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藍圖】太陽王世紀(六)中國皇帝畫像

作者:夏禱
左:路易十四騎馬畫像;右:郎世寧《乾隆皇帝大閱圖》軸,絹本設色,繪於乾隆23年南苑大閱時。(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人氣: 11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來自遙遠東方的書簡

來到了地球另一端的中華帝國,博學勤奮的耶穌會士學會了滿文漢文,孜孜不倦地展開了工作。他們奔波四方繪測中國地圖,在最偏遠的鄉下向貧苦的百姓熱誠地宣教,教授皇帝及皇子幾何、樂理、人體結構。在每天忙碌的工作之外,他們以灰色藍色、睿智的一雙眼睛觀察記錄中華帝國。在歐洲,飛來了一封封來自地球另一端的書簡。

中國人十分執著於他們的國家、他們的道德、他們的風俗習慣和他們的學說信條,他們相信只有中國才配引起人們的注意。當我們使他們承認基督教是偉大的、神聖的和顛撲不破的宗教時,他們似乎準備入教了,但事實遠非如此。他們會冷冷地回答道:「我們的書裡從來也看不到關於你們宗教的事情,這是外來的宗教,如果中國以外真有甚麼好東西,真有甚麼真實的東西,我們的聖人學者們會不知道?」(沙守信神父致郭弼恩神父,1703年,江西撫州府)

進入珠江,我們就開始看到中國是甚麼樣了。珠江兩岸一望無際的水稻田綠得像美麗的大草坪。無數縱橫交叉的小水渠把水田劃分成一塊塊的。只看到遠處大小船隻穿梭往來,卻不見船下的河水,仿佛它們在草坪上行駛似的。更遠些的小山丘上樹木鬱鬱蔥蔥,山谷被整治得猶如杜伊勒利宮花園的花壇。大小村莊星羅棋布,一股田園清新的氣息。千姿百態的景物令人百看不厭,流連忘返。我們從法國出發,經過八個月的航行,終於於11月6日至7日夜間抵達廣州。(馬若瑟神父致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懺悔師拉雪玆神父,1699年,廣州)

有關中國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地區、最富庶的國家一類話我不再贅言,因為這些年來大家已給您寫過千百次。皇帝及其宮廷之豪華、達官顯貴們之富有超出了人們的想像。人們無疑首先會對琳琅滿目的絲綢、瓷器、家具和珍品收藏產生強烈印象,它們雖不見得更加絢麗多彩,但畢竟比我們多數的歐洲工藝品更引人注目。(馬若瑟神父致郭弼恩神父,1700年江西省撫州府)

這些不幸者的辛勞超出了人們一切想像。一個中國人整天用雙手翻地,而且往往在水深及膝的水田裡勞動,但晚上若能就著淡而無味的清水湯吃一小碗飯便是幸事。這便是他的日常生活。許多人已慣於忍受這一切;如果您從中剔除對窮人而言是如此自然的慾望,那麼,他們品行的純潔便與其貧窮和勞動強度甚為相稱了。(馬若瑟神父致郭弼恩神父,1700年江西省撫州府)

這些信開啟了中華帝國和歐洲之間的一道橋樑。這是切切實實擺在歐洲人面前的古國,她的富庶和貧窮、驕傲和愚昧。這些書簡歷經70年而編輯成《耶穌會士書簡集》,18世紀上半葉在巴黎陸續出版,其中10卷是關於中國政治制度、風俗、史地、哲學思想的觀察實錄。在中國的器物大量抵達歐洲之前,這些書簡宛如來自這遙遠古國的信使,向歐洲人描繪了一個遙遠的地方,在那兒生活的遙遠的人們。同時,這些書簡也記錄了歐洲傳教士在中國勞苦不懈的耕耘。

Israel_Silvestre_Versailles_ 1682年的凡爾賽宮。(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Israel_Silvestre_Versailles_ 1682年的凡爾賽宮。(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重回凡爾賽宮

對於為了治理帝國付出一切、勵精圖治的康熙帝來說,白晉等人只是滿清帝國吸收西方文化知識的開始。他需要更多的「國王數學家」來協助他建立王家科學院,也需要更多有音樂、藝術、科學、地理才能的傳教士來完成接下來的探索和文化傳播。

1693年,康熙帝派遣白晉回法國,召喚更多博學的耶穌會士來中國。在這裡,白晉的身份有一個戲劇性的轉變:他穿上滿清欽差大臣的袍服,帶上康熙大帝的旨意和一箱箱貴重的禮物,從法蘭西太陽王的使者變為滿清帝國康熙大帝的大臣,第二度橫越驚濤駭浪,輾轉在充滿險阻的海陸上,回到了十二年前飛鳥號出發的布勒斯特港。

於是,闊別家鄉多年的白晉回到了法蘭西。這時已是1697年。離開時還沒有竣工的凡爾賽宮現在已完成了主體的幾棟輝煌的宮殿,立在陽光下,盡顯這全歐洲瞻仰的王宮應有的榮光。白晉穿一身東方的綢袍穿越凡爾賽宮浩大的前庭,有如做了一場夢。在夢中,自己似乎口吐一種奇異的方言,卻在醒來的時候全部忘記。

在令全體臣子和貴族們震驚的眼前,出現了身穿滿清欽差大臣袍服、項上佩戴天主教十字架的白晉。整個凡爾賽宮,連帶著整個巴黎都震動了。

深眼高鼻的白晉穿一身貴重的古國大臣大綢袍,來到了太陽王的面前。當初派遣六名國王數學家出使中國之時,誰也想不到耶穌會士會把這神秘的古國穿在身上,把自己蛻變成一名中國皇帝的使者,回到了法蘭西。

白晉向太陽王獻上了一箱箱來自康熙大帝的珍貴的禮物及49卷珍藏的中國典籍。在那時,法蘭西只有23冊漢文書籍,這49冊中國典籍讓路易十四欣喜萬分。白晉帶回來的還有《康熙帝傳》和《中國現狀》這兩本自己的著述。《康熙帝傳》是多年前出使時,路易十四吩咐下來的。現在白晉幸不辱命,完成了這個使命。

康熙大帝銅板畫像,杜赫德《中華帝國通誌》,1736(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康熙大帝銅板畫像,杜赫德《中華帝國通誌》,1736(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不久,《康熙帝傳》在巴黎出版,成為歐洲的暢銷書。書中開頁處有一幅康熙大帝豐盈的版畫像,這幅畫像的風釆贏得了歐洲人對遠方的中國皇帝的喜愛。歐洲的讀者們驚喜地發現這位皇帝不但是個神射手、騎士、詩人,還熟讀了歐幾里德的《幾何原本》,會用大半圓儀觀測天象,還熱愛巴洛克音樂。更叫人訝異的是,他不但會彈奏中國樂器,還會彈鋼琴!這一切太不可思議了。不消說,對於這位遠遠超出他們想像的中國皇帝,歐洲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白晉《康熙帝傳》蝴蝶頁。(Eastday 數字圖書館)
白晉《康熙帝傳》蝴蝶頁。(Eastday 數字圖書館)

康熙帝今年44歲,在位已有36年。他沒有半點和皇位不相稱的資質和品德。他威武雄壯,儀表堂堂,身材高大,舉止不凡。他的五官端正,雙目炯炯有神,鼻尖略圓而稍顯鷹鉤狀。雖然臉上有一點天花留下的痘痕,但是絲毫不影響他的美好形象。

不論是立射還是騎射,也不管馬是停下時還是飛奔時,他都能左右開弓、百發百中。飛禽走獸,無論是靜立的、飛跑的,他都能箭不虛發。各種武器,甚至現在已經廢棄不用了的武器,他也能樣樣精通。此外,他使用我們的火器就像對本國的弓弩一樣熟悉。對於韃靼人所擅長的騎術,康熙帝也是出類拔萃的,他騎術高超,姿勢優美,無論在平路還是陡坡上,都能上下自如,奔走如飛。

每天,皇帝都和我們在一起達一兩個小時,而且在此期間,房間裡只有兩三個宦官陪侍。我們和皇帝談論關於西洋科學、西歐各國的風俗、傳聞,以及其它各種問題。其中我們最願意對皇帝談起的話題,就是關於路易大帝的宏偉業績,而這同樣也可以說是康熙皇帝最喜歡聽的話題。在進行這樣的談論的時候,皇帝竟讓我們坐在御座的兩旁,要知道,除皇子外,任何人都不可能得到皇帝的這種特殊恩賜。(白晉,《康熙帝傳》)

對於這本傳記的第一位讀者——太陽王,地球另一端的康熙大帝似乎並不那麼遙遠。他們兩人對音樂和藝術相似的愛好,更重要的,他們對彼此文明的尊重和熱愛,拉近了這兩位君主的距離。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白晉的另一本書《中國現狀》(L’état Present de la Chine)同時在巴黎出版,這是一本彩色手繪圖彙編,生動地描繪了中國社會各階層的人物:帝王、皇室貴族、滿清(韃靼)朝官、將士、僧尼、文官士族以及中國生活,包羅萬象。這些立體的圖象把遙遠的東方古國人以視覺的方式展現在歐洲人眼前。在攝影術還未發明的十七世紀,這樣的圖冊彌足珍貴,也顯出歐洲人對這世界上唯一倖存的古國極大的興趣。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7]]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9]]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白晉《中國現狀》繪圖(公有領域)

正如巴黎是當時歐洲的文化首都,巴黎成了中國熱旋風的中心。隨著中國皇帝的家喻戶曉,歐洲對這東方帝國的癡迷推向了高峰。

東西方君王的一雙鏡像

十七世紀,英國人及荷蘭人在遠東拓展殖民地,並先後成立東印度公司,在貿易上攻城略地,帶給法蘭西極大的壓力。1664年,路易十四的財務大臣柯爾貝爾籌建東印度公司,大力拓展亞洲貿易。在回到法蘭西期間,白晉向法王建議成立一個結合貿易及傳教的代表團,前往中國。

1698年3月,東印度公司旗下的海之女神號(Amphitrite)從拉羅歇爾港(La Rochelle)啟程,航向中國。這是第一艘從法蘭西直航中國的越洋帆船。這艘船不但帶回了欽差大臣白晉,還帶來了白晉為康熙帝召來的九名耶穌會士。這些人當中,巴多明博學多才,為清廷培養外交人才,並研究中國醫學;雷孝思有地理勘測的專才,在後來繪製《皇輿全覽圖》時貢獻極大,並將《老子》翻譯成拉丁文;南光國是小提琴家,也精通樂器製作,曾為康熙製造羽管鍵管、定音鼓;馬若瑟則深入研究中國文學,翻譯了對法國文化界影響極大的《趙氏孤兒》。

皇家波維絲織錦畫製作,國王之旅。(Google Art Project,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王家波維絲織錦畫製作,國王之旅。(Google Art Project,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同年11月,海之女神號抵達廣州。對於這第一艘來自太陽王的高船,康熙帝減免了所有的稅務,並允許法國人在廣州建立商館。同時,康熙帝特地賜兩位傳教士為欽差,與一位滿洲官員一同前去迎接遠道而來的法蘭西耶穌會士。在這兩位欽差中,有一位就是當年和白晉一起來到中國的國王數學家——劉應。

康熙大帝 船上旅行,繪於18世紀。(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康熙大帝 船上旅行,繪於18世紀。(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白晉一行人往北行的時候,康熙帝正在南巡的路上。在鎮江,他令他們登上自己乘坐的御舟,接見了新來的九名耶穌會士,並讓他們隨行三個月。在御舟上,康熙帝令新到中國不久的耶穌會士在御前演奏。當南光國拉起小提琴的弓弦,御舟在河上微微晃動,來自太陽王宮廷的巴洛克音樂帶著難以言傳的意蘊,絲絲入扣地傳入中國皇帝的耳朵。

凡爾賽宮銅版畫,這些版畫是路易十四贈送各國君主的禮物。(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凡爾賽宮銅版畫,這些版畫是路易十四贈送各國君主的禮物。(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這回重返中國,白晉帶來了路易十四饋贈的珍貴禮物。在眾多禮物中,有一幅路易十四的油畫像。回到北京後,白晉在一封信中描繪了康熙如何仔細端詳畫像中英姿勃發的太陽王。

太陽王畫像, 羅浮宮藏。(章樂/大紀元)
太陽王畫像, 羅浮宮藏。(章樂/大紀元)

我們在江西省會南昌府獲悉皇帝已離京前往江蘇,遂也朝這一方向進發。皇帝沿運河南下,我們在運河岸邊兩個商業重鎮揚州和淮安之間見到了他。

這位君主聽說我們到達後便派張誠神父用船把我們接上他的龍舟。按慣例,我們一靠攏他的船就跪下向皇帝請安。這時,他在一扇窗前出現了,令我備感榮幸地問候我身體可好,其仁慈之神情足以讓最鐵石心腸的人感動。

我們一到那裡就把禮物整理得井井有條,見過禮物的幾名朝中大臣讚不絕口,還說在宮中從未見過如此稀罕珍奇之物。皇帝希望仔細欣賞,命人逐件拿給他看;由於他對各類工藝品都很內行,因此所作的評價比任何人都更高明。不過他最感興趣的是法國王宮的圖畫,尤其是國王肖像,皇帝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它,仿佛這幅色彩自然鮮豔的肖像在他眼前活生生地再現了他聽我們說過的我們尊嚴的君主的一切奇蹟。(白晉神父致國王懺悔師拉雪玆神父,1699,北京)

讀到這裡,我們回想起了這兩位東西方英主之間驚人的相似之處。身居地球一東一西,他們各自留下了一幅騎在白馬上的畫像。在《路易騎馬畫像》中,正值盛年的太陽王騎在兩蹄高舉的白駿馬背上,舉劍向前方。在《康熙行獵圖》中,白馬上的康熙帝爲衆人環繞著,慈祥的望著地下跪著的百姓。巧合的是,他的孫子乾隆也留下了兩幅騎在白駿馬上閲兵的畫像。乾隆繼承了康熙帝汲汲吸取西學的事業,把西方文化和藝術更深的引入中國。

左:路易十四騎馬畫像;右:郎世寧《乾隆皇帝大閱圖》軸,絹本設色,繪於乾隆23年南苑大閱時。(公有領域,大紀元合成)

當康熙目不轉瞬的凝視太陽王的畫像,我們仿佛看見這兩位締造了一個偉大時代的君王走向彼此,合而爲一。在這個時代中,東西方文明謙遜而殷切的吸收著彼此來自於天的美德,努力均衡著彼此,完善著自身。在整個人類文明史中,這是稀有而值得紀念的一個短暫,猶如曇花一現的時代。@#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來到了地球另一端的中華帝國,博學勤奮的耶穌會士學會了滿文漢文,孜孜不倦的展開了工作。他們奔波四方繪測中國地圖,在最偏遠的鄉下向貧苦的百姓熱誠的宣教,教授皇帝及皇子幾何、樂理、人體結構。在每天忙碌的工作之外,他們以灰色藍色,睿智的一雙眼睛觀察記錄中華帝國。在歐洲,飛來了一封封來自地球另一端的書簡。
  • 出現在凡爾賽宮的第一個中國人——沈福宗所描述的古國文明深深吸引了路易十四。同時,同行的比利時耶穌會士柏應理也向路易十四轉達了南懷仁的請求:儘速遣使去中華帝國。無論從貿易、科學或宣教的角度來說,太陽王深知法蘭西必須趕上西班牙、葡萄牙,深入新大陸和古老的東方。也就是說,對於法蘭西,遣使前往中國是十分自然而必要的一件事。
  • 我們知道,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是兩個大力扭轉了人類文明方向的時代,而路易十四時代正是介於這兩者之間。站立在文明的十字路口,這偉大的世紀扮演了甚麼角色?十六到十七世紀,在太陽王登基前後,歐洲經歷了全方位的衝擊。把他所身處的時代放入歷史的大背景中,我們將更能理解路易十四時代的意義。
  • 在寫這篇有關十七世紀巴黎的稿子時,發生了巴黎恐怖襲擊事件。人們把這一場前所未有的屠殺叫做戰爭。事實上,這不是文明和野蠻之間的戰爭,更不是宗教與宗教之間的戰爭。它的根源遠為深刻。
  • 不遠處森林的環繞下,有一座布置成中世紀場景的橢圓形場地。上百位貴族裝扮成中世紀的騎士,手上持著刻著金色詩句的盾牌和徽像,騎在駿馬上浩浩蕩蕩地踏蹄而入。場外,王后和貴婦們在拱門下觀看這古味盎然的演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射到穿一身華麗的紅寶石色軟甲、頭戴高冠、無比尊貴的國王身上。那一年,路易十四25歲,他親政已三年。
  • 1715年路易十四逝世到現在已300年。2015年9月1日,人們成群結隊來到金碧輝煌的凡爾賽宮,自發地紀念逝去的太陽王,以及隨之而逝去的偉大世紀le grand siècle。凡爾賽宮特地在城堡北翼布置了路易十四廳,並舉辦了盛大的化妝舞會。人們穿上十七世紀的華服步入燈火輝煌的凡爾賽宮,衣香鬢影、杯觥交錯之間,我們仿佛回到了那充滿了自信、高蹈的時代。
  • 康熙帝自八歲登基,在他六十多年的勤政生涯中,他除去了專擅朝政的鰲拜、治理黃河疏通漕運、平定三藩之亂、平定喀爾丹、安撫蒙古、嚴懲沙俄、解除滿漢紛爭、統一台灣……由此開啟了史上最長的「康乾盛世」,也使當時的中國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強國。這些功業赫赫纍纍,彪炳千古。康熙帝創下的千秋功業,不僅靠謀略,也和他平日戒除安逸,勤政修德息息相關。
  • 凡人生在世,多想功成名就、事業有成者眾多。在所有這些事業中,最大的莫過於成就帝業。帝業之偉,又莫過於平定天下,以仁政心繫百姓福祉,予社稷萬民之福,教化德心安居樂業。當然,任何事業有成,都有他的基點和支撐。當人們回首看看風雲跌蕩的清朝歷史,聖主明君康熙帝不僅奠定了清朝的盛世基業,由他編撰或建議編修的著作,經過300多年的歲月,影響至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