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畹町:與方勵之老師同行 回顧紀念民主牆10週年

——悼青年導師 傑出的民主主義者方勵之先生

任畹町

人氣 12

【大紀元2012年04月09日訊】對於4月6日病逝的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先生,聯合早報網稱其為「流亡美國的中國著名民運人士」是十分恰當的,卻是常人不多用的。中國失去了一位青年導師,傑出的民主主義者。方勵之與王若望、劉賓雁同為三大名師影響了當代。

86學潮後方老師從科技大開除黨籍後被放到北京天文館,以後又回到母校北大任職,待遇不變。胡趙時期儘管「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但那時的政治氣氛比之今天寬鬆得多!胡錦濤不堪大任,溫家寶值得肯定。

88年11月我首發長文「中國的民主與人權──紀念民主牆10週年」,啟動了紀念民主牆呼救民主派的活動,由媒體廣泛推開後,文化界開沙龍、研討會。芒克、陳軍、王克平、北島等一些人參與組織了一系列演出、畫展及簽名活動。

11-12月在與南華早報、紐約時報和美國之音的訪談中我首先提出1989年大赦魏京生的訴求。

89年1月方先生發出了紀念法國大革命200年營救並大赦魏京生的信,從此,我和方老師開始了交往。此後,有方勵之、許良英等多批次的聯名信。由此,在北京持續形成了紀念與呼救的規模和國際性風潮。3月,香港派出聯名信代表團赴京遞交人大未成被引航到天津機場降落,在民族飯店預定的新聞發佈會落空,使紀念民主牆與呼救運動達到高潮。89年3月方勵之發表「中國的希望與失望」。

紀念民主牆10週年持續四個多月,自然銜接了胡耀邦病故89學潮爆發。因此,紀念民主牆無意成為89民運的前奏、序曲。

查88年11月-89年3月兩會期間以下媒體均反映了當年民主牆與呼救運動的史實:南華早報、紐約時報、美國之音、CNN、美聯、法新、路透、合眾、BBC、安莎、香港電台、華郵、環郵、遠東經評、先驅論壇報、英獨立報、聯合報、世界日報、星島日報、香港時報、明報、爭鳴、百姓、解放、明報月刊、文匯報、信報、快報、成報、新報、東方日報、英文虎報……

紀念與呼救運動沒有受到胡趙當政的任何阻攔、干涉。

1989年5、19黨政軍高層會議,6月2日全國媒體方老師夫婦和我都是被點名批判的對象。

我和方老師不意成為事業的同行者是我可貴的經歷。89年6月10日,我被捕前,還請人給他送過我的演講文本。在他流亡海外的時候,我們還有通信。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成為民主牆一代最敬重的幾位前輩。民主牆人為89一代「站在前人的肩上」作出無愧的榜樣。

李淑嫻及子女節哀!

任畹町於巴黎敬撰
08/04/2012

附件1:

La Presse Anarchiste
[1]Il poursuit le travail théorique entrepris au moment du « Mouvement démocratique du mur de Xidan ».
À l’occasion du dixième anniversaire du « Printemps de Pékin », qui se trouve être aussi celui de l’arrestation de quelques-uns de ses camarades, Ren redouble d’ardeur : en octobre 1988, il diffuse, par exemple, un texte commémoratif où il défend les thèses qui lui sont chères
[2] ; en février 1989, il participe activement à la campagne déclenchée autour de la pétiton de Fang Lizhi, demandant l’amnistie de Wei Jingsheng et des prisonniers d’opinion.

無政府主義者新聞

[1]他繼續進行「西單牆民主運動」的理論工作。1988年10月,(自註:10月開始起草「中國的民主與人權」,11月發佈。)為了紀念「北京的春天」10週年,任以加倍的熱情為了營救最親愛的被逮捕的一些同志:例如用廣播發表一個論辯性的文本紀念民主牆。

[2],並於1989年2月,他積極參與在周圍方勵之所釋放的運動,要求魏京生和良心犯實行大赦。(此為聯名信。此前1月6日方勵之已有個人致鄧信件。)
http://www.la-presse-anarchiste.net/spip.php?article2338http://www.la-presse-anarchiste.net/spip.php?article2338

附件2:

摘《天安門真相》 六,戒嚴 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

八九年五月十九日晚十時,中共中央、國務院在西郊國防大學禮堂召開中央和北京市黨政軍幹部大會,通報實施戒嚴情況,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常委會、中央軍委、中顧委、中紀委、全國政協和北京市的副部長級以上幹部參加了會議。 李錫銘首先代表北京市委介紹了北京市學潮的發生和發展情況,並用較大篇幅講了一段幕後黑手,先後點了方勵之、李淑嫻夫婦,"中國人權同盟"的任畹町,"中國民主聯盟"的胡平、陳軍和王炳章、湯光中。

附件3:

被南華早報、紐約時報、美國之音等多媒體節譯、廣播、介紹。
任畹町 中國的民主與人權 1988年11月
──論民主牆 86學潮 四五運動
──紀念民主牆10週年

被外界稱之為中國北京之春的西單民主牆,從1978年底產生到1979年消失以來,已經整整十年了。十年的世界和十年的中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緩和取替冷戰,開放不可逆轉。

同西單民主牆相毗連的是群眾社團和民間刊物有如雨後春筍遍及全國城鄉,時間持續到1981年被中共9號文件再一次取締。 

在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青島、濟南、長沙、杭州、福州、桂林、西安、重慶、萬縣、丹東、陽泉、哈爾濱、臨青、長春、貴陽、崇明、韶關、衡陽、開封、太原、武漢……相繼出現了《今天》、《啟蒙》、《探索》、《中國人權同盟》、《四五論壇》、《沃土》、《人民論壇》、《北京之春》、《哲理》、《北京青年》、《學習通訊》、《人民之聲》、《民主之路》、《大學生》、《渤海之聲》、《新覺悟》、《海浪花》、《流浪者》、《共和報》、《未來》、《沉鍾》、《浙江之春》、《鐘聲》、《世紀報》、《紅豆》、《星光》、《雪花》、《珞珈山》、《玫瑰島》、《南開園》、《追求》、《人間》、《吶喊》、《錦江》、《潮江》、《潮》、《公民報》……最後,聯合為中華全國民刊協會的《責任》和全國大專院校的《這一代》。

「民主牆」從它產生的第一天起就飛躍了國界,這部歷史已經被寫進了當局的有關文件,同樣被寫進了國際新聞史。

作為四五運動的承繼,作為一個新時代的開啟,「民主牆」在中國社會改造進程中的首創意義和前導作用愈來愈顯現它的獨特光彩。「民主牆」不可抹殺。

正如1976年十月宮廷事變那樣,完全是以「四五運動」為它的政治先聲和社會基礎的。

這一事變標誌了毛澤東時代的終結。然而所謂「不發一槍一彈就結果了那四人幫」的炫耀則充分暴露了執政者對人民力量的無比輕視。

雖然,宮廷改革派常常恭維四五,但是改革派是從狹隘的政黨派別利益和統治的政治需要去紀念四五和張揚四五的。

我們,社會改造黨人則是從民主一邊去理解四五和紀念四五的。問題還不在於如何理解和怎樣紀念這個日子,而在於如何忠於歷史真相,如何揭示這個運動的深層含義,加以科學鍛練和歸納。沒有正確理論就沒有進步。

「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 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

陰霾的四五那天,在軍警林立的人民大會堂大理石圓柱下萬眾高吭的雄壯歌聲同在富麗堂皇的大會堂內為官方會議播發的這同一支曲子,無論從參加者和參加者對歌詞的理解、情景效果、政治意向以及時空場合來說,都終究是迥然不同的兩件事情。

四五的矛頭是直接指向為四人幫把持的並以它為代表的執政黨的整體的。林、江、康、陳、四人幫根本不是一個單純孤立的政黨派別現象。

黨派不是神聖的抽象物,1921年的中共不同於1927年的中共,也不同於1931年1934年乃至1966年的中共。1976年10月事變之前的10年間,中國共產黨占支配統治地位的就是林江康陳四人幫。那個時候,他們就是黨,黨就是他們。否則,他們不會成為四五的眾矢之的。

共產黨在推卸歷史責任,把一個又一個派別集團拋出來的時候完全忽視了這每一個集團都曾經實實在在地掌握並代表過這個政黨的整體,完全忽視了個別加個別抽象出一般的基本思維邏輯,完全忽視了一個加一個再加一個是總和的基本數學關係。

1978年和1979年的中國政局,迫使它的人民在經過十年政治壓制和生存困苦之後,再一次暴發了謀求民主權利、謀求社會公正和社會改造的持久的群眾性對抗浪濤。

這不是那些人下台、那些上台就能夠改變得了的。
我們喜歡宮廷改良派,而更喜歡真理;
我們渴望短暫的自由而更嚮往永恆;
我們愛中國,更愛世界。

西單民主牆雖然沒有選擇天安門廣場那樣寬闊宏大的場地,也不如四五那天氣勢磅礡,瞬息即逝,那是因為這個運動所需要的表達形式所確定的。

「民主牆」比「四五運動」展現了我國民主運動更加成熟全面的政治要求、更為嚴整系統的理論準備以及足夠的參政議政能力,並擺脫了文化革命中依附於執政黨的各派派別並參與其內訌的藩籬,表現了民主運動的獨立性和自發性。

「四五」還帶有深深的文革胎記。

「民主牆」首先提出了「改造中國現行社會體制」的要求,( 見法國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香港「觀察家」合編《中國民刊資料彙編》中《中國人權》雜誌 1979年第三期高山《民主運動的歷史根據和理論根據──為紀念四五運動三週年而作》 )也就是中國政治的民主現代化。

這是「民主牆」有別於「四五」最主要最顯要之處。
直接抨擊的政論代替了隱晦曲折的四五詩歌,沒有歌功頌德。
宣言綱領替代了標語口號,不再是那麼簡單粗糙。
文字推理替換了呼喊喧囂,書生義氣揮斥方遒。
自由結社代替了烏合之眾,新的覺醒。
武鬥進化為文鬥……

「四五」未必千般好,「民主牆」未必千般壞。

「四五」稍縱既逝,「民主牆」卻連綿起伏。

查閱「民主牆」的歷史文獻,對照那個時期的官方文件,同執政黨及其政府相比,民主牆首先指出現實社會主義同馬克思主義意義上的社會主義以及同現代資本主義的巨大差異和矛盾,最先提出社會體制改造和中國落伍於時代的危險。

「中國人權宣言」首先提出開放國策和政治民主的現代化,首先提出公民參政和監察政府的具體內容和形式,首先指出終身制問題和我國所謂全民所有制的國有實質,提出生產資料的全社會所有。

「中國人權宣言」首先指出文化革命所謂「變修」的理論錯誤。
「中國人權宣言」首先系統指出執政黨造成的一系列社會危機和政治動亂,首先提出反革命罪名的封建意義和反革命思想言論罪的取消。

「中國人權宣言」首先指出資產階級的物質文明及民主制度同社會主義文明的毗連繼承關係,提出多黨制問題。

作為人民運動的「民主牆」的首創意義和前導價值無論鉅細是多方面的。

歷史文獻無情地證明,這是執政黨同它庸俗殭化低能的思想理論界無法匹配和追趕的。執政黨不過是人民遺囑的執行人。

我們回顧這部歷史是要特別證明人民創造歷史的真理,它是文明和進化,不是野蠻和騷亂。

改良派總是將人民運動說成是文化革命,總是同共產黨的各種政治運動相提並論。
文化革命和那些政治運動是甚麼?是被整個共產黨領導和發動的,它同人民群眾絲毫無關,以共產黨製造的內訌和動亂去壓制人民的自發正義要求是站得住腳的邏輯嗎?

人民權利和社會改造的要求,從它產生的第一天起就遭到改良派的無端指責和大加撻伐,同時,製造藉口將全國眾多的人才投入監獄和勞動教養場所,並在處罰期滿後對他們的公民權利、工作安排、評定職稱和生活待遇等方面進行壓制和歧視。

戕害人才是封建專制社會的一個反動機制和特徵。執政黨將自己同人民群眾的階級矛盾和政治衝突進一步激化是注定要承擔歷史責任的。同時,會形成更為堅強的反對派力量。中國的將來是屬於他們的。

共產黨在標榜它的民主與法制時完全忽視了這種民主是少數人的代議和忽視了法制的制裁對象是人民。

1957年「反右」以來的歷次政治錯案的本質是壓迫全體人民的,儘管被制裁者似乎只是一個少數。

遍佈自由結社是革命風暴的前奏。人民要求直接民主,天公而地道。

1986年全國大專院校波瀾壯闊的民主學潮是自1957年以來歷次民主運動的又一度擴展和延伸。

這次學潮是迄今我國人民要求參政要求直接民主最充分最典型最具規模和鼓舞人心的表現,是1978-1979年「民主牆」的播種果實。
莫要說風暴降臨過早。

民主風暴一旦形成和發生,就是天經地義,現實合理,不應在「該不該」發生的問題上討論,正如不能說,「文化革命能夠避免」那樣迂腐和不時識務。

學生們雖然年輕,然而,民主傳統的力量是偉大的,它將啟動中國知識界的一代又一代。但是這次學潮在整體上沒有很好地代表全體勞動者的生活權益,民主口號流於形式和脫離實際,因而失去了更多的響應和支持。

學生要到工廠去,到機關去,到社會的各個角落去,學生要干預黑暗的監獄,要為身陷囹圄的持不同政見者仗義執言。

為甚麼在一個所謂人民大眾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國家裏週期地爆發如此全民性大規模的街頭抗議行動?

為甚麼在共產黨內一個又一個派別集團更迭仍然不足以阻絕民主運動的自發要求和持續高漲。

這一切難道是執政黨的「政治思想工作薄弱」和「資產階級自由化」氾濫所導致的嗎?這難道是「少數敵視社會主義的反革命分子」所能煽動起來的嗎?

執政當局對「民主牆」 和「86學潮」作了根本錯誤的性質評定,若干年後是定要翻案的。

如果說「右派」們是從城市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兩方面去反對農業社會主義,那麼「民主牆」和「86學潮」則有足夠的社會民主主義和現代民主的理論知識去鑒別和批判現實社會的一切了。

重要的歷史條件和社會背景是:30年來,造就了一支幾千萬的產業工人大軍。他們是學潮的深海和海底潛流。颶風海嘯將從這兒生成。

共產黨在標榜本黨與人民利益一致性的時候,完全忽視了它已是幾十年的執政統治者,而億萬民眾被它治理,這個至關重要區別。對於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為圭臬,共產主義為目標的政黨來說,我們試問:我國社會究竟是不是馬克思主義意義上的社會主義?

是不是人民當家作主並高於資本主義文明的民主社會?

對於一個處在20世紀信息時代的亞洲大國來說,中國是何種形態的社會主義?這個社會處在世界歷史進程中的甚麼位置上?這不是有多少個人造衛星和核彈頭就能夠簡單回答的問題。相反,落後貧窮與此相伴。

如果對這一社會定義和社會實際找不到一個基本合理的解釋與描述,那麼定然產生一些混亂和一些空想。

1956年的所謂農業社會主義合作化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改造正是此後一系列混亂與反動思潮的始端,是對社會生產力和1949年社會解放的巨大破壞與毀滅。

「民主牆」的1979年《中國人權》第二期《甚麼是社會主義》(3700字)援引闡述了馬克思主義於社會主義的兩個必備條件是現代生產力和解放勞動,既勞動者集體管理社會、監督生產。

此文在揭露現實社會主義的虛假性時認為:「在自稱實行生產資料公有制的人民當家作主無產階級對一小撮資產階級專政的國家裏,為甚麼人民卻沒有切實保證能管理社會?為甚麼當人民多少看出了一小撮個人野心家胡作非為而企圖制止他們的時候,卻遭到『無產階級專專政』的殘酷鎮壓?

請問:這就是馬克思提出的社會主義嗎?這就是全民所有制決定的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的區別所在嗎?」

沒有哪個政黨和個人有權對馬克思主義進行壟斷解釋。

未必需要更多的文字評述,在經過1978年以來的痛苦分娩之後,共產黨終於在1987年實行了理論上的大退卻,最終正式承認我國社會的「初級社會主義「的形態,並載入它的第13次代表大會的決議。

它的代表們和宣傳界如獲至寶地誤認為這是共產黨新近的重大創建和理論發展。

社會主義本來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這難道是發現了甚麼新大陸嗎?

在「社會主義」之前加上一個「初級」的限定就等於說我國社會是初級共產主義。

如此無形中將共產主義劃分為三個發展過程,同時又增加了一個理論難題。這就是對馬列主義的創新和發展嗎?這完全是對馬克思主義的不熟悉。

正如中共的一些理論作家常常不斷將馬克思主義產生在落後的德國來為毛澤東思想產生在落後的中國辯解毛思想的偉大,而不熟悉馬克思主義僅僅產生於德國籍人的大腦而非德國本土。應當說形成他學說的來源是英國為代表的歐洲先進生產力,先進生產方式和先進知識。

正確地說,馬克思主義產生在先進的英國。

「初級社會主義」的「初級」完全是一個沒有特定含義的一般定語,猶如「初級物理」、「初級數學」那樣廣泛使用。

而我對這個「初級社會主義」認定為占支配統治地位的「農業社會主義」是再確切不過的。

它區別於民主社會主義、福利社會主義、佛教社會主義、伊斯蘭社會主義等名目繁多的社會主義類別以及資本主義。

這個社會的政經軍文形態特徵是封建專制性、壟斷性。

人民公社是農奴制集體小生產。《河殤》中所謂封建社會的三大特徵對這個電視系列片中的社會來說均一一俱全。

如果把封建(專制)主義說成在中國僅僅是一個殘餘問題那是大錯特錯的觀察結論。

殘餘的封建主義作為意識形態對於中國社會制度的形成和影響不起決定作用。
封建(專制)主義是我國政經制度下的不斷生長物,簡言之,農業社會主義本身包含封建(專制)主義。

我國現實的封建(專制)主義就是現實社會制度所生成的。

封建(專制)主義即是體制本體,又是派生物。

共產黨在標榜它的所謂社會主義制度時,完全忽視了按人均水平低下的生產力和落後的生產方式以及全體人民被數度剝奪選舉權及其公民權利的嚴酷事實。

無疑,在這塊土壤上生成的政黨必是一個農民無產者和小資產者占支配統治地位的農民民族主義激進黨,還不時滲透著開明地主的理想色彩。

共產黨在紙頭上規定它的所謂工人階級先鋒隊的品質時,完全忽視了它占統治地位的低文化、低教養的農民階級的組成結構,以及農民民主主義的反動綱領長期統治了這個政黨和國家。

站在社會主義一方去反對農業社會主義是歷史正義和進步。

站在現代資本主義一方去反對農業社會主義是歷史正義和進步。

不是說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而是說農業社會主義不如現代資本主義。

共產黨制服了末代皇帝和大批國民黨的軍政人員,還有「右派」。他們對共產黨的服鷹和感恩是合理的。

然而,共產黨不可能改造在他的集權統治下被投入監獄的當代人民和整個知識界。很簡單,這個黨很老了。

可以深信,當局社會對持不同政見者的政治迫害和人身歧視是反歷史行為,歷史必將昭告我們無罪,我們無錯。

人民永遠懷念1949年以來高舉民主和社會主義旗幟而獻身的人們。

共產黨的罪惡同共產黨的功績一樣被人民銘記在心。

包括一些海外研究過「民主牆」的人們誤認為「民主牆」缺乏理論和水準不高。
《甚麼是社會主義》的討論以及「民主牆」對自由民主的社會主義的追求不但標明「民主牆」的主題意義,而且文獻證明「民主牆」作為民主權利運動得到了理論上的足夠闡明。迄今為止,尚未看到比此更為有力的理論說明。如果有,那也是屬於全體人民的。(僅指牆下)

《中國人權》第三期《民主運動的歷史根據和理論根據》(6500字)基本上完滿回答了「民主牆」運動的民主特質以及它產生的歷史原因,現實原因和理論來源。

此文證明了中國歷史上封建專制制度形成及腐敗的社會歷史根由和它的取代方式,證明了資本主義文明的進步意義和實行社會主義的方案。

「民主牆」的政治目的正如此文提出的是「改造我國社會體制」。

文章認為:「從四人幫得勢的歷史中,我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使這些個人野心家得以成功,得以磐據人民之上長達10年之久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的社會體制。如果不從這個根本問題上去改造中國,打倒一個四人幫還會有新的五人幫、六人幫……繼續把社會的權力當作謀取個人私利的工具,而人民卻對他們無能為力。

中國領導者不是正在大喊實現四個現代化嗎?好極了!但是我們預言:如果不徹底清除政治體制上的那些阻礙生產發展的專制桎梏,這一目標是根本實現不了的。」

文章痛斥了宮廷馬克思主義攻擊民主運動是資產階級範疇和少數有個人目的的激進份子的挑撥和污蔑,嘲笑了對手在政治常識上的蠢笨。

後來,《民主運動的現狀》和《民主運動場的方向、任務、綱領》被迫停止了刊出。

歷史已經作證,這裡是民主權利和社會主義綱領,絕不是資產階級自由化。

資產階級的民主自由比農民社會主義的封建壟斷和空想不知要先進多少!

共產黨在宣傳它忠於馬克思主義宗旨時完全忽視了它與人民馬克思主義早已大相逕庭。

無論在資產階級學說還是在馬克思主義面前,中國社會即不是民主的,也是非社會主義的。

1978年之後的幾年,中共改良派們才逐步領悟到體制改革的迫切需要和奧秘所在,並且在他們所能理解的範圍內和度量上加以實現。

宮廷慢於人民,這是通例。

但是,政治統治的權力利益使共產黨永遠不敢正視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民主革命運動史是中國人民要求多元社會,要求多黨民主制度最生動最現實的物質所在。這比多少文件和宣傳更能說明中國的政治現狀和未來趨向。

台灣和港澳的政治實體以及工業發達國家的榜樣是這一追求得以實現的物質基石。
工業發達國家的對華援助和經濟技術文化交往不能不以改造中國社會體制、擴展民主、放棄對持不同政見者的壓迫為前提條件,近視的利潤賺取是會使你們吞下苦果。

港澳台的資產者和西方世界不要太天真了。因為,中國國力的增強總有一天會導致本地區力量和國際力量的失衡,國力的增強還意味著對人民壓迫更甚,總有一天,人民會對這種援助一同加以排斥。

西晉有一位哲人道:「政在去私,私不去則公道亡。」

中國是屬於全中國人民的,決不是屬於某個黨或某幾個黨的。中國民主黨派不是公認意義上的政黨,毫無社會功能和政治功能。

中共如果能正視和明察中國的政治現實和未來趨勢,就不會產生「共產黨這般好,為甚麼老百姓這般鬧!」 的無限困惑。也不會發出 「你們吃共產黨,為甚麼還罵共產黨?」的無理訓責。更不會作出工人無產者、窮學生、城市居民追求「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荒謬指控來。

站在太空看中國,退到17世紀看世界,人民的政治自由才是真正的立國之本,而非甚麼幾項基本原則。

中國近代史上的四分五裂不是人民製造的,在每一個歷史需要的時刻,人民有力量制止分裂。而專斷集權的大一統在阻礙歷史進步的時候,應代之以民族自決和地區自決。

1949年的武力兼併應當讓位於今天的公民投票。知識界要啟發民眾。

「民主牆」和「86學潮」過後必會有新的學潮、工潮、農潮、兵潮、商潮。

今後幾十年、上百年,中國仍舊是一個亂世之秋的不穩定系統。這不是星相家的占卜,而是思維的透徹洞察。

不管誰喜歡不喜歡,不管宮廷改良派急於同社會改造黨人進行著政治競賽,進行著監視、控制、歧視和迫害,高速膨脹相伴著急劇腐敗,當局已陷入重重矛盾、進退維谷。

@

相關新聞
正是這篇巨作讓我看清中共的本質
老驥:共和,你在哪裡?
方勵之論鄧小平
茉莉:王若望為甚麼獨一無二?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