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瀑:綠色食品粥與排骨湯

飛瀑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5月26日訊】我們通過與一小盆純綠色食品粥和一碗排骨湯相關的兩個小故事,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是怎樣陰險地投毒,又是怎樣偽善地欺騙的。

黑龍江佳木斯亞麻廠退休職工孔凡英,二零零二年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曾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有一天吃晚飯時,看守所的張醫生端來一小盆粥說;孔凡英我給你做的是純綠色食品粥,是用五樣米做的。孔凡英告訴他說:我不喝,如果我要吃就和法輪功學員吃一樣。其實這時的孔凡英已經不再絕食,已多少能吃一點東西了。員警此時端來這一小盆特意做的米粥,好像表達了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的關心。張醫生聽孔凡英如此說,就指使一個女犯人看著孔凡英要把粥喝了。那個女犯人讓孔凡英喝粥,孔凡英還是不喝。女犯人就說:如果你真的不喝,那我就都喝了,說著就喝了下去。

東北五月的天氣晚上還是比較涼的,號裏人都是蓋著棉被睡覺。不知為什麼,那個女犯人被子也不蓋了,內衣也脫了,只穿個乳罩,坐在大木板炕的過道中間,像傻了一樣。巡邏的員警看見她,就喊了一聲:睡覺了。她還是一動不動,什麼反應都沒有,就那麼傻呆呆地坐在那。這時,孔凡英才明白,原來那盆米粥裏被投了毒。

孔凡英沒有喝員警特意做的粥,因此避免了一次陰毒的摧殘。她要是喝了呢?坐在地上犯傻的可能就是她了。

我們再來看另一個喝排骨湯的故事。

湖南岳陽市北港鄉四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朱木松曾兩次被非法勞教,經受過很多種酷刑。惡警劉平亮、胡奇峰、杜湘林特意安排七個吸毒犯折磨他。一天中午,打手們給他帶的飯中,有一碗排骨湯。這在勞教所是享用不到的,特別是像他這樣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就更享用不到了。由於餓得慌,他也沒有想到一碗排骨湯能做什麼文章,就和平常一樣吃了個精光。吃完後他才想起:「為什麼會得到這樣的禮遇,其中是否有什麼勾當?」

兩個月後,他開始出現病狀,之後身體一直不好。一年零兩個月時,他的肚子脹得鼓鼓的,連水都不敢喝了,每天靠喝八寶粥度命。這時的朱木松已經病的脫相,走路非常困難。員警帶他去醫院檢查,檢查時B超在肚子上照了很久。檢查後也不說結果,只是告訴他說沒啥問題。

在他距勞教期還有二十多天時,一天晚上,勞教所要朱木松收拾東西,匆匆忙忙的給他辦了出所手續,並趕快把他推上車。在離他家還有兩裏地的地方,員警將他趕下車,被子、衣服扔在地上。朱木松拿著被子、衣服艱難往家走,把家門一敲開,就一頭栽倒在沙發上起不來了。

家人將他送進了醫院。幾個醫生圍著檢查、研究了大半天,發現他的內臟全部有問題,還有肺結核、胸積水等。醫生對他妻子說:「你老公這一輩子可能都無法做健康人了。」此時他才明白:就是那碗排骨湯的原因,勞教所的獄警為了摧垮他的身體、拖垮他的意志,竟然在他的食物中下了慢性毒藥!

朱木松的身體垮了下來,枯瘦如柴,左腿伸不直,肌肉嚴重萎縮,全身疼痛。以後的朱木松幾個月不能上床睡覺,只能坐在火爐旁歪一下,經常被一身身冷汗濕醒。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想喝碗特意熬制的米粥或排骨湯,是很容易的事。可是在中共的監牢裏,那可是相當地不易。特別是要想讓員警給你熬粥、做排骨湯,那可能嗎?可是面對員警的偽善,你怎麼識別?就像朱木松一樣,那是犯人給帶過來的飯,真讓人防不勝防。

那麼員警為什麼如此惡毒?根本原因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員警在用酷刑和利誘都不能逼迫他們放棄修煉的情況下,竟想出如此陰毒的手段。@

相關新聞
飛瀑:「特殊情況」掩蓋的罪惡
飛瀑:製造危險活動的黑手就是它
飛瀑:監獄和勞教所 不同的場所 同樣的狠毒
飛瀑:中共酷刑:針插指甲、火燒指甲、鉗子拔指甲……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