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升:魔鬼的圈套(中)

——從馬列主義幾個基本論點的荒謬 挖中共邪靈之邪根

人氣 203

【大紀元2013年05月07日訊】(承上)

五、進化論與「鬥爭」哲學的謬誤。

1、瘸腳的進化論

《進化論》的主要觀點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還認為生物是有低級到高級進化而來的,而這個進化過程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弱者被強者吃掉,滅絕了,強者生存下來,弱者消亡了。如果不加分析,從叢法則來看,把人與動物等同起來,此論似乎是正確的。可是,我們仔細分析一下,進化論本身就是一個瘸腳的東西,它把形體與精神分割開來,只講形體的進化,不講精神道德的進化,甚至相反,形體進化了,精神道德反而退化了。它說:人是從無機物到有機物、微生物、低級生物到高級生物、猴子……最後變成有精神有思想的現代人。既然是進化,是不是也應該在精神上,由無精神到有精神、無思想到有思想、無道德到有道德的進化呢?可是,當人類從很久很久以前一步一步的進化到二千多年以前,地球上出現了釋迦牟尼、老子、孔子、耶穌等聖人賢人,告訴了人應該博愛、應該善良、應該講道德、應該講仁義禮智信忠孝節,給人規定了做人的標準了。也就是說,人不僅有了人形,同時也有了人心。可是二千年以後,達爾文卻讓人們「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在人形裡面安上一顆獸心,精神道德反而不進化而是退化了。

其實,達爾文也並沒有肯定他自己這個東西,他說:這是個假說,有待後人去證實。然而幾百年過去了,很多中間環節並未找到,卻被馬克思匆匆忙忙的認可了。達爾文還說:這是魔鬼的聖經。魔鬼聖經真的被魔鬼給利用了。從這個邪惡的理論出發,馬列們製造出邪惡的鬥爭哲學,毒害了億萬人民使不少人至今還認可這個邪理。可是我們回顧一下,一個村子中,凡是祖輩上忠厚老實的人家一般後代是興旺發達的,祖輩上作惡的人家,後代一般是窮困潦倒的。凶猛的野獸可以將鹿、羔羊吃掉,但是他們都面臨種族的滅絕。一個攢道者可以將人打死,搶了錢去喝酒吃肉,但是,他不會有好下場。這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不到,時辰一到一定會報;不怕當世報,就怕來世報。

有人說,有人作惡多端怎麼還沒遭報呢?古代聖人說:行善不昌,祖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不滅,祖有餘德,德盡必滅。佛家講,有的作惡多端是要形神全滅的,有的人是不是就要形神全滅呢?!人就是人,人是不應該與野獸等同的。

2、從中醫治病說鬥爭

我們都知道,中醫治病,講的是陰陽平衡。人的身體為甚麼有病,是因為身體內部發生了鬥爭,比如心火克肺金之類。中醫就給抑心火,強肺金,當他們平衡了,病就好了。

社會與人是一個道理,一個鬥爭的社會就是一個有病的社會。當一個當權者昏庸無道、殘害生靈、魚肉百姓,給人民造成災難時,這個社會就是有病了。這時治療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廣傳正道,改變人心,從上到下的人心變好了;或者是通過上書、忠臣的諫言,改變當權者的惡行,社會人與人之間關係平和了,那麼這個社會的疾病也就變好了。這是相當於中醫治病的方法。如果此法不行,就必須用西醫的方法,以毒攻毒,也來個鬥爭,開刀割除病灶,即是通過武裝造反,推翻昏君。當然這是一時的、短暫的狀態,絕不能把它認為是社會的一種常態而樂此不疲。過去此階段之後絕大部份時間都希望有一個和平的社會,所以絕大部份朝代的開國皇帝,都講仁愛治國,減輕賦稅、休養生息,大都出現一個國泰民安、經濟繁榮時期。哪有一個君王、當權者,整天醉生夢死的發動群眾鬥爭的呢?那不是個瘋子又是甚麼呢?共產邪惡主義運動一百多年來的實踐,就是實踐了暴力革命,血雨腥風,屍橫遍野;還要無產階級專政,不斷革命,不斷的鬥爭,鬥了地主鬥資本家、鬥知識份子、鬥農民、鬥黨內走資派;還要與天鬥、與地鬥;向外鬥、向內鬥;一時鬥垮了別人,最終鬥垮了自己。

中共建政後,歷次政治運動,與人鬥,鬥死同胞八千萬,與天鬥與地鬥,把大好河山被鬥的面貌皆非,幾乎找不到一片藍天碧水;毒品遍地,喝的、吃的、吸的、用的,一切皆毒。中國人生活在這個毒的世界裡,如果化驗一下的話,我們這個人體恐怕也成了「毒蟲」了。

有人說,美國也在鬥爭,它不是也在到處派軍隊打仗嗎?對那些被中共洗腦洗的腦慘了的人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呢?對此我只能告訴你,美國也不是個十全十美的社會。它是在全世界打了不少仗,比如,二戰它打到歐洲,可打的是希特勒;抗日戰爭時它打到中國,可打的是日本;當前蘇聯的總書記勃列日涅夫要對中國實行核打擊時,美國總統尼克松說:「你不要輕舉妄動,我不會坐視不管。」如果沒有尼克松這句話,中國可能已經變成一片廢墟,大概也就沒有人說美國是戰爭販子了。這種維護和平的鬥爭,恰恰是西醫治病的方法割除毒瘤,難到不應該嗎?他們從來不講階級鬥爭,不講誰誰對誰誰專政,所以他們的社會就是一個穩定的社會。

有人說,美國到處搶石油、占土地,可是,一個富的流油的、石油含量豐富的、又沒有甚麼軍隊的加拿大就在美國的身邊,美國的歷屆總統大概都是些白癡,憑著身邊的肥肉不吃,偏要遠過重洋去搶窮漢是何道理?

至於說,今天的釣魚島爭端。不知道朋友們想過沒有,日本戰敗後是要賠款的,數額是巨大的,這都讓中共給一筆購銷了,而一個小小的釣魚島卻爭得不可開交是何道理?是不是又在用愛國主義釣你的胃口轉移矛盾呢?!而且中共出賣的國土已經超過釣魚島的千萬倍,都沒有人吭一聲。其實聯同其它靠近釣魚島的一切島嶼,在抗日戰爭時就已經被中共出賣給日本了,今天能真的去要回來嗎?絕對不可能!它們是不會、也不敢動真格的,只是又一次胡折動而已!

還有一個家裏窮的揭不開鍋的北朝鮮,竟然在家裏發展核武器。飯都吃不上,還要靠中國救濟,在救濟的錢糧中擠出一點用來讓群眾活命的東西去發展核武器,這不也是胡折動嗎?!你發展核武器幹甚麼?當飯吃麼?維護自己的祖國統一嗎?本來窮的一貧如洗,世界上哪有那樣的蠢人去搶一個窮漢的。其實,這是說明北韓已經窮得不耐煩了,又像1950年一樣,要去他兄弟家搶東西了,所以才引起國際上的警覺。凡是共產黨的國家,不僅折動的本國不穩定,也折動的國際不穩定。世界社會就是霧裡看花,「會看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鬧!」

一個穩定的社會、不折動的社會當然是正常的。漢朝曹參當丞相後許多時間在酒中泡著(不是肯定這種行為),不過多的過問政事(其實,曹參不是一點都不管,他是該管的就管,不該管的絕對不管。而且是順其自然,因勢利導,多疏少堵)。當文帝質問他時,他問:萬歲比高祖如何?帝曰:我不如高祖。問:我比蕭何如何?帝曰:你不如蕭何。曹參說:他們已經把律法定好了,都貫徹執行下去了,我還幹甚麼呢?帝無語。當曹參病重彌留之際,大臣來看望他時說:丞相政績卓著,國泰民安。曹參說:我只幹了三個字:「不擾民」。中共建政後,鬥爭從來沒有停止過,不僅天天擾民,而且擾天擾地,擾的民不安寧、天不安寧、地也不安寧。

我們承認,歷史上人與人之間、人群與人群之間鬥爭是經常發生的,但是從來沒有把它作為人的正常理論放入人類文化智慧的聖潔的殿堂,唯獨馬列們,把這個邪惡的謬論當成科學的東西頂禮膜拜,並強制的用其武裝人的頭腦,從而製造出一代代橫行無羈的殺人魔王。毛某某說:「八億人口不鬥行嗎」?「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像鬥紅了眼的瘋狗。這不是一種病態嗎?!

我這裡不是說中共的穩定壓倒一切、和諧社會是對的,恰恰相反,中國的一切不穩定、不和諧都是中共造成的。他們所講的穩定、和諧,實際上是打著穩定、和諧的旗號,背地裏幹著不穩定的勾當;它們所講的穩定與和諧,是企圖讓老百姓老老實實的讓他們貪、占、搶而不反對、不發聲;他們所講的穩定,實際上,就像一個人患了癌症,而這個人既不承認患了癌症,不讓中醫給他的身體陰陽平衡(誰批評它,他就抓誰),更不讓開刀做手術割出癌症。中共這種所謂的穩定,是在製造更大的不穩定,他們的不鬥爭,是讓我們老百姓不鬥爭,而他們天天都在鬥老百姓。他們所講的穩定,實際上是掛羊頭賣狗肉。

中共是中國社會的一個大癌瘤,人民已經給了中共足夠的時間,用許多和平方式,讓它自行改正,一次一次的機會都被他們用各種暴力方式鎮壓下去,恐怕人民再沒有選擇,唯一的辦法,就是退出中共,解體中共,割除癌瘤,中國社會才能真正的穩定、真正的和諧。

3、人妖之間

大家都知道,人是有名利情的,是善惡同在的。如果將名利情約束在適當的範圍之內,那就是人,能放下名利情的人就是聖人、高人;如果放縱它,讓其氾濫就是個惡人、壞人、魔鬼、野獸、妖怪。所以聖人教人要講仁義禮智信忠孝節,講真、講善、講忍,讓人做一個真正的人、做一個高人、更高的人。

中國大陸的農村,過去在新年的門對上經常看到「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的對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外財不可貪」等等也是過去的老人經常掛在嘴上的、教育子女的法寶。同時,對於神的敬畏世代相傳,如:「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人間私語天聞若雷」,「在家敬父母不需遠燒香」等等理念,使人的道德保持在一個比較穩定人的水平上。既有做人的理,也有修神的理。馬列主義卻讓人暴力、階級鬥爭、弱肉強食、沒有神的信仰,放縱自己的慾望,這是野獸的理、魔鬼的理。本來人的行為是人的意念指揮的,好壞只在一念之間,一個有組織的、用一個國家的政府的名義整天灌輸這些壞思想的社會,整天接受這些邪惡思想的人,他能幹出好事來嗎?看今天的中國大陸在這些邪理的毒害下,無官不貪,無處不毒,假貨遍地,霧霾遮天,水質惡化,人心魔變,瘟疫盛行,人畜難存,中華大地成了魔鬼的世界。

在馬列邪理的毒害下,人與妖就這樣的大面積的劃分開來、誕生出來了。

六、揭穿「共產」本質與其實踐中的畫皮

1、「罌粟花」的芬芳……

馬列在理論上講,共產主義是一個消除了階級的社會,一個生產力極大發展的社會,一個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極大豐富的社會,所有的財產歸全人類所有,產品各取所需,所有的人平等地享受社會經濟權利,人們不再將勞動做為謀生的手段,而「勞動將成為人們的第一需要」。

乍看上去,這當然是非常迷人的境界。罌粟的魅力大概首先是其花的芬芳。

可是根據共產主義的理論,要達到共產主義必須經歷長期的發展,而實現共產主義的第一步是通過革命,暴力奪取政權,建立社會主義國家。——共產主義這棵「罌粟花」內在的毒性就藏在這暴力和共產上,不僅欺騙與殺戮由此而產生,在馬列主義意義上的所謂科學的共產主義夢想,也就像肥皂泡一樣的破滅了。

2、「狼要給羊建牧場」

假如真的與馬列們說的那樣,能建設一個天堂似的共產主義,達到物質極大的豐富,精神文明極其高尚,得用一群甚麼樣的人去建呢?當然需要有道德的人去建。一群強盜能建成那樣高尚的社會嗎?一群暴徒能給人民建天堂嗎?

大家都知道,巴黎公社造反時,都是一些在社會上懶惰成性,遊手好閒的無賴之徒。所有的共產黨國家在搞所謂革命時依賴的就是這樣的一群人(也有一些被矇蔽的好人)。

本來就是一群不務正業的人,馬列們不去用道德良知去教化他們,卻還要用「弱肉強食」、鬥爭哲學,這種叢林法則、野獸理論與暴力革命等去教唆、煽動,用這樣的一套蠻橫的非人性的手段去搶奪。這樣的一套非人的理念與行為,極大的刺激人的自私自利的慾望,好人也會被教成壞人,本來就是壞人,還不變成魔鬼嗎?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企業家和團體,你能僱傭這樣的人嗎?你能用這樣的理念去教化你的職工和下屬嗎?這樣的職工、這樣的下屬,沒等你的事業有成,恐怕你早就被他們幹掉了。

怎麼能指望它給建天堂呢?天堂還沒建成,早就把人民的全部財產撈到他們的腰包裡了。

100年的共產邪惡主義運動已經充分證明,共產黨不僅在奪取政權時奪財害命,而且在鞏固政權時仍然是奪財害命。用馬列邪惡主義教化出的一群異化人,其瘋狂勁頭,砸爛一個舊世界其力量綽綽有餘,建設新的世界時,只能是邊建設邊破壞,建設的不如破壞的快,永遠建設不成新世界的,建設人間天堂更是天方夜譚。

有人可能說了,現在中國的經濟不是發展了嗎?可是資源的浪費,已經寅吃卯糧,環境的污染,幾乎無一點藍天碧水,毒氣沖天透地,無一寸適合生存的空間,當代中國人已無適合生存之地,子孫後代將如何繁衍生息?!

記得小學課本中有一課《狼與羊的故事》,說的是,老狼乘羊媽媽不在家之際,去叫小羊的門說:「小羊兒乖乖,把門兒開開,媽媽回來了,媽媽來餵奶」。

狼真的能給羊餵奶嗎?誰都知道這是個騙局,目的在於吃羊。那麼,如果狼要給羊建牧場呢?最終目的同樣是吃羊,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一群被馬列邪惡理論不斷灌毒、訓練、打造成成熟的惡狼中共,能給人民建天堂嗎?!

3、「暴力革命」不是唯一的革命手段

前面已經說過,用暴力革命可以在短暫時間內消除社會的病根,它不應該是人類的永恆法則。如果把它當成金科玉律,長時間在暴力的氛圍中絕對不會把人類社會建設成美好的社會。而且,革命不一定非得用暴力。當初在歐洲出現的社會主義思想,就是一種要通過議會的形式,勞資之間的一種協商式的和平式的方法通往社會主義。馬克思把它叫做空想社會主義,而把他發明的暴力革命說成是科學社會主義。

其實,今天的一切民主國家基本上是和平發展來的:高稅收高福利,縮小了窮富之間的差別,實現了民主自由。雖然不是盡善盡美,但是,比起中共的社會主義,他們的社會制度還不是天堂嗎!?另外,印度拉甘地,領導印度人民趕走英國殖民主義者,就是用的和平方式實現的,2012年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也大部份是和平方式。昔日的飽受種族欺凌的美國黑人,他們的子孫奧巴馬今天不是也當上了總統了嗎?!這些用和平方式進行的革命,不僅是無產階級的勝利,而是全體人民的勝利,因為他是人民選舉產生的,如果他不代表人民,人民就不會投他的票。

4、「革命」的「變戲法」。

「革命」,在中國古代叫改制。在中共的詞典裡說:被壓迫階級用暴力奪取政權,摧毀舊的社會制度,建立新的社會制度。革命破壞舊的生產關係,解放生產力,推動社會的發展。

首先說改制,到底改的新制度是好是壞,沒有明確規定,所以它也是雙刃劍,也可能是推動社會發展,也可能阻礙社會發展;也可能違背人民利益,也可能符合人民利益。而中共的革命首先提倡的是惡的手段:暴力;然後是講要摧毀的舊的社會制度,破壞舊的生產關係。那麼這個舊的社會制度是好還是壞就不去論證了。這樣一個模糊的概念,當然的就可被別有用心的野心家利用,他可以打著革命的旗號推動社會發展,也可以打著革命的旗號,阻礙社會的發展,例如:共產黨打著革命的旗號推翻中華民國,打著革命的旗號搞文化大革命,打著革命的旗號搞一切運動,等等。列寧說「以革命的旗號……」。這「革命」旗號可是真管用的,可以按照邪黨的政權的需要,隨心所用,所以,我這裡把它叫做「革命」的變戲法。

那麼怎樣識別真革命與假革命,革命與反革命?我想有兩個標準:一是,不要看革命的宣言與標榜的目標,如果是不擇手段,以草菅人命的、以人群劃分進行殺戮的、違背人的傳統的正統的道德倫理的「革命」,是反動的,其美麗的革命目標是掛羊頭賣狗肉。二是,按照馬列們的標準如果真的是「解放生產力,推動社會的發展」的革命當然是好的,否則是反革命。可是共產邪黨的歷史就是打著革命的旗號,幹著反革命的勾當。例如,它所說的右派份子,恰恰是一些正直的、有真知灼見、能克制邪黨政治弊端的有識之士;它們所誣陷的「6、4」反革命動亂暴徒,恰恰是推動社會向前發展的革命青年;它們所說的反華勢力,恰恰是反對中共獨裁統治的、為中國的民主自由而奮鬥的民主人士以及外國的人權捍衛者、支持者。

甚麼時候有了「反華勢力」?文化大革命、「6、4」、鎮壓法輪功。這時是中共吆喝反華勢力最猖獗的時候,怎麼其它時間反華勢力就不猖獗了呢?這是反華勢力嗎?不是!是甚麼?是反對中共侵犯人權的勢力!誰是反華勢力?中共的高幹把子女轉移到外國,把資金轉移到外國,他們才真正的是反華勢力!

中共早已把革命與反革命、真正的反華勢力與反對侵犯人權的革命勢力的概念顛倒了!其實它們幹的都是賊喊捉賊的勾當。

(待續)

相關新聞
石靜笛:紅歌似毒酒 黨文化亡國滅種
中共將軍級紅歌王父子荒淫無道 黨文化毒害中華子孫
真言:漫談「非正常死亡」
古鏡:中共魔教的精神控制術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空軍J-20 的真面目
【珍言真語】周偉雄:港人莫放棄 將來再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