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在拉美的毒品战等非法活动

人气 2248

【大纪元2022年07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uermantes Lailari 撰文/原泉编译)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2017年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2017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简称NSS)谴责中共针对美国﹐以及西半球国家的许多邪恶而隐密的活动,包括跨国犯罪组织和芬太尼毒贩。

《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跨国犯罪组织——包括帮派和贩毒集团——使暴力和腐败永久化,并威胁到包括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在内的中美洲国家的稳定。”

报告称,中国的芬太尼贩运者与贩毒集团一起,助长了非法鸦片类药物的流行,“每年导致数万美国人死亡。”

本文将探讨中共通过中国犯罪集团在拉丁美洲进行的一些非法活动,以及这些非法活动对美国、拉丁美洲和世界其它地区的影响。

合法贸易方面的中美对比

中共在拉美取得了重大进展﹐在31个拉美国家中,有20个国家加入了中共“一带一路”倡议,过去二十年里,中共在拉美地区的投资总额超过1,600亿美元。2021年,中国与拉美的贸易额超过4,000亿美元,而美国对拉美贸易额仅为2,950亿美元。

在6月6日至10日举行的糟糕的美洲峰会上,拜登政府向31个拉美国家提供了6.17亿美元的援助,平均每个国家不到2,000万美元。同时,拜登政府向乌克兰提供40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在2022年5月的东盟峰会上,拜登政府宣布在印太地区约1.5亿美元的新投资;中共则承诺在3年内,向东盟国家提供15亿美元的发展援助。

拉丁美洲自然资源丰富,亚马逊地区有世界上最大的森林和雨林,许多拉美国家依赖采矿业作为主要的出口资源。

拉美最大的金矿、Yanacocha金矿位于秘鲁北部,2006年因当地人的抗议而瘫痪,他们认为开采污染了水源。(STR/AFP/Getty Images)

中共利用其在拉美的优越的经济影响力,表明它正在赢得拉美人的人心,并在政治和经济上俘获他们的精英。

在最近的采访中,美国田纳西州的联邦参议员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表示:“这是我们的后院,我们谈论的是我们的半球,中共实际上正在抢夺我们的势力范围。”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爱德华‧马基(Edward Markey)说:“中共有一个计划﹐而我们没有计划。”

中共不仅“抢夺我们的势力范围”,而且还帮助和教唆中国在拉美的犯罪集团对美国进行毒品战。

中共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活动

玛丽亚‧祖佩洛(Maria Zuppello)最近在《Militant Wire》上撰文,记录了中共犯罪集团在拉美进行的许多非法活动。她描述了芬太尼、大麻以及非芬太尼合成鸦片类药物的新兴市场的非法毒品交易的广度和深度,非芬太尼合成鸦片类药物,如硝烯,又称苯并咪唑类鸦片,如合成鸦片类衍生物异托硝烯(ISO),其效力是芬太尼的20倍。

我就玛丽亚的研究及意义采访了她。中共黑社会在拉美地区被称为“红龙”,一些突出的华人黑帮(中国三合会)有A.C,貔貅、熊猫,万可和Xin。一些黑帮有西班牙名字,比如“Amistad”(西班牙语“友谊”的意思)。在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三国交界的地区,华人团伙“福清帮”、“飞龙帮”、“大圈帮”则从事贩卖人口活动。

芬太尼

芬太尼是美国18至45岁成年人的主要死因﹐芬太尼导致这个年龄段的美国人死亡人数超过了COVID-19。

北卡罗来纳州联邦众议员格雷‧墨菲(Greg Murphy﹐同时是一名外科医生)表示,从2020年4月到2021年4月,18至45岁年龄段的死亡报告如下:

芬太尼死亡人数:40,010
COVID-19死亡人数:21,335
癌症死亡人数:17,114
车祸死亡:22,442人
自杀死亡人数:21,678

美国有超过10万例药物过量致死案例,其中6.4万例因为芬太尼和与芬太尼混合的药物(如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换句话说,芬太尼和混有芬太尼的毒品造成的死亡人数比同年龄组的COVID、车祸和自杀造成的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

如果中共对向墨西哥走私芬太尼或其前体化学品的中国犯罪集团,能够执行本国的非法贩毒法律,中共本可以避免许多与芬太尼相关的死亡。

为什么犯罪集团更喜欢芬太尼、 ISO?

贩毒集团是利润最大化的组织;毒品的效力和生产成本是选择生产和分销毒品的关键因素。芬太尼的生产成本比海洛因低,而芬太尼的效力是海洛因的50倍。贩毒集团向美国走私了大量芬太尼,以至于自2020年以来,芬太尼的价格下降了50%。

拜登政府放宽或取消美墨国边境之间的限制政策也使毒贩受益。2021年,美国缉毒局缴获了“11,201磅芬太尼﹐比2020财年增加了134%,比2018财年增加了400%。”

ISO是一种合成的鸦片类衍生物,其效力是芬太尼的20倍,是贩毒集团走私到美国的最新毒品,ISO这种新毒品的效力是海洛因的1,000倍!

中共的犯罪集团

拉美主要的洗钱实体是有组织的华人犯罪集团。 祖佩洛指出,这些华人犯罪团伙对拉美和美国的威胁比非华人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更大,中共黑帮在一个全球框架内运作,这个框架结合了犯罪、政治、腐败和经济,黑帮被允许在许多不同的国家运作。其它有组织犯罪集团没有全球框架,也没有超级大国的支持。

中共支持在拉美的合法和非法活动。随着该地区的选举政治向左转(正如最近哥伦比亚的选举以及今年秋天巴西的选举可能看到的),中共获得了更强的立足点。实际上,喜欢美国而不喜欢中共的拉美人,发现很难反抗中共对拉美的政治、经济、社会的渗透和非法活动。

以下是祖佩洛引用的拉美中国犯罪集团的报告。

智利

祖佩洛指出:“2021年9月﹐智利警方在圣地亚哥逮捕了13名种植和贩运大麻的中国公民,没收了1,600多株大麻。该犯罪网络在瓦尔帕莱索(Valparaiso )和首都之间运作。几个月前,当局在瓦尔帕莱索的圣安东尼奥发现了1,500多株植物和250公斤产品。”

她写道,智利民事警察局长Sergio Muñ oz说:“我们还发现了枪支 、可卡因盐酸、可卡因膏和摇头丸,并发现了与这个网络有关的大量犯罪,从卖淫到洗钱。”

巴西

祖佩洛指出,“巴西警方的调查显示,黑帮“首都第一指挥部(PCC)”利用一个华人账户和华人走私者,通过不断开设和关闭的幌子公司进行洗钱。2015年,巴西当局发现,PCC向美国和中国的银行账户转移了2,000多万美元。”

墨西哥

祖佩洛指出,“2020年10月,美国司法部公布了一份起诉书,指控六名中国公民在12年内,为墨西哥毒贩洗钱约3,000万美元。2021年4月,美国当局判处中国公民甘宪兵(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市居民)14年监禁,罪名是将墨西哥贩毒集团的50多万美元洗入中国的银行。然而,根据法官的说法,甘某洗钱金额较大,有两年,洗钱金额在2,500万美元至6,500万美元之间。”

其它非法活动

祖佩洛的报告称,“中国制造的香烟几乎是所有拉美国家中贩运最多的物品。”

这些犯罪团伙还掠夺自然资源,包括木材(紫檀)、非法捕捞、野生动物(美洲虎)、爬行动物、鲨鱼、海参、石斑鱼和鲍鱼。中国犯罪团伙将这些物品走私到中国。

中国政权在远洋的非法捕鱼正在掠夺全球渔业资源,破坏许多国家的传统生计。图为2020年5月4日,一艘中国渔船在阿根廷的专属经济区非法作业。(Handout/Argentina’s Navy Press Office/AFP via Getty Images)

结论

中共向世界展示了多张面孔。最常见的是一个侵略性的扩张主义国家,利用其它国家的自然资源建设基础设施来开采这些自然资源,并将它们运到中国。中共与犯罪团伙和非法企业的联系则鲜为人知。这两张面孔使中共能够胁迫全球精英遵守中共的战略目标。

祖佩洛对中国有组织犯罪集团的评估凸显了拉美国家民主治理的一个问题︰

“智利、秘鲁、玻利维亚、阿根廷、哥伦比亚的左翼政治势力﹐以及很可能在2022年总统选举后向左转的巴西﹐将助长反美情绪,并反过来加强与中共的商业和政治联系。因此,一些华人犯罪分子会随着中共合法的商业活动而加大对当地经济的渗透。”

2022年6月底,哥伦比亚选出了该国史上首位左翼总统;这位新领导人曾参加过左翼游击队M-19。

“已知、已知的未知、未知的已知”

中国有组织犯罪活动的“已知”例子如上所述。然而,已知的有组织非法活动只是中国有组织犯罪活动的一部分﹐伪装和隐藏的中国犯罪活动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已知的未知:

●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还不为人所知。

●同非法组织合作,如墨西哥贩毒集团和恐怖组织,如真主党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未知的已知:

●腐败,例如,从拉美洲开采自然资源的非法交易,以及通过非法手段进行政治操纵,敲诈勒索。

●专制政府之间的合作,如伊朗、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俄罗斯和古巴。

超限战

中国的有组织犯罪是中共实现全球统治的工具之一。在1999年的《超限战》一书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两位空军大校指出,“毒品战”是24种战争形式之一,是“通过在其它国家传播灾难来获得突然而巨大的非法利益。”

中共实施这场毒品战的目的是在美国和其它国家传播灾难,例如每年通过芬太尼害死64,000多名年轻人。自1999年以来,中共找到了许多进行非法战争的手段。

我们应该注意到他们的邪恶活动,并采取行动予以打击。拜登政府没有可行的计划或战略,使拉美洲不受中共合法和非法计划的影响,也没有计划遏制发生在我国南部“开放” 边界的谋杀性贩毒活动。让我们希望这是一个暂时的问题,“重启”将很快发生。

世界上其它国家应该意识到共产中国利用非法犯罪团伙来实现其战略目标。这些中国犯罪团伙不仅对执法构成挑战,而且对任何国家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作者简介:

格曼特‧莱拉里(Guermantes Lailari)是一名退休的美国空军驻外国地区官员,专门研究中东和欧洲以及反恐、非正规战争和导弹防御等领域。他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学习、工作和服务了14年以上,在欧洲也有6年的类似经历。他曾是美国空军驻中东的官员,后在伊拉克服役,拥有国际关系和战略情报学的高等学位。他主要研究威胁民主国家的独裁和极权政权,于2022年起在台北担任台湾研究员。

原文:CCP’s Drug Warfare and Other Illegal Activities in Latin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三管齐下的核生化武器战略
【名家专栏】芬太尼泛滥美国 致死率创新高
【名家专栏】中共制造的美国制药业危机
【名家专栏】中共芬太尼正在毒杀美国人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现四大致命迹象 中共将瓦解?
【秦鹏直播】蓬佩奥称中共红墙快倒 习再加油?
【时事金扫描】习近平露面 蓬佩奥吁与中共切割
【马克时空】俄民众反征兵抗议延烧 普京会用核武吗?
【横河观点】美中应对飓风对比 习十年两隐身
【财商天下】中国海运价格狂跌 东南亚航线“赔本抢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