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在拉美的毒品戰等非法活動

人氣 2249

【大紀元2022年07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uermantes Lailari 撰文/原泉編譯)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2017年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2017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簡稱NSS)譴責中共針對美國﹐以及西半球國家的許多邪惡而隱密的活動,包括跨國犯罪組織和芬太尼毒販。

《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跨國犯罪組織——包括幫派和販毒集團——使暴力和腐敗永久化,並威脅到包括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在內的中美洲國家的穩定。」

報告稱,中國的芬太尼販運者與販毒集團一起,助長了非法鴉片類藥物的流行,「每年導致數萬美國人死亡。」

本文將探討中共通過中國犯罪集團在拉丁美洲進行的一些非法活動,以及這些非法活動對美國、拉丁美洲和世界其它地區的影響。

合法貿易方面的中美對比

中共在拉美取得了重大進展﹐在31個拉美國家中,有20個國家加入了中共「一帶一路」倡議,過去二十年裡,中共在拉美地區的投資總額超過1,600億美元。2021年,中國與拉美的貿易額超過4,000億美元,而美國對拉美貿易額僅為2,950億美元。

在6月6日至10日舉行的糟糕的美洲峰會上,拜登政府向31個拉美國家提供了6.17億美元的援助,平均每個國家不到2,000萬美元。同時,拜登政府向烏克蘭提供400億美元的軍事援助。在2022年5月的東盟峰會上,拜登政府宣布在印太地區約1.5億美元的新投資;中共則承諾在3年內,向東盟國家提供15億美元的發展援助。

拉丁美洲自然資源豐富,亞馬遜地區有世界上最大的森林和雨林,許多拉美國家依賴採礦業作為主要的出口資源。

拉美最大的金礦、Yanacocha金礦位於祕魯北部,2006年因當地人的抗議而癱瘓,他們認為開採污染了水源。(STR/AFP/Getty Images)

中共利用其在拉美的優越的經濟影響力,表明它正在贏得拉美人的人心,並在政治和經濟上俘獲他們的精英。

在最近的採訪中,美國田納西州的聯邦參議員比爾‧哈格蒂(Bill Hagerty)表示:「這是我們的後院,我們談論的是我們的半球,中共實際上正在搶奪我們的勢力範圍。」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愛德華‧馬基(Edward Markey)說:「中共有一個計劃﹐而我們沒有計劃。」

中共不僅「搶奪我們的勢力範圍」,而且還幫助和教唆中國在拉美的犯罪集團對美國進行毒品戰。

中共有組織犯罪集團的活動

瑪麗亞‧祖佩洛(Maria Zuppello)最近在《Militant Wire》上撰文,記錄了中共犯罪集團在拉美進行的許多非法活動。她描述了芬太尼、大麻以及非芬太尼合成鴉片類藥物的新興市場的非法毒品交易的廣度和深度,非芬太尼合成鴉片類藥物,如硝烯,又稱苯並咪唑類鴉片,如合成鴉片類衍生物異托硝烯(ISO),其效力是芬太尼的20倍。

我就瑪麗亞的研究及意義採訪了她。中共黑社會在拉美地區被稱為「紅龍」,一些突出的華人黑幫(中國三合會)有A.C,貔貅、熊貓,萬可和Xin。一些黑幫有西班牙名字,比如「Amistad」(西班牙語「友誼」的意思)。在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三國交界的地區,華人團伙「福清幫」、「飛龍幫」、「大圈幫」則從事販賣人口活動。

芬太尼

芬太尼是美國18至45歲成年人的主要死因﹐芬太尼導致這個年齡段的美國人死亡人數超過了COVID-19。

北卡羅來納州聯邦眾議員格雷‧墨菲(Greg Murphy﹐同時是一名外科醫生)表示,從2020年4月到2021年4月,18至45歲年齡段的死亡報告如下:

芬太尼死亡人數:40,010
COVID-19死亡人數:21,335
癌症死亡人數:17,114
車禍死亡:22,442人
自殺死亡人數:21,678

美國有超過10萬例藥物過量致死案例,其中6.4萬例因為芬太尼和與芬太尼混合的藥物(如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換句話說,芬太尼和混有芬太尼的毒品造成的死亡人數比同年齡組的COVID、車禍和自殺造成的死亡人數的總和還要多!

如果中共對向墨西哥走私芬太尼或其前體化學品的中國犯罪集團,能夠執行本國的非法販毒法律,中共本可以避免許多與芬太尼相關的死亡。

為什麼犯罪集團更喜歡芬太尼、 ISO?

販毒集團是利潤最大化的組織;毒品的效力和生產成本是選擇生產和分銷毒品的關鍵因素。芬太尼的生產成本比海洛因低,而芬太尼的效力是海洛因的50倍。販毒集團向美國走私了大量芬太尼,以至於自2020年以來,芬太尼的價格下降了50%。

拜登政府放寬或取消美墨國邊境之間的限制政策也使毒販受益。2021年,美國緝毒局繳獲了「11,201磅芬太尼﹐比2020財年增加了134%,比2018財年增加了400%。」

ISO是一種合成的鴉片類衍生物,其效力是芬太尼的20倍,是販毒集團走私到美國的最新毒品,ISO這種新毒品的效力是海洛因的1,000倍!

中共的犯罪集團

拉美主要的洗錢實體是有組織的華人犯罪集團。 祖佩洛指出,這些華人犯罪團伙對拉美和美國的威脅比非華人的有組織犯罪集團更大,中共黑幫在一個全球框架內運作,這個框架結合了犯罪、政治、腐敗和經濟,黑幫被允許在許多不同的國家運作。其它有組織犯罪集團沒有全球框架,也沒有超級大國的支持。

中共支持在拉美的合法和非法活動。隨著該地區的選舉政治向左轉(正如最近哥倫比亞的選舉以及今年秋天巴西的選舉可能看到的),中共獲得了更強的立足點。實際上,喜歡美國而不喜歡中共的拉美人,發現很難反抗中共對拉美的政治、經濟、社會的滲透和非法活動。

以下是祖佩洛引用的拉美中國犯罪集團的報告。

智利

祖佩洛指出:「2021年9月﹐智利警方在聖地亞哥逮捕了13名種植和販運大麻的中國公民,沒收了1,600多株大麻。該犯罪網絡在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 )和首都之間運作。幾個月前,當局在瓦爾帕萊索的聖安東尼奧發現了1,500多株植物和250公斤產品。」

她寫道,智利民事警察局長Sergio Muñ oz說:「我們還發現了槍枝 、可卡因鹽酸、可卡因膏和搖頭丸,並發現了與這個網絡有關的大量犯罪,從賣淫到洗錢。」

巴西

祖佩洛指出,「巴西警方的調查顯示,黑幫「首都第一指揮部(PCC)」利用一個華人帳戶和華人走私者,通過不斷開設和關閉的幌子公司進行洗錢。2015年,巴西當局發現,PCC向美國和中國的銀行帳戶轉移了2,000多萬美元。」

墨西哥

祖佩洛指出,「2020年10月,美國司法部公布了一份起訴書,指控六名中國公民在12年內,為墨西哥毒販洗錢約3,000萬美元。2021年4月,美國當局判處中國公民甘憲兵(墨西哥瓜達拉哈拉市居民)14年監禁,罪名是將墨西哥販毒集團的50多萬美元洗入中國的銀行。然而,根據法官的說法,甘某洗錢金額較大,有兩年,洗錢金額在2,500萬美元至6,500萬美元之間。」

其它非法活動

祖佩洛的報告稱,「中國製造的香菸幾乎是所有拉美國家中販運最多的物品。」

這些犯罪團伙還掠奪自然資源,包括木材(紫檀)、非法捕撈、野生動物(美洲虎)、爬行動物、鯊魚、海參、石斑魚和鮑魚。中國犯罪團伙將這些物品走私到中國。

中國政權在遠洋的非法捕魚正在掠奪全球漁業資源,破壞許多國家的傳統生計。圖為2020年5月4日,一艘中國漁船在阿根廷的專屬經濟區非法作業。(Handout/Argentina’s Navy Press Office/AFP via Getty Images)

結論

中共向世界展示了多張面孔。最常見的是一個侵略性的擴張主義國家,利用其它國家的自然資源建設基礎設施來開采這些自然資源,並將它們運到中國。中共與犯罪團伙和非法企業的聯系則鮮為人知。這兩張面孔使中共能夠脅迫全球精英遵守中共的戰略目標。

祖佩洛對中國有組織犯罪集團的評估凸顯了拉美國家民主治理的一個問題︰

「智利、祕魯、玻利維亞、阿根廷、哥倫比亞的左翼政治勢力﹐以及很可能在2022年總統選舉後向左轉的巴西﹐將助長反美情緒,並反過來加強與中共的商業和政治聯系。因此,一些華人犯罪分子會隨著中共合法的商業活動而加大對當地經濟的滲透。」

2022年6月底,哥倫比亞選出了該國史上首位左翼總統;這位新領導人曾參加過左翼游擊隊M-19。

「已知、已知的未知、未知的已知」

中國有組織犯罪活動的「已知」例子如上所述。然而,已知的有組織非法活動只是中國有組織犯罪活動的一部分﹐偽裝和隱藏的中國犯罪活動是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已知的未知:

●正在進行的刑事調查還不為人所知。

●同非法組織合作,如墨西哥販毒集團和恐怖組織,如真主黨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

未知的已知:

●腐敗,例如,從拉美洲開采自然資源的非法交易,以及通過非法手段進行政治操縱,敲詐勒索。

●專制政府之間的合作,如伊朗、委內瑞拉、尼加拉瓜、俄羅斯和古巴。

超限戰

中國的有組織犯罪是中共實現全球統治的工具之一。在1999年的《超限戰》一書中,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兩位空軍大校指出,「毒品戰」是24種戰爭形式之一,是「通過在其它國家傳播災難來獲得突然而巨大的非法利益。」

中共實施這場毒品戰的目的是在美國和其它國家傳播災難,例如每年通過芬太尼害死64,000多名年輕人。自1999年以來,中共找到了許多進行非法戰爭的手段。

我們應該注意到他們的邪惡活動,並採取行動予以打擊。拜登政府沒有可行的計劃或戰略,使拉美洲不受中共合法和非法計劃的影響,也沒有計劃遏制發生在我國南部「開放」 邊界的謀殺性販毒活動。讓我們希望這是一個暫時的問題,「重啟」將很快發生。

世界上其它國家應該意識到共產中國利用非法犯罪團伙來實現其戰略目標。這些中國犯罪團伙不僅對執法構成挑戰,而且對任何國家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作者簡介:

格曼特‧萊拉里(Guermantes Lailari)是一名退休的美國空軍駐外國地區官員,專門研究中東和歐洲以及反恐、非正規戰爭和導彈防禦等領域。他在中東和北非地區學習、工作和服務了14年以上,在歐洲也有6年的類似經歷。他曾是美國空軍駐中東的官員,後在伊拉克服役,擁有國際關系和戰略情報學的高等學位。他主要研究威脅民主國家的獨裁和極權政權,於2022年起在台北擔任台灣研究員。

原文:CCP’s Drug Warfare and Other Illegal Activities in Latin Americ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三管齊下的核生化武器戰略
【名家專欄】芬太尼氾濫美國 致死率創新高
【名家專欄】中共製造的美國製藥業危機
【名家專欄】中共芬太尼正在毒殺美國人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收復伊久姆 烏克蘭如何反擊俄軍?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 中共大搞戰爭的企圖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