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智庫研究員:中共持續大量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掩蓋強摘器官罪是致命道德問題 美國應阻止自己道德下滑

人氣 1365

【大紀元2015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辰美國華盛頓DC報導)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大屠殺》《失去新中國》作者、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9月18日參加美國國會在奧習(奧巴馬和習近平)會晤前的聽證會,要求中共停止人權侵犯。葛特曼在聽證會中表示,他估計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數字遠遠大於原先的估計;中共在2008年後至今,繼續對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進行強摘器官。

此外,伊森‧葛特曼強調,掩蓋強摘器官罪是致命的道德問題(moral lethal)的。他表示,美國人如果在2015年繼續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這等同於參與反人類罪。他要求美國國務院公開王立軍向美國提供的信息,主動阻止美國自己的道德下滑,參照以色列和台灣禁止他們公民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

'The Anatomy of Mass Murder: China’s Unfinished Harvest of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ETHAN GUTMANN speaks at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CECC).

Posted by Ending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on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15

公佈王立軍向美國提供的信息

葛特曼在回答國會議員問題部份要求美國國務院公佈王立軍到底向美國提供了甚麼信息。他說:「我首先希望看到國務院告訴我們王立軍在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的那24小時中說了甚麼,我想每個人知道發生了一些甚麼。他談到了強摘器官,他談強摘器官這是沒有爭議的。但是,我們真的不知道他說的內容是甚麼。如果不是這樣的,(美國)國務院應該告訴我們,這是非常重要和關鍵的信息。」

掩蓋強摘器官罪是致命的道德問題 美國應限制自己的道德下滑

葛特曼向議員表示,「我的另一個觀點是非常悲觀的。(對其他人來說)這不是一個罪行,但是掩蓋(罪行)。」他也表示,中共強摘器官的對象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也包括維吾爾人、藏人等;共產黨的體制將會允許強摘器官罪行繼續。

葛特曼說,「如果在(掩蓋強摘器官罪)掩蓋,這實際上是道德致命的(moral lethal)。」

「如果是這樣,對於華盛頓所能做的來說,至少要在這個領域中阻止我們自己的道德下滑( limit our own moral decay in this area)。」

「在醫療領域,我們(美國)正在允許(這樣的罪行)繼續,我們允許醫生……美國移植協會的一位醫生正在考慮在中國做(這方面的)聯合風險投機生意。我的觀點是--這是一個美國不能跨越的底線,這些是基本的道德準則。」他表示,如果美國跨越這一底線,「實際上是在某種可怕程度上介入這一(強摘器官的)暴行」。

以下是葛特曼在美國國會作證書面證詞部份的全文翻譯(略有刪減):

「大屠殺的剖析:中共未終結的良心犯器官強摘」

為了獲得和呈現中共如何大規模的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過程故事,我採訪了醫學專家、中共執法部門和100多名難民。我的採訪始於2006年,我的書《大屠殺》(The Slaughter)在去年出版。

我不是深入研究這個問題的第一人,這一榮耀歸於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 他們是《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書的作者。

我也不是研究這個問題的最後一個人。來自「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的一群華人調查員最近完成了他們的研究,這些人分佈在世界各地。

基於收集的證據,以下是我們得知的簡短時間表:

1994年,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死刑犯在行刑場首次被強摘器官;

1997年,「Ghulja massacre」之後, 維吾爾活動人士、政治犯首次被強摘器官,(器官的)受益者是中共高級黨員幹部;

1999年,中共國家安全局發動自文革以來最大規模的運動迫害法輪功;

2000年,由於器官移植業務前所未有的爆炸性增長,全中國範圍的醫院擴增設施, 2000年底前,超過100萬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勞教所、拘留中心、精神病醫院和黑監獄中;

2001年底前,中共軍方醫院明確針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摘器官;

2003年以前,西藏人也成為(強摘器官)的目標;

2005年底前,中國的器官移植業激增如此迅猛以至於攜帶現金的外國遊客在兩週內可進行可匹配的器官移植;雖然死刑犯和慣犯提供一些器官,(器官)大多數來自法輪功學員,這是一個事實,這甚至在囚犯群體、外國外科醫生或潛在客戶中不構成秘密;

喬高和麥塔斯估計, 2000-2005年間,估計有4.15萬名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我(曾)估計從2000-2008年間,有6.5萬名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

2006年,大紀元披露第一例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強摘器官指控;喬高和麥塔斯隨後發佈了他們的報告;

2008年前,很多分析人士--我是其中之一--假設中共會因為恐懼在北京奧運期間的國際譴責而停止強摘良心犯器官。但是以售賣器官為目的的對法輪功犯人的體檢(數量)實際上呈小幅上揚趨勢;

2012年,薄熙來的得力助手,王立軍試圖叛逃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兩週之後,「追查國際(WOIPFG)披露王立軍因監督數千例器官摘取和移植而獲得一個大獎。致命信息曝光後,中共醫療機構向西方媒體聲稱,他們將在未來5年停止強摘死刑犯器官,但是沒有提及良心犯。第三方的求證遭到拒絕。

在此期間,從2012年至今,即使中共衛生當局公開稱由於依賴於器官捐獻而造成(器官)短缺,一個奇怪的異常現場發生了。雖然自2006年以來中國醫院在網絡上對其移植行為保持沉默,在很多因強摘良心犯而最臭味昭著的醫院,對移植團隊(人員)的招募在增加。數家醫院,比如北京309軍方醫院,(招募)實際成指數增長。

證人的證詞揭開了這一秘密。 一位證人告訴我曾有500多位法輪功學員在同一天被身體檢查,檢測他們的器官。中共軍方醫院的一位手術醫生最近向一位西人醫生證實,監獄囚犯仍然被摘取器官而屠殺。中國多個省份的法輪功學員透露警察強迫性的對他們進行驗血以及DNA測試--不是在監獄和拘留所中,而是在他們家裏。

我無法提供家庭教會(信徒)、維吾爾人、西藏人士(因強摘器官)致死的數字,但是如果不得不對法輪功學員(因此致死的數量)作出推測的話,我將加倍我原來的數字,「追查國際」的數字則將遠遠超出我的數字。有兩點是清楚的:

1.中共官方每年的器官移植數量--1萬例是虛構的。真實的數字可能是三倍。

2.有關中共醫療界建立了新的移植道德環境的一系列公開聲明,只是謀殺良心犯的一個簡單的隱私屏蔽。

我們能做甚麼?我們不是這場悲劇的道德裁判,世界衛生組織和移植協會也不是。道德權威屬於中國那些失去所愛親人的家屬。在我們聽到他們的聲音之前,我們至少需要遵守我們的信念。

我不是一位律師,但是以我這個(法律)外行人的理解,當(謀殺)「槍聲」響起的時候,便是醫療隱私(權)結束的時候。

當中國的器官來源(被追溯)的時候,我們為甚麼嚴格遵循醫療隱私?我們為甚麼不能對有多少美國人已在中國進行了器官移植作出正確的估算?

2015年,如果有一個美國人前往中國進行器官移植,這是(等同於)在參與這樣一個持續的反人類的罪行--這是卑鄙下流的行為。

所以,我請求你們(美國國會)移除隱私保護(權)。在中共官方提供世界所要求的全面充分的解釋之前,我請求您參照兩個非常小但勇敢地方的做法--以色列和台灣,他們禁止了前往中國的器官移植旅遊。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強迫法輪功學員驗血成任務 背後藏驚天秘密
證人見證中共監獄強摘器官的恐怖罪行
加拿大總理向中共當局提法輪功個案
加國會國際人權委員會通過動議 譴責中共強摘器官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贛鄂「內戰」打臉中央 川普提六四
【直播】3.28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六十萬
【直播】3.28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十字路口】贛鄂警察衝突 4大挑戰衝擊中共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為何用垃圾車運菜肉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