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好评
移民是中国过去20年来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当然也是各阶层达成最大一致的行动,不仅富人、官员及其亲属、中产阶层家庭包括社会底层都八仙过海,共赴移民之道,美国则是国人...
马克思在它的早期著作中明确提出,共产党是反神反人性的,它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当然,它也说过共产党要统治全世界。 中国是人类文化保存最悠久的国度,因此,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是地球上人类生息的希望。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认为中共不好,但是或事不关己或迫于无奈或为利益所诱,都没有想到,出力解体共产党,换得幸福社会,需要人人行动。 共党通过教育、暴力、宣传等...
《泰晤士报》说,中国的一些公共场所、菜单、医院等的一些英文表识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令人啼笑皆非、引起误解或困惑甚至不恭的中式蹩脚翻译(Chinglish),成为国际友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笑柄。
在中共瓜分国人财富的三十年里,依附在中共身边搞歪门邪道发财者大有人在。如为攫取高额利润,靠偷工减料的吸血鬼;靠铤而走险犯罪的,更是五花八门:诸如,雇用童工、抓劳工下矿,囚禁残障人做苦役,克扣农民工工钱,逃税漏税、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强抢农民土地、甚至杀人越货等。
这些数字表现的财富并不是国家的。绝大部分都在江泽民集团私人手上,它恰恰包括著中国人民应当享受、却被剥夺没享受到的福利待遇和生活保障。
江泽民当政以来,中国人民应当享有的、当今世界民主国家人民都正在享有的一切福利全部被剥夺了。甚至,连大独裁头子毛泽东在蹂躏中国人民的十年浩劫期间,用来作秀的那种公费医疗、教育和就业保障等基本福利待遇也都被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在瓜分“公有制”企业过程中剥夺得净光。
对中国大陆而言,加入WTO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主张。与13亿中国人民无关。因为江泽民集团去WTO做生意使用的一切财富都是抢中国人民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香港社会具备非常多中国大陆所不具备的特点。
近日,美国自由派媒体炮火隆隆,大谈川普及其幕僚“通俄”之罪,大有不把皇帝拿下马不罢休之势。同时,一本证据确凿揭露克林顿夫妇丑闻(包含“通俄”)的新书发布并热卖,媒体却异常冷淡。
承接2016年的衰势,2017年欧美国家在价值观上的分裂与争斗还将持续,并不会因为政府轮替而告终,所谓左翼自由派与右翼民粹之间的输赢,不但将决定全球化的走向,还将决定这些国家的和平稳定与兴衰。
从中美两国现在各自握有的牌来说,美国占的优势要大一些。但是,川普出手更像是美国的拳击,习近平迎战时更像太极拳,很可能不会正面迎击,而是“借力打力”。
1972年,尼克逊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和中国开始逐步恢复接触,并随之在一些重大国际事务上进行合作。当时中美合作的第一要务,是对抗苏联在全球的扩张,此为中美合作的基础。
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WTO十五周年纪念日,但在纪念日前夕,美国、欧盟与日本相继宣布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让中国舆论充满了愤怒。《人民日报》微博号侠客岛发表《紧跟美国欧洲,日本也用这个议题挑衅中国》,网易将其内容提炼出来做成标题:“我们搞市场经济,为何要人家承认?”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十五年前中国欢庆入世成功的狂欢盛况,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中国...
川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最重要的一项誓言旦旦,就是要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川普认为,现行国际贸易对美国不公平,他发誓改变这一现状,即使要重新架构世界贸易组织也在所不惜。
大选过后,美国的国际政策中,被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TPP(跨太平伙伴关系)协议可能夭折。在近日于秘鲁首都利马举办的亚太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也呼吁美国不要抛弃环球贸易协议,希望美国批准TPP,向世界各国实行最高程度的开放。
凭借对中国历史的熟悉,我们早就预测,“港独”将成为梁振英的救命稻草,只有“养寇”才能“自重”,才能从中央政府那里要来更多的支持,更多的资源。这种游戏,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比比皆是。中央帝国的不少强大皇权,却也都是被这种游戏,挖空了根基或者整个震垮。
香港这个一国两制,不知道北京的大佬们怎么认识,但一般的理解,香港应该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更具体地说,香港应该维持“英制”。
六中全会,按照中共的惯例,通常是要在“价值观”上下些功夫。但现在的情况,中共官僚系统和社会富裕阶层,并不真的认可现在中共中央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一个形神不一,貌合神离的政治运作体系,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次,每当朝代进入中后期都是如此。
中国总理李克强本周在加国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并在渥太华会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这是继6年前胡锦涛访问渥太华后,中国高层领导人再度访加。 李克强访加前,Westin酒店前,工人在正门前搭建木墙。(戴思慧/大纪元) 李克强访加前,Westin酒店正门前,搭建中的木墙。
美国之音最近有一个报导,说中国制造的产品走遍天下,但中国的品牌差距太大。日前也有媒体记者问及,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出口国,但为什么没有一家中国企业入选亚洲品牌一百强,也没有响亮的国际品牌呢?其实,问题还可以这样来问,就是为什么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就一定要有许多的国际品牌呢?
中共描述自家时,不吝用“伟大”一词,什么“伟大、光荣、正确”,使“伟光正”成了嘲讽红朝的热词。但在描述中国时,更多的是用“强大”之类的形容词。中国从西方购买先进设备时,不用“购买”,而是用“引进”。技不如人,自己造不了,购买就购买呗,也没什么丢人的。 买来了只要合同不禁止,拆开看看,研究研究,也可以仿制,仿制好了,在前人的基础上,巨人的肩膀上,再进一步发展...
政府引领的创投基金为创业者提供了资金杠杆,但却没法帮助创业者创造市场需求,不少创业者恰恰就倒在这个坑里。据IT橘子的数据显示,中国2013年后成立的公司死亡数量(已关闭状态)为406家,其中2013年成立的公司死亡量占比为90.6%。
无论用什么样的标准衡量,只能说是北京治港,或者是梁振英治港的一大败笔。
教宗方济各在启程访问波兰之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谈到最近欧洲和全球的暴力和纠纷浪潮。“我们不应该害怕说出真相,世界正处于战争之中,因为它已经失去了和平”,方济各说,“我所说的战争,不是宗教战争,是为争夺利益、金钱、资源、领土的战争。” 教宗的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即使是远在世界一角的香港,过去一段时间也确实感到了战争的气氛。无论是中日东海对抗,还是南中国海的激...
2016中国水灾,除了灾情严重、受灾者众多、天灾人祸纠缠在一起,民怨沸腾之外,中国人突然感觉到自己像个国际弃儿,国际社会少有存问。虽然这一思考被中国网管扑灭了,但我却认为,中国人已经到了应该想想这一问题的时候了。
南海仲裁出台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再三重申绝不接受,多位高官在多个国际场合公开表示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就南海的仲裁是“一张废纸”。然而,这“一张废纸”却掀起了惊涛巨浪。而且,这个巨浪所波及最严重的,不是菲律宾和越南等直接相关国家,更不是美国、日本等被中国指为背后阴谋操作的国家,而是中国自己。
英国公投要退出欧盟,世界震惊。但仔细的用因果关系、地缘政治、历史纠结和经济利益来分析,不难发现英国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还要改弦更张、再度回归欧盟。
香港下届特首之争,眼下已经成为香港社会最为关注的问题。现任特首梁振英,至今尚未明确表态是否会参与“竞选”连任,显示北京尚未拿定主意。若以过去大陆政治的一贯做法来看,这分明显示了中央最高层对梁振英的不信任。
多年前在宾州费城的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教书时,有个印度同事要辞职。系里十几个教授中有四个印度人,一个韩国人,加上我一个华裔。一天,那位印度教授说他要回印度,因为有个好机会,还有,他很担心孩子的教育,美国校园的暴力和毒品,他都很不满。
英国的退出,根源在于英国与德法两国主导的欧盟治国理念不同,英国虽然是世界上最早建立了从摇篮到坟墓这一福利制度的国家,但崇尚独立自主、自由竞争的自由主义传统一直存续,欧盟则早已实行了民主社会主义,养成社会成员对政府高度依赖的格局。治国理念的不同,注定英国从入欧开始,就与欧共体/欧盟的盟友们格格不入。
共有约 2197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