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為何中國和這些聲名狼籍的國家保持著良好關係?

周曉輝

標籤:

【大紀元6月16日訊】5月24日出版的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刊登了其副主編喬舒婭.基廷撰寫的文章,文章題目是《最讓中國尷尬的五個盟友》。文中的這五個讓中國尷尬的盟友是:朝鮮、伊朗、蘇丹、緬甸和津巴布韋,它們都是在國際上聲名狼籍的國家,但讓人奇怪的是,中國卻與這些國家打得火熱。

基廷分析認為,北京與朝鮮建立盟友的關係是基於政治穩定、雙邊貿易需求以及朝鮮可以作為中韓間的緩衝區的地位。中共政府對朝鮮的支持可以回溯到上個世紀50年代的朝鮮戰爭,此後,中國成為朝鮮的主要捐助者和貿易夥伴,直至今日。如今,朝鮮90%的進口能源、80%的日常用品和45%的食品來自中國。與此同時,朝鮮低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勞力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中國投資者。雙邊貿易在2008年達到了2.79億美元,比前一年增長了40%。

而作為朝鮮的盟友,中國常常利用自己在聯合國安理會的地位阻止針對朝鮮的制裁。但是,朝鮮核試驗也加劇了北京的憂慮,特別是在2006年平壤撕毀六方協議、進行核試驗後。然而,中國始終是朝鮮最為重要的盟國,一個明顯證據就是最近金正日訪華,受到了包括胡錦濤、溫家寶等的高規格接待。

對於被視為恐怖主義溫床的伊朗,基廷認為,中國與其交好是因為對其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過去十年中,中國一直在尋求穩定的石油供應,而在國際上日益孤立的伊朗則迫切需要政治支持。今天,伊朗已成為中國第三大石油供應國,伊朗一些油氣田開發大單也交給了中國石油企業。在伊朗不顧歐美的反對、執意發展自己的核計劃的問題上,中國則在安理會中表明反對制裁,主張通過外交途徑解決;但伊朗的態度時常讓中國覺得十分尷尬。

與中國關係密切的非洲政權中,基廷認為,蘇丹是最具爭議的一個。因為血腥的內戰和達富爾種族大屠殺問題,蘇丹遭到了國際社會的嚴厲制裁,美國石油公司退出,中國藉機在蘇丹能源領域佔領了主導地位。中國石油總公司是蘇丹最大的石油投資公司,而中國購買其40%的出口量。人權團體稱中國向蘇丹出售了高達5千5百萬美元的小型武器,這些武器被用在槍殺達富爾地區30萬人身上。儘管2008年蘇丹總統巴希爾已被國際刑事法庭指控犯有反人道罪和戰爭罪,但中國仍繼續保持與蘇丹的合作,並在安理會中阻撓對蘇丹的制裁。

基廷指出,北京對於緬甸的興趣在於天然氣和礦產。2008年,中緬簽訂了一份長達30年的天然氣合同,而過境緬甸的輸油管線也正在興建中。為此,中國在1995年至2005年間給了緬甸約2億美元包括殲擊機、艦艇在內的軍事援助。在安理會中,中國支持緬甸軍政府,儘管其大規模鎮壓國內的民主運動;但緬甸近年在邊境地區的軍事行動,使上千萬難民湧入中國,同時帶來了毒品和愛滋病,這使得中緬關係出現不確定因素。

而最後一個讓中國尷尬的盟友則是非洲的津巴布韋。基廷表示,中國感興趣的是其礦產資源。對於總統穆加貝具有爭議的土地改革政策,中國不但公開支持,而且還提供了數十億的農業援助。此外,中國還向其出售了最近的軍事裝備,包括FC-1殲擊機、100輛軍車和最好的雷達系統。作為回報,穆加貝向中國礦業投資敞開了大門,包括世界第二大鉑礦。就在西方國家因津巴布韋大選舞弊、執政黨威脅反對黨並導致反對黨成員死亡而對其實行制裁之際,中國藉機擴大與其的合作。

對於基廷的分析,有一點需要指出的是,其文中所說的中國確切地說應該是指中共政府,是中共政府選擇與這五個聲名狼藉的國家為伍,而非中國人民的自由選擇。

自由國度的人都知道,黨和國家並不是等同的,也就是說,中共政府並不能代表中國。由於中共的官樣文章中常有「黨和國家」之類的話語,且將共產黨凌駕於國家之上,所以許多中國人「條件反射」地把「黨」和「國」混為一談,「自覺」地認同中共的所為代表著中國和中國老百姓。而許多浸染在自由氛圍中長大的西方人,因為早已視黨和國家的區別為自然,所以當批評或談論中共的所為時,也極少有意將二者區分看,而完全使用了「中國」指代中共。這恰恰使中共藉機混淆了「愛黨」和「愛國」的概念,煽動民族主義,蠱惑民眾,達到其維護中共權貴、紅頂商人和偽知識精英所構成的紅色權貴集團的既得利益,維護當今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紅色政權。

正是通過基廷的文章,我們不難發現,中共政府完全忽視這些國家政府在本國的倒行逆施,而是出於自身經濟、政治上的考慮與這五個被國際社會制裁或孤立的國家交往,並成為他們在聯合國安理會中的保護傘,甚至中共政府還出售武器,助紂為虐。近期中共政府反對聯合國借「天安艦」事件制裁朝鮮是又一典型例證。考慮到中共政府對於本國人民的態度,以及利益當先的現實主義外交政策,就不難理解中共政府的選擇了。

有人也許會說,中國能源緊張,為了獲取能源可以不擇手段,所以這樣的選擇沒有什麼不好,對中國老百姓也是有好處的。也就是說,為了自身利益,可以不顧道義,不顧萬夫所指。此種行為又與禽獸何異呢?當一個社會、一個世界公理、道義都不復存在時,這個社會、這個世界該是怎樣的一派亂象?而恰恰因為中共政府做了這樣的選擇,才使國際社會充滿了對其的不信任。一個在國際社會根本無法贏得尊重的政府,又如何能讓中國真正地立足於世界?

而中共的所為真的可以使中國老百姓獲得好處嗎?非也。且不說中共在朝鮮戰爭中為了幫助朝鮮,犧牲了幾十萬無辜的中國人的性命和無以計數的財物,單就近些年來的中共所為來看,中國老百姓依然是中共的犧牲品。原因在於:其一,中共這種不顧道義的所為恰恰傷害了中國人自身的形象,讓很多外國人不恥;其二,中共在國內外的罔顧道義之舉也導致整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中國社會亂象橫生,中國人的生存環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惡劣中;其三,中共以此種方式獲得的各種資源並沒有回饋給老百姓,絕大多數進了中共統治集團成員的腰包。而最終為中共買單的卻是中國和中國老百姓。

也有人說,西方國家不也是利益當先?這個我也不否認。不過,對於西方民主國家而言,執政黨要想坐得穩,多少都要考慮民眾的想法和利益傾向。因此,其在利益上的考慮,還存在著一定的底線,即在一些涉及到西方民主價值、人權等民眾關注的問題上還會放棄利益或部份放棄對利益的追逐。當然這其中的博弈非本文所能講清。

還有人說,中共官方的說法是,中國沒有盟友,只有朋友。問題是朋友也有好、壞之分。古語不是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從中共結交的上述朋友來看,中共政府也不過是一丘之貉。既然是一丘之貉,中共政府又有什麼尷尬的呢?而且,令人好笑的是,中共和這些朋友不少也是面和心不和的啊。

試想,如果讓中國老百姓自由地選擇,有多少人會選擇與這五個名聲不佳的國家為友呢?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選擇朋友不是更重視對方的道德品質嗎?

不妨再換另一個角度看。一個只考慮現實利益而忽視道義、民眾權利的政府,又有誰願意真心與其交朋友呢?又怎能贏得他人的相信?或許中共政府最後只落得:放眼望去都是朋友,但卻沒有一個真正的朋友。那又能怨誰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市場營銷系列:為什麼非要市場經濟的地位
英外交官稱三峽大壩面臨嚴峻問題
中共稱朝鮮軍隊開槍打死3名中國人
菲律賓學者憂心:台簽ECFA後 工廠外移 菲勞失業
最熱視頻
【直播】6·1白宮簡報會 紐約疫情大幅下降
【有冇搞錯】暴動與大選 美國兩黨一致反擊中共
【直播】川普新聞會 籲各州立即制止暴力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事件為何演變成暴力活動
【紀元播報】美國騷亂 川普劍指幕後煽動者
【拍案驚奇】美左派騎劫抗議 中共遭重拳有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