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容:復興中華清除惡靈(六)

原容

人氣 3

【大紀元2012年07月22日訊】寬容忍讓擯除鬥狠

忍是中華神傳文化的一個基本道德理念,寬容忍讓,貴和不爭,以德報怨是做人的基本品德。在清朝,廣泛流傳一個《六尺巷中蘊仁義》的故事,講的是寬容忍讓的故事。清代名臣張英,安徽桐城人,他家宅旁有塊空地,被鄰居砌牆佔據,為此兩家爭執。一天,張英在京城接到一封家書,,信中講到兩家為此空地爭執不下,想讓張英利用職權解決爭端。張英隨即批詩一首,寄回老家。詩雲:「一紙書來隻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家人得書後,遂即後撤三尺,鄰居吳氏一家深受感動,於是也禮讓三尺。這樣,在兩戶之間就出現一條六尺寬的小巷,「六尺巷」便由此得名,其中蘊含著貴和忍讓的中華道德精神。

中華傳統文化教人謙和忍讓的與人相處,宣導寬宏大度的為人品德。儒家的克己、道家的守柔、佛家的慈悲都有忍的內涵。古人認為,處交往事中,寧讓人,勿使人讓我;甯容人,勿使人容我;寧虧己,勿使我虧人。做人要能夠忍讓、寬容和吃虧,這是君子的品德,也是傳統的道德準則。《尚書》曰:「必有忍,其乃有濟;有容,德乃大。」意思是,必須有忍讓之心,才能辦成事情;有寬容之心,道德方為高尚。古代的仁人志士都是具有忍讓寬廣的胸懷,從而才成就一番事業。孔子受困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編有《國語》,韓信忍辱成就西漢霸業。古代的正人君子不僅謙和忍讓,與世無爭,而且能不記不恨,善待他人。三國時期,東吳大將陸遜,年輕有為、屢建戰功,他還具有寬厚仁愛的品德,更為可貴。在他領兵駐守會稽的時候,當地官員淳于式上書孫權,指責陸遜,此事後來被陸遜知道。可是,陸遜寬容大度,並不記恨,反而讚揚此人,以德報怨。一次,陸遜與孫權交談,稱讚淳於式是一位恪盡職守的好官員,並推薦他擔任更重要的職務。孫權一時不解,便問:「淳於式曾經上告你,你為什麼還要推薦他呢?」陸遜說:「淳於式雖然告過我,我如果再譭謗他,那就不利於國家,也會助長官員之間相互攻擊的不好風氣。」陸遜的高尚品德使孫權很受感動,贊道:「這是有賢德的人才能做出的事情,一般人真是很難比得了啊!」傅昭在《處事懸鏡》中講:「和者無仇,恕者無怨,忍者無辱,仁者無敵。」即心態祥和,沒有仇人;寬恕原諒,不會結怨;寬容忍讓,不會受辱;仁慈和善,沒有仇敵。可見,中華文化教人寬厚向善,中華民族具有傳統美德,這是每個中國人都應當繼承的無價珍寶。

古代人重仁德講忍讓,社會生活呈現出和睦相處、融洽和諧的祥和狀態;現代人重名利講爭鬥,人際交往則出現為名為利爭強鬥狠的社會敗象。其實,這是兩種不同境界的人群出現的不同道德狀態。對於這種境界差別,孔子有過分析,他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意思是,君子堅守高尚的道德情操,不會人云亦云,隨聲附和,同時又能謙和寬厚,與人和睦相處,這是「和而不同」;小人則心無道德準則,容易受人影響,隨波逐流,一旦出現利害衝突,就不能融洽相處,甚至爭鬥不止,這是「同而不和」。所以融洽和睦的狀態是以道德修養為基礎的,是道德高尚的境界體現。由於人們道德境界的差別,對事物的認識往往有很大不同。現代人往往把謙和忍讓視為軟弱可欺,把寬容大度看作是無能的表現,其實,正好相反,「讓人非我弱,弱者不讓人。」忍讓並不是懦弱,而是意志堅強的體現,說明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爭鬥並不是強者表現,而是道德境界低下的狀態,證明他是道德層面的弱者。所以,做人應當注重修身養德,才能達到寬容忍讓的高尚境界。

孔子講:「小不忍,則亂大謀,」「君子無爭鬥」。老子曰:「天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佛教中有「六度萬行,忍為第一」的說法。意思是,六種超度方式和萬種修行方法中,忍讓第一。儒、釋、道都重視修身養性,並且認為修煉忍讓至關重要。要做道德高尚的人,必須修出寬宏大度的大忍之心,才能成為大德之士,這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所在。宋代名士范純仁認為,要修出忍讓之心,必須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他告誡兒子說:「即使最愚笨的人,當他責備別人的時候,卻是清清楚楚的;可是,一個極為聰明的人,在寬恕自己的時候,卻是迷迷糊糊的。反過來說,一個人如果能用責備別人的心責備自己,用原諒自己的心來原諒別人,就不怕達不到聖賢的境界了。」這就是「以責人之心責己,以恕己之心恕人」的道理。

古往今來,凡是飆炳青史的英雄豪傑都具有大忍之心和寬廣胸懷,這是成就大業的必備素質。唐太宗修身立德、胸懷大略,是傑出的一代明君,他能成就大業,與其寬宏大忍的高貴品格是分不開的,他對李靖和魏征的寬容重用,充分表現了這位明君的高尚德行。李靖是大唐的開國大將,可是他原來是隋朝的重臣。李淵父子要起兵反隋,李靖事先知道,並向隋煬帝密報過此事。當李淵攻克長安後,李靖被抓,李淵要親自監斬,但李世民不想對他以過問罪,而要以德感化,經再三說情,使其免於一死。從此,李靖跟隨李世民南征北戰,立下赫赫戰功。太宗李世民即位後,封李靖為刑部尚書,貞觀三年封為兵部尚書,貞觀十一年,又封為衛國公。魏征原為太子建成的人,曾多次鼓動建成殺掉當時的秦王李世民。玄武門之變後,李世民不計前嫌不僅沒有殺他,反而予以重用,魏征也覺得自己終遇「知己之主」從而為唐王朝鞠躬盡瘁。他先後被太宗任為諫議大夫,左光祿大夫,後來又封為鄭國公。大唐王朝是歷史上最繁榮的朝代,文化鼎盛、國泰民安、萬國來朝。唐太宗取得如此豐功偉業,與他的寬宏大度、德化於人的品德密切相關,他仁德向善,選賢任能,深得人心,贏得眾多賢臣良將的輔佐,從而開創了史上著名的「貞觀之治」。

「共產」邪靈是與人類道德相對立而出現的,它要通過鬥爭來敗壞人類道德,所以它提出一個「鬥爭」哲學,認為世界具有矛盾性、對立性和鬥爭性,事物的發展是通過內部鬥爭實現的,階級鬥爭是社會發展的動力。中共作為這個邪靈的附體一直在敗壞人類道德。在中共看來,人類社會是一群動物的集合體,通行的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叢林規則;從資本主義社會進入「共產主義天堂」要以「階級鬥爭為綱」,通過暴力打出一個紅彤彤的血腥世界。所以,中共是沒有任何道德理念的,它從不講忍讓,只講鬥爭。毛澤東講:「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這是中共的本性表達,因為它是反宇宙的力量,是殘害人民的惡魔。同時,鬥爭也是中共的生存需要。它要搶劫民眾財產需要鬥,要奪取政權需要鬥,要持續不斷地搜刮和欺壓百姓需要鬥,其內部成員之間爭權奪利也需要鬥。鬥是中共與生俱來的邪惡基因和本性所在。毛澤東說:「八億人,不鬥行嗎?」中共的歷史就是一部殘酷鬥爭史。

中共仇視人類,要殘害人民,為此,它就不斷的挑動一部分民眾與另一部分民眾之間鬥。幾十年來,它不斷地揪出部分民眾當做目標,讓更多的民眾批鬥他們,先後有「反動階級」、「地主階級」、「資本家階級」、「右派分子」、「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黑五類」、「臭老九」、「反動權威」、「修正主義分子」、「牛鬼蛇神」、「一小撮暴徒」、「x教」、「敵對勢力」等等,大約全國總人口的一半以上都曾被其迫害過,神州大地已被它變成一個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中共更陰險的目的是敗壞人類道德,它知道,當中國人敗壞到不配做人時,那就是被毀滅之日。所以,它編造一個人的階級性的歪理,要求每個人都要拋棄人性,丟掉德性,不斷用它階級性、邪性和魔性代替。於是,它通過「憶苦思甜」、「痛說家史」,宣傳「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啟發民眾的「階級覺悟」。《白毛女》劇中貫穿著「千年的仇要報,萬年的冤要伸」的復仇思想,從而使人的善念消失,,惡念叢生。中共利用所有的宣傳工具,反復向民眾灌輸「咬住牙、咬住恨,咬碎了仇恨強咽下,仇恨入心要發芽」,使民眾對它的「階級敵人」恨之入骨,復仇在胸,於是人的德性被泯滅,魔性被增強。尤其嚴重都是,從1999年7月以來,為鎮壓和迫害法輪功,中共製造了許多謊言和偽案,煽動民眾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仇恨。受其愚弄幾十年的中國人,現在應該清醒了,要擦亮眼睛,冷靜思考,千萬不能再相信這個專門騙人害人的邪靈附體,要用「真善忍」大法樹立起自己的仁德善性。

這個鬥的邪惡基因也充分的體現在中共統治集團的內鬥之中。中共內鬥從來沒有停止過,一次次的路線鬥爭,一個個党的領導人被打倒、被清除,到現在,中共高層還在激烈的內鬥之中。早期的陳獨秀、瞿秋白、李立山、王明、博古等,分別被定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和「左傾機會主義分子」。後來的高崗、彭德懷、劉少奇、林彪、「四人幫」、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等也都以各種罪名遭到批判,下場非常悲慘。「文革」中,劉少奇是毛澤東打擊的主要對象,先把他定為「叛徒、內奸、工賊」,「永遠開除出黨,」然後全國批判搞臭,最後將他活活折磨至死。打倒後的劉少奇被監禁在一個碉堡的地下室裏,捆綁在床上不讓動,滿身褥瘡流膿水,糜爛腥臭,不讓洗澡,不准換衣服,發高燒不給用藥。臨死前,白髮二尺長,已沒人形。最後,按烈性傳染病火化處理。在他的死亡卡片上寫的是,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遊民。這就是當年極力吹捧「毛澤東思想發展了馬列主義」的劉少奇的悲慘結局。中共黨內鬥爭是極其殘酷的,是你死我活的。

中共的內鬥史給人們展現的是一群土匪、強盜和流氓們為爭奪權力和利益而不斷進行的相互咬鬥,其實是一個邪惡靈體操控下的內部淘汰機制。中共是一個活的肌體,它的真實生命是一個最邪惡的靈體——「共產」邪靈,中共正是這個邪靈的附體。這個邪靈要禍亂世間、敗壞人類、殘害民眾,就需要中共領導人邪勁十足,有足夠的魔性,否則,就得受到批判,慘遭淘汰。只有最邪惡、魔性最大的才符合邪靈的需要、才能生存下來。中共黨魁可能意識不到自己為什麼會爬上這個附體的最高位置,其實他是順著這個靈體的邪勁行事所至,甘心充當這個邪靈的馴服工具,才讓你坐上的。邪靈附體的黨魁就是殘害民眾、敗壞人類的魔位,就是對人民、對民族犯罪的角色。

作為中國人,是與中華文明聯繫在一起的,中華文明被邪靈踐踏,那是每個中國人的恥辱,中華兒女都肩負著復興中華文明的歷史責任。天象和預言反復警示:當前是復興中華文明,清除「共產」邪靈的偉大時代。這是天意,也是歷史潮流和民心所向,順天意而行,做得民心之事,才會有生命的未來。「真善忍」宇宙大法正在開闢新的人類文明,中共邪靈附體在「天滅中共」的大潮中即將覆滅,當前正是這歷史更新的關鍵時刻,每個中國人都必須對正與邪、善與惡做出關鍵的選擇。

現在,許多中國人還在中共邪靈附體之中,還在邪靈的操控下敗壞道德、殘害民眾,甚至有些人為了自己的權位和利益,還在想方設法維護這個邪靈附體的存在,而不顧中華民族的未來。在歷史巨變的今天,每個人都應該清醒,與邪靈為伍的人實際上是在害民族、害人民,也是在害自己。對於中國人來講,當前最大的事情是瞭解真相、明白真相,即認清「真、善、忍」宇宙大法正在世間救人,認清中共的本質及危害,認清當前的偉大時代和歷史走向,認清中華兒女的責任和自己應做的選擇。真能明白這些真相就是生命的覺醒,就會做出既符合天意又對自己負責的選擇,就會有光明的未來。我願中華同胞們都能走好歷史的關鍵一步,走向美好的明天!

相關新聞
三退得新生
三退得新生 人氣 1
悉尼繁華鬧市區現法輪功真相 民眾簽名聲援退黨
按紅手印救鍾鼎邦 台灣名流籲全球支持法輪功
安裝衛星接收器 山東老人被勞教一年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