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颠倒黑白

作者:青松

有些事我们做错了,但没出现严重后果,慢慢地就越来越不在意,最后心安理得地认为错误的方式就是对的。(Pixabay )

  人气: 2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到外地出差回来,航班延误,降落机场时已经半夜,没有大巴,我和同事只好乘私营计程车。还有几位乘客没赶上大巴,所以和我们一起拼车。大半夜的,能找到车已是万幸,我们只想平平安安到家。

只是,司机在高速路上一直不专心开车。我第一次注意到他边开车边看手机,还以为他只是偶尔看一眼,可能有什么紧急情况,看完手机就会专心开车。但是,我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司机好像就是习惯两件事一起做。他不仅是看一眼手机,还动手回复消息、打电话。

我留意到,司机并不是完全没有安全意识,他看一下手机就马上抬头看前面路况。也就是说,他知道必须要时刻关注前方。但是,车速很快,一秒钟也许就能冲出去一百米,他低头一秒,都有可能引发事故。

我忍不住,提醒司机专心开车,他这样边看手机边开车,让我们很不踏实。我话一出口,同车的乘客也纷纷表示同意,大家都坚持安全第一。司机有些不高兴,说他在工作,正在和别的乘客约时间,并没有闲聊。

司机说这些并没有用,大家还是坚持,他应当找同事帮忙联络乘客,他在开车,不能再做别的工作。司机最终听从我们的建议,给同事电话,把联络的工作拜托给同事。挂断电话,他对我们说:你们不用担心,我开车从来没出过问题……

既然司机能专心开车,我们也就不再多言,不过他的逻辑还是让我想到很多。明明他边开车边用手机是错的,却因为以前没有出过问题就以为是对的。过去不代表现在,更不代表未来,过去没出问题也绝不说明以后不出问题。这么简单的逻辑,司机怎么会纠结呢?

或许司机并不是个例,我们每个人在不同时候都有过类似的想法吧。有些事我们做错了,但没有出现别人说的严重后果,我们就放松警惕。慢慢地,就越来越不在意,直到最后心安理得地认为错误的方式就是对的。说起来是个很不可思议的过程,那么轻易地颠倒了是非黑白。所以,我们需要时常自省,是不是不经意间自己搞错了逻辑还以为有道理呢?@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的想法,总在转念中不断的变化,当往包容、体谅的方向思考,心就会变得温柔、和善,坏事自然变成好事了!
  • “这不公平”是孩子们经常说的一句话,通常因为他们认为被区别对待。如何让他们理解这一“区别”来自个人情况的不同,而非行为标准的不同,是父母面临的日常挑战之一。
  • 科举是中国古代发明并实行的一种通过考试来选拔官员的制度。
  • 吕平扶着受伤的礼部尚书吕鸿,来到一片荒野,金黄的麦浪此起彼伏,仿若大海一般一望无期。吕鸿拄剑而立,仰望着夕阳落日之处,晚日霞光映出一脸沧桑:嘴唇微张,半眯着浊泪的双眼,眉目间满是悲戚之色,久然不语。
  • 北魏献文帝拓跋弘,从小聪明睿智,刚毅果断,喜好黄老哲学和佛学,经常接见朝官和僧侣一起谈论玄理。他淡泊荣华富贵,总想出家修行。他认为叔父京兆王拓跋子推沉稳仁厚,一向声誉很高,想把帝位禅让给他。
  • 职场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同事做错了事,却把过错责任往你身上推,面对恶言中伤、杂语污蔑,你是要隐忍?还是摊牌?
  • 在我们衡量一种文化的级别之前,我们需要给出评定文化系统优越性的指标。一个事物的优越性往往是从该事物所具备的功能来体现的。同样,我们要衡量一种文化系统的优越性,也是从该文化系统所展现出的功能来判断和识别的。
  • 中原舞台独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之特点以文字记载和口耳相传的形式承传。道情作为一种说唱艺术,源于道家的仙歌道曲,在流传中历朝历代有不同的特点,唐代有《承天》、《九真》等宫中道乐;南宋时使用渔鼓、简板等乐器,称为道情渔鼓;元代杂剧中有道情说唱曲目;明清之际在民间广为流传,喜闻乐见,《西游记》第四十四回中有:“好大圣,按落云头,去郡城脚下,摇身一变,变做个游方的云水全真,左臂上挂着一个水火篮,手敲着渔鼓,口唱着道情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