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的真相探秘系列之二

張高麗的老部下在天津爆炸「頭七」被抓

人氣 43426

【大紀元2015年08月25日訊】張高麗或是天津大爆炸案中的關鍵人物
(接上文)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

二、張高麗的老部下楊棟樑在爆炸後被抓

張高麗與楊棟樑的關係

8月18日是天津爆炸「頭七」。

下午3時許,官方發布消息,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爆炸發生後,楊棟樑以國家安監總局局長、黨組書記身分,率工作組連夜趕赴事故現場,他是第一批趕到現場的官員。沒想到,這一去,最終落了馬。

這名落馬的安監總局局長,从2001年開始到2012年,一直在天津任副市長、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长;期間兼任過國資委主任,後任市委常委。依照天津市政府的內部分工,楊棟樑主要分管發展改革、物價、統計、服務業、行政審批、監察、公務員、國資、應急管理等。2012年,上調北京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黨組書記。

楊棟樑在網絡的簡歷上,顯示楊在2005年成為了天津市委常委。但是,《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在其名為「楊棟樑在台上的最後7天」一文中稱,楊棟樑是在2007年升任的天津市委常委。

也有大陸網民在微博透露,楊在張高麗主政天津時很受張的重用,張一手將楊從副市長提到市委常委。

而張高麗接手天津市委書記的職務,正是2007年。張還擔任濱海新區開發領導小組的組長。當時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是張高麗,副組長除了戴相龍,還有楊棟樑和黃興國。

戴相龍傳聞已經被抓,楊棟樑已落馬。

據熟悉天津政壇的相關人士介紹,濱海新區開發開放從地方戰略上升為中共國家戰略之後,利用中共給予的「先行先試」的優惠政策,天津從國家相關部門爭取到了很多大項目,如大乙烯、大石化、大火箭等,而這些項目能夠拿下來,尤其是國家級的石化項目能落地天津,跟他的努力有很大關係,很多都是他「親自跑下來的」。由於楊本人早年在石化行業浸淫日久,所以,當他以地方官員身分再與中石化、中石油這樣的央企巨頭洽談合作時,顯得駕輕就熟,「很多數據都清楚」。

用微信公眾號「政知圈」的話來說,「天津、石化、安全生產,每一條都跟楊棟樑密切相關。」

在天津主管石油石化國資時期,總投資高達183億的百萬噸乙烯及配套項目,就是楊棟樑「大手筆」的典型代表。

2005年12月,中央有關部委正式核准中石化天津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當時,該項目頭頂兩大頭銜,一是「中國最大石化項目」,二是「天津市1949年來最大工業項目」,但這個項目拖了近4年才上路。

2009年11月,中石化與沙特基礎工業公司才舉行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揭牌儀式。雙方按50:50合資,總投資高達183億元(人民幣,下同)。該項目一期工程總投資大約110億,2012年1月獲得發改委核准。

2012年4月,二期工程在濱海新區奠基開工,楊棟樑為開工儀式站台。

楊棟樑天津時期的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項目,是2001年,天津與中海油合作,引進液態天然氣及應用工程的項目。

該項目也與被帶走調查的楊棟樑之子楊暉有關。《新京報》引述多個可靠信源證實,楊暉被帶走時正在天津出差。其任職的中海油在天津有多個項目。有知情人士稱,楊暉在天津關係深厚。

楊暉被帶走前,係中海石油氣電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思想政治部總經理。《新京報》引述多個內部信源證實,楊暉出現在中海油氣電集團的時間大約在2011年前後。不到30歲的他起初任團委書記一職。期間時任天津常務副市長的楊棟樑與時任中海油副總經理的吳振芳合作密切,而氣電集團當時正是由吳分管。

今年4月2日,曾與楊棟樑有過合作的吳振芳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公開報導顯示,2011年,楊棟樑以天津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的身分與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副總經理吳振芳簽署「天津市引進液化天然氣及應用工程項目合作協議」。

2012年2月29日,在調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之前,中海油浮式LNG接收終端項目在南疆港奠基,楊棟樑再次以天津市領導身分出席。

中海油一直被認為是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地盤。張高麗也曾經長期在石油系統工作。

一名天津紀檢系統人士稱,楊這個人私心很重,在當天津副市長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舉報他,不乏天津的一些已退休的高官,典型的帶病提拔。對楊的秘密調查已有半年之多,爆炸這個事只是「契機」。

正是這麼一個「帶病提拔」的人,在張高麗的天津書記5年任期之末,即2012年5月,以天津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身分離開天津,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

一名接近安監總局的消息人士表示,楊棟樑有濃郁的「天津情結」,就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之後,3年多時間裡,楊棟樑兩任秘書都來自天津市政府辦公廳,而總局為他配的專職秘書,卻一直是「徒有其名」,從未被安排實質性秘書工作。

中石油系統一位關鍵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明確表示,2012年,系統內部就曾傳言楊棟樑會重新回到中石油,並擔任一把手。從公開的報導中可以看到,近年來楊棟樑與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諸多高層頻頻接觸,從工作範圍而言與其老本行關係密切。2010年9月,時任天津常務副市長的楊棟樑還陪同時任中石油集團總經理蔣潔敏到屬於中石油旗下的大港油田調研。公開信息還顯示,楊棟樑因為工作關係,與中石油總經理廖永遠、中石化總經理王天普等石油系統高層接觸頻繁。廖永遠、王天普等高層,目前均已因為貪腐問題落馬。其中,中石化總經理王天普是在今年4月27日落馬。在天津近年來推動的石化項目中,中石化舉足輕重。

楊棟樑是否因為石油系統腐敗案而受牽連呢?相關人士稱,楊棟樑不是蔣潔敏他們這條線的,在石油系統工作期間職位不高,與蔣潔敏等人的認識應是始於天津市任職期間。他說,楊棟樑管了天津工業、國資這麼多年,推動了許多大項目進行,在天津爆炸案的敏感時期落馬,很可能還是與天津的事情有關。

楊棟樑修改法規後 瑞海國際成立

2012年5月,楊棟樑出任國家安監總局局長,隨即簽署《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規定取得港口經營許可證的港口經營人在港區內從事危險化學品倉儲經營,不需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

有關規定包括,(一)依法取得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許可證的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在其廠區範圍內銷售本企業生產的危險化學品的;(二)依法取得港口經營許可證的港口經營人在港區內從事危險化學品倉儲經營的。

瑞海國際物流成立時間在2012年11月。此時,由楊棟樑簽署的《危險化學品許可證管理辦法》剛剛施行2個月。

瑞海國際2015年6月才擁有港口經營許可(津)港經證(ZC-543-03)號。

《南華早報》18日的報導稱,此處可能涉及一個行政管理體制的漏洞,即擁有港口經營許可的瑞海國際,或可以逃過危化品存儲經營的審批。

但是,2012年12月11日由中共交通運輸部發的《港口危險貨物安全管理規定》中顯示,從危險貨物的安全評價審批到監管,需要經過「港口行政管理部門」。

從事實來看,瑞海國際走的路,就是先從天津市交通部門獲得了危化物臨時許可,再拿到了港口經營的許可證。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涉事企業瑞海公司於2012年11月註冊成立,成立初期的經營許可項目明確表明「危化品除外」。2014年4月,瑞海公司才首次獲得天津市交通部門批覆的危化品試經營資質,有效期至2014年10月16日。而該公司正式獲得港口經營許可證是在2015年6月。

瑞海國際的控制人

從現在陸媒的報導來看,在瑞海國際前台持股的,都是一些「小螞蟻」。真正在背後操作的,第一個人叫董社軒(又名董蒙蒙),其父為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長董培軍,據稱董培軍與已經落馬的原天津公安局長武長順關係密切。

據界面新聞報導,在瑞海國際的5名董事和1名監事中,至少有兩人曾經在中化集團工作,而真正創辦瑞海國際的,還有一名並未出現在股東名單上的關鍵人物,于學偉。

于學偉曾經擔任中化天津濱海物流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一度擔任中化天津副總。

瑞海國際的董事曹海軍、董事總經理只峰、監事陳雅佺,都曾是于學偉的直接下屬。于學偉跟天津港務局和海事局關係密切,瑞海能以民營企業的身分獲得危化品儲運的資質,主要就是靠于學偉出面溝通。

多年來,中化一直獨享天津港危險品存儲資質。天津港和中化合資成立的天津港中化危險品物流有限公司,也獲得了這一資質。

瑞海國際官網顯示,該公司可以存儲除了第一類和第七類以外的所有危險品。

天津當地危險品進出口行業一位資深人士向澎湃網表示,在北疆海事局管轄的五家危險品倉儲企業中,有兩家規模較小,而且只能作業危險性較小的第八、九類危險品,另外三家就是中化天津物流事業部所屬濱海物流公司、津港中化物流公司,以及瑞海國際。

該名人士並稱,第一類爆炸品和第七類放射性物品,天津所有危險品倉儲企業都沒有資質存儲。

直到瑞海出現,天津港才有了第一家民營危化品出口的港口物流公司。作為一家民企,瑞海國際可以存儲其餘七類危險品,實屬不易。在北疆海事局管轄的3家擁有這7類資質企業中,只有瑞海是民企。

一位物流業人士說,最近三年,普通企業連第九類危險品都不允許做,但瑞海就這麼在各單位眼皮底下的一塊地上硬是擠了進來,「沒學會爬,就開始走了」。

一位在天津港經營物流多年的企業主表示,央企中儲一度想做危險品物流,跟港務局申請,但「資質沒有拿下來」。

瑞海物流成立過程中的權力鏈

網絡一篇《津門官場形勢分析》的文章,分析了瑞海國際背後的權力鏈。以下是幾節摘選:

「2013年1月24日,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給瑞海物流打開方便之門,批准了《關於天津東疆保稅港區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港口經營資質的批覆》,『同意規劃建設,允許幾類危險品⋯⋯』

「要知道,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主,瑞海物流能把它給攻下來,可見能量之大。連濱海新區副區長都抱怨,天津港是市管國企,但實際架子跟央企一樣大。地方政府對天津港的實際控制力很弱,人事權也沒有,實際上管不了。

「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屬於天津市交通委員會(前身天津市口岸管理委員會)。2003年,天津港務局實行政企分開,行政職能轉交天津市交通委員會,天津港務局轉制為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

「現任天津市交通運輸委員會主任曾任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局長。

「瑞海國際不去辦理《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而去辦理《港口經營許可證》,這一點就很微妙,這說明瑞海物流的人脈網能在交通運輸部門發揮作用。

「天津市安監局副局長高懷友證實了這一點,危化企業的安全生產許可由交通部部門發放。

「2013年5月4日,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第二次給瑞海物流開綠燈。允許瑞海物流可以建設1.8萬平方米的危化品倉庫。

「2013年9月,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第三次給瑞海物流開綠燈,在它批覆的一份文件中聲明,瑞海物流危化品倉庫的工程安全預評價報告和安全條件論證報告基本符合國家和交通運輸部有關編制規定,根據專家組意見,同意備案。

「而天津環保部門也給瑞海物流第一次開了綠燈。根據天津市環境工程評估中心為瑞海物流出具的環評報告,『該項目建設內容符合國家產業政策,選址符合地區總體發展規劃。施工期對環境的影響較小⋯⋯本項目建設具備環境可行性。』(編者註:資料顯示,這份報告落款日期為2013年5月24日。)

「從程序上說,瑞海物流的危險品倉庫項目立項後,就要向天津發改委進行立項申報,然後進入安評環節。

「顯然,天津發改委給這個項目立項了。因為,瑞海物流在2014年5月通過安全評估,取得了全國甲級安全評價機構安全條件審查報告, 具備了從事危化品的倉儲資質。

「如果天津發改委不在立項上放行,就不可能進入安評環節,瑞海物流通過安評,恰恰說明,它獲得了天津發改委的立項同意。(編者註:可能作者沒有查到相關報導,2013年8月,瑞海取得天津市發改委的項目核准通知書。)

「給瑞海物流做安評的是天津市中濱海盛安全評價監測有限公司,天津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在收到天津市中濱海盛安全評價監測有限公司的安評報告後,立即給予放行通過。」

天津交港局觸審批「紅線」

《新京報》在調查瑞海經營資質的過程中,得到了一份與瑞海無證經營危化品倉儲有關的文件。那是2014年5月4日,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批覆瑞海國際可以「試運營」危化品的文件。

2014年,天津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與其它單位合併,成為天津市交通委。

這份《關於天津東疆保稅港區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試運營期間港口經營資質的批覆文件》顯示,同意瑞海國際在試營業期間(2014年4月16日至2014年10月16日),從事港口倉儲業務經營,同意瑞海國際在集裝箱堆場重箱區(包括裝箱區),面積1萬8000平方米,儲存包括壓縮氣體2類危險品、易燃液體3類危險品等9種危險品貨物。

重慶市交通委港口管理處一名長期負責辦理港口經營管理許可證的工作人員表示,從未見過類似的行政許可。

這名工作人員表示,審核一家企業是否有在港口經營危化品的資質,《港口經營許可證》和《港口危險品貨物作業附證》缺一不可,「沒有兩證,在港口作業化學危險品都屬於違法」。

再談張高麗與瑞海的傳聞

8月14日,海外博聞社引用知情者的話稱,發生爆炸的天津濱海新區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所屬公司法人董事長等,表面上都是一些普通的自然人,但真正掌控者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常務副總理張高麗的親家。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其親家獲得在該區設立化工品倉庫的許可,而該許可不但繞開了環保部門的審評監管,甚至連環保部門置喙的可能性都沒有,因為它是由時任天津市政府高層親自批准的。

消息指,大陸微信自媒體「俠島客」13日刊出的一篇文章——《天津爆炸的涉事企業到底甚麼來頭?》己經點到了事件的要害,但是沒敢捅破真相。表面上,那家公司的法人董事長並無高深背景,而真相是,發生爆炸的是天津濱海新區瑞海公司危險品倉庫,背後老闆是張高麗的親家。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表示,從現在陸媒的報導來看,瑞海國際的成立到運營,涉及到天津交通委員會、天津發改委、天津安監局、環保局、公安局、海事局和天津海關等天津的地方政府部門和中央直屬機構。如果說,沒有天津高層的權力參與此中的運作,那是不可想像的。

石久天說:「官方在案發後急速控制了所有瑞海國際的高管,說好聽點是防止逃跑,說難聽點是第一時間控制證人,不讓他們亂說話。最後發出所謂起底瑞海國際人脈關係獨家報導的,也只是新華社的記者。」

財經網在8月20日的《瑞海「中國合夥人」背後的迷團與荒誕》一文中,不無深意地說,「如果瑞海公司的實際背景即是目前由新華社一文所定論,那麼,該公司其實並無太大太深厚背景。」

(接下文)
江澤民或引爆天津針對習近平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天津爆炸牽連張高麗 網曝張曾重用楊棟樑
李克強埋伏筆 王岐山抓楊棟樑瞞兩高官
官媒列天津代書記四大「不可推卸責任」
周曉輝:或涉天津大爆炸 環保部官員落馬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會慌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遠見快評】巴西轟中共生物戰 布林肯王毅交鋒
專訪李南央:我的兩本書《母親》和《繼母》(3)
【秦鵬直播】美中激辯聯合國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