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中共政權轉移的困難

余英時

人氣 18

【大紀元2012年06月08日訊】胡溫的十年,今年就要到期了,所以馬上要在今年下半年到7月以後要召開十八大。這個十八大就是要完成政權轉移 的問題,如果很平穩地把政權轉移了,那當然中共局面就很穩定了。可是我們知道中共對穩定是非常不安的,所以才有維穩這個制度的出現。

因為貧富不均的關係,跟黨有關的人掌握了企業,個個都變成億萬富翁,一般的老百姓越來越窮有關。中國這樣富,可是最窮的農民和失業的人非常多。貧富不均造成許多不安,所以每年都有18萬到20萬的集體抗爭的事件,像廣東烏坎村的事件。

因為有這種情況,有一種危機感,這個危機感在共產黨統治階層內部也非常嚴重。所以能不能和平轉移政權,是一個很大的關鍵。可是最近發生了薄熙來案,到今 天我們看來好像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刑事的案子。

中共最近官方到處發言,表示它的十八大還是要如期舉行。因為外面許多人都傳說薄熙來的案子不容易擺平,所以一時還不能夠解決,今年秋天未必能夠開得成會。中共的領導人都是要到北戴河避暑的,在這個避暑的會議中間,就要決定怎麼處理薄熙來案,你不能永遠擺在那兒不動。

政權傳遞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為牽涉到紅二代的問題。最近北京大學的錢理群教授有一篇文章,專講紅衛兵復活,然後掌握政權的問題。像薄熙來就等於是早期的紅衛兵,現在他想奪權,也採取紅衛兵當時的方式。

我們知道在紅衛兵剛剛開始的時候,共產黨人有一個口號,就是說父親打的江山由兒子來繼承,所以他們那個時候唱的口號就是「父親是英雄,兒子就是好漢」,就是一定要繼承的。所以這個繼承制就等於北韓的第一人的繼承制一樣,不過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不同, 不是父親傳給兒子,可是事實上是集體地幹,也是第一代傳給第二代、第二代傳給第三代這樣方式。

所以,就是胡溫也不能不選擇習近平。可是習近平在第二代中間名聲並不好,至少認為他不是有能力的人。我所知道的材料,薄熙來根本就明白地說他是一個劉阿斗。要清除以後重新由第二代來控制這個世界、控制中國。怎麼控制?那就是要走毛澤東的路線,就是重新回到平等主義、民粹主義,用紅衛兵方式。

所謂打黑,就要把許多有錢人都誣賴成他們就是黑道,所以你也無法自辯,然後就抓起來,許多人還槍斃,還有進監牢的,種種懲 罰。這些案子現在都出來了。黑道人不能說沒有,可是事實上被誣為黑道的人更多。所以這個方式大家是很恐懼的,就是回到紅衛兵時代,可以抄家、可以把你一生的財產整個沒收,也可以把你送監牢,法律在他們手上。

所以這是紅二代的想法。紅二代的人相當多,在軍隊方面有劉源、就是劉少奇的兒子,他已經是在後勤方面取得上將的地位了,照說 他也應該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所以今天我們已經知道他跟薄熙來是有密約的、是有互相默契的,就是說在軍隊方面來支持薄熙來,而且不單是劉源一個人,還有其他有關的著名軍人的兒子,像張震的兒子張海洋,也答應跟薄熙來一道合作的。

現在這一切都完了,完了以後,如果薄熙來再能回首再能出來的話,那就不但是胡溫本身,包括習近平、李克強等等,都將死無葬身 之地。你知道中國共產黨權力鬥爭起來是非常殘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四人幫的倒台、林彪的倒台,就是例子,他不敢再讓你復活,如果復活就是這邊要全部崩潰。

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薄熙來案子不是那麼簡單。因為中共第二代也是中共的紅二代,也有他的焦慮,這個焦慮就是江山要不保,因 為貧富的不均,所以他們的方式是回到民粹主義。另外一個方式就是我們外面所傳說,或者認為溫家寶所代表的一種政治改革。可是 政治改革又不能走西方的路線,也不能三權分立,那等於改革根本只是一句空話,不能動的,民主自由式的改革、西方式的改革又行不通,這就是困難的所在。如果這個事情不能解決,薄熙来的案子就不容易有下一個很清楚明確的結論。所以我認為權力轉移的問題,將是共產黨在今年下半年所碰到的最大的困難。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作者審校)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新聞
胡錦濤藉軍方發強音如期開十八大 卡位血債幫
九常委十八大代表當選方式玄機解讀
江澤民外甥被「踢出局」滬政法委步粵後塵換血
重慶是高層搏擊折射點 群體事件升級 張德江陷泥潭
最熱視頻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珍言真語】廚房佬:青關會人就是政棍和間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