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46)

说媒

胡椒粉

刘三妹本是集爱情和山歌于一身的神话人物,俗称“歌仙”。但1959年广西柳州彩调剧《刘三姐》问世后,爱情故事逐渐被“斗争”主线取代。61年搬上银幕后,更把仅存的神话结尾“仙逝”剔除。善良诚实的歌仙被扭曲成了与地主阶级斗争的典范。这部小说想再现这个对爱情忠贞不渝、为人善良宽厚的传奇人物。(图/素素)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天,莫府备了一桌酒菜,等待王媒婆带回好消息。谁知,王媒婆拖着沉重的步子跨进莫府。
“怎么啦?她不同意?”看到王媒婆垂头丧气的样子,莫老爷着急地问。
王媒婆摇摇头。
“她嫌莫老爷不够有钱?”莫管家也急不可耐。
王媒婆还是摇摇头。
“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老爷下令道。
“她走了,不在老头家了。”王媒婆说。
“走了?去哪里了?”莫老爷急切地问。
“不知道,老头不肯说。”王媒婆说。
“不肯说?难道我那些家丁是吃素的吗?”莫老爷命令管家立即布置手下四处打听,一定要搞清楚三妹的下落。
只一天时间,派出去打听的人就报回来好消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三妹搬家搬到了莫老爷的眼皮底下——大龙潭村。
原来,三妹还俗后不久,听说哥嫂就住在隔壁的大龙潭村,在老渔翁等人的张罗下,三妹搬去和哥嫂同住了。
“刘二?你说的是村东斗鸡山下的刘二?”莫管家两眼盯着家丁问。
“正是!听说他是刘三妹的亲哥哥。”家丁说。
“亲哥哥!好!”莫管家高兴地说:“这是老天的照应,成全老爷您的婚事!”
“此话怎讲?”莫老爷不解。
莫管家笑着说:“明天我就上刘二家去,直接带三妹回来给你。”
“什么?你又要抢人?”莫老爷瞪大眼。
“哪里用抢嘛?”莫管家一边说一边习惯性地点人中:“老爷你有所不知,租您老爷洛维村头那八亩良田和五里亭那间店铺的,正是他二哥。 哪里有娶不成之理?”
“你去怎么说?”莫老爷转怒为笑。
“我就对刘二说,莫老爷要人,你给就让她跟我走,不给就收回田地!”
“休得乱来!”莫老爷看看周围的家丁故意大声喝斥道:“我们是那样的人吗?我莫家平定蛮人有功,才得朝廷封赐,莫家做事要对得起朝廷才是。怎能仗势欺人呢?进财呀——!”莫老爷把管家拉到一边低声道:“我既要把刘三妹弄到手,又要让大家看到是她自愿的,还要让她服服贴贴,你看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她会自愿嫁到莫家来?”莫管家叫起来。
“怎么不会呢?”莫母也急了起来:“方圆几百里,也只有我们莫家得到朝廷封赐,路过牌坊人人都得下马步行,连柳州知府也不例外。那刘家三姑娘能嫁到莫家来,算她三生有幸了!”
“我看还得再请媒婆方有把握!”莫老爷说。

第二天一早,王媒婆就叩响了刘二的门,这王媒婆的脸皮也真够厚的,四年前把刘三妹“嫁”给小员外的就是她,害得三妹死去活来。
“哎呀!今天天气真好!”一进门,王媒婆就叫了起来。
“是呀!天气真好!”应了一句后,刘二哥才发现是王媒婆:“咦!怎么是你?”
“王妈妈到我家有事吗?”二嫂已有几分警惕。
“哎呀!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嘛……我才登三宝殿哟。”王媒婆扭著身体说。
“我们家什么时候变成了三宝殿了。”二嫂嗯了一声后说:“王妈妈来到底有什么事?”
“我是特地给你们道喜来的。”媒婆挤出职业性的笑脸。
“道喜?”二嫂问:“道的什么喜?”
“本村的大财主,有钱又有势,如今他看上你家三妹了!”王媒婆扭著身躯说。
“真的?”刘二哥又恢复了没有脑的本性。
“你说的是莫老爷?”二嫂紧锁眉头。
“正是他,”见对方没有生气的样子,王媒婆顿时喋喋不休:“这可是你们的福气来了,自从你家母去世后,你们家道滑落,不比往日了。如今莫老爷要和你们对亲家,求之不得呀!将来三妹嫁过去,成了四姨奶,吃不尽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绫罗绸缎。你也用不着没日没夜地干了。”
“说的也是!”刘二哥不断地点头。
二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王妈妈,我们刘家虽然不如从前,但也不至于让三妹去做别人的小婆呀!三妹这几年受的苦太多了,我们怎忍心把她往火坑里推呢?”
“说的也是!”二哥还是同一句话。
“嫁过去也不见得就是火坑嘛。”王媒婆反驳:“那莫老爷为人还不算很差,除了喜欢沾花惹草外,他别的毛病都没有,三妹嫁过去后,说不定他那点毛病也会自然改掉。”
一阵阵歌声传来,显然是三妹:
对河有只鹭鸶鸟,
眼睛明亮翅膀尖,
有心飞过连天水,
怎怕眼前小山涧。
“她回来了,你自己和她说吧。”二嫂说。
“吱”的一声,门开了,三妹一边哼歌一边走了进来。见到王媒婆,歌声嘎然而止,三妹警惕地望着王媒婆,一声不吭。
王媒婆略思片刻后,强打起笑容迎上来:“三妹呀,恭喜你啰!”
“你又是来说媒的吧?”三妹冷冷地说。
“你怎么知道?”
“因为屋里多了铜臭味。”
“哎呀!三妹呀!连你都嫌弃我了。其实我们做媒也不容易,做成一单,也只不过几吊钱。”
“但是为了你这几吊钱,却害苦了我好几年。”三妹毫不客气,那段经历叫人刻骨铭心。
“哎呀!真是对不起呀!那是我的不对!”王媒婆堆起笑容:“不过这次就不同了,这次是本村的莫老爷向你求婚。你应该知道莫老爷对你家有多么的照顾。”
“莫老爷?”三妹心里一震:这莫老爷莫非就是迫使阿荣远走大苗山的“坏人”?记得阿荣说过那恶霸姓莫,名叫“莫坏人”,住在柳州城外。
“莫坏人”强占了阿荣的地。那是一块山地,不适宜种庄稼,也不适宜建房,但莫老爷认为那块地风水好。阿荣不得已告到州官去。但由于州官收了莫家的重金贿赂,不但没有为阿荣主持公道,反而诬陷他,要将他下狱。就在阿荣四处躲藏时,莫家又来装好人,让州官放阿荣一马,同时派手下四处放风说是莫家大人大量。一气之下,阿荣才远走苗国。最可气的是,当地的人都以为是阿荣的不是,而莫家倒成了好人。
“你说的莫老爷可是莫坏人?”三妹要核实清楚。
“什么莫坏人?是莫——怀——仁!”王媒婆纠正道。
“莫怀仁?”三妹问:“可是他强占阿荣的土地?”
“嗨!你别听那阿荣瞎说!”王媒婆愤愤不平:“你想想看,莫老爷良田万顷,怎么会稀罕阿荣那块瘦地呢?要不是莫老爷大人有大量,那小子早就下大牢啦!”
三妹“哼”地一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王妈妈,我忘记向你说明了,我家三妹和隔壁都洛村的阿牛好上了。”二嫂说。
“是呀!是李小牛。”刘二哥说了等于没有说。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的!”王媒婆把刘二哥拉到一旁阴阳怪气地说:“我来问你,你种的那几亩地是谁的?你租的店铺又是谁的?到时莫老爷翻起脸来,收回田地收回店铺,我看你们靠什么来活,告诉你吧,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王媒婆越说越大声,忘乎所以,把刘三妹“震”了出来。
“王妈妈,你哪里是来做媒的嘛,分明是来逼人、抢人的吧!”三妹怒不可遏。
“三妹呀!”媒婆又换了一副嘴脸:“你想想看,到了莫家,你不愁吃不愁穿,每日只弹弹琴,唱唱歌,多好的日子啊。到时你会比现在更漂亮,不出几年,赛过当今皇宫里任何一个妃子。嗨!我一开心,差点把正事忘了。”
王媒婆打开带来的礼品箱,把那些金银珠宝,小心翼翼地一件件摆上桌面:“除了莫老爷,还有谁拿得出这么多的礼品?三妹呀!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你是想不富都不行啊!”
三妹把目光投向二嫂,平时二嫂最护着自己,但今天却一声不吭。毕竟家里种的田地,租的店铺都是莫家的,不答应就意味着断了生路,这太现实了。因此二嫂也陷于极度矛盾之中。
二哥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珍珠财宝,合不拢嘴:“哇呀!莫老爷真大方……”
三妹示意二哥别说,沉思片刻后,她郑重其事地问:“王妈妈,我有件事相求。”
“哎呀,我的姑奶奶呀!”一看机会来了,王媒婆的笑容变得认真起来:“别说是一件事,就是一百件事,我也都依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我要先见见莫老爷再作决定。”三妹神情严肃。
大家惊异,面面相觑,这要求太出人意料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6-05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