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中共國的六大崇拜

人氣 444

【大紀元2013年04月15日訊】人是一種柔弱的生命,生於世間,面對茫茫的宇宙、未知的命運,會有深沉的無力感。人也是一種會崇拜的生命,面對宇宙的浩瀚,天地的廣大,世界之豐富,都會生出無盡的崇拜之心。人類的正統文化為人們塑造了正向的、積極的、向上的價值崇拜,這類崇拜讓人們獲得了心靈的力量與精神的提升,讓人變的堅強,也讓文明變的生機盎然。

在傳統的中國社會,在神傳文化的熏陶下,人們普遍崇拜的是神佛、聖賢與祖先。神佛無憂無慮、自在逍遙,長生不老又法力無邊,在宏觀上處處護佑著人類,當然值得人們去頂禮膜拜;聖賢修己愛人、德化一方,把天地間的至理傳授給萬民,當然會獲得世人的崇拜與敬仰。祖先是我們生命的來源,是我們血脈的源頭,是我們腳下土地的開闢者,當然值得我們追思崇拜。

其次在傳統社會裏,人們也會崇拜英雄。英雄能為常人所不能為,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拯救萬民於危難、水火之中,有時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他們是正義的化身,是人間道義的守護神。然而人間畢竟是人間,不管是甚麼社會裏,都會有人崇拜金錢、權力、地位,但是在傳統中國,這些崇拜都不具備普遍性,只是少數人的追求,與崇拜神佛、聖賢、祖先、英雄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人們崇拜甚麼就會追尋甚麼,人們崇拜神佛、聖賢,自然會念及他們的偉大、無私,依照他們的教導生活;人們崇拜祖先,自然會慎終追遠,保持家族的名譽與清白;人們崇拜英雄,更是對人間正義的渴望,對崇高品格的仰慕。這樣的社會自然會和諧寧靜、長治久安,這些類型崇拜,我們可以稱作正向的精神崇拜;因為其崇拜的是比人類更高的精神境界,他植根於人類心中的天賜神性:善良、奉獻、真誠、智慧、忍讓,對社會的發展起到了一個向上的加持作用。

但不幸的是六十多年來,自中共篡權以來,神傳文化的滅絕也使得人們的崇拜對像發生了顛倒。中共黨文化的氾濫把傳統中國的精神崇拜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類中共灌輸培植的惡性崇拜。人們不再崇拜美德、正義、崇高等一切向上的價值觀,而崇拜讓人墮落、頹廢的價值觀念。當這些崇拜在人群中蔚然成風時,中國社會已經陷入了腐爛的泥潭之中,一切正向的價值觀都迅速被解體。中共利用這些惡性崇拜鼓動、放縱人們心中的魔性:唯我獨尊、自私自利、亂倫邪淫、控制他人等等之類,由此人們相互爭鬥、傷害,使整個社會將走向撕裂!這類惡性崇拜主要有六大類:

一、科學崇拜

人們通常所謂的科學,就是近代從西方傳來的實證科學,它只是人對世界的一種認知方法,或者說是一種工具;它只能在一定範圍中解釋一些事物的現象,讓人們獲得一些生活上的便利。但中共卻把科學當作真理來灌輸給民眾,讓他們迷信、崇拜。其實中共是最不講科學的,也做過或正在做無數反科學的事,但這不妨礙它們向民眾灌輸科學崇拜。當人們都迷信科學時,科學就會成為中共的害人工具。就像一個僅會治感冒的醫生,人們把它當能起死回生的神醫來相信,就會被引上邪路。

在當今的中國大陸,對科學的崇拜可以說是大陸人的第一崇拜,人們對科學的迷信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不管是甚麼自然災害、假藥毒食或是歪理邪說,只要用科學一解釋,大部份人都會照單全收、深信不疑。哪怕是垃圾,好好包裝一下,用幾個高科技名詞作一番廣告,都能賣出去,甚至還能暢銷。在這個科學氾濫的國度,科學是最能欺騙人的,那些自稱堅信科學的人,沒有幾個真正知道科學的本質是甚麼。

中共同時也利用科學的名義,把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它們的三大核心魔教教義灌輸給國人,利用科學來打擊人們的神佛信仰,把億萬中國人變成了馬列魔教的信徒。在今日大多數國人的心目中,神佛都是一種虛構的存在;由此道德也失去了制約人心的力量,人們開始了無底線的墮落。

二、邪黨崇拜

中共自篡政以來,便霸佔了一切社會資源,控制了中國人的衣食住行與所思所想,使得國人的價值觀發生了空前的顛倒。中共代替了無數人心目中天的位置,成了萬能的主宰,人們由對中共的恐懼逐漸轉化成為崇拜,把黨當作了天。在他們看來,國家是黨建的,工作是黨給的,工資是黨給的,房子也是黨給的,土地是黨給種的;除了自己的命之外,一切大概都是黨給的。黨代表了正義、代表了公平,即使是這個邪惡的黨給中國帶來了數不清的天災人禍,黨也很少被他們置疑過,也不敢去置疑。

黨崇拜本質上是一種邪教崇拜,而非政治崇拜。在正常社會裏,一個政黨即使獲得執政權,也只是打工的,幹的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無法受人崇拜。只有在中共國裡,黨被上升為一種宗教式的權威,凌駕於一切之上,接受民眾的膜拜。許多人做成一件事,不說謝天謝地而說感謝黨和政府;日子過的好一點不說因為自己的努力,而是感謝黨的政策或領導。還有: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黨叫幹啥就幹啥、永遠跟黨走,這類邪教式口號,都是黨崇拜的體現。

黨崇拜讓人認賊作父、顛倒善惡,跟著中共作惡無數卻少有負罪感,入黨發毒誓卻沒有恐怖感。黨壞事做絕卻總從來無須償還、無須負責,頂多找幾個替罪羊或是玩一下平反的把戲,如此還能贏得更多愚民們感激涕零。在面對法輪功的反迫害上,許多人張口就是搞政治、反黨之類的帽子,好像黨殺人放火都是天經地義,別人任黨宰割才是不搞政治;其實這都是黨崇拜在作蠱。對他們而言,反天反地無所謂,反黨反社會主義就是有罪。

三、黨魁崇拜

與黨崇拜相伴而生的還有對中共政治人物的崇拜,這種崇拜在毛澤東身上演繹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我們只要看一看文革期間,天安門廣場上的紅海洋,人人手裡的紅寶書、紅語錄,還有震耳欲聾的紅色口號,就知道毛崇拜是多麼的可怕。更荒謬的是,對毛的崇拜與對神佛的批判幾乎是在同時進行的,一邊高叫世上沒有神佛、菩薩,一邊高喊:毛是大救星,毛思想放金光、毛是大恩人,中華民族從來也沒有被人搞的如此弱智與精神錯亂。

更甚者,文革時人們寫家信必須先要祝毛萬壽無疆,買東西首先要背誦毛語錄,家家都要買紅寶書,學生的課本哪怕是數學物理,都要插上一大堆的毛語錄。這種荒唐的行為在人類歷史上也是空前絕後的,有人說毛崇拜是封建帝王崇拜的延續,這樣的腦殘言論大概是中共的妖書讀多了的結果,不僅侮辱自己也侮辱了祖先。中國歷史上沒有哪一個皇帝搞過毛式的崇拜,因為毛崇拜是中共黨文化所獨有的。那些聖王明君們都是讓人敬天信神,哪有讓人崇拜自己的。

一個屠殺了數千萬無辜中國人的獨裁者,一個讓國人在恐怖中生活的黨魁,一個把中華民族折騰得天翻地覆的惡魔,一個挖了無數中國人祖墳的惡棍,一個刨了中華傳統文化之根的政治流氓,一個搶了億萬中國人財產的匪酋,居然在活著時,就能讓數億人當作神一樣崇拜三十年,至今還陰魂不散附在許多的毛粉身上,創造了人類最另類心理奇觀。如果說神在人間有神跡的話,那麼魔也有魔跡,對毛的崇拜就是一種瘋狂的魔跡。

這種黨魁崇拜讓許多國人正邪不分、認魔作神、暴虐偏執。雖然毛已早死,但這種中共邪教政治生態中形成的領袖崇拜並沒有消失,至今仍有許多人喜歡掛毛像,希望得到這個魔頭的關照,更多的農村人掛年畫,依然喜歡掛毛像,還有的掛中共九常委的像,其愚昧與顛倒至此,讓人無話可說。而中共也在繼續製造這類崇拜,江蛤蟆胡謅的三個代表就是明證,只不過已是強弩之末,已經騙不了幾個人了。

四、物質崇拜(金錢崇拜)

人類生活在一個表面的物質空間,每個人的肉身生命都需要一定的物質能量來支撐,所以對人來說,物質條件是生存的基礎。但是人從根本上來說是一種精神的存在,追尋精神的價值與生命的昇華才是人來到這個世界的初衷。人們獲取物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卻不是為了獲取物質。不過人類對物質佔有的慾望也總是會引誘著人們,在人類道德強勢的時代,正統文化為人們提供了強大的制約力,使得人們的物質慾望始終處於精神價值的支配之下。

然而唯物論的氾濫,徹底的打碎了傳統文化的防護罩,從此物慾像決堤的洪水沖破了人們的心理堤防,洶湧澎湃、其勢滔天。人類發明了電能,卻離不開了電能;發明了汽車卻離不開了汽車;發明了手機卻離不開了手機。人類為了物質的慾望,瘋狂的掠奪自然,向天空、向大地索取物質,不惜把這個世界毀滅。他們被自己製造的物質埋沒了,人類世界如此,中國大陸尤甚,唯物主義把許多大陸人徹底的變成了一堆物質,一具具行屍走肉。

他們崇拜物質、崇拜金錢,物質追求就是生活的唯一目標,錢成了人們心中第一大神,富豪、有錢人成了人們追逐崇拜的偶像。有多少女人寧願在寶馬車中哭泣,有多少男人為了錢危害社會。對物質的崇拜導致了中國社會所有的一切都物質化、金錢化了,不管是道德、良知、名譽、貞潔,還是文化、藝術、倫理、情感都換算成金錢,傳統的精神價值掃地成空,人們的心靈就在這種物質崇拜中迅速的腐敗、腐爛。

五、權力崇拜

在中共國裡,權力幾乎是通吃一切的,人們畏懼權力、渴望權力、崇拜權力;有了權就可以換來物質,就可以控制他人,就可以為所欲為。許多被中共洗腦的人,把這種權力崇拜說成是傳統文化的積澱,只能說是臆想而已。在中國的傳統社會,雖然也有些人羨慕權力,但權力從來也沒有形成一種大眾崇拜。那時只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卻從沒有「萬般皆下品,唯有當官高」。作為官員來說,他們不光有傳統的政治道德約束,還有整個一套文官制度的約束,即使是天子,想為所欲為是不可能的。

而在中共控制的社會裏,只要官員不與黨作對,你就是殺人放火、姦淫搶劫也沒事,甚至罪行越大陞官越高。權力在它們的手裡,早已成為一種毫無道義約束的社會破壞力。而更多的民眾在畏懼權力的同時,也渴望這種權力,他們對權力的崇拜本質上就是對強權與暴力的崇拜。

對權力的崇拜使整個社會媚官、崇官,在權力面前,大部份人就像奴才一樣匍匐在地,或仰之如神、或敬之如爹,紛紛以吏為榮、以官為尊。不管甚麼社會事件,人們不是聽專家的,而是聽官員的,官員再弱智的話都是甚麼指示。德行、智慧在人們眼裡都成了浮雲,就連許多小學生都在作文裡說,長大的理想就是要當官,而且當貪官,這樣的社會還有希望嗎。

六、情慾崇拜

所謂情慾崇拜,也可稱之為「愛情」崇拜,在當今的中國,愛情幾乎成為了一種宗教,被人們瘋狂的膜拜、狂熱的歌頌。它適時填補了人們內心在毛崇拜退光之後的空白,成了許多人的另一種精神麻醉劑。流行歌曲中除了紅歌就是情歌,愛情題材的文藝作品佔據了大部份的視聽環境。許多人彷彿在其中找到了甚麼人生真諦,為之尋死覓活、如顛如癡。

愛情一詞本是一個相當西化的名詞,指的是男女之情,古人稱之為情慾。它只是人生在一定階段的感情需求,古人云:發乎情,止乎禮。良好的愛情是以道德來支撐的,所以傳統中國人崇尚的是有情有義,那些違背禮節、道義的所謂愛情是為人不恥的,是一種傷風敗俗的惡劣行為。然而這些行為到了中共文妖的嘴裡,都成了驚天動地的愛情典範,成了它們煽動國人以愛情的名義進行墮落的最佳題材。

在今日的中國,有多少流氓、惡棍,小三、二奶,打著追求愛情的金字招牌幹著亂性亂倫之事?愛情在它們的身上變成了濫情,由一種純潔的情愫跌落為一種至賤的價值。從小學生到大學生,人們唱的歌曲幾乎張口就是「愛」,由此催生出的是滿大街的人流廣告。這種變異的愛情上升為一種崇拜時,就會反過來控制人心,把人們帶至情慾的泥潭之中。

以上中共紅朝的六大崇拜,前三種我們可以綜稱為中共特色的邪教式崇拜,它是中共為中國人構建的一條邪惡的精神崇拜體系,以此來顛覆人們的善惡觀念,滅絕人們心中的神性。當人們崇拜這些魔王、魔頭與魔鬼理念時,心靈就會越來越魔變,與神佛越來越遠,與地獄越來越近,他們生活的環境也會越來越像地獄。

而後三種也可以統稱為慾望崇拜,它對應著人的三類慾望:物慾、權欲、情慾。需要說明的是,不管是古代或是現代人都有慾望,不同的是在傳統社會,慾望是受道德制約的;而在中共國裡,道德已被邪黨顛覆,慾望失去了有效的制約,無限膨脹,成為許多人的最高人生追求。這三種崇拜也是在毛崇拜與黨崇拜逐漸式微時,中共有意煽動起來的,以此來繼續敗壞人類,邪化人心。

這六大崇拜本質上都是邪惡的,都是負面價值取向,它只能使人墮落,而無法讓人提升。它們連在一起,在社會上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末世洪流,把無數世俗中的人們裹入其中,一起墮落。它們也形成了一個無形的社會磁場,迷住了無數人的雙眼與心靈,使他們的生命一步一步的走向黑暗。而許多人卻把這種黑暗當成了光明,即使為此付出生命、付出斷子絕孫的代價也難以醒來。

相關新聞
熊炎 封從德 ﹕向中共無神論黨文化宣戰
任百鳴:「什麼都不信 就信我自己」之析
【酈劍鋒】:「國慶」還是「黨慶」?
黃天辰:震驚 誰把窈窕淑女糟踐成這樣?!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內部暗潮湧?中共發血腥警告
【新聞看點】中國疫苗爆無效 董經緯事件美發話
【秦鵬直播】趙立堅曾甩鍋武漢軍運 美國會調查
【時事縱橫】中共7.1露怯 逾二百軍巴塞爆鳥巢
【遠見快評】達薩克猛料曝光 蘋果終局背後玄機?
【財商天下】大量糧食靠進口 中國耕地卻拋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