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民國衛國戰爭歷次大會戰紀實

衛國戰爭之淞滬大會戰 6:調兵遣將

原作(大陸)徐志耕  編輯(大陸)黃原真

蔣中正(右)與白崇禧(左)密商抗戰戰略。(翻攝:鍾元/大紀元)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

調兵遣將
從廬山回到南京,蔣介石鬥志昂揚。暑期談話會與各省各界的眾多人士交換了看法,甚至包括那些因日本全面侵華而暗暗興奮不已的共產黨。

蔣介石對記者發表談話說:「我政府對日之態度始終一貫,毫不變更,即不能喪失任何領土與主權是也。我國民處此祖國之存亡關頭,其必能一致奮鬥到底,余已決定對於此事之一切必要措置,唯望全國民眾,沉著謹慎,各盡其職,共存為國犧牲之決心,則最後之勝利必屬於我也。」

美國記者斯諾認為,蔣介石是一個堅強的人。平時,他的情緒被壓抑著,一旦發作,頓有力量。
8月初,蔣介石向華北的馮玉祥、西北的閻錫山、西南的白崇禧和四川的劉湘發出電報,還有李濟深、龍雲、何鍵。余漢謀、顧祝同、蔣光鼐、蔡廷鍇、陳銘樞等等,邀請他們來南京研討國防大計。

與此同時,國民政府的要員也齊集首都,共商國事。
[圖:1937年8月,在淞滬會戰前線指揮作戰的國民革命軍第88師師長孫元良(中)、副師長馮聖法(右)和參謀長陳素農。]
 
白崇禧接到電報有些猶豫。他找李宗仁、李品仙、夏威、廖磊和黃旭初等桂系中的實力人物商量去留。這些人一致反對白崇禧去南京,他們擔心這一著可能會對西南實力派不利。地方軍人的割據稱雄之心,是辛亥以來的一個很壞的傳統。正是這個傳統,為辛亥之後真正的新中國──大中華民國,製造過太多的麻煩甚至是災難。

出身貧寒的白崇禧尊重他的結髮妻子馬佩璋。回到家,他將何去何從的為難事說與太太聽,請太太幫他出個主意。
白太太平時雖不過問政治,但她關心國家大事,對於丈夫的提問,她要白崇禧自己決定。
當時身邊的人,基本上都反對白崇禧到南京去。他們小肚雞腸,說得更難聽:「這是蔣介石借刀殺人!」

白崇禧素有「小諸葛」之稱,他認為,抗日是國民的一致要求。如今抗日時機成熟,正是軍人報效國家的時候。如果不去南京,不但辜負了中央的一片厚意。連自己以前喊過的抗日口號也變成自欺欺人的話了。言而無信,將被民眾和歷史譏笑!

他感激深明大義的夫人在這個國難當頭的時候理解他而不阻攔他,白崇禧決定動身前往南京。
由德國駕駛員駕駛的水陸兩用飛機已經在桂林機場等候,這是蔣介石專門派來接白崇禧的。

飛機穿雲破霧,直飛南京。國民政府的軍政要員張群、何應欽、程潛、朱紹良、張治中、谷正綱等在機場迎接。晚上,蔣介石召見白崇禧等一行人後,一起共進晚餐。接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白崇禧為副參謀總長,這是桂系中最顯要的地位。1929年,白崇禧因跟隨李宗仁率先發動武裝叛變中華民國南京政府和反對蔣介石而被開除國民黨黨籍。

聽說北伐名將白崇禧到達南京,消息靈通的日本記者立即發出電訊:「戰神到了南京,中日戰爭不可避免!」

從8月4日起,蔣介石每天分批與各地應召來京的軍事將領商談抗戰的軍事部署。如果說廬山談話會是抗日戰爭的文臣動員大會的話,那麼,從8月9日至12日在南京靈穀寺無梁殿召開的最高國防會議就是武將的統一大會。戰前,蔣介石首先召開了一個全國軍事會議,晉軍首領閻錫山被任命為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這個在1929年曾與李宗仁、馮玉祥一起大鬧過中原的「九五之尊」,現在信誓旦旦地向蔣表示堅決抗日。四川省主席劉湘在蘆溝橋事變後的第三天就電呈蔣介石請纓抗戰,他是8月7日乘飛機到南京的。在國防會議上,他說:「要抗戰才能救亡圖存,才能深得民心……日本人的國力雖然比我國為優,但其必須利用交通線,始能展其所長。離開了交通線,不但軍隊調動困難。給養補充更不容易。我們只要棌取正規、游擊兩種戰術,在交通線兩側及其前方後方與敵周旋,即可作持久戰。」他表示:「抗戰,四川可以出兵30萬,供給壯丁500萬,供給糧食若干萬石!」

向有「倒戈將軍」惡稱的馮玉祥也要隨時準備為抗戰犧牲生命,一向喜歡作態的他,參加完軍事會議後就寫好了遺囑,並立即應邀到中央廣播電臺發表題為《我們應如何抗敵救國》的講演。他對千千萬萬的民眾說:「侵略中國的是凶橫殘暴的日本軍閥。至於日本人民,我相信大多數是愛好和平,擁護公理和正義的。但是,我們對日本帝國主義和日本軍閥卻決不應該再存有絲毫的幻想。我們只有以抗戰手段,才能取得真正的和平,取得國家的自由與平等。」

馮玉祥認為,我們要爭取抗戰勝利,就應當發揚民族精神,如申包胥、岳武穆的忠心報國、首先應當把自私、不誠、怕死、為家不為國、明哲保身等觀念鏟除淨盡。

參加軍事會議的各方將領一起參與制訂了抗日戰爭的作戰計劃,《作戰計劃》決定成立抗戰大本營,蔣介石任陸海空軍大元帥。確定了抗戰的指導方針、國家動員方案和成立戰區。從大本營到各戰區的長官重新任命。在《戰爭指導方案》中,明確第三戰區當前任務是:「迅將日本侵入淞滬之敵陸海軍及其空軍陸上根據地掃蕩、撲滅,以準備敵軍再來時之應戰,同時對於浙江沿海敵可登陸之地區,迅速構成據點式之陣地,防止敵人登陸,或乘機殲滅之。」

這時候,已經隱蔽了一年多的「京滬抗日秘密指揮部」也開始調兵遣將了。自從1932年張治中由中央軍校的教育長調任為這個重要機關的負責長官後,就立即選派幹部,並以「中央軍校高級教官室」的名義移駐蘇州,因為需要偵察和測量,以及組織工事構築和訓練,為了掩護起見,「高級教官室」又改名為」野營辦事處」。野營辦事處在上海到南京的鐵路線上,包有一節專用車廂,隨時可以掛在任何一次列車上。

張治中是在青島養病時得知蘆溝橋事變的。槍聲就是命令,第二天他就拒絕醫生的再三勸告,立即趕回南京。大戰在即,南京政府任命他為京滬警備司令官的要職,可他手上能掌握的部隊不多,除了第87師、88師和江蘇及上海的幾個保安團外,協同的炮兵和空軍都調到華北去了,第36師還在西安沒有回防。幸虧鍾松的第2師的補充旅及時趕到,張治中命令其中一個團更換保安團的服裝,化裝為上海保安隊進駐虹橋、龍華西機場擔任警戒,另一團化裝成憲兵開駐松江。

化裝成保安隊的士兵剛剛進駐虹橋機場,就發生了一起外交事件。8月9日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一輛日本軍用汽車發瘋似的朝虹橋機場開來,警戒的中國士兵示意停車檢查,可是兩個武裝的日本兵不聽勸阻,反而開足馬力衝過了警戒線。早就仇恨滿腔的中國士兵便開槍射擊,汽車東倒西歪地扭了幾下就翻掉了。

被打死的兩個日本兵是海軍陸戰隊駐滬西第1中隊的中尉大山勇夫與一等兵齋藤與藏。
情況立即被報告給警備司令部。參謀處處長朱俠驅車來到現場。科長鍾桓同時與日本領事館聯繫詢問是否有私自乘車外出的軍人。

為了爭取主動,防止日方滋事,警備司令部一面指責日方違約預先沒有通知便進入華界挑釁,是大山勇夫強行闖入機場打死我方衛兵;一面組織中日雙方在機場門口察看和查驗現場。死在虹橋機場門口的「保安隊士兵──時景哲」被拉到真如法醫檢驗所解剖,中日雙方和中立的工部局都派人參加,驗傷填單,煞有介事,日人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可是日本海軍武官本田少將向記者發表了威脅性的談話:「決不讓死者作無意義的犧牲。」駐上海總部領事岡本季正對上海市長俞鴻鈞說:「著日本海軍軍服的軍人被中國軍隊所殺。這是對皇軍的極大侮辱,此事已引起全日本的憤怒!」他提出在本案交涉之前,中國方面必須立即撤退保安隊和保安隊所設置的防禦工事。

風度翩翩的俞市長侃侃而談,據理力爭。他說:「此次不幸事件的發生,中國方面極為重視,我們認為雙方應以誠摯公正的態度,徹底調查事件真相,然後再循外交途徑解決。」

他希望日本方面:「勿過於衝動感情,亦勿僅憑理想與臆測推斷事實。至於避免發生同樣事件一點,市政府早巳注意。事件發生之夕,已自動將距離日僑居住區域較近之保安隊步哨稍稍後退,以免衝突。至於沙袋及鐵絲網,因恐引起市民驚惶,亦早已撤除。」

日本總領事說﹕「保安隊現在駐扎紮的地點,形成包圍日本陸戰隊之形勢。非撤退不足以避免衝突,再如掘戰壕堆沙袋等工事,亦應撤除。」

極有外交才華的俞鴻鈞市長柔中有剛:「保安隊所有措施,無非為防範起見。總之,我方維護之心志,日方應能諒解。如認保安隊的工事含有危險,則不免神經過敏!」

岡本又回到虹橋機場事件上來了。他說:「據日方調查,日本海軍官兵並未開槍。」
俞市長的口氣強硬起來了,因為中國軍隊正在向上海開進,抗戰就要爆發。他的答復有理、有節而有力:「領事今天並非為交涉此案而來,故我不願意詳談。等正式交涉時,我們再進行討論。需要提請領事注意的是,日方軍艦今天有16艘到滬,一部分停泊在吳淞口外,一部分開進了黃浦江,且有軍隊登岸,不知岡本先生知道否?」

岡本被有力的駁斥和反問驚愕了,他支支吾吾地答不上來。
「貴方一面在外交交涉,一面又增加軍艦,這是威脅。但我方抱有固定的方針,不是威脅可以改變的!」俞市長斬釘截鐵。

也在這一天,在南京的日本駐華大使館參事日高到中國外交部施加壓力,要求中央政府督促上海公平地了結虹橋事件一案。
這天傍晚,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下令:
京滬警備司令張治中率部向上海既定圍攻線開進。
蘇浙邊區司令張發奎率第57師向浦東推進。
第55師及獨立20旅調往上海南郊。
第56師和61師進入上海北郊。
炮兵第2旅山炮第3團由嘉興向蘇州開進。
榴彈炮第10團由南京向蘇州開進。
第98師由漢口向南京開進。
第59師及江蘇省兩個保安團,擔任長江南岸江陰、瀏河地區的江防。
接著,羅卓英的第18軍、周磊的第6師、胡宗南的第1軍兩個師、俞濟時的第58師及王耀武的第51師,向上海集中。

接到進軍的命令,鐵路停止客運,旅客全部下車改運軍隊。汽車亦集中軍隊駐地運兵。這天天氣炎熱,許多部隊露營。

8月12日一早,中央軍的先頭主力部隊已到達上海,當上海的民眾從夢中醒來,見街頭路邊都是抗日部隊,一個個驚喜萬分。

張治中已率領第87師和第88師連夜趕到上海,他一身戎裝,佩著上將軍銜,正在和參謀們討論著。
一位黃埔學校的學員見張治中軍容嚴整,贊嘆地說:「教育長今天真威風!」
「將軍若在戰場上陣亡,敵軍官兵見到後都要敬禮保護,並准許將屍體領回,所以我要穿戴整齊!」張治中說。

從市區趕來真如的警備司令部劉參謀接著說:「今天是8月12日,當年‘一•二八滬戰,我們挨打吃虧,今天我們要先發制人,狠狠回敬他一下!」
張治中認真地說:「委員長指示,要等敵人先動手打我們,我們才能回擊,否則國際輿論對我不利!」

果真,8月12日下午3時,應日方要求,淞滬停戰協定共同委員會在工部局會議廳開會,除上海市長俞鴻鈞和日本駐滬總領事岡本外,還有英、法、美、意四國代表。岡本指責中國保安隊及正規軍隊已在近郊設置防禦工事,他提請共同委員會加以注意。

俞鴻鈞市長嚴正駁斥岡本的言論,他說:「我國軍隊是在自己的領土上進行戰爭準備,如日方撤退,則可避免衝突。中國軍隊恪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一貫政策。如日方不向我挑釁,我方絕不首先開槍!」

3個小時的唇槍舌劍最終不歡而散。
當晚,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大川下令部隊進入陣地,4000多名日軍作好了戰鬥準備。
震驚世界的淞滬抗戰就要開始了。@(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調兵遣將震驚世界的淞滬抗戰就要開始了。… 從廬山回到南京,蔣介石鬥志昂揚。…聽說北伐名將白崇禧到達南京,消息靈通的日本記者立即發出電訊:「戰神到了南京,中日戰爭不可避免!」
  • 計謀和陰謀 對於日本這個惹不起也躲不過的鄰國,蔣介石憂心忡忡。中國人抵禦侵略的傳統法寶是萬里長城。從1934年開始,國民政府動員了相當數量的人力物力,大規模地構築防禦陣地,僅三年多時間,從內陸到沿海,從北方到南國,修築了比萬里長城還要長的防線。
  • 劍拔弩張 對於日本朝野來說,1937年8月13日這一天,是一個吉凶難測的日子。這一天,日本內閣會議作出決定,派遣第3師團和第11師團參加上海作戰。
  • (shown)滬寧急電   這一夜,蔣介石徹夜不眠。夜深了,蔣介石仍然沒有睡意,他在日記本上記下了對淞滬抗戰的作戰方針及指導思想:「對倭作戰應以戰術補武器之不足,以戰略彌武力之缺點,使敵處處陷於被動地位。」
  • B>風馳電掣宋希濂集合軍官開會,部署乘車順序,以及準備乾糧和飲水事項等等。風馳電掣的列車沿著隴海路飛奔。沿線民眾得知這是東征抗日的部隊,人山人海地鼓掌歡呼。香煙、餅乾、罐頭和糖果像天女散花般地從車窗中投擲進來。南京一鎮江一常州一無錫,離上海越來越近了,摩拳擦掌的官兵們,殺敵的熱血在胸中沸騰。
  • 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嚴謹地、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本欄轉載自黃花崗雜誌連載「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淞滬大會戰〉之紀實,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國共產黨顛倒是非的謊言蒙蔽真實、道德紛失的年代,重現大時代刻記的忠貞,滌蕩人心,誠殊珍貴。
  • 1月13日是中華民國故總統蔣經國逝世26週年,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此前出版《蔣中正總統侍從人員訪問紀錄》,受訪的侍從人員口述提及與蔣經國生活之親身經歷。12日上午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吳敦義前往桃園大溪鎮頭寮謁陵,表達感念及追思之意。
  • (shown)青天白日旗飛揚 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對國軍抗日的慘烈毫不知情,他們以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戰、地雷戰、還有麻雀戰打走的。如果連真相都被掩蓋,那只能說明我們並沒有勝利。如果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任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14年艱苦抗戰是虛構的李雲龍、姜大牙,李向陽們打贏的,那我們民族的歷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們再這樣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騙下去,我們將沒有歷史,只擅長篡改和遺忘。所以我要說,如果我因為說真話而死。那就讓我因說真話而死,我不會再沈默。我會記得這14年的舉火燎天,中華民國全圖1117萬4002平方公里,縱橫千萬里的戰線上奮勇作戰的身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國民革命軍。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願戰爭永不再來!
  • (shown)最大謊言--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為了將自己包裝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斷吹噓戰果。而據日方資料,百團大戰,擊斃日寇302人;平型關大捷,擊斃167人。…以上共計擊斃日軍599人。當國軍在前線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時候,中共這顆毒瘤把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當成了它寄生裂變的最佳機會。共軍10大元帥的林彪打了一個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餘下的功勳都是打內戰建立的,而國軍的高級將領個個都和日軍血戰過。 毛澤東說:「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 (shown)14年的抗戰史,大多數中國人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這兩場八路軍和日本侵略者的作戰,平均7年一場。如果從1937年算起,就是4年一場,好像是說,抗日主力軍八路軍憑著這兩場戰役,就徹底打敗了侵略者,挽救了中華民族。事實上,抗日戰爭中,蔣介石領導的國軍打了22次大型會戰,1117次中型戰役,3萬8931次小型戰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