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善良不可践踏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全景林/大纪元)

  人气: 11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有一位颇负盛名的老医生,专治疑难症,尽管求诊人数挤爆,他一天只看10个病人,有时还赶走8个病人。他说有的人得病是活该,有的人不值得救,把不是人的人治好,简直是天理何在?

一位62岁的妈妈,由子女用汽车从北部载来,并扶着她进来,腰部系着尿袋,一坐下来就哭诉:“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要插着尿管过日子,西医说我要插着尿管一辈子,那会要我命!我哪里也不敢去!”并苦诉她为了这个病,已把所有的积蓄花光了,没有能力付医药费!这位妈妈因尿道痛已治疗了4年。

2个月前,她口干舌燥,无论怎么喝都无法解渴,一小时尿1次。2个星期后,演变成20至30分钟尿1 次,后来竟尿床,并开始发高烧。服药一周烧不退,在西医诊所验尿,结果是细菌感染引发肾盂肾炎。继续服药,高烧仍然未退,并出现恶心、呕吐很厉害到无法进食,发展到最后无法排尿,只有用力大便时才会挤出几滴尿来,而且脚开始水肿,肿到无法行走,于是转诊到大医院。

医院检查结果:肺发炎,膀胱满满的尿,血糖280,白血球指数2万4千,诊断为急性肾盂肾炎引发败血症。立即住院治疗2周,服抗生素就一直腹泻,药吃多了伤到咽喉,导致吞咽困难,容易饿却吃不下,一直打嗝。住院1周后试拔尿管,才2天,就因排尿量小,无力排尿,照超音波,膀胱充满了尿,还肾积水,因此再度插回尿管。

针灸处理:现状是肾及膀胱经气虚,不能约束水道,加上服抗生素大苦大寒药,伤了心气,脉气无力支援下焦肾气,心肾不交以致泌尿系统失序。补肾气,针气海、关元穴,关元穴主治36种疾病引起不得尿,并请她自行灸此穴,每次15分钟;补心气,针内关、大陵穴,兼安神作用;调节膀胱运化功能,针中极、曲骨、五里穴;调理水液代谢机能,针水分、阴陵泉、三阴交、涌泉穴;水肿问题,利用开罐头原理,使身体上下各开窍一孔,出水效果更好,上取风池穴,以泻木利水,下取照海穴属阴𫏋脉,作为营卫气血循环的桥梁;阳气下陷,下焦寒,针百会、关元穴。教她自行按摩中极、阴陵泉、涌泉穴。并灸肾俞、关元、三阴交、水分穴。关元穴用空掌早晚各拍108下。

针灸第二天,就有排尿感,就到医院拔尿管,但次日尿涩痛,下腹胀痛,并检查出绿脓杆菌,再度插回尿管,第二天开始发烧。一个半月后,当她再回诊时,发烧38.9度,有气无力地由子女扶进诊间,坐下来讲没二句,就破口痛骂先生抛弃她,连三字经都用上了。刚才还病恹恹的,骂起人来劲道十足,口沫横飞。我对她说:“大小姐,顾好自己的身体要紧,省省力气,留给自己和病魔作战。”我话才刚落下,她马上又接上,指责每一位曾帮她治疗的医生,把她搞成这样,最后连老天、神明也骂上。三两句就带脏话,那刺耳的魔音,污染了诊所整个场,大家都忍受她放肆的怒吼!

处方用药:用猪苓汤治其尿道炎、肾炎、贫血、心烦不能眠;用葛根芩连汤,调整肠胃的紊乱,并泻热;再加蒲公英入脾胃,通肾,修复黏膜,泻热毒;加鱼腥草解细菌、病毒之毒。针灸加外关、阳池穴退烧;肝气郁结,针太冲穴;常呕吐,针内关、中脘穴。针灸完,体温下降,但仍微热。

第二天后,体温仍在38度左右摆荡。连续发烧一个月,阳气大伤,身体机能欲振乏力,无法与病邪作战,见其四肢冷,第三诊,处方去葛根芩连汤,改用强心温肾阳的四逆汤。服后,体温降到37.5度左右,有时正常,不稳定。第六诊,处方去四逆汤,改济生肾气丸,全力补肾,用补法退烧。服后,体温恢复正常,精神也改善很多。

之后,她会频尿,有时会渗尿。每次看诊,就要先痛骂老公一番,并抱怨病情没有好转。有一次嗓门提得很高,惊动所有候诊的人,都侧耳而听,这位女士动不动就满口脏话。善良不能被践踏,慈善也有威严,我严肃地对她说:“大小姐,你说话要凭良心,你原来要插着尿管,现在自己可以尿;你原来发烧久不退,现在体温正常;你原来吃什么都吐不停,你现在一天吐2次,你敢说没有比较好?”她没有反应!

我接着说:“你对所有治疗过你的医生,严苛的批评,你能好端端地坐在这里,所有的医生都有功劳。你满口脏话,你的场很脏,你的口很脏,你的心很脏,不好的物质就会被你吸引。你的病是你自己生活习惯及个性不好,累积而成,这是因果报应,即使名医也难治业障病。你连老天、神明都敢骂,不敬天,不敬神,老天也不会保佑你。你对所有治疗过你的人,包括我,帮你治疗那么多次,没收你半毛钱,你没说过一声谢谢,也就罢了,还敢嚣张!你不值得救!”

连神医扁鹊都为自己立下六不治原则,我又奈何?@#

选自《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一个寒冬午后,从南部来的四个人,吵杂的架着满面雪白的妇人,寸步难行的走进诊间,还没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机响了,电话中直问:“怎么不赶快送到医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请大家安静,问这位妇人:“你怎么了?”她头晕得很厉害,全身无力,眼睛睁不开,喘得那张毫无血色的白唇,说不出话来。姊姊在旁代诉:“她的血红素4.7,医生要给她输血,她不肯。因为上次输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轮流打电话来关心,意见很多,都主张到西医那处理比较快。”
  • 有一家三口从北部来调身体,瘦小的9岁弟弟调鼻子过敏和肠胃;11岁的哥哥身高150公分,体重44公斤,调鼻子过敏、近视、长高、流鼻血和尿床;妈妈调经理带,颈项酸紧。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毛病,曾介绍北部医生就近治疗,但这家人后来还是决定找我调理。
  • 一位30岁年轻人,为人忠厚、朴实、劝快。从青年、结婚、生了个可爱的小女儿,都在我这里调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却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两头奔波,大约2年不见人影。这位年轻人,经过2年打拼,32岁就晋升高阶主管,成就非凡,羡煞多少周边的同事。有1天他来看诊,形色匆匆,看去像风尘仆仆的老翁,我看了吓一跳,怎么会变成这样?那眼睛凹陷无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满脸倦容,说话有气无力。
  • 一位4岁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乱跳;他除了睡觉,整天像冲天炮,到处发射他的活力,没有他想不到的游戏,什么都可以玩。因为爸妈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给阿婆带,有一天,小脑袋东张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鲜事,他随手拿了妈妈用来修指甲的小长片,曾看过妈妈用它在挖指甲,小顽童好奇的学着照做,感觉不太好玩还有点痛。小脑袋突发奇想把小长片戳到眼睛里,看会怎样?大闹眼中的水晶宫!
  • 一位48岁的家庭主妇,并不需要用电脑工作,可是却常眼睛胀痛,左眼渐渐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干涩痛,头胀。到处去作检查,结果都正常。中西医的治疗也没停过,已经5年了,还是没什么进展,或说效果令她不满意。
  • 一位56岁的年轻阿婆,在家带孙子,因为一直在咳嗽,惹得儿子担心孙子被传染,催她去看医生。年轻阿婆身高153公分,体重却66公斤,来诊时,眼泡浮肿,下眼袋很大,面虚浮,手腕、脚踝处轻按就有水纹,张口就满嘴口水,舌苔白滑,很容易疲倦,吃不下,也怕胖不敢多吃,大便黏而不成形,头老是重重晕晕的,腰常酸,胸部闷重,咳嗽痰多稀白而黏,有时咳即渗尿。
  • 有一天,贵夫人表情很严肃的说:“医生,我今天要郑重的跟你讲,我的终生大事。”那个表情和语气,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我问:“你有什么终身大事?”她接着说:“医生,我给你3年时间。”她停顿下来在思索,我好奇的问:“3年时间要作什么?”贵夫人表情缓和下来,还面带笑容的说:“我打算3年后要去见佛祖。”她说得高兴,我听得雾煞煞的。
  • 一位36岁从台湾南部来的男士,身材高壮,却脸上布满老人斑而浮肿,满脸倦容,步履蹒跚,好像身经百战后的疲惫。当病历职业栏上写的是医生时,心里就纳闷,西医会来看什么病?是不是西医无法解决的事?一问之下是位外科医生,他拿刀,我拿针,如何交错彼此的光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