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正義(17):有關簡化字問題的幾個認識誤區(3-2)

作者 : 子正

(Fotolia)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

(四)簡化字比繁體字易學、記、寫的說法,是混淆閱讀、書寫、手寫與印刷的區別

一般來說,人一生中閱讀(書籍、小說、報紙、雜誌、廣告、影視等)的需要與時間,要遠遠超過書寫。

對於閱讀而言,字體規整、宜於辨識是首要要求,所以正規的印刷品最為適宜。而印刷品的印製,與字體的繁簡無關,特別是現代印刷,尤其無關。對於書寫而言,則須區分場合、用途。對此,古人已經處理得非常有效而智慧。

古代官方公文、詔書,正規的書籍詞章、文書,正規莊重的場合,一律只用正體字書寫或印刷,取其規範典雅、易於辨認、避免誤讀之效能,並便於傳承。而日常應用的文字,如書信、手稿、筆記等,以及民間市井間,則多用行草與簡體,取其簡易快捷之便利。

所以,這些日常手寫使用的簡體(俗體),雖然出現成百上千年,卻始終與正體字井水不犯河水,並行不悖,不曾鳩占鵲巢而取代正體字。這就像人的穿著,日常在家可穿輕鬆的家居服,但出門必換上得體的正式服裝。

可見,作為閱讀、印刷的漢字,並沒有筆劃減省的訴求。但作為傳承,則要求漢字盡量保持原貌。作為書寫,「簡化字」的便利本來就存在,完全沒必要用手書的草體或俗體取代正體。

另外,從閱讀與書寫的發展趨勢看,閱讀的對象、需求與涉及的面越來越擴張。印刷、複印、網路等的發達,使一次「書寫」能供成千上萬的人閱讀。而「書寫」則越來越容易、快捷與虛擬化。電腦時代,筆墨紙面書寫,逐漸被鍵盤及語音輸入替代,「書寫」變得前所未有的輕鬆快捷。

所以,就算「簡化字」在書寫上有那麼一點便利,這種便利在電腦時代也得不到體現,就算能得到一些體現,用簡化字取代正體字,就如同用快餐取代正餐一樣,無疑是一種愚昧與庸俗的表現。

(五)社會大眾識字問題,主要是教育普及問題,而非關涉文字本身的難易

十八世紀以前的四千餘年,中華文明一直是人類文明的主體,中國在很長時間(公元581~1800年)一直處於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被西方人稱為「中華帝國」。其間中國的識字率,至少維持在5%以上,十一至十三世紀的宋朝,曾高達30%左右,一直是世界同期最高。

這不僅得益於當時中國社會穩定、經濟發達,更重要的是中國社會歷代官方都重視教育,興辦官學。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周朝,官學已普及至鄉里。中國社會對於教育的重視,《禮記.學記》中有這樣的話:

「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學乎」、「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
「是故古之王者建國君民,教學為先」。

對於官學興辦情況,古代典籍中有這樣的記載:

《孟子.滕文公上》:「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禮記.學記》:「古之教者,家有塾,黨(鄉)有庠,術有序,國有學。」《漢書.董仲舒傳》:「立大學以教於國,設庠序以化於邑。」《班固.東都賦》:「學校如林,庠序盈門。」

同時,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孔子還開啟私學,並盛於當世,有弟子三千。私學興,乃有後來的「百家爭鳴」。其後,官學、私學並舉,孕育出中國人「耕讀傳家」的傳統。

中國歷代社會在興辦學校的同時,不僅同步解決漢字教學法的問題,即從漢字的造字法「六書」入手,以期事半功倍之效。

如《周禮.地官司徒》所記:「保氏掌諫王惡,而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馭,五曰六書,六曰九數」,還都確定了常用字,如周朝的《史籀篇》十五篇,秦代的《倉頡篇》、《爰歷篇》、《博學篇》三篇,西漢的《急就篇》,南北朝的《千字文》,唐朝的《蒙學》,宋代的《三字經》、《百家姓》,明代的《龍文鞭影》,清代的《小學韻語》等。

這使得中國古代兒童只要讀一年私塾,就能通過識字關,還能認識二、三千個常用字,所以歷代出現不少七、八歲能吟詩作賦的神童,如《三字經》所言:「瑩八歲,能詠詩;泌七歲,能賦棋」,「唐劉晏,方七歲,舉神童,做正字」。

歐洲中世紀的鄉村,除牧師外,沒有幾個識字的人。後來歐洲教育逐漸普及,恰恰得益於元朝將中國的印刷術傳入。

大陸推行簡化字以來的五、六十年,臺海兩岸的漢字教學,客觀上是一場「簡化字」與「繁體字」實際效益的大規模概率對比。結果顯示,簡化字非但沒能縮短兒童識字、認知的時間,大陸小學學制仍是六年,卻反而使大陸青少年接觸古典文化的能力低於臺灣。

所以,社會大眾的識字問題,歸根究底是教育普及問題。把文字變兒戲,無助於文字的學習掌握,更不利於對文化的學習,尤其是高層次文化的學習。

退一步說,即使漢字筆劃繁多,難學難寫,那也只是表明應該花更多氣力去學習、掌握它,因為經過這種努力,便能擁有更強的溝通能力,不單方便地跟當代人群交流,還能跨越數千年與古聖先賢們思想交融。

一項國際研究結果顯示,一般兒童在12歲以前就能熟練掌握本國語言,唯有波蘭兒童,因其母語繁複的文法及動詞變化,需到16歲時才能熟練掌握。但波蘭人從沒有產生簡化本國語言(文字)的「神奇」想法。

法語、俄語的文法,也是舉世公認的難學。如法語,名詞有陰陽性,動詞有(語態和時態)16種變位,每種變位又分3個人稱和單複數,籠統算起來,一個句子可以將近有100種變位。

但未見法國或俄國提出要簡化本國語言(文字),也沒見因法語(文)、俄語(文)、波蘭語(文)難學而影響各國國民的識字率,相反,俄羅斯、法國、波蘭的識字率世界排名都很前面,在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公布的2007年世界各國識字率排名中,俄羅斯居第10位(識字率為99.4%),法國與波蘭等並列第14位(識字率為99.0%)。

波蘭語(文)、法語(文)、俄語(文)等拼音文字,不僅文法難學難掌握,且面對新事物,有永遠學不完又不得不學的新單詞。

但漢字,古代學童一兩年就能通過識字關,而且是一勞永逸就解決識字問題。尤其,漢字是世界上唯一傳承四、五千年,至今仍是世界上使用人數最多的文字。中國擁有如此優秀珍貴、世界上獨一無二,足令任何民族都羨慕的文字,中國一些無知、別有用心的人,卻肆無忌憚地進行詆毀、破壞,以徹底消滅之而後快,其見識與人格,何其澆薄。@*

點閱【漢字正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