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代的脉搏中:生命的奥秘

金士

“地瓜花”之可爱,在于他的平凡、淡雅,像一位江南溪畔的村姑,可以不施胭脂,素面朝天,不骚首弄姿,而自然妩媚。(摄影/杨美琴)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它原是个小小地瓜,既不高贵,也不显耀,但是它却不以为意,无论在土里、在水里、阳光多,阳光少,它都默默地生根发芽,努力地成长著,像一个不为物喜不为己忧,恬淡自甘隐于市的读书人….

去年冬天,在好友一叶家中,初次见到那种盆景──在一个小小的水钵中,那一丛亭亭玉玊的绿叶,秀丽高雅,令人喜爱。

于是,在我的书桌上、客厅里、办公室,都陆续出现了。而那盆景,只是些“地瓜花”。

地瓜花很好养,只要把一两只小地瓜,存两天让它发芽,然后放进一个小水钵里,让它慢慢的吐露绿叶,就已算是大功告成了。

在冬天里,“地瓜花”长得慢,很耐看,由于水里养份不够,地瓜叶瘦瘦的,挺立在红红的枝叶上,有几分和枫叶相像,确实显得很有味道。

夏天天热,地瓜叶长得快,虽然需要经常修剪,但也另有一番体会,别有一种味道。

“地瓜花”之可爱,在于他的平凡、淡雅,像一位江南溪畔的村姑,可以不施胭脂,素面朝天,不骚首弄姿,而自然妩媚。只要看不见“国王的新衣”,就能看出它的可爱。

因为,盆景花卉之美,不外采看它的姿、看它的色、看它的德,地瓜花虽不开花,但它姿态秀挺,色泽宜人,不象某些名花,动辄以身价若干自骄骄人,它不值钱,正是它的可贵处,它的美是无价的,来自你的慧心关爱。

更重要的是,它能给人很多启示,教人看重自己,尽其在我,体会生命的奥秘,认清生命的奥秘,认清生命价值。人们可以以它为师。

它原是个小小地瓜,既不高贵,也不显耀,但是它却不以为意,无论在土里、在水里、阳光多,阳光少,它都默默地生根发芽,努力地成长著,像一个不为物喜不为己忧,恬淡自甘隐于市的读书人。

一小盆“地瓜花”,身价不过几十块钱,它不能像某些大家都爱的名贵的花,天天被捧出,喷水添肥 的小心呵护着,每发一尖新芽,每长一条金线,就让主人欣喜不已,充满“值钱”的快乐;它只静静地在一边,是你一个君子之交,等着你随时有意抱琴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我们在斑马线等待过马路时,感觉等红灯的时间好像“永远”般长久;而到了年底,又惊觉时间过得好快,怎么一年又将要结束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时间是固定且很有效率地在运行着,可每个人对时间的感觉却有极大的差异。
  • 80岁之前,她默默无闻,过着平静的农村生活;80岁之后,她一跃成为大器晚成著名的民俗画家。她视绘画为一件她喜欢做而又可以赚一些外快的事,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要花高价买她的画,她第一幅画卖伍美元,后来可以卖到八千到一万美元。她就是20世纪中叶美国家喻户晓的“摩西奶奶”(Grandma Moses)。
  • 又到开学的季节了,一群群的莘莘学子,在历经几番“征战”和唱完骊歌,就离开了他们相聚几年的同学、老师和学校,奔向另一些不可知的人群和房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