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涵】醫生被害暴力事件頻發 誰是真正凶手

人氣 12

【大紀元2013年10月31日訊】五年的大學苦讀,幾十場考試和答辯,日夜堅守的住院醫訓練,千百個無眠的夜班,數千篇專業文獻的閱讀與思考,花白了鬢角,才能成就醫者的嚴謹與成熟。醫生們大多在病房、門診、圖書館消耗了大部份的青春時光;身在服務行業的培訓,使得醫生大多練就了溫和謙恭的性格。

可是讓人十分痛心的是,在當今的中國,心懷著「救死扶傷」神聖使命的醫生們,不僅不能得到社會應有的尊重,甚至連他們的安全本身已經失去了保障。

傷醫暴力事件密集高發

2012年3.23日,患者李夢楠持刀闖入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風濕免疫科醫生辦公室行凶,造成醫務人員1死3傷。28歲的醫學碩士研究生王浩不幸遇難,而他事發前剛剛收到香港中文大學博士錄取通知書。在朋友們看來,王浩做人純粹,「黑白分明」,簡直「像從古代穿越過來的」。王浩曾經說,「等我當了醫生,一定會對患者很好很好,絕對不收紅包和回扣。」

不到1年內,安徽戴光瓊護士長、天津醫生康紅千以及包頭急診出診的朱玉婷相繼死於患者刀下。

僅2012年,中國媒體公開報導的主要傷醫、殺醫事件共有16起。其中,直接造成醫務人員傷亡的事件有3.23哈醫大殺醫案、4.28湖南衡陽女醫生被殺案,以及11.13安醫大二附院看死砍傷5名醫護人員案。所涉及的醫院大部份都是省市級的三級甲等大醫院。

2012年4月13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耳鼻喉科醫生邢志敏被凶手呂福克割傷頸部靜脈。當天晚上7點半左右,北京航天總醫院內科醫生趙立眾又被凶手以相同作案手法刺中頸部。原因是醫生檢查結果「不合心意」。

2013年10月17日,上海曙光醫院一名22歲的重症患者葉某病重身亡。患者家屬情緒激動,打砸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對醫務人員打罵。接著,微博上又有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ICU主任遭患者家屬毆打致角膜被打傷,腎挫傷血尿。

2013年10月21日,瀋陽醫學院奉天醫院發生一起慘案,患者梁某持刀刺中醫生6刀後墜樓身亡。

2013年10月22日,南寧120急救醫生急救出診,醫生因人手不夠,想請患者家屬幫忙將病人抬下樓,被患者家屬拒絕,並遭家屬拳打並持刀威脅,急救醫生被診斷為腦震盪,司機右大腿皮膚軟組織挫擦傷。

2013年10月25日,浙江溫嶺第一人民醫院三名醫生在門診為病人看病過程中被一名持刀男子捅傷。其中,醫院五官科主任王雲傑醫生被喪心病狂的暴徒持刀直剌心臟,不幸逝世,另外2名被捅傷的醫生還正在積極搶救中……

2013年10月28日上午8點,溫嶺市數百名醫護人員聚集在溫嶺市人民醫院廣場內,悼念上週五被患者用刀捅死的王雲傑醫生。據參與抗議的謝醫生說,抗議從早上8點開始,現場醫護人員有300~400人,來自溫嶺市人民醫院和附近縣市醫院。醫護人員穿著白大褂,舉著「拒絕暴力,保障醫護人員身心安全」的橫幅,抗議頻繁出現的醫生被捅事件。據謝醫生說,抗議現場有大量警察,醫護人員沒有與警察發生衝突。「我們要求『非暴力』,不會採取過激行為。」

「此次抗議希望能給死去的王雲傑醫生討個公道,不能隨意判定患者有精神病史就掩蓋過去。也希望社會能正視醫護人員的生存環境,拒絕暴力,一個醫生如果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怎麼能安心去給病人看病。」謝醫生告訴記者。

早上從臨海市乘車趕過來的高醫生說:「王醫生死在崗位上,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聲援王醫生,希望社會重視已經被扭曲的醫患關係,重視醫生的生存環境。」

同行們的沉痛悼念和反思

同行相惜。就在溫嶺事件發生的當天,微博、微信上傳了數個醫務工作者紀念王醫生的博文,在對去世的王雲傑醫生表示深切悼念之情之餘,也流露出了對當今社會頻發的病人傷醫這種「怪象」的深切反思。從他們的文章可以看出,暴力傷醫事件頻發,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社會的一個不治頑症,是由於整個社會道德良知缺乏、醫療體制的失敗、法律手段無力、社會輿論錯誤導向等等多方面綜合原因造成的,目前來看,似乎無解。

來自中山一院的姚書忠教授在《天暖心寒》文中寫道:除了心裏陣陣絞痛,真的說不出甚麼悲傷或者憤慨的話語。

姚書忠教授從7年前每月都撰寫一篇談論醫患關係的文章,在《中山衛生》上發表。可寫到第82篇,他就封筆了。因為他開始懷疑自己文章的觀點,覺得這也許真的不是解決醫患糾紛,構建和諧醫患關係的良方,如此,也就不該再去誤導他人了。

姚書忠教授坦言他也曾真誠地寄希望於法律,因為醫療的高風險,醫療事故是難免的,醫療糾紛也總會有的。可當東莞殺醫一審的死刑判決被省高院發回重審時,他震驚之餘發出「法理何在」之問,但之後繼續發生的一幕幕血腥,只用兩個字,那就是――絕望!也許,只能像二千年前的屈原那樣長歎唏噓,發出沒人能回答出究竟的《天問》了!

來自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神經內科醫生Yong-jie Li 在悼念文章中稱其內心經歷了一場浩劫,在撕裂般的劇痛中反思自己的職業選擇,思考堅守與擔當的含義。醫生的鮮血和生命能拯救甚麼?醫生的身心疲憊和如履薄冰能為未來醫學留下甚麼?當一個社會,當內心狹隘到只容得下自私和膽怯,當一切思考只從金錢和地位出發,所謂的中國夢將是怎樣的荒誕離奇!他用這樣的話語來反射當今中國社會的現狀:「去往天堂的路上沒有不公、不仁、不義,沒有野蠻和愚昧,沒有暴力和屠刀」。

曾負責處理醫療糾紛八年、現供職於寧波教育部門某人士則直接表達了為國家、為子孫後代還將生活下去的這個社會,憂心如焚的焦慮心情。他大聲疾呼,醫非神者,當社會屢屢倒逼醫者突破底線,醫者也會改變。不要逼醫者淪為無良!如果醫者都無良,他們手中的生殺大權,比任何軍隊還凶猛。如果醫者都無良,人間就是地獄!善待醫生,就是善待我們自己!

佛山趙剛平主任的《醫者悲歌》則更表達了作者憂傷沉重的心情:

「聖賢禮訓枉自多
大江南北傳悲歌
天使翼斷淚如雨
良醫心碎血成河
昔聞愚民噬崇煥
今見惡徒刺華佗
若待杏林根脈散
誰人為爾治沉痾」

中國社會充斥著暴力

事實上,見諸媒體的醫院暴力僅僅是冰山一角。每年我國究竟有多少醫院暴力事件發生呢?一條來自衛生部的統計數據顯示:僅2006年我國內地就發生了9,831起嚴重擾亂醫療秩序事件,打傷醫務人員5,519人,醫院財產損失超過兩億元。另外,惡性醫患衝突仍在逐年上升,並從傳統的急診、兒科等醫院暴力多發科室向普通科室蔓延。

醫院裡頻頻出現的極端暴力事件,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它反映了中國社會二十年來的暴力橫行、道德淪喪的混亂狀態已經發展到了極致,就連救死扶傷、為人尊敬的善良醫生和知識份子也被危及。

最近幾年來的平民百姓屢屢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害的恐怖惡性事件屢屢發生:

2007年8月2日,廣東省汕頭市有人從垃圾堆發現七具無內臟的兒童屍體,是被不法之徒拐走孩童後割掉器官出售。被拐走的孩童大多數是在大街小巷上被搶,年齡大多六到八歲。

2013年7月22日,北京城區馬連道家樂福超市一男子持刀砍人,致1人死亡,3人重傷。被砍傷的一名兩歲男童傷勢嚴重、生命垂危。

2013年8月24日,山西汾西縣6歲小斌斌在家外玩耍,當晚10時左右被發現昏迷在離家不遠的野地裡,滿臉鮮血,雙眼被挖。雖無生命危險,但雙眼已失。民眾紛紛痛斥凶手太殘忍,連孩子也不放過。受害後的小斌斌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失去雙眼,一直問媽媽:「天怎麼還不亮?」該微博在網絡熱傳,引民眾大量轉發,成為「2013年中國最令人心酸的一句話」。

暴力根源於制度

令人心酸的社會暴力事件和如此肆虐的殺醫事件的背後究竟有著怎樣的原因呢?

為人治病的醫生居然被「病人」殺害,這恐怕是古往今來、罕有的怪事。它首先就怪在不合乎正常的倫理道德,按理說,我給你看病,我為你服務,你應該感謝我,為甚麼不但不知感謝,反而還被仇視、殺害呢?

在中國以外的社會,醫生是一個相當令人尊重和嚮往的職業。一方面因為醫生職業本身具有崇高的道德性,是為了他人解除痛苦,就這一點本身就令全社會來尊敬;另一方面,從事醫生職業的人大多數高學歷、受教育程度比較高,從事之前需要付出相當大的努力和辛苦——培養一個合格住院醫師一般至少需要5年的時間。

在美國,則有著相對完善的醫務人員安全保障體系。根據2004年美國職業安全衛生管理局(OSHA)頒布了第一版《醫療和社會服務工作者防止工作場所暴力指南》,該指南就如何建立一個安全的醫療環境,避免和防範暴力侵入,提出了十分詳細的具體規定。不僅如此,美國的醫院普遍有嚴格的門禁制度,病患家屬很難進入治療區和住院區,進入者都要簽到並佩戴通行證。醫院還須將那些有暴力記錄的患者和家屬列入「限制」名單,併發放給護士站和訪客簽到處;醫院有權瞭解患者的日常行為是否有暴力或攻擊傾向。

據美國行醫的王明濤醫生介紹,美國則有著良好的尊醫文化:大多數病人上午來看病都洗過澡、頭髮、含著口香糖,稍噴香水;檢查雙足時,如有腳汗、女性汗毛沒去會說對不起;週末上醫院探視病人穿戴整齊,猶如節日、上教堂,非裔、猶太裔尤其多見;看醫生時,猶如進音樂廳,關手機。

據在美國當護士的網友「天堂小魚」介紹,「在美國,對醫生不敬,就可能會被醫生除名,拒絕接診。在我們的病房,如果病人不服從醫護人員,大喊大叫,就可能被保安按到在地。中國的醫療同行卻經歷著身體的暴力和精神的暴力。」

雖然美國也存在醫院暴力現象,但醫院暴力事件的發生率遠低於中國;最為重要的是,同樣是醫院暴力,由於政府、醫院等整個社會的努力,在降低醫院暴力發生率的同時,也大大降低了醫院暴力的破壞程度,鮮有導致醫務工作者死亡的嚴重醫院暴力事件發生。

據瞭解,在英國NHS作為醫務人員最大的僱主,面對醫院暴力採取的是「零容忍」的態度:「我們需要他們感到有價值和被讚賞。即使在困難時刻,他們也會為你們盡最大努力,所以請給他們尊重和尊嚴。不容忍對醫務人員的暴力,不希望他們受到任何形式、任何途徑的語言辱罵、威脅、攻擊。」

像美國、英國這樣的國家所建立的對醫生群體的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從制度上很好的維繫了醫生的職業道德的弘揚,使得醫生們能夠靜下心來從事救死扶傷的神聖職業。而中國現在的醫療制度則恰恰相反,從其體制上就沒有起到倡導醫生的職業道德的作用,而是拋棄醫生的行業道德取向,赤裸裸的從經濟利益的角度來考量、考核。

上世紀八十年代,政府推出醫療衛生改革,方向是產業化,核心是斷奶,讓醫療機構自負盈虧。搞了十年,國家發展研究中心公開宣稱,醫療改變不成功。然後,新一輪的改革又近十年,暴力傷醫事件有增無減。

所謂政府醫改的價值取向從根本上就是完全錯誤的。作為國家的根本利益,是謀求人民不生病少生病,這是人民幸福的基礎。但醫改卻讓醫院和醫生的收入直接建立在更多人患病或患病越重收益越高的運營模式上。所有的人民醫院(及其它公立醫院)都是自負盈虧的。國家不但不養醫院,而且每年向醫院徵稅。醫生護士不是公務員。病人沒錢了,如果醫生繼續給病人用藥,醫院就會虧本,政府絕不給補助。醫生或科室將受到懲罰。

這樣的制度設計,結果必然是逐漸引導醫療機構和醫生越來越直接從醫療行為中謀取自己的生存,天長日久,救死扶傷的神聖必然淪喪。行醫如同經商。

誰是真正的凶手

醫生看病,如果是輕病,可能對症治療就可暫時解決;但是,如果是疑難雜症,病根不淺,病因複雜,要想徹底解決,恐怕還得真正挖出病根。

中國社會幾十年來僅僅片面追求經濟發展、無視人們的精神需求、腐敗橫生、民怨沸騰。尤其是二十年來江氏集團出於極端的嫉妒和恐懼心理,超越人類基本道德倫理,殘酷迫害數量多達幾百萬僅僅只為做好人的「真、善、忍」的修煉團體,為了達到目的所作的卑劣行徑可以說罄竹難書,其中包括新聞造假、輿論控制、指鹿為馬、非法監獄、酷刑拷打等等等等,最喪盡天良的活摘人體器官並且牟取暴利的行徑更是令人神共憤、天地不容。

打擊良善,一定會縱容邪惡。看吧,這二十年來,整個中國社會已經變成了甚麼樣子?食品沒有安全、住房沒有安全、教育沒有安全、交通沒有安全、空氣沒有安全、甚至連到超市買菜、上街散步都會面臨被傷害!

尤其是在中共普遍腐敗墮落大潮下,醫療行業也成為腐敗重災區,很多民眾對收紅包、醫德墮落、醫療事故頻發現象十分反感,一旦有事故發生,醫生群體便難免成為眾矢之的,救死扶傷的醫生遭戕害現象屢見不鮮。任何一個還有道德良知、還有中華民族責任感的人看看中國現狀都會嚇一大跳。

「共產體制」首先就是通過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其對暴力的推崇毫不隱藏,它生來就具有這種暴力基因,怎麼可能不表現在其體制中呢?進一步說,在其統治下的社會怎麼可能不發生暴力事件呢?歷史的教訓難道還不足夠深刻嗎?

馬斯洛的生存需求理論早就指出,安全的需求是人的基本需求,其次才是生理需求、被尊重、社會交往、自我實現等等。如果社會安全感低到如此地步,真的不知道這個社會還會維持多久!

一個體制就像一劑藥物,有用就見成效,沒用就會起反作用,甚至導致疾病惡化。「共產體制」只不過是個烏托邦式的假想,它在這麼多個國家中屢試屢敗,頻頻流產,從理性的角度來說,已經有足夠的證據可以否定它的時候了。

「共產體制」存在的嚴重問題已經在多個國家的歷史教訓中反覆上演。我們是具有深厚文化底蘊的聰明智慧的中國人,每個人都該冷靜下來、拋棄幻想、面對現實、好好思考了。其實中華民族流傳下來的先哲智慧早就賦予了我們解決一切問題的良策。

結語

不為良相而為良醫。古往今來,人們都認同良醫與良相一樣,都有濟世救苦的抱負和能力。而到了眼下的中國,醫者的地位不但與良相相去甚遠,而且他們己不得不為堅守底線而苦苦掙扎。

醫者從不願意當甚麼不食人間煙火的天使,他們只想當一個普通的人,一個堅守道德底線,用自己的學識和技能謀生,想方設法為他人解決健康問題的勞心勞力者。他們的夢想很簡單,盼望有一個良好的執業環境,希望得到更好的繼續教育機會,渴望自己的辛勤付出受到尊重,得到應有的待遇。

醫者仁心,是在醫者自身的生存無憂的前提下達到的境界。因為只有醫者平平安安地活下去,才能用自己的技能為病人的健康服務。

但願這麼多醫者淋漓的鮮血,能喚醒更多人的良知。

相關新聞
投書:三甲醫院暗藏殺机 偽造病歷逃脫責任
中國患者投訴激增 使用暴力者眾
中國醫患糾紛不斷升級:有醫護人員戴頭盔上班
佳木斯醫院保安與病人家屬發生衝突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馬雲外逃?中國是大重構下個目標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時事縱橫】馬雲關黑牢?美官員頻會台外交官
【新聞大家談】國務院網鬧烏龍 多國批數字霸權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新聞大家談】蓬佩奧連講話 透露未竟之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