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
“十六道”数来宝用辙︰一、韵母相同为合辙︰一七辙、姑苏辙、居虚辙。二、韵母和韵尾相同为合辙︰发花辙。三、韵尾相同为合辙:乜斜辙、怀来辙、灰堆辙、摇条辙、由求辙、言前辙、人辰辙、江洋辙、中东辙。四、韵母音质相近为合辙︰梭波辙。五、字音音质相近为合辙︰诗池辙、思辞辙。
本来数来宝的句子都是偶数的格式,一个上句、一个下句成为一个整句,这样才能形成对韵句的格律。如果句子形成了奇数,多出一句词来,孤零零的存在于各对韵句组中间,它也就失去了对韵的对象。但“重叠句式”则是说,在一对句子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与前两句同辙同声,并在表意上有紧密联系的单句”。
垛句在渲染某些特定气氛,和叙述某些同类型的词、语中,由于节奏的奇异变化,会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具有一般句式所不具备的功能,在作品中值得研究和运用。
在句中增加四字句段的,有些是在一句唱词中,连续加进了三个以上,这样,这些四字句段就形成了“四字垛句”,(‘垛’字意指堆积。)从以往的演唱中看,一般说来,同样音节组织的四个短句排列在一起,就会形成同一种节奏型态反复出现,因而在听觉上造成奇异、新颖感觉的特殊效果。
唱词的时候,无论加个三字头、三字句段,或是加个四字句段,都还符合原有的节奏规律。甚至一连加了两个句段的,也同样破坏不了这种演唱特色。原来句头‘砸到-哪里’四字现在变成句腰,新加的两个三字句段则在‘像一-把’、‘大铁-锤’的字头处,倒数三字仍是句尾。
句式上的发展、变化,首先表现在对“六字单尾句”的运用上,“六字单尾句”原本是即兴表演的产物,符合“现编现唱”的需求,但是现在数来宝的结构,通常是带有故事性的多段叙事体,实际上已经少见现编现唱的状况了,所以“六字单尾句”已在作品中逐渐的渐少。
语言格律之二生动、形象︰语言要生动和形象,首先必须对所叙的事物有具体的认识,脑子中首先要想得到形容的词句;而不能光想到大概却说不出来,必须能找到洽当的语言来表达。写词润色︰写词是完成作品的最后一步,作者应把语言上的种种技巧和丰富语汇,尽力的发挥出来,在推敲润色之际,要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把唱词努力的写好。基本唱词节奏︰为了使它能够节奏顺畅,便于人们上...
数来宝是地地道道的语言艺术,不论是作品中所叙述的事物,还有为表达题材所采取的语言结构;以及结构中所涉及到的逗、捧关系,连同“包袱”在内的构思与安排,一切都要通过精炼的语言来表现;亦即语言运用的如何,会直接决定作品水准的高低。归纳在数来宝的语言运用上,有三点基本要求,一是通俗、清晰,二是生动、形象,三是格律严整。以下要谈的,主要是语言格律的问题。
首度在台中县演出的“笑林广集”说唱和“大汉玉集剧艺团”黄梅调演出,将在7月25日(周六)午间、晚间同日演出,一天两场,让观众看个过瘾;并推出“套票百元优惠”,喜欢多采多姿的相声、快板书、京韵大鼓、河南坠子的民众,可别错过。
为了表达出表意深刻、新颖、明确的包袱,写词时应把自己放在演员演唱时的环境里,心里时刻装着听众,把听众已经提高的欣赏水平估计在内,来审议自己写的包袱可不可笑,听了之后能不能笑,这样写出来的包袱,才会与观众的笑声相一致,才是“包袱”!
“听众笑了才算有了包袱!”那么,听众笑了只是因为听到可笑的事情吗?其实并不尽然,不是所有可笑的事情都可以使观众发笑,能使观众发笑的也不见得真的可笑;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到底笑话该怎么说﹙包袱应该怎么表现﹚?”的学问存在。
利用“误会”造成包袱,也是常见的一种手法。如在“故事体结构”和“多段叙事体”中,开展个别情节的描写时,不论是所叙的事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误会,都能构成包袱。“自嘲”也可以造成包袱,大都适用于反面人物的自我解嘲。如《老鼠过街》中,艾森豪威尔的新闻秘书哈格蒂在东京,被示威群众揍了一顿之后,还恬不知耻的说︰“我经常跟着总统转,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就是这种“自嘲”类...
数来宝“包袱”的构成,表面上看,是靠了表意的深刻、新颖,这是基本的方面。在某种情况下,表达顺序的曲折、巧妙,也会使一些本来不是包袱的地方出现包袱。而在多数情况下,这二者又往往相互配合,为构成某一个包袱共同起作用。
在探讨“数来宝”这一曲种的形式特点时,曾提到它诙谐、风趣的艺术风格。基本特征就是“包袱”的存在,作品中没有“包袱”,也就没有诙谐、风趣可言;而好的包袱往往来自于对所述事物形象而细腻的描写。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听过︰“这个人说话净兜圈子!”、“你说话别绕弯子。”之类的话。其实这两句话,或许在一般的对话中含有责怪之意。可是在数来宝的创作中,所谓“兜圈子”、“绕弯子”则是必要的营造,并表现在作者表达事物的语言技巧。
高明的数来宝叙事手法,除了对具体事物的介绍和描写外,还能有一点能够唤起听众联想,使听众感到更亲切、更容易捉摸的东西。…也就是说,作者会尽量再从另一个侧面向深、细挖掘……
“虚实兼用”和“叙事说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很密切;“虚”能告诉人们道理,“实”则会给人以形象。如果反之我们以“实”的方法去说理,容易形成论理说教,在舞台上难以受到欢迎;而若用“虚”的方法去叙事,则往往把事叙得空洞,光有骨骼没有血肉。
一篇数来宝作品大概是由三种要素组成的;一是“主题思想”;二是“题材结构”;三是“语言唱词”。这三者可以说是数来宝作品的灵魂、躯体和血肉了!好的艺术结构,必须要有体现题材结构的贯串线;没有好的贯串线,主题内容便失去了赖以表现的基础。因此,“结构”、“贯串线”,就成了写作数来宝时,需要下大力来解决的课题。
“结构”问题对于数来宝创作尤其重要,就某一篇作品来说,它所要表现的素材往往比那些“表故事、写人物”的“故事体”曲种还要更多、更庞杂。在多数情况下,所写到的事件、情节或景象,彼此间只有松散的联系,甚至连相关事例的时间、场景也难以集中。因此,如果数来宝作品没有一个好的结构来安排或串联起这些材料,就会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内容表现的杂乱无章。
创作“数来宝”的“选材”,就是决定要写什么的问题。而在选材之后,将所选的素材组织在一起,通过严密的艺术结构去表现内容,则是“选材结构”的问题。
“数来宝”这一曲种具有强烈的群众基础,形式轻便易行,反应现实生活即时迅速,是一般曲种所无法比拟的。它适于歌诵新人新事,也能讽刺、揭露反面的、落后的现象;它既能叙事抒情,又能表演带有故事性的题材;甚至还兼有新闻报导的某些功能,可以直接进行宣传活动。总之,它所表现的内容,范围相当广阔。
为什么“数来宝”的语言格律向来是以“六、七单尾对韵句”作为代表,而不是以实际上并存的“七字单尾句”作为数来宝所确定的格律形式呢?…这是因为在传统作艺上,数来宝必须要即兴演唱,唱词虽然基本上已经有某些套子能用,可基本上还要靠演员依情、依理、依景、依题来现编现唱。编词时不仅要按题出词,编得对;还要对答如流,编得快。
“数来宝”的语言是讲求格律的,语言格律化是文学艺术活动中的一种现象,但它首先是人民群众生活中的一种现象,本身来源于民间的生活语言。例如不少民谣、童谣、谚语都是有格律的。
在全中国几百个曲种中,除相声、评书、评话以及其他少数几个形式外,绝大部分的曲艺需要运用格律化的语言表达其内容,数来宝也不例外。它用节奏、韵味的谐和悦耳,给人好的感受;避免句子格式不规律、韵律不谐和,使人听着别扭。传统数来宝主要是靠“数﹙说﹚”,而且说出来的语言要求格律化,使欣赏者能感觉到艺术的美,以协助观众了解作品中的思想内容。
数来宝作为文学艺术中的一种形式,表现内容的主要方法是“叙事说理”,它是个形似“叙事诗”一类的文艺品种。剧作家体会到,数来宝这种曲种,比起那些严谨故事结构,还要先突出人物形象的某些曲种,在创作上能够反映的题材更广泛,更易于迅速的反应现实。
在艺术发展的过程中,相似的艺术互相间总会有所影响和借鉴,尤其是“数来宝”和“快板”这两个极其相近的曲种,这种情形就更多了。例如,在语言格律中,快板也出现过数来宝所用的“对韵句”的写法。至于在唱词节奏、板式唱法、以及节子板伴奏唱词等方面,两者间相互借鉴和汲取,就更是常见的事了。
数来宝艺人加入小戏棚之后,一方面要把以往的唱词片段加工整理,又要自己动手或请人帮助编写新的唱段,以丰富上演的曲目和充实自己的作艺内容。因此许多数来宝的作品都是在进入小戏棚之后产生的。这些作品很可惜的因为表现内容的需要,以及作艺形式的改变,已经见不到那种“即兴演唱”的特点了,只剩下开门见山的叙事、抒情;此一时期的作品内容没有完整严谨的故事结构,关于人物也不注重...
“数来宝”从沿街卖唱开始,进而发展到“撂地”演唱的阶段。后来,它又进入了小戏棚,在清末民初之际成了游艺场所的正式演出节目,这时才有了不再走街串巷的数来宝艺人。在这之后的一、二十年间,数来宝这一曲种又被搬上了舞台,发展成一种更为完整和更具特色的曲艺品种,正式现身于曲坛。
数来宝这一名称来源,和它的原始作艺形式有关。艺人们为商号、店铺所演唱的内容,主要是宣扬该商店的行业特点,夸耀其产品齐全、货真物美,以及生意兴隆、财源茂盛等等。他们凭借自己对各行各业的广泛知识,以把店主人唱得高兴、多给点钱为目的;为了讨得店主人高兴,所以往往会把店里经营的商品,唱得比实有货物更齐全、更丰富,使店主人感到,经艺人这么一“数”,他的店中犹如“来”﹙...
说唱艺术教本系列之《数来宝的艺术技巧》:本部分将系统深入“数来宝”这一曲艺艺术形式的特点,以及探讨研究创作规律与演唱技巧。著名曲艺表演艺术家高元钧、高凤山二位曾说:这部分对于数来宝“语言格律”的提法,关于数来宝“叙事说理”的创作规律的概括,都有其精到之处。在论述数来宝的演唱技巧时所阐述的八种“板式”,十二字技巧和三种唱法,皆点出了数来宝演唱技巧的本质特点。对...
共有约 33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在美中互相祭出新一轮关税后,全球股市周二(9月18日)反应淡定。专家指,接下来全球焦点应集中在中共是否为抵消关税影响而操纵人民币走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