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方勵之永遠是八九一代的良師

高瑜

人氣 45

【大紀元2012年04月09日訊】方勵之先生的名字一定會排列在中國20世紀最傑出大學校長蔡元培、胡適、梅貽琦、傅斯年之後,他是中共專制政體之下最有資格代表大學精神的人物。他是中國80年代思想解放運動的推動者。

正在關注八九學運領袖王丹等人發表公開信,要求中共政府以各種有效方式允許他們「回國看看」,忽然驚悉六四被作為「第一黑手」,被美國大使館保護一年,最後流亡美國長達22年的方勵之先生猝然長逝的消息,深感悲痛。

被屠殺、被入獄、被流亡、客死他鄉的名單上又多了一位中國自由主義旗手的名字,這就是六四的歷史,是中共專制主義的一筆血債。在2012年,權力交接的年頭,不容無視,也必須面對。

***六四一代的精神導師

方勵之先生只活了76歲,他作為世界著名的天體物理學家,雖然在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物理系任教20餘年,但是他的名字會排列在中國20世紀最傑出大學校長蔡元培 、胡適、梅貽琦、傅斯年之後,他是中國自由主義的旗手,是中共專制政體之下最有資格代表大學精神的人物。20世紀上半葉,有安徽大學校長劉文典拒絕蔣介石的巡幸;20世紀下半葉,也有中國科技大學第一副校長方勵之被鄧小平開除出黨。

2005年1月17日,因反對六四開槍鎮壓人民而下台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被軟禁15年8個月後病逝,北京高校的學生竟然不知道趙紫陽是誰。這與16年前,北京的大學生因為被罷免的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去世,佔領天安門,發起一場席捲全國的愛國民主運動,形成鮮明對比。

89民運的爆發絕不是偶然的,培育這場運動的正是中國改革前十年(80年代)知識份子一再努力推進的思想解放運動,其中五七右派是其中堅力量。2007年六四,我應劉曉波約稿為《民主中國》撰寫了《從反右到六四–八九是五七的兒子》,記述了三個右派是89一代的良師的歷史。

1986年11月,中國科技大學副校長方勵之,科學家許良英和記者、作家劉賓雁共同發起召開《反右運動三十年歷史學術討論會》。由方勵之起草了一份會議通知,經許、劉修改散發給「可能參加者」。 得到這份通知的清華大學教授錢偉長通過民盟中央,把他收到的會議通知送交中共中央,並附了這樣的意見:「方勵之是一個政治野心家,他自稱是中國的瓦文薩;我的問題雖然沒有完全解決(指尚未恢復清華大學副校長的官職),但與他們是不同的。」。

1986年12月上旬開始,合肥、武漢、上海、杭州、南京、北京相機出現學生上街要求民主的遊行,方勵之作為中國科技大學第一副校長,在高校的一系列講話,接受外電採訪抨擊「四項基本原則」,已經傳到鄧小平耳朵裡。12月30日上午,鄧小平召胡耀邦、趙紫陽、萬里、胡啟立、李鵬、何東昌到家裏談話,批評胡耀邦制止學潮不力。當場提出把方勵之和劉賓雁、王若望(把王誤成許良英)開除出黨。並說這次錢偉長表現很好,應予重用。

兩天以後胡耀邦被迫向鄧小平遞交了辭職信。1月8日-16日中央召開批判胡耀邦的生活會,會上對胡耀邦進行反右、文革形式的批鬥,接受他辭去總書記。接著就開除了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的黨籍,掀起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運動。不久,錢偉長果然當上了全國政協副主席。

1989年4月15日北京大學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沉痛哀悼胡耀邦,提出為1987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平反和新聞自由兩個鮮明的政治要求,獲得廣大知識份子的支持,也獲得更廣泛的民眾的同情。鄧小平定調的「四二六」社論,絕不是這位獨裁人物聽了李鵬、陳希同之流的匯報而受騙上當,而是這位五七年「反右運動前台指揮」–中共反右領導小組組長,一貫仇視人民民主運動立場的準確表達。

***五十週年的紀念

2007年是毛澤東發動反右運動50週年,6月29日、30日,由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和21世紀中國基金會主辦的《中國當代知識份子的命運:紀念反右運動50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洛杉磯舉行。方勵之先生《自由主義的終結和共產主義的退潮–一九五七年和我》,是大會最精彩的發言,獲得最轟動的效應。反右30年時的一樁心願,相隔20年,反右50週年,才在美國實現。

方勵之1956年,20歲從北大畢業,分配到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從事核武發展項目的核反應堆的理論研究,每週六都回到北大,在李淑嫻的蘇聯專家翻譯辦公室,有一個週末小沙龍,除了青春與愛情,詩歌與音樂,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都是他們的主題。

1957年,小沙龍的三個年輕的共產黨員真心幫助黨和共青團改進工作,打算聯名給中央寫封信,只起草了大綱。9月,中共中央”反右運動”辦公室主任鄧小平和和北京市委書記彭真,陪同蘇共中央訪問者來北大,看到北大的大字報,驚嘆:”北大右派的質量很高!”,立即優惠北大,將5%的比例,提高到7%。在追加右派份子過程中,方勵之三人準備寫給中央的大綱,成為北大新的反黨典型。北大的倪皖蓀、李淑嫻分別被劃為二類、六類右派份子,

方勵之在中科院也挨批鬥,但是終歸沒有正式劃為右派份子,原因兩說:一說鄧小平沒有光顧中科院,沒有給中科院優惠增加右派名額,5%的定額滿員,無多餘的帽子分配給方了。另一說當時的中科院副秘書長杜潤生,把21歲的方勵之從右派名單中劃掉。方勵之於1957年12月被逐出核反應堆研究組,發配到河北讚皇縣勞動改造。

方勵之說:1957,共產主義思潮,在中國,和在全世界一樣,走過他的歷史峰值。我們這一代東方的青年趕上了這個東漸潮流的尾端。

多少北大人在這個尾端的煉獄中音信渺然,物理學家的方勵之、李淑嫻夫婦自謂”幸運”,終生與自由主義為伍。

***將人權內核注入民主思潮

1987年被鄧小平開除出黨的方勵之,分配到北京天文臺做研究員。1988年他仍舊參加北京大學的思想沙龍,他的講話”不存在一個所謂中國特色的現代化,就像不存在有中國特色的物理學一樣。”被廣泛引用。

1989年1月6日,方勵之的一封信在北京發起聯署,成為向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發的公開信,建議是年為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40週年,釋放民運人士魏京生,為中國的民主思潮注入人權的內核。3月,在著名的「新啟蒙創刊發佈會」上,他做了「人權是民主的核心問題」的演講。為中國高舉起人權的旗幟。

民運掀起之前,方勵之先生已經被嚴控,使他不可能走上街頭,參加這場如火如荼的民主運動。六四屠城之後,方勵之仍舊作為一號人物被通緝,他最終和王若望、劉賓雁會合,流亡美國。

新世紀中國社會狀況加速惡化,進入維穩時代,人權訴求逐漸成為民主運動的核心。但是作為天體物理學家的方勵之先生對中國民主的實現極為悲觀,他預測要超過200年。王若望、劉賓雁、方勵之三人相繼客死美國的悲劇,印證了中共專制主義的殘暴與殭化。

2007年6月底,參加洛杉磯會議,在酒店大堂,我曾經和方勵之、李淑嫻夫婦暢談,李淑嫻老師談到不久前,有關方面竟然要給兒子介紹女朋友進家,被他們拒絕。沒想到三個月之後, 10月25日他們的次子方哲就遭遇車禍。這件人生悲劇一定給方勵之先生的身體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方先生北京生人,即便魂歸故里,再不是他熟悉的故都和文化,西皮二黃早已荒腔走板,大師們的絕唱只存留歷史和他的童年。

在世界各地共同悼念中國傑出的物理學家,民主思想的領袖方勵之先生的時刻,謹祝李淑嫻先生節哀!保重!

***「八九民運」和「六四」是兩回事

方勵之先生去世,再一次給了中共兌現「政治改革」諾言的機會。

5年前,因為六四而流亡的中國思想界另一位著名人物,政治學家嚴家琪說:「『八九民運』和『六四』是兩回事,『八九民運』是一場偉大的民主運動,『六四 』則是一場大屠殺。第一次天安門事件可以稱為『四五運動』;第二次天安門事件就不能稱為『六四學運』、『六四民運』。『六四大屠殺』是鄧小平蓄意製造的,鄧小平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還製造了巨大的謊言,說在6月3日北京發生了反革命暴亂。『六四』屠殺的根源是中國的專制制度和鄧小平的獨斷專行、殘暴本性。」

今天所謂「為六四平反」,讓流亡的人士都能回家,就是要中共向人民糾正自己罪錯,也是中共當前能夠跳出薄熙來事件造成的政治泥潭最好的機會。

中國民主運動的啟蒙者方勵之和偉大的八九民運一起,永垂不朽!

—-轉《德國之聲》

相關新聞
黃琦、高瑜、孫文廣談法輪功反迫害12年
高瑜:真正贊成共產黨主張的黨員很少
高瑜:王立軍出逃 中共官場原子彈
高瑜:薄熙來問題遠比林彪嚴重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