最苦恼的是还不会说话,只会发出没有字义的声音,不能领会大人说的话。为了儿子,妈妈辞去工作,做全职妈妈,虽然年轻,但遇上活动力超强,又烦躁的儿子,每天都像在作战,光是追着小儿子,每晚都累垮了,更没时间打扮,每次带孩子来诊,好像都随便抓一件衣服就穿上的样子,孩子的问题没解决,恐怕妈妈会先累倒!

当我对小朋友问话时,他一直在讲话,虽然对着人,却像在自言自语,谁都听不懂。还好大小便正常,饮食可以,身材比同龄的幼儿小。爸妈都希望给小儿子做针灸治疗。先针百会穴,启动中枢系统,并观察小孩的反应,他没有抗拒,就继续针。安神,针神庭穴往印堂方向进针,兼治鼻子过敏;小儿开智力,针神庭、本神穴;说话应用能力,针角孙穴往浮白穴方向进针。小孩竟乖乖的针,只有反应:好像针的地方痒痒的,想用手去摸。

随着针灸次数增加,也增加了穴位,调理第二个脑—肠胃,针合谷、足三里穴;补肾兼长高,针涌泉穴。最痛的涌泉穴,针前三次都痛的哭了,以后就没再哭。每次针完,我立即竖二个大拇指,对小孩说:“小勇士赞!”他只是眼睁大大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针3个月后,妈妈说小孩子可以模仿大人讲的2个字,例如好棒、很冷、生气,但小孩子好像不了解字义。每次针灸完他也会跟着说“小勇士赞”,却是一脸茫然!慢慢的可以模仿五个字,仍是无意识的跟着念,自己仍无法使用字词表达。针灸加补肾,添脑髓,针四神聪、太谿穴。针灸第31次,针完小勇士突然大声哭叫:“救命啊!”因为哭声突然又很大声,爸妈都愣了一下,又惊讶又觉得好笑,我问小勇士:“叫谁来救你?”孩子竟然回答:“叫哆啦A梦(卡通人物)快来救救我!”爸妈听了笑歪了!

从此以后,小勇士突然开窍,会使用字汇,变得很爱说话,好像想把以前所有满肚子的话像泄洪一样冲出,聒噪不停,而且字正腔圆,说话还会卷舌,听起来像道地的北京片子,大家都还以为小孩接受过语文训练,爸妈也搞不清楚怎么会这样?一点都不像爸妈带有台语腔的国语。

小勇士语言出窍后,智力也跟着突飞猛进,很会表达感情,也很拗,有时不顺他的意,他就野性大发,撞墙、跺脚、蹬地、摔东西,像脱缰的野马,妈妈招架不住,苦恼极了!针灸加针神庭,两针对刺;平肝气,降逆气,针太冲、眉冲穴,嘱咐妈妈多按小孩子的神门穴,此穴若针灸因小孩好动,容易走穴掉针,也容易动到针会痛。并请妈妈多带孩子到野外、大空间、园地游戏跑跳,少吃会向上冲、含发性的食物。

我抓起小勇士的手,按著合谷穴对他说:“这是你的秘密开关哦!你要常常按,就会很健康哦!”多按合谷穴,健身又安神。前后调理1年半,小勇士已不常暴跳如雷,攻击性减少很多,过敏现象偶而发生,身高已追过同龄儿童。以后爸爸有空会带来针灸保健。@

选自《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大家闺秀,在28岁时嫁给医生,当时亲友都恭喜她,说她有富贵命,嫁给了金龟婿。她的先生很有事业心,想鸿图大展,开拓疆土,把事业延伸出医界,因此做了很多投资。而这位医生娘就在诊所帮忙,每天耳濡目染的,也学到了医技。于是自己开始读书,参加中医师考试,聪慧的她,考取医师执照后,很快的就有属于自己的病患群,诊务蒸蒸日上,夫妻俩开始各忙各的。
  • 人生即道场,现在她老人家90高寿,已是千帆过尽的沉寂,她仍痴痴地盼望着二儿子的讯息。那无怨、无休止的慈母心,好似她家门前的一颗大树,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摇曳,飘送亲情、思念之情给远方的爱子。她静静地与人性决斗,谱成生命悲怆的乐章。
  • 自有人类以来,人发自本能的向上天提出千古之问:人是什么?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我连自己的心脏都无法操控?吃下去的食物,我也无法控制内脏运作?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集古今中外的宗教家、哲学家、生物学家、动物学家等,都不断地在探索著,至今众说纷纭而难解。于是有些人走进了宗教,甚至出家想在佛门中了悟生死而解脱苦海。
  • 我问她:“你这样的现象有多久了?”她说:“刚开始蛋白尿浓度就有420,很紧张的去找西医治疗。西医开了降血压药给我服用,虽然当时的血压很正常,但西医说是为了治疗蛋白尿。结果服用了之后,蛋白尿浓度不但没降,反而年年攀升,至今已5年了,这半年更高达1800,一直降不下来。”我仔细的看看她,身高152公分,体重74公斤,原本以为的福相,原来是月亮脸、水牛肩与大腹便便。
  • 我说:“看来你是备受煎熬。你回想一下,当初你一定很爱她,才会选择和她厮守终身。你多久没表达对她的爱意了?有一首《雁丘词》其首句写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其实这个典故说的不是情侣。”他睁大眼睛看了我一下。
  • 脚水肿的部分,治疗了2个月,反反复复的还是有一点肿。推测和她服用的西药有关,代谢变慢。请她拿西药单来看,上面写着服药副作用会引起水肿。只要出现水肿就会龟步行走,她很是苦恼,我告诉她养生有龟息大法,前贤勉人处世要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反而是长生之道。她因此就放下许多心中事,变得快活,继续治疗巴金森氏症。
  • 当病人被诊断为糖尿病时,就需要终身服药控制,被判无期徒刑,终身都活在恐惧当中。在临床上,看到长久服用降血糖药的患者,皮肤逐渐变粗、变黑,还会变痒,也有些发生溃烂,有人下肢因而被截肢;视力渐模糊,有人后来就失明了;耳朵渐重听,有人后来就耳聋了;不少男性患者性功能渐差,有人后来就阳痿了;肾功能下降,有人后来就洗肾了。但患者仍然继续服用降血糖药,为什么会这样?治一病却引发那么多病?
  • 于是我再对他说:“我跟你讲一个8岁小女孩的事:在欧洲的一个小乡镇,某一天早上,小女孩走路上学的途中下起大雨,打雷又闪电。妈妈急着开车去接她,只见小女儿正摆着可爱的姿势,朝着闪电方向笑。妈妈问她:‘你在干嘛?下那么大雨为何不赶快找地方躲雨?’小女孩回答说:‘上帝正在用照相机帮我拍照啊!我要摆个好姿势。刚才闪光灯打得好响好亮哦!’小女孩高兴的呵呵笑。之后,她也没有因此而感冒。”看他傻愣愣地听着,好像不懂这和他的病有什么关系。
  • 我好奇的说:“很多关心你的亲朋好友,应该会问你,俩个人都这么年轻,会不会怕先生喜出望外,窗外有蓝天。”她马上回答说:“我家是窗内有蓝天,先生说他不是用睾丸酮思考的人,也不会被贺尔蒙控制,而且他每天准时上下班,也很疼爱我和孩子。”我在她的话语间,听到了一种充满幸福快乐的韵味。
  • 温医师相信“万病由心造”,境由心转,病患的态度关乎到医疗效果,“我有时也感觉是病人个人的德行,或是他前世累积的德,有可能因为他人很好,所以菩萨、佛也会助一臂之力。所以我常常觉得不是我治好的,我只是菩萨借的手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