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選讀:【樂府】長歌行

邱宜文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人氣: 3790
【字號】    
   標籤: tags:

長歌行

青青園中葵(1),朝露待日晞(2)。
陽春(3)布德澤(4),萬物生光輝。
常恐秋節(5)至,焜黃(6)華葉衰(7)。
百川東到海(8),何時復西歸。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9)!

注釋

1. 葵:向日葵。一年生草本植物。葉卵形,夏日開黃色大花,花常朝向太陽,亦稱為「葵花」或「朝陽花」。或以為是葵菜。
2. 晞:音希,乾。
3. 陽春:陽光和暖的春天。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4. 布:通「佈」,施予。德澤:恩惠。
5. 秋節:秋季。
6. 焜:音昆,明亮、昭顯。焜黃,焦黃色;形容植物色衰枯黃的樣子。
7. 華:同「花」。衰,此處為旪韻當讀摧,減退。
8. 百川:所有的河流。百川東到海,中國的地勢西高東低,江河又多發源於西部,故河流多由西向東流到海裏。
9. 老大:年紀大。徒:只有。老大徒傷悲,勸誡青年當把握時機,努力奮鬥,不要等到年紀大了才空自傷悲。

賞析

「行」為樂府詩體的一種,是樂曲的意思。「長歌」是指長緩的歌聲,多用來表達深沉的情感。本詩藉園中葵花起興,勉勵人當及時努力,莫待年老時才悔恨虛擲光陰。

向日葵之美是由於沾染了太陽的光輝,並得露水滋養;一旦秋天來到,沒有了充份的陽光,花朵就會瞬間變黃而枯萎。正如人在年少時煥發著青春的光彩,一旦失去了青春,便不再活力旺盛,精神也會衰頹。東流的江水不能西歸,逝去的時光也不可能返回;提示人們萬物盛衰有時,芳華不能長久,應當把握有限的生命及早作為,否則等年老時才悲歎一事無成,也已經於事無補了。

參考語譯

園中的向日葵長得多麼青嫩茂盛啊,花瓣上沾染著晨露,正等待陽光來曬乾。
溫暖的春天布施恩澤,讓萬物都散發出生命的光彩。
經常擔心秋天的來到,讓花和葉子都會失去色澤枯黃而凋落。
所有的河川都東流向大海,何時才可能回到西邊!
如果少壯時不好好努力,到年老也只好空自傷悲。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古詩選讀(附吟唱光碟)】邱宜文主編 文津出版社

「誦詩三百、歌詩三百」,詩歌本 為最精煉且富音樂性之文學,古以弦歌雅樂,匡正民心。本書選錄唐以前最富代表性之詩篇,加以註釋賞析;並集合兩岸傑出音樂工作者,重譯古譜及吟唱,還原古 代笙歌吟詠之風。全書內容含古歌謠、《詩經》、《樂府》、《古詩十九首》、魏晉南北朝詩作等約90首經典篇章。附錄光碟曲目選自唐《風雅十二詩譜》、明 《魏氏樂譜》、清《詩經樂譜》,及今人創作曲等,優美純淨,重現古廟堂大雅之聲。希望提供國人一份可資潛移默化,達成溫柔敦厚詩教目的之精神食糧。@

更多:古詩選讀:【樂府】白頭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歌謠為散見於典籍中的上古逸詩,其辭簡短雋永,自然和韻,而未收於《詩經》。今所見者多錄於郭茂倩《樂府詩集》與清‧沈德潛《古詩源》中
  • 古歌謠仍佔有著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潛在其〈古詩源序〉中便提到:「使覽者窮本知變,以漸窺風雅之遺意。猶觀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崑崙之源,於詩教未必無少助也。」
  • 鳳凰與麒麟都是上古傳說中的仁獸,只有太平盛世時才能見著,而今卻在亂世出現,還淪落獵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輕視戲弄。
  • 子產是春秋時代鄭國的大夫,於昭公時為相,從政期間使得鄭國富強,百姓有禮。由於他不以利益為尚,而以禮義和全民的福址做為施政的考量,認為「為善者不改其度」、「禮義不愆,何恤於人言」(《左傳•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擬定軍賦制,觸犯到了許多人維護自己的私心…
  • 楚狂接輿作歌之事見《莊子‧人間世》及《論語‧微子》篇。《論語》所載較簡:「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 延陵季子將聘晉,帶寶劍以過徐君。徐君觀劍,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許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劍帶徐君墓樹而去。徐人乃為之歌。
  • 〈越人歌〉是中國歷史上記載的最早的一首翻譯歌。它出現在先秦時的楚國;當時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於新波之中」,聽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這首歌,由於歌詞是越語,鄂君子晳聽不懂,還找了當地人來翻譯成楚語,就是今所載之〈越人歌〉。
  • 這首來自古越的歌謠,文字淺白活潑,細思量則備覺情深義重,含蓄中互道決不為貧富而相忘:「乘車」、「跨馬」代表富貴,而「帶笠」、「擔簦」則言貧賤。
  • 首章以盛開嬌豔的桃花,比擬新嫁娘容姿豔麗,于歸之得時。二章以實起興;由桃樹圓碩的果實,象徵婚後能多子多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