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民國衛國戰爭歷次大會戰紀實:大戰前的沉寂

衛國戰爭之淞滬大會戰 1:一觸即發

原作(大陸)徐志耕  編輯(大陸)黃原真
  人氣: 128
【字號】    
   標籤: tags:

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嚴謹地、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本欄轉載自黃花崗雜誌連載「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淞滬大會戰〉之紀實,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國共產黨顛倒是非的謊言蒙蔽真實、道德紛失的年代,重現大時代刻記的忠貞,滌蕩人心,誠殊珍貴。

本轉載標題在原文〈淞滬大會戰〉前,加上「衛國戰爭」;因篇幅考量,將原篇進行分段以便連載,謹此說明。原載黃花崗雜誌在國內外的義工編輯們,為校正史實和文字編輯等工作,付出了相當的心血、精力和資金,悃謝黃花崗雜誌惠予轉載,悃謝原作者。--編者


原文編者按:黃花崗雜誌曾連載八期中國大陸學者孫挺信先生所攥寫的《中日決戰》即《蔣介石領導浴血抗戰記實》一書,並已於上期連載完畢。本期發刊之時,恰逢「七七」蘆溝橋事變七十週年紀念前夕,也是我大中華民國全面衛國戰爭爆發七十週年之際,黃花崗雜誌決定開始連載另一位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以響海內外讀者。這個系列,與《中日決戰》系列一樣,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因中共「革命」軍隊在八年全面衛國戰爭中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保族衛國」的大會戰,故無從包括在內。


一、大戰前的沉寂

密密麻麻的鉛字報導的都是臨戰前的緊張氣氛。

自從蘆溝橋槍響以後,駐防西安的宋希濂的心早巳飛向了抗日前線;對於日本這個惹不起也躲不過的鄰國,蔣介石憂心忡忡。

一觸即發
 
由南而北的淞滬鐵路以江灣為中心。東江灣路1號面對四川北路的拐彎處,像軍艦狀地橫臥著一幢四層高的鋼架混凝土大樓。橢圓的外形和粗壯的門柱以及粗線條式的建築風格,顯示出那個大和民族的驕橫和強壯。這幢建於1924年佔地6,130平方米的日本海軍特別陸戰隊司令部,是日本帝國主義在上海的重要據點。

這幢軍艦狀的大樓背後,淞滬鐵路逶迤而過。這裏是虹口地區的繁華地段,也是公共租界和華界的邊緣地區,橫濱路、寶山路、寶興路和四川北路在這裏交會,相距不遠的北面,是松柏蒼翠的虹口公園。而寶山路上狹窄而平坦的八字橋,卻因爆發了1932年十九路軍的「一,二八」抵抗和1937年的「八•一三」抗戰而聞名。

和1932年的「一•二八」淞滬抗戰有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1937年「八•一三」的淞滬抗戰是日本侵略軍的又一次故伎重演,也是貧弱而堅毅的中華民族又一次悲壯的吶喊。

那一天是星期五。8月的太陽熱得像火球在天空燃燒一樣。住在法租界的姜豪,一吃完早飯就急匆匆地趕往西藏路三馬路的一條里弄。里弄裏有一幢二層的老式樓房。這裏是上海市各界抗敵後援會秘書處的辦公室。秘書長叫陶百川,他是國民黨上海市黨部的執行委員。小個子的姜豪那年29歲,是國民黨上海市黨部的監察委員兼市新生活運動促進會的書記。「七七事變」後,「抗日救亡」的口號響徹大江南北。上海市的工人、婦女、青年和學生紛紛成立各行各業的群眾「救亡」組織。中共上海地下黨根據共產黨向南京國民政府已經兩次提出的「四項保證」1、特別是延安的「兩個秘密指示」2,依然採取革命的兩手,迅速地將他們潛伏在上海的秘密組織和新建立的公開團體計500多個,全部打出抗日的招牌,既向上海國民政府社會局申請登記在冊,又向國民黨市黨部申請得到了許可證,從而爭取到了合法地位。因此,1937年的夏季,在上海抗日救亡活動如火如荼的情形之下,共產黨得到了一次極大的合法發展,開始為未來的中華民國埋下了可怕的「禍秧」。這是已經接受了共產黨保證和「輸誠」的蔣介石和南京國民政府在當時所不能想像的。

姜豪剛剛從廬山參加暑期軍官訓練團回來。蔣介石親任訓練團團長,陳誠任教育長。下設30個中隊,每個中隊150人,人人郡是雄赳赳的一身戎裝,中隊長由師長擔任。原定三個星期的訓練課目,結果兩個星期就提前結束了。原因是局勢突然發生了變化。7月4日訓練團開學,7月7日發生了蘆溝橋事變。姜豪是以上海市新生活運動委員會書記的身份參加蔣介石7月17日召集的廬山談話會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對蘆溝橋事變發表了意見,他說:「如果蘆溝橋可以受人壓迫佔領,那麼我們五百年的故都,北方政治文化的中心與軍事重鎮的北平就要變成瀋陽第二!今日的北平如果變成昔日的瀋陽。今日的冀察亦將成為昔日的東四省。北平如果變成瀋陽,南京又何嘗不可變成北平!所以蘆溝橋事變的推演是關係中國國家整個前途的問題。」

姜豪記得十分真切,蔣介石說到這裏的時候提高了嗓音:「萬一真到了無可避免的最後關頭,我們當然只有犧牲,只有抗戰!……如果戰端一開,那就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聆聽了這番講話,姜豪的心中既激動又緊張。自從「一•二八」事變之後,國民政府為準備抗戰而不得不委曲求全,曾與日本簽訂了《淞滬停戰協定》,中國軍隊就失去了在上海駐軍的權利。眼見野心勃勃的日本兵又點燃了華北的戰火,血氣方剛的姜豪知道中華民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大戰在即,復仇的炮火可以揚中國人的民族正氣,但兩軍交戰,上海又該蒙受多少生命財產的損失?

姜豪正陷入沉思,秘書處的人送來了早晨出版的報紙。姜豪接過報紙,感到散發著油墨味的字裏行間彌漫著一股火藥和硝煙昧。《本市新聞》欄的頭條消息就是《日軍艦兵麇集本埠形勢嚴重》。消息說:「日軍在今晨2時後,少數前哨部隊及便衣隊,在橫濱河以東及青雲橋開始活動,並在今晨3時餘,曾開三四槍挑釁,但我方沉著鎮靜,不予理睬。今晨2時後,記者驅車往公共租界與閘北交界處作最後巡視,但見凡通華界之各鐵柵門,均已緊閉,每處均有武裝萬國商團警衛把守。遙視閘北方面,馬路電燈,雖仍如昔日一樣光明,但馬路上空無一人,狀至淒涼,無形中已入戰時狀態矣。」

密密麻麻的鉛字報導的都是臨戰前的緊張氣氛﹕「吳淞、閘北、江灣一帶的居民,紛紛攜帶箱籠爭向租界區域搬遷,汽車、人力車被雇一空。昨晚10時左右,日方軍隊紛紛出動,並有多數日軍間諜。混入我交通要道以及公共場所刺探消息。公共租界中的店鋪多已提前關門,有軌電車9點45分時都已進廠。只有往來於北四川路靶子路靜安寺之間及外洋涇橋靜安寺間的1、2兩路電車仍然維持運行。英國、美國、法國都已準備增兵來滬,法國陸軍400名昨夜已從安南到滬,另400名下周可到。英國陸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將分別由香港和菲律賓出發。公共租界的萬國商團和法租界的白俄商團,昨夜也已出動。佈防租界邊境道口,租界巡捕也全體出動,維持區內治安。」「在上海的江海各輪,已全數離滬。自本日起,本埠華商輪船公司,不論國營、民航,各航線的正班輪船,已完全停航。京滬鐵路線的客車,昨日起也已停駛……」

每一則標題都令人擔憂:《俞市長發表重要談話,日派大批軍艦到滬,殊深遺憾,深盼市民鎮靜盡國民之職責》、《共同委員會昨開會應日方之請竟要求我方撤兵、俞市長嚴正駁斥,會議無結果》……

與《申報》和《新聞報》咸為上海三足鼎立的《時報》,在8月13日的報紙封面上,加印了兩個血一樣的大字:難關。

就在姜豪翻閱當天報紙的時候,蘇州河北的寶山路上,日本海軍陸戰隊首先向中國軍隊掃射,時間是1937年8月13曰上午9時15分。

40多人的日本陸戰隊是從北四川路日本小學裏衝出來的。他們全副武裝,以日本便衣隊為前導,衝過橫濱橋後又衝越過淞滬鐵道而到達寶山路,與公共租界的北四川路南北相連的寶山路屬中國地界,駐守在寶山路的警察及中國保安部隊面對挑釁的日軍,立即舉槍還擊,乒乒乓乓的槍聲持續了大約一刻鐘後,日本的便衣隊和陸戰隊員倒下了十多人。挑釁的日軍經不住中國保安部隊的猛烈攻擊,狼狽地逃竄了。

潰退的日軍不甘心失敗。10時30分左右,東江灣路上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裏,從後門衝出一大隊的武裝士兵,他們哇哇地叫喊著,再次越過淞滬鐵路,向守衛天通庵和八字橋的中國守軍發起突然襲擊!另一路日軍在兩輛鐵甲車的掩護下,向東寶興路方向進攻。中國軍隊早有準備,隱伏的士兵乘機躍出迎戰,日軍驚慌亂射,又被中國守軍斃傷十多人。

終於,舉世震驚的淞滬抗戰拉開了帷幕。下午4時許,」八•一三」大戰爆發!八字橋一帶,中華民國政府軍即國民革命軍第88師262旅冒著密集的炮火奮勇衝鋒,這是孫元良將軍指揮的部隊。五年前的「一,二八」抗戰中,孫元良將軍經廟行一戰,威名遠揚。此刻,從北四川路進犯八字橋的日軍伊藤第3大隊抵擋不住中國軍隊的進攻,節節敗退。中國軍隊乘勝而追,5時30分就佔領了八字橋,接著又佔領了日軍的陣地中興路橋和江灣路一帶。

這個時候,日軍猛烈的炮火向著寶興路及商務印書館轟擊,頓時火光衝天,彈片橫飛!而中國軍隊的炮兵也猛烈還擊,他們對著江灣路上日軍陸戰隊的司令部猛轟,有三發炮彈命中目標,擊毀了房屋的部分墻壁,中國軍隊乘機迫近日軍據點海軍陸戰隊司令部。

與陸地上的槍炮聲相呼應,停泊在吳淞高橋的日軍艦艇,也以大口徑炮向虹口虯江碼頭至滬江大學一帶猛烈轟擊。@(待續)

--轉載自 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一期 紀念七七抗戰七十週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上個世紀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蘇聯一直擔心會同日本之間發生戰爭,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想辦法把戰禍轉嫁給別的國家。在當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臨時中央政府的積極配合下,及日本國內左翼勢力對日本政策的影響,日本暫時將進攻的目標從蘇聯轉移到中國。這一改變,將中華民族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 急如星火盧溝橋事變後,由中共潛伏在國民黨內的紅色代理人張治中引發中日之間的全面戰爭,把中國推入無邊的戰禍之中。
  • 翼軍總司令張發奎張發奎是自信的,他相信武力萬能。他認為中國只要有十個八個像他這樣的第4軍的「鐵軍」,就能與列強爭雄。確實,1927年是輝煌的。6月,蔣介石指揮的國民革命軍到達河南。張發奎的第4軍在漯河南岸與東北軍隔河對峙,鐵橋上機槍密佈。張發奎下令以連為單位挺身衝鋒,一個連一個連的兵士冒著彈雨踏著屍體奮勇向前,前仆後繼的人浪衝鋒使守軍驚心動魄,竟丟了武器倉皇後退。漯河一戰,第 4軍威名遠揚!
  • B> 血雨江陰中國的海軍與遼闊的海洋和漫長的海岸線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到1927年,南京政府的中央海軍只有50艘艦艇,總排水量34,261噸。此後外患內憂下的10年,雖然組建擴編,辦學操練,但發展緩慢,至淞滬抗戰前,中央海軍共有艦艇57艘,數量上雖然只增加了7艘,但排水量卻增加了萬噸,達到442,980噸。作為海軍部長的陳紹寬,決心一洗1932年淞滬之戰時海軍只能按兵不動、隔岸觀火的恥辱。 日軍的攻擊目標是中國的4艘主力艦,特別是鯨魚般的「寧海」號和「平海」號。
  • (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1946年3月17日,國民黨軍統局(副)局長戴笠殉難。國民政府特別明令褒揚公葬戴笠,送葬隊伍有數萬南京民眾。3月26日,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蔣介石)着特級上將制服,親率宋子文、陳立夫、白崇禧、陳誠等數百名軍政大員到南京中山路357號軍統辦事處戴笠靈堂弔唁。蔣介石親筆為戴笠題寫輓聯:「雄才冠群英,山河澄清仗汝跡,奇禍從天降,風雲變幻痛子心。」可謂備極哀榮。
  • 豪氣長歌 閻海文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讓目睹者欽佩和崇敬。日軍官兵在他殉國的上海大場為他建墓立碑,墓碑上刻寫「支那空軍勇士之墓」八個大宇。《每日新聞》報驚歎﹕「中國已非昔日之支那」。東京新宿舉辦了「中國空軍勇士閻海文之友展覽會」…
  • 百川歸海淞滬抗戰的槍炮聲,點燃了每一個中國人的愛國熱情。大江南北的中國軍隊,站到了同一條戰壕中。熱血青年銘記著當時報紙上最激昂的口號:「甯作戰死鬼,不當亡國奴!」第23軍軍長潘文華面對江東父老,在歡送大會上立下遺囑:「勝則歸,敗則死」…797團一到上海,立即進入陣地,官兵們第一件事就是寫遺囑。有一天寄出官兵們寫給父母妻兒的家信竟達160封。…
  • 大本營「非能打不能打的問題,而是打不打的問題。」軍政部常務次長陳誠說,「敵對南翔在所必攻,同時也為我所必守,是則華北戰事擴大已無可避免。故日在華北得勢,必將利用其快速裝備沿平漢路南下直赴武漢,於我不利,不如擴大淞滬戰爭以牽制之。」陳誠的見解與蔣介石的想法不謀而合。「一定打!」蔣介石數得斬釘截鐵。
  • 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嚴謹地、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本欄轉載自黃花崗雜誌連載「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淞滬大會戰〉之紀實,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國共產黨顛倒是非的謊言蒙蔽真實歷史、道德紛失的年代,重現大時代刻記的忠貞,滌蕩人心,誠殊珍貴。從14集起,為松滬大會戰紀實下篇:〈抗戰的洪流〉之連載。
  • 史料述說的故事,顯示八年抗日戰爭共軍不僅沒有參與,並且將炮火對準國民政府,趁勢坐大。那麼抗日期間,中共到底是什麼角色呢?著名的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曾經在其《誰是新中國》的書中談到:「國民黨說抗戰是十四年,共產黨則一向說抗戰只有八年」。在抗戰期間,「中共是一分抗日、十二分宣傳,一百分發展! 」辛灝年披露:「在中國共產黨內,當年確實有些愛國者曾參加過局部的小型的戰鬥,但是,由於毛澤東明確地制止八路軍、新四軍打日寇;明確地指示「只有在遭遇日寇、並且是不得不打時才可以打,而且主要是打偽軍,打後就宣傳別黨不抗日,共產黨才是抗日的……」(─1937年8月中共中央對南方遊擊區的秘密指示)。而「國共合作」的歷史,就是國民黨逐漸被共產黨殲滅併吞的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