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恩典

沉静

仰望那灿烂的星空,伸出一双手来;有时迎来一轮圆月,皎洁如水。(clipart.com)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感谢大自然的教化和恩惠,我不会忘记,在青葱岁月,杨树林、云霞、星月、大海曾融入我生命。

随着青春的觉醒,几乎同时,我发现了大自然和艺术的美。文革结束,冤假错案平反,改革开放,外面的世界……这些事强烈地震撼了年少的我,谁也不知道,这个内向羞涩的女孩心里有多少疑惑和变化。

报纸广播宣传随风倒,不可信。父母常以“不要去琢磨那些,考上大学是真的!”来搪塞我。学校填鸭式的教育和陈词滥调,我早就腻透了。我开始如饥似渴、废寝忘食地看书寻找答案,小说和诗歌是我唯一能抓到的精神食粮。但读多了,却发现周围一个可以启发疏导我思想的人都没有,感到异常寂寞。

每天上下学,我都要穿过一小片杨树林。仰望那头顶天空的蔚蓝,摇曳的绿树,倾听着树叶的柔声絮语,心慢慢舒展。在林中漫步,遐思默想,从繁重的学习和枯燥的生活中解脱出来。

杨树挺拔高大,初春的叶子是黄绿之色,鲜亮醒目,风摇过来,树叶哗哗响,闪电般颤动,闪烁着喜悦和娇嫩。五月春意盎然,树叶变成柔绿,温情脉脉,那一片丰盈的青春啊!由蝉儿鼓噪的炎夏到晴朗的初秋,树叶从油亮变为凝重的墨绿。冬日,光秃的枝干勾勒着蓝天,静悄悄驻立不移,有说不出的凛然和尊严。

每天我们互相关注、问候、交谈……看了一场好电影,买了一本好书,我会告诉它;孤独辛酸时,我会向它倾诉,抚摸着树干,喃喃细语。看着它,竟比什么都亲切,杨树是我朋友。在整个青春期,它默默守护着我,它最懂我心。

黄昏,四合楼院响起一片嘈杂的刀垛案板声、炒菜落锅声,飘浮着一百多户人家浓郁的饭菜香味。人们低头匍匐于尘世劳碌的生活,没有留意到天上那个流光溢彩的时刻。

四合楼院屋顶的长方形轮廓,镀上落日的余辉。云霞绚烂,玫瑰红、金黄、琥珀、灰紫……彩度慢慢递减。我抬头看着这帧画卷,如痴如醉。

每天,我都看书到很晚。读乏了,推门而出,走廊外是幽深安谧的夜。仰望那灿烂的星空,伸出一双手来;有时迎来一轮圆月,皎洁如水。@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路旁的竹林里一对老夫妻正在收割新笋,只见他掀起覆盖在竹林上黑色的防水布,就可看见几只冒出土的笋尖,老人用长长的刀具在笋尖的下方用力一推,然后抓起笋子丢向一边的泥地上,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平常只看见市场摆的一只只笋子,倒还不曾见过采收的景象,所以赶忙的折回家去拿来数位像机,准备等会回家跟孩子分享今天的收获。
  • 一个曾经富饶美丽的大湖在前苏联改造自然的思想指导下,被引去灌溉大面积开垦出的荒田导致它面临消亡的绝境。前苏联为了追求短暂的经济利益却种下了远远超过这些收益的恶果:这里生态、气候、环境被改变;物种逐渐消亡;人类健康受到严重威胁;良田被污染……
  • 是1932年至1933年发生在苏联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的大饥荒。(网络图片)

      造成饥荒的原因有自然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人为因素。在乌克兰,这次饥荒有时被认为是故意制造的、针对乌克兰民族的种族灭绝行动。

  • 在大学时,我常和三五个知己好友,漫步山野,一路歌唱着来到海边,跃入大海畅游。一边是落日红霞,另一边是初升的新月,霞光月辉,碧波万顷。借着风推水助,仿佛在水面飘飞。那种纯净的快乐,勇敢而清爽。
  • 】(新唐人电视报导)力拓事件引起澳洲媒体的广泛关注,而《金融时报》发表了亚洲人权研究员凯恩的评论文章。题目是:北京对国家机密的奇怪定义。文章说,直到2005年,有关中国国内自然灾害的资讯还属于国家机密。即便是一些已经公开流通的资讯也会带来麻烦。师涛案就是很好的例子。
  • 7月、8月是休闲渡假的好季节,作为热爱休闲的法国人来说,自然不愿错过。今年已经是巴黎海滩的第八个年头,巴黎人可以享受到塞纳河畔沙滩的独特情趣,2009年的巴黎海滩(Paris Plages)已于7月20号对外开放,活动将持续到8月20日结束。
  • “盛开的洋樱/一起拉垂树枝/贴近春天的湖面/羞涩的看着自己/波纹挤满了/花的脸孔/”曾贵海诗集新书“湖滨沈思”有对自然万物有情天地的咏叹,有对社会现实深刻严肃的省思,流露出诗人与哲人独到的观照,冷静的感悟。屏东县长曹启鸿与来宾分享阅读心得时表示最喜欢诗集里的“湖面洋樱”诗句的意境。
  • “不争”并不是让人无动于衷而无所作为,而是劝人们凡事要顺其自然,不要一味的强取豪夺...
  • 5月28日晚,神韵艺术团美国西部“春之旅”巡回演出圣地亚哥专场圆满落幕。晚会吸引了不同族裔的观众,其中自然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新老移民。看到熟悉的中国传统艺术,中国观众的亲切感油然而生,感动得几乎落泪。
  • 国际权威科学杂志《自然》(Nature)的最新研究指出,2003年在印尼发现的古矮人类遗骸很可能是过去未被发现的新人种,而不是像先前研究所认为的是脑部因病萎缩的侏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