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第369期

伍凡:三中全會經改的軟肋

伍凡

人氣 4

【大紀元2013年11月28日訊】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36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三中全會經改的軟肋」。

拒絕政改,強推經改,軟肋突出

三中全會做出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它試圖在未來 10年期間,保持經濟增長,社會保持穩定,達到了加速經濟結構轉型的目標。但是中共它的根本目的是要擺脫目前的巨大危機,走出死胡同,延續和維持中共的政權。由於中共只推行經濟改革,拒絕政治改革,一心只想求延續和維持政權,所以這場經濟 改革有其不可避免的軟肋,最終達不到經改的目標。

我分析2萬1千多字的文章,有60項我選了3項作為它這個軟肋。第一是金融改革當中的資本巿場,第二是土地制度改革,第三是國營企業改革。

資本市場將決定中共改革的成敗

我們可以這樣講,在這場中共要推行的經濟改革當中,其中有一項要搞金融改革,而金融改革當中的資本市場將決定了中共改革的成敗。

甚麼叫資本市場?資本市場是金融市場的一部份,它包括所有關係到提供和需求長期 資本的機構和交易。資本市場是一種市場形式,它是指所有在這市場上交易的人、機構以及它們的關係。

一個在今天資本市場上提供資本,這個資本包括錢,或者包括物品,或者是一種權力 ,這些通通算於資本,那麼一般人希望在未來獲得到比在其他的市場上,通過他的錢 來獲得更多的利潤,也就是說在這個資本市場上用資本去產生新的資本,獲得更多的 資本。

在這個資本市場上的市場活動,包括股票的買賣、債券的買賣,股份有限公司所提供的資本,以及自然人的貸款,所以是跟錢有關的,它是在資本市場上的活動,主要在 股票市場、債券市場。

一個國家是不是能夠克服困難,持久的、成功的發展,往往取決於它的社會資源配置效率的高低,也就是說你怎麼樣去獲得資本,怎麼樣去有效的應用資本,和產生最大的資本效益,作為經濟活動中最重要的資源配置場所,那就是金融市場和資本市場, 它們的功能和效率將決定經濟發展的結果,這是資本市場一個概括的、簡單的概念。

我們現在看看中國的資本是甚麼樣的資本?中國的資本是從股票市場帶來的嗎?還是從中國人民銀行發鈔票印出來,貸款出去的呢?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功能,所以產生兩個完全不同的效率。中國的股票市場是非常非常低效率的,是一個騙人的大賭場, 它不可能從資本產生更大的資本去推動這個經濟活動,所以中國的股票市場20年了,上海的A股也好,深圳的股也好,都不能對中國的經濟起到重大的推動作用,完全是 失敗的,是一個欺騙人的市場,所以中國談不上有資本市場。

那麼中共運用資本它的效果如何?M2發行那麼多,貸款那麼多,它想用(這個)代替資本的功能,去發展經濟,推動經濟,效果如何?我們看看最近有一個2012年貨幣金 融數據公佈了,中國的M2和GDP的比率,也就是發出去的M2的數量,和產生出的GDP的價值,它的比率在2012年是達到了190%,將近200,就等於2倍了,不僅僅高過於美國 ,也比日本、歐盟,以及其它4個金磚國家還要高。2011年的時候,中國的M2和GDP的 比率是167,美國是83,所以根據這個數據,人們認為中國的貨幣超發了,帶來了嚴重的通貨膨脹。

那麼再往前看,我今年3月份做過一個評論,就是在談M2和GDP的比率。2010年,美國和日本這兩個超級經濟體當中,貨幣總量和GDP的比值(M2和GDP的比值),分別是0 .7和1.1,那麼中國呢,在2010年M2和GDP的比例是2倍。那麼在這樣的數字底下,你 可以看出一個結果:美國每投資1塊錢,它可以產出1.5美元的GDP,而中國每投入1個人民幣,只能產出0.5人民幣的GDP。

這就是為甚麼每年中共政權要不斷的印鈔票,開刷機器,把這個錢投入到市場,維持黨政軍機構的運轉。那麼可見中國的資金運用的效率是非常非常低的,因為它不是通 過市場有效率的運作,它是通過「有形的手」去貸款給國營企業,讓它們去維持經濟運轉,它的效率非常非常的低。

GDP是衡量一個國家經濟總量的一個指標,那M2是甚麼呢?M2就是你手上有的現金加上銀行裡面庫存的現金,再加上活期存款,再加上定期存款,這4項加起來就是M2。 應該說資本市場的發展對中國經濟轉型的成敗,將會起到一個決定性的作用,可是中 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正建立一個實質意義上的資本市場。

資本市場非常成功的範例在美國,美國是個資本自由主義市場非常發達的一個國家,我們可以舉個例子,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歐盟、日本經濟復甦的過程有很大的差異,那麼過去3年中間,處於危機中心的美國經濟,已經基本上復甦了,道瓊指 數創造了歷史的新高,已經突破了1萬6千點,那已經比危機之前超過了很多了。

美國的製造業和房地產已經是全面復甦了,失業率還在下降,在這段時間就湧現出了 蘋果iPad、蘋果電腦、face book、推特這些新型的產業,也就是在金融危機最嚴重 的時候,這些新型的產業產生出來了。為甚麼能夠產生?因為自由的資本市場,它們 去尋找新的製造產業,新的發明,提供它們資金,讓它們去發展,這就很快的發展起 來了。

3年前蘋果的股票70塊錢1股,3年之後漲到了600塊美金一股,可見這個資本市場提供了資金,這個資金買它的股票,像face book新興的產業,提供的創業資金,使這個產業很快起來了,這是一個「無形的手」,這「無形的手」就是資本,這資本由資本 家掌握,形成一個資本市場,它們到處去尋找發財的機會、創業的機會,也就帶起了美國的就業機會。

那我們看看中國,中國大量的資本是靠銀行貸款出來,所以中國有沒有真正的資本市場呢?沒有。為甚麼沒有?因為到現在為止,中國只有一家民營銀行,叫民生銀行, 已經將近20年了,要死不活的待在那裏,它是不是真的是民營,還沒有辦法證實。

那麼上海A股、B股,深圳的股市,它是為國營企業圈錢的一個大賭場,股票裡邊還分 「大小非」、等股不等值的股票,你同樣的股票放在不同人的手上持股,那就得到不同的價值,這是全世界唯有中國的股市是這樣的。

所以中國的股市是非常奇特的,根本形不成資本市場,中國的國債基本上是不流通, 不像美國有國債,非常廣泛的全世界流通,中國的國債不流通;同時私人你不能集資 ,私人集資你就犯法。私人你要想集資開錢莊,放高利貸,那就像最近這幾年吳英判死刑,改判成死緩,湖南的曾成傑被判死刑。它這個資本只能由國家控制,不能有私人資本,形不成資本市場,所以扼殺了資本市場。

那麼這種現象出來以後,造成了中國的金融市場上,出現兩個非常奇特的現象,一方 面缺錢,金融市場某一個時間突然缺錢了,沒有錢了;可是另一方面,民間手上有的資本沒有投資的渠道,所以他們就瘋狂的投資房地產。因為中國投資的渠道太窄了, 那個IPO也就是新興股市,有創業性的,有新發明、新創業的股市都是騙人的,IPO形 成不起來

那麼現在這些民間資本就大量的跑到外國去買外國的房地產,買遍了全世界。從美國 、加拿大、澳洲、新西蘭,到了歐盟的塞普勒斯島、西班牙、義大利、英國,跑遍全世界去買房地產,它這個資本就相反的不投資在本國,尤其是不投資到中國去開發新興的產業,它不願意這樣走。

中國事實上沒有一個資本市場,它只有甚麼,有權貴資本的壟斷市場,這個權貴壟斷市場就控制了銀行,銀行控制了發行鈔票的機器,所以這個資本出來效率非常低,因為你不是私人資本,你花的錢不是我的,心不疼,再怎麼浪費,再怎麼效率低,它不 在乎。

這次三中全會的決定提出要進行金融改革,在這個會之前,上海搞了一個《上海自貿 區試驗區》,本來是想轟轟烈烈的在裡邊搞一個資本市場,可是在三中全會的決定裡頭沒有一個字提到《上海自貿區試驗區》,也就是根本不敢提,也不看好,深怕走偏 了。

中共拒絕開放資本主場的5個原因

有人問我,為甚麼中共不開放資本市場,不僅僅是對外不開放,對內也不開放,為甚麼?這非常奇怪。而這個資本市場根據各個國家的經驗,根據歷史的經驗,它就是決定經濟發展成敗的最重要的因素,而中共又不敢開放。

原因在哪裏?我想原因有這幾項:第一,中共不願意放棄資本利潤獨佔、壟斷利潤。 通過人民銀行發行鈔票,壟斷資本,它成不了市場,它就是用貸款,面子工程、首長 工程,或者是溫家寶的4萬億緊急投資啊這些,完全是要把這個利潤獨佔,誰佔了? 地方政府、中央政府、銀行佔這個利潤。

第二,中共害怕外國資本影響和控制中國的資本市場,如果把資本市場打開,也就是把股票完全打開,債券打開,投資到各個公司去,買它們的股份公司的股票,這樣的 話中共害怕它控制不了這個資本市場。外來的資本比它經驗豐富,資本雄厚,它們來得快可以走得快,它來是賺錢的,這一點中共心裏很毛,它怕這個市場控制不了。

第三點,中共害怕外幣來了,外資來了,衝垮人民幣,人民幣變得不值錢。這個現象在1997年南亞金融風暴,索羅斯用美金去衝擊泰國的泰銖,把泰銖衝垮了,整個影響 到東南亞以及韓國。所以中共它沒有一個強大的資本市場的資本以及經驗、操作人手 等等,所以它不敢開放,深怕衝垮了人民幣。

再有一點,中共害怕中國本國的資本外流。這已經開始了,這一開始現在幾乎是不走 回頭路,因為外國的市場對中國的資本非常歡迎,給予非常優厚的各種各樣的條件, 包括移民的條件、居住的條件、很好的生活環境等等,這些人帶著資本、帶著人才往 外流了。

最後一點,中共到現在為止還在抱著個夢想,10年或者20年之後,人民幣國際化,也 就是說用人民幣在某些區域、某些領域、某些行業裡邊和美元對抗,希望建立一個人 民幣國際市場。所以從現在開始,它要阻擋外來的外資大量的進入中國。

那麼建立資本市場這個概念,甚麼時候開始在中國有的?我最近看了中國人民銀行行 長周小川一篇他署名的文章,叫做《資本市場的多層次特性》,他根據了三中全會的 決定,要在裡邊建立一個多層次資本市場,他特別寫了這篇文章做解釋。

裡邊有一段話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他說2003年10月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有一個決定 ,叫做《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10年之前做的決定和一個禮 拜以前習近平、李克強他們所制訂的《決定》不說翻版吧,也非常相像。

10年前就明確的提出要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完善資本市場結構,豐富資本市場 產品。10年前就提出來了,可是整整10年過去了,胡錦濤已經下台了,白白浪費了1 0年,10年前三中全會的決定根本沒有執行。

那麼現在2013年的三中全會提出來要建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這就變成炒冷飯了 嘛!又把那個10年前的話又再炒一遍,不就是空話一場嗎?所以人們會問,還有沒有機會給中共第二個10年去建立一個資本市場的機會呢?我看是沒有了,機不再來,時不待人。這是我要談的中共三中全會的經改的第一個軟肋。

沒有「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就不會有廣大的國內消費市場

那麼第二個軟肋是甚麼呢?土地制度改革。三中全會決定裡邊,規定農村土地以集體 所有制的身份加入到市場交易,希望農民可以得到一些利益。那麼為甚麼中共要改變這個,要制訂這麼一條政策?因為土地是歸國家所有,但它使用權是歸農民的,並且有的農民世世代代、生生世世住在那個土地上。

過去這20多年來地方政府為了獲得它的土地財政,拚命搶土地,賣土地給建築商蓋房子、蓋鐵路、蓋飛機場,農民不但沒得到好處,土地給拿走了,連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了。所以農民一直反抗,反抗了10幾年,到現在為止,到今天為止還在不斷的反 抗,那麼中共要緩和這個矛盾,這是其一。

第二,希望農民得到一點好處能夠增加消費,所以就企圖用集體制這麼一個去進行交易。但是我想也可以看到很多勢力,中共地方官員是絕對會阻撓這樣的交易,或者變 花樣,讓他們過去的土地財政最大的部份還保留,而農民獲得最少的部份,他們要保持對土地的絕對控制權,因為土地是屬於國家的,它可以用各種名目維持這個土地控 制權。

所以儘管現在這個決定上寫了這麼多東西,下面非常難執行,關鍵在於甚麼?這些中 共官員為了他們自己本身的利益,他們不會放棄這個土地的。那麼從更大的範圍來看 ,佔全國1/2人口的農民不能夠從土地上獲得利潤,這個利潤怎麼產生的?土地價值升值了,土地買賣所升值的這部份利潤,佔人口的1/2的農民得不到這個利潤,一方 面產生社會動盪,二方面中國也沒法建立一個內需消費市場,因為老百姓沒有錢嘛, 你怎麼消費呢?

中國在2001年參加了世貿組織,但是有一個秘密協議,因為中國不是一個自由市場經 濟體,前幾年無論是胡錦濤、溫家寶到外國訪問,一直給人家去磕頭,希望外國承認 中國是個自由經濟體,因為中國是個第二經濟大國了嘛,生產了那麼多東西,你應該 看在中國的面子,給中國自由市場經濟體這麼一個條件,幾乎所有的國家,除了一兩個國家同意以外,絕大多數的國家都說No,不給你。

這個條約訂到2016年就結束,這個秘密條約是15年,2016年結束,中國要進入自由市 場經濟體。自由經濟體有其基本條件,如果你沒有這個基本條件,你是達不到的。其中,第一、你的經濟企業體大部份應該是私人企業體,而國民經濟的主要的產出應該 從私人企業裡面產出;第二、工人有組織工會的權利;第三、農民「耕者有其田」, 土地要私有化。

所以也就是到了2016年中國如果還改變不了自由市場經濟體,人家還是不歡迎你,因為你沒有「耕者有其田」,你是用非常不公平的,用國家的力量,用國家壟斷企業的力量,跟外國私人資本去做生意,人家不接受。

正因為如此,所以為甚麼現在亞太地區正在討論要建立一個TPP自由貿易協定、亞太夥伴關係、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這是在2005年5月份,汶萊、智利、新西蘭、新加坡4個國家發起的,現在已經有十幾個國家了。美國現在牽頭,那這裡邊他們訂的條件 要比WTO高,超過WTO的一些條件,那這就很明顯的或者暗示不讓中國參加。

這裡邊包括要承諾貨物貿易、服務貿易、知識產權和投資以及匯率等等,都比WTO的 條件要高。它的核心內容是關稅幾乎全免,90%的貨物關稅立即免除,他們今年年底 要通過這個TPP,而中國現在是沒有條件參加,因為你不是自由市場經濟體,關鍵就在這裡。這是我談的中共三中全會經改的第二個軟肋。

國營企業拒絕改革是中共官員不願放棄暴利和權力

那麼第三個軟肋是甚麼呢?第三個是軟肋就是國營企業拒绝改革。國營企業目前的狀況是,產能過剩,壟斷資源,壟斷市場,壟斷價格,不願意退出壟斷,也就是不願意放棄「國進民退」的特權地位。中共對國營企業在政策上支持,在利潤上要取得價格的絕對優勢,但這些央企也好、國企也好,在這種狀況下,它們還一直高喊虧 損,那虧損以後誰來補?中央財政補貼。拿著納稅人的資本,納稅人的資金,去操辦 央企和國企,賺的利潤不交給國家,賠了錢就要國家補貼,這就是「國進民退」的結果,這就是中共運用資本這樣一個結果。

最近這個《決定》提出來要對國企開刀,也就是從2020年要拿30%的利潤上交給國家 ,這個明文規定了。我上次評論裡邊,我就懷疑這條能不能執行,我一直持懷疑態度 ,現在這個懷疑已經開始慢慢證實了。因為就在這幾天,中共的央企也好,國企也好 ,它們大肆的把資產變動,資產買賣也好,轉手也好,縮小也好,轉移到海外也好, 都在走,有的大公司下面成立子公司,把一部份資產轉移過去,20天之後,把這個子公司賣掉。

也就是說把國營企業的資產把它變小,表面上變小,而資本轉移到另外一個形式,把它轉移到國外,或者轉移到一個你看不見的地方。那麼這個資產你再怎麼改,訂多少條約進去,沒有用,因為這些老闆是誰?太子黨、元老、高官。高官在這裡邊所佔的位置,無論是總裁也好,或者總經理也好,年薪是幾百萬、上千萬,他們願意放棄這 塊大肥肉嗎?絕對不願意。

所以你現在做的這個《決定》,剛剛才做出來一個禮拜,這些高官們,掌握資本的大財團們,國企的領導人,他們在做手腳,7年之後,恐怕你一分錢都拿不到,根據30 %的利潤,恐怕有的公司已經消失了,根本不見了,你還拿甚麼利潤,這是中共這批 大小老鼠正在做的事情。

※ 習李最大的軟肋是「政令不出中南海」

最後一點我要講,習近平、李克強最大的軟肋在哪裏?儘管你寫出很漂亮的兩萬多字 的一個《決定》,可你最大的軟肋就是跟胡溫時代一樣,「政令不出中南海」。國企的變賣,國企的變動,這幾天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你寫得再漂亮,下面馬上變動,根 本就不按照你的思路走。

這個軟肋是因為你不進行政治改革,你控制不了這批掌握資本,掌握國家的企業、中央企業的大資本財團,你控制不了他們。他們有資本的力量,還有政治的能量,甚至 還有極左派、極右派做為他們的後台等等,來抵抗你習近平、李克強的所有的措施。

儘管李克強最近這幾天開了一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固定資產、國家統一、統計這麼一個條例,我相信地方政府是完全不會採納,軟硬兼施的給你抵抗。「政令不出中南海」到目前為止已經成為中共一個常態了,無論任何一個人到了中南海,從胡錦濤開始到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常態了。

這是我上面講的基本的軟肋,那麼最後我要再講幾句,中國經濟未來還沒有爆炸的炸 彈有哪幾項呢?一個是樓市、一個地方債務、一個退休養老金的短缺,這些都會引起 全國老百姓的憤怒,是引起暴動的一個依據。

好吧,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謝謝各位,再見!

2013-11-22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00667

相關新聞
伍凡:評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
伍凡:中共大肆打壓大V和異議人士
【伍凡評論】  習近平眼前的三個關鍵難題
伍凡評論 : 中共在政經軍諸方面加速法西斯化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鄭 北京求和 五毛噤聲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