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记:没有牵挂的情谊

小筱

高中时的小筱(右一)

【字号】    
   标签: tags:

一望无际的田野,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远远就能见到一间独一无二的房子。虽是平房,却使人内心不知不觉的升起一份恬静舒适的轻松。万里无云的蓝空,一波波绿油油的稻浪,风柔柔缓缓的吹着;路过的人们悠闲的笑着。这儿就是我高中最要好的同学“真”的家。每回去找她时,她总是骑着脚踏车到公车站来等我,然后我们一起漫步“回家”,她说那也是我的家。在我们彼此相处中,经常是充满默契而会心的笑着。

在“真”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哥哥姐姐因为工作之故,很早就离开家。父亲是一所农工的职员,负责学校的清洁工作,对她已年迈的父亲而言,工作显得几分繁重。因此家中的杂事、农忙,“真”都是尽量的承担着。

除了种稻,房子后院还有一大片的辣椒园。“真”有轻度的色觉异常,对于红色与绿色有辨色障碍。每当收成时,我总有几分担忧。她无法分辨哪些是已经可以收成的红辣椒。但“真”反倒要我宽心,她总说:“没有问题的!”她请来邻家的孩子们,每个孩儿都站在一排排的辣椒前,趣味的开始比赛:看谁摘的快又多。摘好后“真”会给把她所存的零用钱分给孩子们买糖吃。看着小孩子们开心的模样,我的内心也分享著那份幸福。当下“真”总是对我眨眨眼,我们的心电感应让我立刻能明白她的意思:“怎么样,我说嘛!有的是办法!”

“真”的个性乐观,只要有她的地方就充满笑声。她认为所有的危机都是转机,每一个磨难,都是让自己进入一个新状态的好机会,就看自己如何正确对待。有一回,导师匆忙的找我:“真”在骑车的上学途中发生车祸了!当我一到医院时,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她,完全不担心自己身上的伤,只关心她的书包呢?她悄悄的在我耳边说着,真让我惊的目瞪口呆!她的书包内竟然没带一本书,全放满了要请大家吃的橘子。当她听到我的回答:“没见着啊!”突然大声的喊著:“会不会滚落了整条马路啊!”善良的心总让她忘记了自己的苦难。

大学联考前,“真”住在我家,我们每天到山上的图书馆看书。后来我俩考上同一所学校,同一科系,在同个班级。但是几经权衡,她决定选择一所夜校。自食其力,白天工作晚上学习。

“真”的开朗、独立、坚毅与承担的精神,让我放下了牵挂。带着对彼此的肯定与支持,踏上了各自选择的路,祝福晴朗了离愁,天高海阔的心境,即便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也放心于彼此的平安。

昨晚我梦见了她,清晰的笑着对我说:“怎么样?凡事有的是办法!”我醒来开心的笑着。

台湾网友回馈:

姊呀~ 我觉得你的文章都好理性,值得我学习!我推荐了你的几篇文章,“宇宙中的录像机”、“恐怖的礼物”、“一段剜心的回忆”等。

(欢迎来信索取全部文章电子书 。 请 e-mail到 g9200.g9200@msa.hinet.net 小筱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周末的清晨,我们会到石门山上炼功。石门山的地形平缓、坡度不大,山路两旁林荫茂密,空气新鲜。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有一位男士,带着他的爱犬来爬山,我与这条黄金猎犬也因而结下了一段有趣的缘分。
  • 我常给610、公安局、法院等处打电话。我相信其中有不少善良的人,只因受到国内不实报导的谎言宣传,被无辜的带入罪恶中参与迫害。我真的希望能跟他们说说话,把真相与福音带给他们。有一部分电话都已经是空号,或连上后无人接听。
  • 从昨天3月21日开始连续10天,大纪元总社在桃园县南崁举办“大纪元国际摄影大赛得奖作品巡回展”。我对作品所要表达的主题深感兴趣,透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我们看到的美丽作品,都可能是摄影者等上几小时、几天甚或更漫长的时间,等了又等所抓住的真实情感,那份用心的投入,于一瞬间所捕捉的色彩景象,让我感受到那份可遇不可求的珍贵,也为摄影者祥和等待的心境而感动,是纯净的状态下才能拍摄出这样触动人心的作品。
  • 我在工作上因为大意出了差错,造成一些损失。在整件事情上,始终没有人责怪我,甚至宽慰我:“真好,找到哪错误了真好!”我却因此陷入了自责的深渊,内心十分的内疚。晚上消极的坐在电脑前,怎么也提不起劲来处理手边该完成的资料。就在当下,一位朋友找我。告诉我他因为和女友分手,喝了一晚上的酒。
  • 导演魏德圣描述1945年日据时代结束,日本人都要被遣返回日本,一个日本老师和一名台湾女学生,因为环境的改变,被迫必须分开,整整一甲子的思念;透过7封来不及寄出的情书,串连着其中点点滴滴感人的故事,剧中有争执、火爆、仇恨,而终至彼此真诚的包容。
  • 最近常有网友找我要资料。有位网友说 :“我活得无奈,对人生没什么目标,学习也不怎么好,人格普普通通,我想解脱!可是不知道怎么做?练法轮功能帮助我吗?能告诉我怎么练法吗?”
  • 打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一直在课业上追逐第一名。当时班上第一名不是我就是一位姓曾的男同学。同学们因此老喊我:“曾大嫂”。那时姐姐总是帮我梳着两条长辫子,每回当我听到这个称谓,内心总极度不悦的瞪眼嘟嘴,男同学们便拉扯我的辫子,这事始终令我难以释怀。
  • 好久不见朋友霖,在不期然的相遇下,得知他的老婆在婚后因为早产,生下一名小女婴,仅五百公克重。除了花费钜额之外,夫妻俩疲于奔命、操尽了心。我听着霖平静的陈述,感动于他在得知生机渺茫下,依然四处筹款克服万难,没有放弃这个小生命;虽然女儿最后离开了他们,但他们付出了最大的心力。霖坦然平静的面对,默默祝福女儿有个全新的开始。
  • “我一直有个心愿终于在多年后的今天实现,你有时间听我说说吗?”一个女性网友这么问我。

    她告诉我:“有很长一段日子,心情一直遭透,我静不下来阅读任何书籍,可是朋友借给我一本书,这书我不但阅读完,还将全部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只是,书还给朋友了,打下来的内容后来也不见了。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再见到这本书。”
  • 上回我们参加一个活动。事后罗姐说:“那天午餐时,才知道我们预先订好的便当是不够的。内心忐忑不安,想把自个儿的便当让出去,可已经食用了。”真真听了心有戚戚焉的说:“是啊!我也是吃的战战兢兢的,宁可先给没有餐盒的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