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等待的尽头

作者:青松
如果在等待中看不到尽头且改变不了什么,我们该做的是转而看当下,心态也就平和了。(Jakkadul Jaru-ampornpun /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昨天,和几位同事一起乘班车去另一个区处理工作,路上大概需要半小时。

去程顺利,但回程出现小插曲。班车开到一个路口停下等红灯,但等了几分钟还不见红灯变绿。大家猜测可能交通灯出现故障。司机回答说,刚才开过来的时候还是绿灯,交通灯应该正常,有可能是交警在临时调试。

于是,我们继续等。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我们等了十分钟,红灯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旁边有几辆私家车大概等不及,直接闯红灯走了。

我们已经高强度工作了半天,都很疲惫,想早点回家休息。有人建议司机直接开走,因为这明显是红绿灯出现故障,而且一直没有交警到现场指挥,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司机说,只要车上没有出现紧急情况,还是要等。

也有人打电话给交通部门,电话一直占线。大家得不到任何支援或指示,有些慌乱。晚上还有会议安排,这样等下去肯定要耽搁。有位同事是律师,也建议司机开走,说如果被罚款,他会帮忙向有关部门申诉。司机回答说,车上没有紧急情况,还是再等等。

说话间看看表,我们已经等了二十分钟。司机与我们分享最新消息,他朋友的车也堵在这个路口,打通了交警电话。对方回复说,这种情况应依照交通灯指示,交警会尽快到现场疏导。既然交警这样答复,我们只能等下去。

按理说,已经这么久,就近的交警应该赶到了。但是,一直没见警车的影子。我们只看到另一个方向的路上车流不断,而我们这边被一个红灯死死卡住。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交警什么时候才来,只能茫然地等下去,每个人都很煎熬。

等了三十多分钟后,交通灯终于有反应,开始倒计时。大家长出一口气,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红灯变绿的一刻,司机准时启动……

再回顾刚刚的小事故,居然十分佩服司机的定力。如果他依乘客意愿闯红灯,其实只能节省十分钟,却冒很大风险。倒是我们这样等到尽头,一切安安稳稳解决。

等待之所以煎熬,大概是因为没人知道等待的尽头是什么。或许是云开雾散,问题得到妥善解决;或许是等得天荒地老,所有计划泡汤。倒是司机一直坚定:如果车上有紧急情况,比如有人需要就医,他会闯红灯开走;只要乘客安好,他便服从交通管制。他的镇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考虑问题的角度与我们不同。我们着急回去,而他想的是保障乘客安全,所以只关注当下的形势。

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如果在等待中看不到尽头且改变不了什么,我们该做的便是不再翘首望那尽头,转而看当下,心态也就平和了。就像我们漫长的等待,虽说难熬,其实也是以前从未见过的奇观。对面路上的车流三十分钟不曾间断,而我们这边纹丝不动。这样的场面有些震撼也有些滑稽,要想再看一次,也许很难再有机会。如果在等待时有这样的心态,估计会是乐呵呵地等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个作为个体的人,不管他曾经怎样辉煌,怎样骄傲,怎样光芒四射,怎样挥霍着自己的青春与才华,怎样抓住那悲艳的爱情,怎样留恋这浪漫红尘,都无法阻止时间让这些成为过往不复。在生命的尽头,经历的一切都不过昙花一现,瞬间烟消云散。
  • 镇定并不是弱点﹐有修养的人时常保持镇定﹐当事态平和时保持镇定并不困难﹐可是在遭受打击的时候﹐仍然能够沉着应付﹐是很不容易做到的﹐这种精神需要培养﹐它能使人的品格坚强。请别以为只有那些嘈闹﹐多话﹐紧张处理事件的人才是坚强有力的人。
  • 哲学家 比如你刚刚说:“如果可以成为像Y那样的人,就能变得幸福。”像这样,只要你一直活在“如果怎么样的话……”的可能性之中,就不可能改变。为什么?因为你会把“如果可以成为像Y那样的人”当成不改变的借口。
  • 这事儿明天才做……,改天才去探访父母……,明年才带家人去旅行……,有空才去做身体检查……,时间在我们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溜走了。
  • 等待的心情可以是煎熬,也可以是坦然;等待的时间可以是虚度,也可以是灿烂,端看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
  • 惊蛰二月节,二月啊花朝月!花草欣欣向荣。有一年,黄庭坚珍藏了江南二月天。黄庭坚熙宁元年罢官后,难得闲居荆州家中。……宋代哲学大家邵雍观察天地,识天地之玄、道古今之理卓然一家。他感应大自然造化的二月天,欣然喟叹!
  • 每一个人从懂事开始,或多或少都会对生命产生一些憧憬,小学的老师在作文课堂上,几乎都曾以“我的志愿”给学生作为题目。男孩子崇尚的职业大多是警员、医生、律师、运动员等,女孩子则比较喜欢以老师、白衣天使等作为终身职业。
  • 两年前,印第安纳州有个律师寄了张七万八千元的支票给我。这笔钱是我姑丈沃特给的,距他过世已经六个月。我从没想过沃特会给我钱,当然更不可能指望有笔钱从天而降。我因此觉得为了纪念沃特,应该把这份遗产用在特别的地方。
  • 今年夏天,我的一个朋友十几岁的儿子在乳品皇后(Dairy Queen)冰淇淋店的柜台后体验了他第一份真正的工作。他很开心地在蛋筒上做冰淇淋花饰,或是把“暴风雪”冰淇淋倒过来端给顾客。到目前为止似乎一切进展顺利。他已经获得加薪,并得到承诺在满16岁时担任经理一职。
  • 这条路两旁种满了的芒果树,在三月节里,结了青绿果实,疏疏落落上坟的人,迤逦至应公庙前,午后阳光的淫威在树叶间穿梭,瑞弟穿着拖鞋,掮着锄头走在前头,锄柄上挂着的畚箕在背后幌荡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