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回顧2011展望2012(一)

回顧2011‧全球
伍凡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編語】名「震」世界各地、各族裔的2012年終於降臨人間。環繞著2012年,從古至今的歷史上有過許多超越時空睿智的預言,也有許多讓人迷惑的傳說,科學家們對2012年也做了一些引據的預測。紛紛陳陳,人們潛心關注和熱烈討論它的話題,可說已經匯成「2012學」了,其中一個非常耐人探究的事實是為何世界上幾千年來所有傳說和預言到了2012年都戛然而止?接下來人類何去何從?2012是世界末日?還是人類新紀元的開始?

2012年剛好與中國的農曆年壬辰龍年輻輳。回顧中國幾十年來得史實,龍年是一個充滿變數之年、動盪之年,也是具有更新契機之年。在這跨入中國農曆新年的門檻,本欄匯集一些名人看2012年的觀點,照會這天上、人間重要的時刻:從高處的觀點往下探看,人類還能繼續寫自己的歷史嗎?人間要怎樣超越前人預測的災難?怎樣才能走出幸福之路?誠以為這才是人人面對2012的重要課題。

伍凡:回顧2011展望2012

伍凡簡介:伍凡在中國大陸生活44年。1980年到美國留學,至今己過了30年。在兩個完全不同的社會制度下生活,對中共專制統治的弊病深有經驗。幾十年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生活頗有體會。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海內海外名家談】節目)

我想今天來回顧一下2011年,展望2012有什麼新的希望。

2011年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變動,全球範圍變動,中國也是大的變動,這是過去幾年來沒有的現象出來了。全球範圍那就是經濟蕭條、金融危機、國際貿易下滑。很明顯如果經濟不能夠上升,或者不能維持一定水平的話,這社會一定動亂。民以食為天,如果你不能夠在經濟上支撐你的生活,或者支撐到原來得生活,那一定會動亂。你看從希臘的暴動、希臘的抗議、西班牙的大罷工,甚至於英國的地鐵、英國的公務員的大罷工都出來了。

那麼美國從十一月開始占領華爾街,甚至於要提出占領華盛頓,而這個運動也是遍佈了全世界。就是在西方國家、資本主義國家的動亂,因為經濟蕭條,很多人失業了,找不到地方住,甚至於房子給銀行收回去了,所欠的債房子根本就不能抵債等等這些現象都出來了。甚至於有的講到IMF的總裁拉加德女士講得非常悲觀,她說今後十年會不會體現出上一個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再又重來了。這是一個大的變動,這個變動非常深刻,會影響到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那第二個大變動:人心浮動、人窮思變,那就是阿拉伯之春,中東茉莉花革命。這個來得兇猛啊,真是兇猛。一個賣水果的小販自焚引起了整個阿拉伯世界獨裁國家發生事變,倒的倒、關的關、坐牢的坐牢,最後卡扎菲被打死了。這種現象不是任何一個人能想得出來得,也不是一個人能推動得了的。整個從思路上講、思想上講求變,從生活上講求改善,各種力量都在衝突。包括現在埃及還沒有穩定。埃及軍人不願意放權,而民主力量選舉又不能夠完全控制住這個社會,控制住政府,所以還鬥爭得很激烈。我看中東這幾個國家走得比較順利的就是突尼斯,選舉之後比較順利,總統也辭職要跑掉了。比埃及要好,那更比利比亞好,利比亞打得一塌糊塗。

那美國也不平安。美國因為冬天到了,所以占領華爾街這批人這麼寒冷沒有禦寒的設備在帳蓬裡邊很難過,為了安全,為了明年再繼續抗爭,所以政府也不允許他們呆下來了,他們也就撤離了。恐怕春暖花開的時候估計他們還要再回頭,不一定回頭,取決於哪裡呢?取決於明年的就業率多高,經濟恢復多快。如果就業率還不夠高,現在是八點六,失業率能夠降到七、七點五,或者六點五,那我看占領華爾街的事情就可能熄火了。

那麼西方世界現在矛盾集中在歐洲。歐洲問題是它的根本、根源是跟美國不一樣,跟中國情況也不一樣。根源是你這個歐盟歐元的基礎就是太鬆散了,第一,不是一個統一的國家,試圖走向統一。歐盟和中國,或者歐洲和中國這是它們長遠的計劃,長遠的目標。可是到現在為止走得半半旯旯,各唱各的調,各花各的錢,借錢花還不起。

南歐和北歐生活方式也不一樣,想法都不一樣。南歐人浪漫、瀟灑、悠閒,有錢就花;北歐的人節儉、勤勞,能夠耐苦。所以這個等於是完全在歐盟尤其是歐元區裡頭這麼樣一個不同的類型的國家,不同的生活習慣,不同的文化,你要把它連在一起,用一個非常不嚴謹的歐元來聯繫,甚至稅收都還不能統一,稅收的管理也不統一,制訂的預算也不統一,但是你就用一個歐元聯繫起來是非常脆弱的。

歐元下一步會怎麼走?那麼全球範圍歐元是個大塊,一蕭條下來影響全球的經濟。現在這個地球村越來越小,越來越緊密,不管你是哪個意識形態,已經跟二十多年、三十年前冷戰時代完全不一樣了。冷戰的時候以蘇聯為首建立一個封閉系統,社會主義陣營,它的政治、經濟、軍事完全是封閉的,它的經濟系統自我內部消化,跟外頭沒有往來。現在好啦,鐵幕打開以後它也跟外頭通商、貿易。所以全球等於經濟是平面化了,完全是互通有無了。在這種狀況下誰能起最主導作用?誰能贏取最大的話語權?都在爭取,都在爭奪。那麼現在看來這話語權也好,經濟的各種各樣的法規、主導權還在美國手上。

你再怎麼去講它這個不好、那個壞,可是它有幾個最基本的基礎在那裡:第一,他的政治基礎穩定、社會穩定。儘管有占領華爾街這個運動出來,可占領華爾街的那些發言人一再聲明他們不反對資本主義,他們不反對憲法,他們只反對華爾街那百分之一的人,就是分配不公平。這是多少年來都是如此,到現在更突出了。可是這個政治相當穩定。

二,經濟上有了蕭條、有了縮水,發展速度減慢,可是它的基礎非常強。所以最近你可以看出來美國的經濟恢復已經有苗頭了,人家抱著希望2012會更好。美國人最近我看了一個報導,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現象,美國政府幾乎都破產了,不借錢這個政府不能運作了。前兩天美國奧巴馬又在向國會要求給予提高借款的額度,再增加一點五兆美金,向美聯署借款度過這個政府難關。加州也是缺兩百億美金,很多公共事業砍了,有的地方乾脆有些項目都撤銷了,可是你看看老百姓手上很有錢。

光今年從感恩節到聖誕節這兩個節到今年年底、元旦,已經花了四千兩百億美金的消費呀!比去年增長了百分之三到四。所以老百姓手上有錢,不是沒有錢。當然這不平均,可是相對來講還比其他國家好的。它起碼有很多養老金啊、退休金啊、退伍軍人醫療等等,各方面社會保險做得相當好。所以它有這一個消費推動力來推動經濟往上升,它是一個那麼龐大、三億人的市場。所以看出來美國是在所有的經濟體中恢復最快的一個,並且最有實力的一個,這已經苗頭看到了。過去我也評論過了,三大經濟體第一個倒是歐洲;第二個倒是中國;第三個倒是美國,但是它恢復最快,它還沒倒它就恢復起來。

那麼看看中國,中國今年胡錦濤也好、溫家寶也好、周永康也好,這些頭頭腦腦一個頭兩個大,非常難過日子,可以看得出來,情況擺在那裡。你就看看他們照片上那幅臉孔,雙眉緊鎖,非常憂愁。為什麼?經濟下滑、稅收減少、政治動盪不穩定,維權抗暴持續高漲。那最典型就是2011年有幾個事件,我們從春天開始好了。茉莉花革命,四處發起茉莉花革命。中共硬要把它壓下去了,但是這個火苗也沒把它壓死,人們在等待時機。茉莉花革命從北京、上海開始的。好,這是一個。到了夏天,廣東增城幾萬人暴動,最富裕的地區幾萬人暴動。到七月二十三號和諧號動鐵撞車,造成了全國上百家的報紙媒體開天窗。好,緊接著賴昌星給押回中國,又是給中共高層引起了一通騷亂,到底這把刀要砍誰,準備怎麼砍?這兩個案子都牽扯到高層的鬥爭,所以這兩個案子就在年底之前一個結案了;一個是小結了。

動鐵案說報告出來了,處理人了,保護了他們想保護的人。板子住死老虎打,打到兩個死老虎身上。賴昌星案說偵察結束了,要送到檢察院起訴了。那這把刀還掛在那裡呀,十八大之前會不會再用呀?會不會再砍一個人呀?砍幾個人呀?還不知道。那麼再往下走,從九月份,實際上從七、八月就開始中國經濟下滑了,出口急劇的減少,工廠成片的關閉,失業工人增加,維權抗暴運動急劇往上升。快到年底十二月了,烏坎事件出來了,海門事件出來了。海門就牽扯到發電廠,又牽扯到李鵬家族的利益等等。所以這些事件一直在不斷的變化。(未完待續)

(轉載自希望之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2年元旦前夕,歐洲各國領導人向國民發佈新年賀詞。只是今年的賀詞內容與往年不同,普遍顯得有些沉重,同時也預言2012年對歐洲來講,將會是艱難的一年。教宗本篤16世視和平和公正為今年的最大挑戰,他說,人類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新的一年,但同時也懷著憧憬,盼望未來能夠更加美好,而傳承基本的價值觀和美德是對未來充滿積極希望的最重要前提。
  • 張傑連指出,地球的現狀是人類心靈的一面鏡子。近年頻頻發生的災難其實更多的是帶給人類重要的警示,那就是人類如何才能夠平衡好道德、精神和我們物質生活各個方面的關係而平安走向未來。
  • 2012年1月2日,日本官方在Youtube網站上傳了日本王室公主中丸薰,明治天王孫女的一段公開發言,視屏內容是在一個演講會上的片斷講演,述及她自己在1976年體驗的神奇經歷,預見到2012年將要發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感悟,並給世人提出省視「良心」的懇切建言,以遇見更美好的未來。
  • 時值中國新年--壬辰龍年的前夕,看看吳惠林教授,同時也是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從科技、經濟和道德的觀點怎樣看待這聞名已久、令許多人聞之懼慫的「2012」。
  • 獲得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第三位女性,是來自中東國家也門共和國,32歲的塔瓦庫•卡曼,她是首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阿拉伯女性,也是諾貝爾和平獎歷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卡曼是一名活躍的記者、政治家、人權活動家,曾經兩次被也門當局逮捕,一次險些被暗殺,並受到死亡電話的威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