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翰青:另一個角度看秦始皇

翰青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2月11日訊】提及秦始皇,除了「六王畢,四海一」、「廢封建,置郡縣」、「車同軌,書同文」……這些文治武功的評述之外,現代人頭腦中閃現更多的,恐怕是「暴君」、「苛政」一類的負面詞彙。無可諱言,在秦統一天下的戰爭中,各國軍民傷亡頗多,稱其殺伐過重,或不為過。然而,除去這一點,現代人頭腦中對秦始皇的印象,實則也有點使這位始皇帝蒙受冤屈。

孟姜女哭長城

秦始皇之冤,不能不提及孟姜女哭長城,當今比較流行的一個版本是:
孟姜女的丈夫萬杞良,在新婚之夜被抓去修長城。孟姜女不遠萬里去給丈夫送御寒衣物,卻被告知丈夫已死,屍體埋在長城下。「孟姜女放聲大哭,最終哭倒長城八百里」(紅朝六十年代中學課本《孟姜女送寒衣》),並用滴血法找到了丈夫的骸骨。秦始皇因此召見孟姜女,見其美貌,欲納為妾,孟姜女要秦始皇為萬杞良披麻帶孝才肯答應,在秦始皇祭拜完萬杞良後,孟姜女捧丈夫屍骨投海自盡……

然而,翻開史書,我們會發現,秦始皇因此事被冠以見色起意、奪妻未成的罪名,比竇娥冤。

此事最早見於《左傳》——「……齊侯歸,遇杞梁之妻於郊,使吊之……」(《左傳•襄公二十三年》)——齊將杞梁在莒國戰死,齊侯在歸途中遇到杞梁的妻子,準備就地給杞梁開個「追悼會」,但杞妻認為,在此弔唁,於禮不合,因此齊侯到杞梁故居去弔唁。

曾子講述此事時,稱「其妻迎其柩於路而哭之哀」《禮記•檀弓下》,與「《左傳》版」相比,「哭之哀」三字增添了幾分感情色彩。

到了西漢末年,在劉向的《列女傳》裡,對此事的描述突然有了令人瞠目的變化——「夫死後向城而哭,城為之崩」——杞梁之妻對亡夫的哀悼哭崩了城牆。誠然,古人斷然不會如紅朝豢養文人般,為迎合上意而隨意篡改歷史。劉向先生記《左傳》所未記,或許另有所據,然而即使按《列女傳》所載,杞梁之妻哭崩的城牆,也屬戰國時的齊長城,和秦始皇沒有關聯。

到了唐代志怪小說《同賢記》裡,這個故事的男主角杞梁被改名為良,齊長城也被換成了秦長城。然而即使在這個被高度藝術誇張的版本裡,故事的結局,也僅是孟姜女千里尋夫、哭崩長城,終得丈夫遺骸。講述的無非是征夫離婦之怨。

況且,直至清代,主流社會依然清楚此事乃訛傳——「由來此日稱姜女,盡道當年哭杞梁。常見秉彝公懿好,訛傳是處也何妨。」(清乾隆《姜女祠三首》)。

至於秦始皇見色起意云云,不過是近現代少數人的臆測罷了。

然而,六十餘年前竊據大陸的某政教合一組織,為宣示其如何之「偉大、光榮、正確」,以貶損我輩之祖先為能事,遇此可藉以「批判」「封建帝王」的大好機會,豈能不大書特書。此政教合一組織,向以顛倒黑白為能事,數十年來為其構陷者,即使在世且身居高位,亦多半百口莫辯,遑論作古千年之秦始皇乎?

「坑儒」與「反右」

秦始皇的另一大現代冤案,當屬「坑儒」。

《史記》對秦始皇「坑儒」的前因後果皆有記載--「侯生盧生相與謀曰:「始皇為人,天性剛戾自用……未可為求仙藥。」於是乃亡去。始皇聞亡,乃大怒 曰:「……今聞韓眾去不報,徐市等費以巨萬計,終不得藥,徒奸利相告日聞。盧生等吾尊賜之甚厚,今乃誹謗我,以重吾不德也。諸生在咸陽者,吾使人廉問,或為訞言以亂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餘人,皆坑之咸陽,使天下知之,以懲後。」(《史記.秦始皇本紀第 六》)——侯、盧二儒生以求仙藥為名,騙取錢財,之後攜巨款潛逃,秦始皇一怒之下殺了咸陽城內涉案諸生,這便是歷史上真實的「坑儒」。

筆者所以稱之為「現代」冤案,蓋因其受紅朝發動的「反右」運動所累。

五十餘年前那一場臭名昭著的「反右」運動,是由馬列教前教主毛澤東以「整風為名」拉開序幕的。

一九五七年五月一日,紅朝開展整風運動,並宣稱要實行「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原則,要知識份子「向黨提意見」,面對馬列教的「誠懇」態度,很多知識份子信以為真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然而,當時眾人皆未料到,毛澤東在四月三十日的上海局杭州會議上,已向部下交代了其真實意圖——「要的東西(指言論自由)不給他們,我們就處於被動。給了以後,鳴好鳴壞由他們自己負責。反正總有一天要整到他們自己頭上來的。⋯⋯有人說這是放長線釣大魚,也有一些道理。 」

五月十五日,毛澤東又炮製了一篇名為《事情正在起變化》的內部文件,稱「我們還要他們(筆者註:指所謂「右派」)猖狂一個時期,讓他們走到頂點。他們越猖狂,對我們越有利益。」

六月八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這是為甚麼?》的社論,馬列教撕下了溫情面紗,咬牙切齒的給一眾知識份子冠以「右派」罪名。從此使數十萬知識份子,及其百萬計的至親良友,陷入了無邊的苦難之中。

由此可知,紅朝的「暢所欲言」,不過是個陷阱。當有人指其為陰謀時,毛卻美其名曰「陽謀」,並大言不慚的自比秦始皇「坑儒」。加之紅朝數十年不遺餘力的歪曲歷史,使得當代不少學人,將紅朝「反右」歸咎於所謂「中國有根深蒂固的專制主義傳統」。更有大小「五毛」,隨魔起舞,混淆視聽,使人難辨真偽。

然而,秦始皇受騙後為追責而「坑儒」,與紅朝包藏禍心的毛式「陽謀」,是否可同日而語,相信您自有明斷,無須筆者多言。

還先人以應有的公正

秦始皇帝之功過,絕非三言兩語能一一評斷清楚,筆者並非始皇帝的超級「粉絲」,亦無力捧之意。然縱覽古今、橫觀中外,各族各國莫不以祖先為榮。而以貶損祖先、咒罵本民族歷代帝王為樂者,馬列教治下之當代國人,恐屬絕無僅有。

筆者雖不才,然不願見——馬列胡虜招搖過市,華夏先人蒙垢受辱。唯願略盡綿薄之力,還先人以公正,還歷史以清白。

翰青歎曰:
縱論千載評是非,
未讀經史竟敢為!
讕言欺世莫輕信,
與魔共舞徒傷悲。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 朱穎

評論
2015-02-11 3: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