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領袖蔣介石》第四章——鯨吞烽火

《抗日領袖蔣介石》連載(19)全國應戰

作者:袁定華
  人氣: 474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六節 準備全國應戰

盧溝橋事變,平津淪陷,日本好戰的狂潮席捲全島,日寇決定擴大戰火,抗戰形勢為之大變。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立即向全國軍民發出準備全國應戰的號召。

一九三七年八月一日,蔣介石在南京中央軍校發表講話,要求全國軍民要統一認識、統一行動,為取得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各盡所能,各盡其力。他在講話中告訴大家說: 

一、現在國家已臨到最後關頭,我們要鎮靜自持,加倍努力,準備全國應戰。

二、此次廿九軍各官長在平津抗戰殉國,忠勇壯烈,足資矜式,但我們不可忘其失敗的教訓。

三、今後我們要全國一致與倭寇拼戰到底,來爭取最後的勝利。

四、我們要獲得最後勝利,必須注意下列三點:
1.要有作戰的決心——我們國家民族今惟有抗戰一條生路,人人須抱定有敵無我,有我無敵的決心,實行人人抗戰家家抗戰。
2.要有充分的準備——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有準備則戰勝,無準備則戰敗,故吾人須加緊準備,求戰勝於事先。
3.要有整個計劃——未奉命令須死守不退,既奉命令必勇往直前,強者不可燥進,弱者不致後退。

五、希望大家根據此次平津失陷的教訓,切實猛省,人人激發自動奮戰的精神,迅速完成各種必要的準備。

六、我們要以一當十,以十當百,來消滅貪得無厭侵略不已的敵人,以收復失土,洗雪國恥。

七、我政府和人民,過去數年忍辱負重,埋頭苦幹,已充實了禦侮圖存的最低準備;今後全國上下須共同一致,持久奮戰,必能獲得最後的勝利,完成復興的大業。」(蔣介石文集.民國二十六年.演講.準備全國應戰)

在中央軍校發表講話的前一天,即七月三十一日,蔣委員長已發出「告抗戰全體將士書」:
「這次盧溝橋事變,日本用了卑劣欺騙的方法,佔據了我們的北平、天津,殺死了我們的同胞百姓,奇恥大辱,無以復加,思之痛心。自從九一八以後,我們愈忍耐退讓,他們愈兇橫壓迫,得寸進尺,了無止境,到了今日,我們忍無可忍,退無可退了。我們要全國一致起來與倭寇拚個他死我活!我們軍人,平日受全國同胞的血汗供養,現在該怎樣的忠勇奮發,以盡保國衛民的責任!我個人做了全國的統帥,負有國家存亡將士生死的全責,自然要竭我心力,操最後必勝的把握。我常常說:我們既戰,就要必勝,只要我們全體將士能夠一心一德,服從命令,結果一定可以打敗倭寇,雪我國恥。在此即刻就要與倭寇拚命抗戰的時候,特地提出下面最重要的五點,希望大家注意:

一、要有犧牲到底的決心

各位要知道倭寇向來利用投機取巧的方法,來奪取我們的土地,除非使他們受到相當的打擊,他們總不肯停止侵略的。現在我們既然是全國一致的和他抗戰,他們為了面子關係,一定要出全力來拚;所以戰事不發動則已,一經發動,定必延長,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因此我們大家必須同心合力,死命相拚,要萬眾一心的拚戰到底!你們要知道,戰爭的勝負,全在於精神,我不怕敵,敵必怕我;怕敵人的一定失敗,不怕敵人的一定勝利。雖然我們的槍砲不如倭寇,只要我們抱定犧牲到底,忠勇不怕的革命精神,向前殺去,倭寇必敗無疑;因為倭寇只會投機取巧,不願真正犧牲。

二、要相信最後勝利一定屬於我們

倭寇到我國內地來作戰,因為到處地形生疏,而且到處人民都是我們的同胞,就是他們的仇人,幾乎到處都有寸步走不得的形勢。因此倭寇個個都懷著怕死不肯犧牲的心理,於是行動緩慢,不敢急進,只是仗著他們的飛機大砲向我們猛烈轟炸,希望把我們嚇退,而避免真正的作戰;除此以外,實別無本領。所以只要我們誓死拚命,頑強抵抗,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謹慎瞄準,愛惜我們的子彈,持久死守,來消耗他們的實力,結果一定可以打勝仗的;只要我們臨戰勿慌張,匆忙亂,就是有一些損失,或一時挫折,也只要利用他們不肯犧牲,不敢急進的弱點,從容補救,繼續奮鬥,一定能爭取最後五分鐘的勝利。

三、要運用智能自動抗戰

歷來作戰,關於整個的戰略戰術,當然由最高統帥部頒發指示;而對於各部隊所擔任範圍以內的事務,必須由各部隊的各級主官,自動的詳細研究,來幫助總部之所不及。譬如當地的形勢,敵我的詳情,便衣隊的編配,間諜的使用,戰爭劇烈接濟斷絕的設法補救,交通阻礙命令不達時臨機應變,都應該由各單位的主官自動的運用智能,以謀取戰爭的勝利!這是上自軍長師長旅長,下至連長排長都應該有的責任和本領。

四、要軍民團結一致親愛精誠

任何戰爭,得到民眾幫助的,一定勝利。這次抗戰,尤其應該發動全國各地方全體民眾的力量和敵人拚命。但是要希望民眾和軍隊合力一心,合拍應手,一定先要對民眾表示親愛精誠,得到他們的信仰,才能達到希望。關於對民眾表示親愛精誠的方法,例如徵用民伕,必須隨時體恤,勿使過度疲勞,發生怨望;遇到落難婦女老幼,必須盡力補救,視同自己家人一樣;對於戰區及附近的民眾,更須告以國家已到了危亡關頭了,既是中華民族的同胞,就應該大家一致起來殺敵救國等的大義。總須隨時隨地幫助民眾,教導民眾,救護民眾,以表示親愛精誠,痛癢相關,甘苦相共。這樣軍民團結,民眾自然樂於幫助,漢奸自然不會發生,敵人未有不打敗仗的。

五、要堅守陣地有進無退

我們革命的精神,就在於有進無退;我們革命的成功,也就在於有進無退的連坐法。過去作戰如此,現在對於倭寇作戰,更應該要實行連坐法,使得勇敢的可以放心,怕死的要退也不敢退,才可以得到最後的勝利。因為倭寇仗著他強大的武器,猛烈轟炸,無非迫我們退卻,使他可以進攻。如果我軍能屹立如山,堅守陣地,有進無退,等到接近衝鋒肉搏,他們雖有飛機大砲,也就無法使用,以我軍的久經戰陣,定可取得最後勝利。倘使未曾得到統帥的命令,擅自退卻,不僅個人要受連坐法的處罰,並且搖動軍心,貽害國家,無異於引狼入室,為虎作倀的漢奸;如果各區陣線之前,凡遇有未奉本委員長命令擅自退後者,無論任何官兵一律以賣國罪處死毋赦。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天要死的,總要死得值得,死得光榮;若果因擅自退卻,致被軍法制裁而死,遺臭萬年,何如在前方應戰犧牲,流芳百世。目下中央正擬頒獎勵固守據點的辦法,如有能固守據點,有進無退的,就給他晉陞三級,榮贈三代,並及其子孫。所以你們務要堅守陣地,有進無退,為國家增光寵,為自己保榮譽。如有擅自退卻者,必以漢奸論罪,必殺無赦。

上面所舉的,是驅除倭寇、復興民族最重要的五點,以後再有重要的指示,另外陸續頒發。各位要知道,我們自九一八失去了東北四省以後,民眾受了痛苦,國家失去了領土,我們何嚐一時一刻忘記這種奇恥大辱?這幾年來的忍耐,罵了不還口,打了不還手,我們為的是甚麼?實在為的要安定內部,完成統一,充實國力,到最後關頭來抗戰雪恥!現在既然和平絕望,只有抗戰到底,那就必須舉國一致,不惜犧牲來和倭寇死拚。我們大家都是許身革命的黃帝子孫,應該要怎樣的拚死,圖報國家,以期對得起我們 總理與過去犧牲的先烈,維持我們祖先數千年來遺留給我們的光榮歷史與版圖,報答我們父母師長所給我們深厚的教誨與養育,而不致於對不起我們後代的子孫。將士們!現在時機到了,我們要大家齊心,努力殺賊,有進無退,來軀逐萬惡的倭寇,復興我們的民族!」(蔣介石文集.民國二十六年.演講.告抗戰全體將士書)

為了回應蔣委員長「準備全國應戰」,要全國一致與倭寇拼戰到底,來爭取最後勝利的動員號召,1937年9月22日,中央通訊社發表了《中國共產黨為公佈國共合作宣言》。宣言稱:  
 
親愛的同胞們: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謹以極大的熱忱向我全國父老兄弟諸姑姊妹宣言,當此國難極端嚴重民族生命存亡絕續之時,我們為著挽救祖國的危亡,在和平統一團結禦侮的基礎上,已經與中國國民黨獲得了諒解,而共赴國難了。這對於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前途有著怎樣重大的意義啊!因為大家都知道,在民族生命危急萬狀的現在,只有我們民族內部的團結,才能戰勝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現在民族團結的基礎已經定下了,我們民族獨立自由解放的前提也已創設了,中共中央特為我們民族的光明燦爛的前途慶賀。
  
不過我們知道,要把這個民族的光輝前途變為現實的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仍需要全國同胞,每一個熱血的炎黃子孫,堅忍不拔地努力奮鬥。中國共產黨願當此時機,向全國同胞提出我們奮鬥之總的目標,這就是:  
 
(一)爭取中華民族之獨立自由與解放。首先須切實地迅速地準備與發動民族革命抗戰,以收復失地和恢復領土主權之完整。   
(二)實現民權政治,召開國民大會,以制定憲法與規定救國方針。   
(三)實現中國人民之幸福與愉快的生活。首先須切實救濟災荒,安定民生,發展國防經濟,解除人民痛苦與改善人民生活。  
 
凡此諸項,均為中國的急需,以此懸為奮鬥之鵠的,我們相信必能獲得全國同胞之熱烈的贊助。中共願在這個總綱領的目標下,與全國同胞手攜手地一致努力。   

中共深切知道,在實現這個崇高目標的前進路上,須要克服許多的障礙和困難,首先將遇到日本帝國主義的阻礙和破壞。為著取消敵人的陰謀之藉口,為著解除一切善意的懷疑者之誤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有披瀝自己對於民族解放事業的赤忱之必要。因此,中共中央再鄭重向全國宣言:   

一、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為中國今日之必需,本黨願為其徹底的實現而奮鬥。   
二、取消一切推翻國民黨政權的暴動政策及赤化運動,停止以暴力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三、取消現在的蘇維埃政府,實行民權政治,以期全國政權之統一。   
四、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   

親愛的同胞們!本黨這種光明磊落大公無私與委曲求全的態度,早已向全國同胞在言論行動上明白表示出來,並且已獲得同胞們的讚許。現在為求得與國民黨的精誠團結,鞏固全國的和平統一,實行抗日的民族革命戰爭,我們準備把這些諾言中在形式上尚未實行的部份,如蘇區取消,紅軍改編等,立即實行,以便用統一團結的全國力量,抵抗外敵的侵略。
  
寇深矣!禍亟矣!同胞們,起來,一致的團結啊!我們偉大的悠久的中華民族是不可屈服的。起來,為鞏固民族的團結而奮鬥!為推翻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而奮鬥!勝利是屬於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勝利萬歲!   

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萬歲!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九月二十三日,蔣介石委員長就中國共產黨宣言發表談話指出:

「國民革命的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 總理曾說明三民主義為救國主義,即希望全國國民一致為挽救國家危亡而奮鬥。不幸十年以來,一般國人,對於三民主義,不能真誠一致的信仰,對民族危機,亦無深刻之認識,致使革命建國之過程中,遭受不少之阻礙,國力固因之消耗,人民亦飽受犧牲,遂令外侮日深,國家益趨危殆。此數年間,中央政府無日不以精誠團結共赴國難相號召,而國人昔日之懷疑三民主義者,亦均以民族利益為重,放棄異見,而共趨於一致;足證國民今日皆已深切感覺存則俱存、亡則俱亡之意義,咸認整個民族之利害,終超出於一切個人一切團體利害之上也。此次中國共產黨發表之宣言,即為民族意識勝過一切例證。宣言中所舉諸項,如放棄暴動政策與赤化運動,取消蘇區與紅軍,皆為集中力量,救亡禦侮之必要條件,且均與本黨三中全會之宣言及決議案相合;而其宣稱願為實現三民主義而奮鬥,更足證明中國今日只能有一個努力之方向。餘以為吾人革命,所爭者不在個人之意氣與私見,而為三民主義之實行,在存亡危急之秋,更不應計較過去之一切,而當使全國國民徹底更始,力圖團結,以共保國家之生命與生存。今日凡為中國國民,但能信奉三民主義而努力救國者,政府當不問其過去如何,而鹹使有效忠國家之機會;對於國內任何派別,祇要誠意救國,願在國民革命抗敵禦侮旗幟之下,共同奮門者,政府無不開誠接納,鹹使集中於本黨領導之下,而一致努力。中國共產黨人既捐棄成見,確認國家獨立與民族利益之重要,吾人唯望其真誠一致,實踐其宣言所舉之諸點,更望其在禦侮救亡統一指揮之下,人人貢獻能力於國家,與全國同胞一致奮鬥,以完成國民革命之使命。總之,中國立國原則,為 總理創製之三民主義,此為無可動搖無可移易者。中國民族既已一致覺醒,絕對團結,自必堅守不偏不倚之國策,集中整個民族之力量,自衛自助,以抵抗暴敵,挽救危亡。中國不但為保障國家民族之生存而抗戰,亦為保持世界和平與國際信義而奮鬥,世界明達之士,必能深切瞭解之也。」(蔣介石文集.民國二十六年.談話.集中力量挽救危亡)

孫中山先生在演講三民主義時告訴國人,三民主義在於促進中國之國際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經濟地位平等,使中國永久適存於世界,所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中國國民黨確定中國立國原則,為孫中山先生創製之三民主義,此為無可動搖無可移易者。

談話中蔣介石感慨不已地說:「不幸十年以來,一般國人,對於三民主義,不能真誠一致的信仰,對民族危機,亦無深刻之認識,致使革命建國之過程中,遭受不少之阻礙,國力固因之消耗,人民亦飽受犧牲,遂令外侮日深,國家益趨危殆。」「中國共產黨人既捐棄成見,確認國家獨立與民族利益之重要,吾人唯望其真誠一致,實踐其宣言所舉之諸點,更望其在禦侮救亡統一指揮之下,人人貢獻能力於國家,與全國同胞一致奮鬥,以完成國民革命之使命。」

日寇的鐵蹄,踏入東北,踏過山海關,踏入長城,踏入熱河,踏入華北,踏入平津,一路燒殺搶掠而來,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蔣介石高高舉起抗日救亡的大旗,率領全國軍民,拉開了與日寇血戰到底的大幕!

(未完待續)

——轉自《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盧溝橋事變,平津淪陷,日本好戰的狂潮席捲全島,日寇決定擴大戰火,抗戰形勢為之大變。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立即向全國軍民發出準備全國應戰的號召。
  • 一九三七年七月九日,蔣委員長下令在四川的何應欽立即馳赴南京,著手編組部隊,準備全面抗戰。並且指示來在廬山的第二十六路軍總指揮孫連仲火速下山,率領中央軍兩個師北上平漢鐵路的保定或石家莊。此外,更令調山西太原、運城方面的部隊向河北省石家莊集結。同時,又命令各軍事機關準備總動員,並加強各地戒備體制;至於對負責河北軍事的宋哲元,更電令促其堅定決心及加強警戒如左:『守土應其必死決戰之決心,與積極準備之精神應付;至談判尤須防其奸狡之慣技,務須不喪絲毫主權為原則。』(《蔣總統秘錄.第十三章.盧溝橋事變》)
  • 盧溝橋,亦作蘆溝橋,在北京市西南約15公里處豐台區永定河上。因橫跨盧溝河(即永定河。史載這一故道歷時900餘年,史稱無定河。一直到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進一步疏濬河道,加固堤岸,河床位置逐漸趨於穩定,才將這條床無定位的河流改名為永定河。)而得名,是北京市現存最古老的石造聯拱橋。盧溝橋全長266.5米,寬7.5米,最寬處可達9.3米。有橋墩十座,共11個橋孔,整個橋身都是石體結構,關鍵部位均有銀錠鐵榫連接,為華北最長的古代石橋。 盧溝橋始建於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明正統九年(1444年)重修。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時毀於洪水,次年再度重建。在橋的東西兩頭各立御碑一通,西頭是清康熙帝於1698年為記述重修盧溝橋而豎的禦制碑,東頭豎立的是康熙的孫子乾隆帝御書的「盧溝曉月」碑。
  • 時光老人的步伐踏入了一九三六年,中華民國黃金十年的後期。中日之間的戰爭風雲,起起伏伏,讓人捉摸不定。
  • 「敵乎?友乎?」的良言規勸,日本當局內心無任何自責,更無愧疚,邪魔附體,無任何良知反應。中日兩國間的僵局,日益加劇,已成死結。
  • 一九O八年,二十二歲的蔣介石東渡日本,入讀日本振武學校,並與陳其美、黃郛結為兄弟,由陳其美引導加入同盟會。振武學校卒業,入高田陸軍第十三師團野砲兵第十九聯隊為士官候補生。一段艱苦軍旅生涯,使蔣介石對日本的國防、軍力以及軍方情緒都有所瞭解。當時他就深感中日未來難免會有一戰,對兩國關係的發展深以為憂。
  • 中國軍隊在長城一線,與日軍激戰兩個多月,終因傷亡慘重,後援不繼,而不得不撤出長城各關口。日軍入關作戰,於一九三三年五月下旬相繼佔領冀東各縣,直抵北平郊外的密雲、懷柔一帶,對平津構成威脅。
  • 征服中國,佔領中國,是日本明治時代制定的對外擴張的國策,一九三一年發動的「九一八事變」是對中華民國的公然侵略,在時間上,倭寇選定的恰是國民政府北伐剛剛完成,中華民國在行政上剛剛實現統一的時機。製造九一八事變,只是日本侵略者蠶食中國的第一步,為了炮製滿洲傀儡偽政權,四個月後,即在東方國際大都會上海發動「一二八淞滬戰爭」,為偽滿洲國的建立,爭取世界輿論的空間。
  • 日本侵華是處心積慮,謀劃良久的既定國策,手段是武力攻取,目的是永久佔有,要佔有礦藏資源、佔有農業物產、佔有土地和人民。為了真正佔領中國,日本向中國派來的,不光只是軍隊,還有大量的移民。有計劃地向中國東北移民,是日本既定國策的內容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日本在侵佔中國東北期間,共派遣「開拓團」860多個、33萬多人。
  • 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張學良通電全國,宣佈東北易幟,遵守三民主義,服從國民政府,從此中華民國的國旗開始飄揚在全國各地的上空,從而實現了全國政權形式上的統一。蔣介石先生在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日記中這樣寫道:「幸全國已告統一,我堂堂中國必能獨立自由平等於現時代也。」(7)《歷史關口‧蔣介石日記‧1931—1945》第一集。(鳳凰電視台視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