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悉尼大學Singh教授 國家掠奪器官與澳洲立法

袁麗澳洲悉尼

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是《國家掠奪器官》一書的作者之一,她是澳洲悉尼大學教授,研究老年病醫學的專家。3月12日,在澳洲紐省議會大廈內,她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專訪。(攝影:袁麗/大紀元)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3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袁麗澳洲悉尼報導)自「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不斷曝光,對於非法器官移植與販賣在國際上的影響,以及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也越來越被人們關注,3月12日晚,在澳洲紐省議會大廈,由綠黨議員大衛•舒布瑞傑(David Shoebridge)主辦的「終結人體器官在中國的掠奪」研討會上,請來了《國家掠奪器官》一書的作者之一悉尼大學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以及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前亞太司司長、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先生,為此,記者針對「國家掠奪器官」與澳洲立法等對Singh教授作了一個專訪。

2012年8月,曝光中共動用國家機器與政權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的書,《國家掠奪器官》中文版正式發行。(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2012年8月,曝光中共動用國家機器與政權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的書,《國家掠奪器官》中文版正式發行。(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國際非法器官移植買賣與「國家掠奪器官」

記者:我曾經遇到有人問我:在巴基斯坦、印度等國也有非法摘取器官移植的事情發生,這與在中國所發生的有甚麼不同?

Singh教授:在非法器官摘取與移植這個問題上,中國與其它國家的區別在於規模性、機構性的介入。在其它的國家,這是零星發生的,不是系統性地發生的。而在中國就不同,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把這本書叫做「國家器官掠奪」。

在中國,軍隊醫院參與了這種活動,公安系統在操作,政府參與了,而且是在國家這一級。這不是某些個別人、個別的醫生訴諸非法的活動,以便掙點外快。這是一種由國家認可的,非法的行動,掙很多很多錢的勾當,其規模是巨大的,在其它國家見不到的。

因為在別的國家,沒有像法輪功那樣的作為政府打擊對象的那麼龐大的團體。在中國的拘留中心,拘押著數以百萬的人,這在世界上其它國家是見不到的。因此說,這種罪惡的規模是超級龐大的,而且政府機構涉入的程度也非常深。這就是我認為他們為甚麼是不同的。

生命是平等的,為解脫自己讓他人承受痛苦是殘忍的

記者:那麼對於海外的人們來講,由於中共政府的參與,他們也難以辨識器官供體的來源,這些器官到底來自哪裏?

Singh教授:是的,通常是不被告知的,沒有人被明確告知器官的來源與出處。但是許多人有一些線索,隱約中能夠知道的,為了得到這樣的器官,某些人不得不被殺掉。因為等待腎臟的時間,在澳洲至少是五年,你不可能在一個星期就搞到腎臟。而且很顯然在中國,沒有那麼多的人願意成為器官捐贈者。因此很多人對這件事視而不見,基本上知道這件事是怎麼回事,但不去過問。

作為一些情況緊急,不得不訴諸任何手段做器官移植的病人來說,他們把自己的痛苦轉嫁到了別人的頭上。而別人為此所承受的痛苦,是慘不忍睹的,是非人的,沒有人願意過那樣的生活。他們為解脫自己的痛苦,卻讓另一個人承受痛苦。

我們知道,也許有人說,只有一兩個澳洲人去中國做器官移植,這有甚麼關係?你可以想這是一件小事。但是,是不是一兩個澳洲人的生命就比成千上萬的中國人的生命還值錢?你可以這樣想,如果你不認為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話。

你知道作為醫生,你認為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不論他是罪犯、好人、壞人、醉鬼、形形色色的人,他們所遭受的災難和痛苦,你作為醫生,是一視同仁的。你永遠不能說為一個人而去殺另一個人是合乎情理的。

作為一個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去中國,或者作為一個介紹這樣的患者去中國的醫生,你能這樣做,你必須假裝認為活摘器官的事不是真實的。我一直在解釋這樣的事,我給我的孩子解釋這件事,孩子說:不,這是錯的。你看,即使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也懂得這件事的是與非。當一個成年人否認這件事時,那不意味著他不懂得這件事,他只是假裝說那事不是真的。就這麼簡單的一件事,一點也不複雜,極其簡單,極其簡單。所有其它的,都是在為了掩飾這件事。因為,事情一點也不複雜。

當你去中國,某個人就要為此而被殺死,他、她是因為你而死的。他們被殺的原因是他們被關在了監獄裡。這是對還是錯?這不需要甚麼尖端技術,一點也不複雜。是對是錯?根據國際法非常清楚,從道德良知方面,應該予以譴責的。那麼作為我們,作為一個社會,應不應該站出來反對這件事?儘管這件事它其實並不影響到我們個人甚麼——與我們無關,我們不是中國人,不是這個,不是那個……。

當然,我們是應該站出來的,因為這件事在道德上是應該譴責的。對我來說,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我不是一名器官移植醫生,我是老年病醫學的專家。我與這方面的醫學沒有任何關係。作為一個醫生來說,雖然沒有甚麼關聯,但是,這是一個更加基本的問題。正如大衛•喬高所說,原則應該是每個人的原則。「真、善、忍」應該是每一個人的原則。人們不應該因為堅持這樣的信仰就遭到迫害。這就是為甚麼我視這些原則是全宇宙的。

因此,我認為,紐省通過這樣的一個法案,是合適的……每個人都參與了這一過程,因此,這是很重要的,因為能夠為這件事發聲了,能夠為了那麼多的人說話了。其實,可能那些人就是你。

澳洲紐省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買賣很重要

記者:紐省綠黨議員大衛•舒布瑞傑(David Shoebridge)在今年2月份曾經向紐省議會提出修正案,制止非法獲取器官移植和不道德的器官交易等,你認為在紐省的立法會幫助到當地的人們嗎?

Singh教授:我認為,立法無疑會遏止這裡的公民去做器官移植旅遊。他們將更加清楚,更加不敢去那樣做。而且他們會清楚這樣做將會帶給他們個人的後果。更重要的是,這將為其它的政府、其它的組織、製藥廠、那些巨大的跨國的製藥集團指明一個方向。紐省就會影響到這些組織。

為甚麼我們要抵制「羅氏製藥」(Roche)的產品,因為它是一個嚴重的違法者。他們在中國進行了一些不道德的試驗,對執行死刑的犯人進行試驗。這是全然錯誤的。你知道,「赫爾辛基宣言」完全禁止在未經本人同意的情況下用其做研究。

這違反了所有的,自1940年代以來建立起來的,為了讓過去的罪行「再也不要發生」的臨床道德守則。這違反了所有的原則,是窮凶極惡的,從未聽說過的。

我青年時期曾參與抵制NASA(美國航天航空局,其出產的營養增強劑被用來製造嬰兒奶粉),因為他們製造的嬰兒奶粉,賣給非洲,讓那裏的嬰兒患病。我們在美國抵制NASA很多年,結果是他們停止了這樣的做法。

為甚麼我們抵制羅氏製藥,是因為他們多年來在中國對成千上萬的人的所作所為。這樣的壓力,的確迫使這些公司改弦易轍。對這些商業公司來說,其底線是錢。

我們可以做很多事。即使我們所做的隻影響到這裡有限的幾個人,那也為其它的組織樹立了一個榜樣,因而讓他們去採取類似的行動。意義並不在於禁止這裡的兩個人去中國(器官移植),但這是一個具有深遠影響的,具有象徵意義的聲明。可以說:紐省的人民有了一個道德的指南針在指引他們,作出這樣一個聲明,這是很重要的。

有關《國家掠奪器官》一書

2012年7月,曝光中共動用國家機器與政權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的書,《國家掠奪器官》英文版正式發表。(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2012年7月,曝光中共動用國家機器與政權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的書,《國家掠奪器官》英文版正式發表。(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2012年7月,一本曝光中共動用國家機器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的書《國家掠奪器官》英文版正式發表,同年8月,該書的中文版也開始發行,該書發表後立即被搶售一空。書中有來自加拿大、美國、以色列、澳大利亞、馬來西亞等國著名的腎臟醫師、生物倫理學等各方面的教授、專家從移植器官捐贈缺少的問題癥結、國際對於器官移植醫學倫理的要求標準,到個別國家的實踐;再從國家到國際,以詳盡的統計數據、大量事例論述了中國器官來源不明問題下所衍生出嚴重的器官仲介、器官買賣、活摘死刑犯及良心犯器官販賣的種種罪惡。

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是《國家掠奪器官》一書的作者之一,她是澳洲悉尼大學教授,研究老年病醫學的專家,澳洲王家內科醫師學院的會員,並得到美國內科與老年病醫學專家的認證。2007年,Singh教授第一次在一則廣告中瞭解到大衛•喬高造訪澳洲悉尼和紐西蘭,並作有關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講座,倍感震驚的她隨後參加了「醫生反對活摘器官」(DAFOH)的工作。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被曝光

2006年3月,一位媒體人報料在中國瀋陽蘇家屯有一個秘密集中營,關押著6千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器官被摘去後再被出售,屍體被焚化滅跡。隨之,一位叫安娜的女士,出面指正該秘密集中營就設在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她的丈夫就是主刀醫生之一,曾經摘取過大約2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然後這些法輪功學員再被推進其它的房間,摘取他們的其它器官。

自此,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的暴行震驚了海內外。2006年,加拿大前資深議員、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展開了兩人的獨立調查,他們發現在中國的36個省都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死亡集中營。從他們的調查數據中,以及在對中國相關醫院的電話調查中,他們發現在2000年到2005年的6年間,中國進行大器官移植的多達6萬5千多例,比1994到1999年的6年間多了394%,其中有多達4萬1千5百例的器官移植來源是無法得到解釋的,這其中大部份的器官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被曝光後,被人們將其稱為「這個星球最邪惡的罪行」。時至今日,中共的這一罪行依然在進行。
(責任編輯:簡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賴瑞 謝平平台灣台中報導)亞洲大學昨(25)日舉辦「從伊斯坦堡宣言看提升國家器官勸募策略」研討會,邀請《國家掠奪器官》其中兩名作者:吉隆坡醫院腎臟科主任阿曼德(Ghazali Ahmad M.D.;前馬來西亞腎臟醫學會理事長)、特拉維夫大學外科副教授拉維(Ass. Prof. Jacob Lavee;也是以色列希巴醫學中心心臟外科、心臟移植中心主任、前以色列移植醫學會理事長)赴台,針對來源不明的器官移植對病患影響,以及醫師該用何種標準看待自己等層面,進行說明。
  • ( 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近日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發表「我被英國《薄熙來》製片人騙了」文章揭露英國所謂獨立製片人凱西執導的題為《一個神秘的謀殺案》的專題片,是在為薄谷殺人開脫,誤導讀者。他稱,事件背後再顯薄瓜瓜的運作。
  • (大紀元記者金睛報導)日前,台灣醫界與衛生署邀請《國家掠奪器官》一書的作者群來台演講,舉辦國際研討會。呼籲全球動起來,共同制止中共的活摘罪行,同時向中共黨魁習近平喊話,希望習近平對此做出改變。
  •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報導)台灣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在行政院衛生署的支持下,邀請《國家掠奪器官》的醫學及法律專家作者等一行人五人來台,27日下午台北律師公會、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在律師公會參與座談,這場主題為「從國際法與醫學倫理,談中國強摘器官盜賣牟利問題」吸引了多位海內外資深律師到場聆聽 ,台北律師公會人權委員會主委翁國彥律師並代表台北律師公會宣讀反對中共活摘死刑犯及良心犯的聲明,並說明該聲明將同時在台灣其他人權組織網站上同時登載。
  • (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由於器官移植供需極端不平衡,衍生了器官黑市買賣、器官旅遊、器官仲介,乃至活摘器官等不人道議題,受到國際高度關注。台灣醫學聯盟基金會董事長吳樹民27日在「境外器官移植及國際立法」研討會中表示,身為自由民主國家,應以立法來杜絕不當、不法器官移植。以以色列為例,因為立法禁止,以色列本來有50%以上器官移植在國外進行,現在是0%。
  • (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導)2月25日,在衛生部和中國紅十字會共同召開的「全國人體器官捐獻工作視頻會議」上,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發言再次表示,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利用死囚器官的國家。
  •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報導) 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主辦的「國人赴境外器官移植之醫療安全及國際立法趨勢」研討會28日召開,受邀來台的《國家掠奪器官》醫學及法律專家作者等一行人五人與會就醫療安全及醫學倫理問題提供國際立法趨勢。台灣國際器官移植協會理事長胡乃文於整天會議結束前代表宣讀結論聲明,提及中國大陸發生強摘死刑犯及良心犯的器官,主要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以及器官買賣受到聯合國、美國國會、歐洲議會及中華民國國會的嚴重關切。
  • (大紀元記者何蔚/袁麗澳洲悉尼報導)隨著中共活體摘取器官暴行的不斷被曝光,海外要求停止「活摘器官」及其非法交易的呼聲越來越高。2月28日下午,澳洲紐省議會就國際上強行摘取器官問題和澳洲紐省不培訓中國器官移植手術醫生,同時制止澳洲人去中國接受非法器官移植的潛在責任進行了辯論。紐省綠黨議員帕克(Jamie Parker)提出了這一辯論議題。
  • (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北報導)近年來,境外器官移植旅遊造成活摘器官惡行持續發生,為了遏止這股歪風,美、加、以色列等國均立法加以限制、禁止。而台灣在境外器官移植旅遊方面,不只立法落後、簡陋,且執法不足。美國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亞洲區法律顧問朱婉琪指出,國人對於前往器官來源不明國家,做器官移植旅遊所牽涉的道德與法律風險,「恐怕連醫師、醫事人員對此都一知半解,更何況是一般民眾。」
  • (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中共兩會之際,大陸新浪微博驚現一個帖子,把近幾年中共當局對「死囚犯器官移植」前後自打嘴巴的報導作了個截圖,引髮網友圍觀,質疑中共背後隱瞞的驚天真相。更為蹊蹺的是,不久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講述「器官移植夢」時突然哽咽落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