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商長提名人羅斯專訪之一:希臘銀行投資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的商務部長提名人羅斯(右)在華爾街金融圈及企業界,是受人尊敬的成功投資人。(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氣: 18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03日訊】【編者按】獲川普提名為商務部長億萬富翁投資者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 Jr.),是Invesco投資管理公司旗下的WL Ross&Co.公司董事長兼首席投資策略長。《英文大紀元時報》2015年9月專訪了羅斯先生。現在將採訪編譯整理,協助讀者認識這位美國未來商務部長,同時自他對當時全球經濟、中國局勢及投資希臘的看法中,了解他的商業經營理念,或許能找出他未來擔任商務部長政策走向的蛛絲馬跡。

在2000年成立WL Ross&Co.之前,羅斯先生曾在舉世知名的Rothschild Investments投資集團擔任破產資產顧問和私募基金經理。他畢業於常春藤名校耶魯大學,還擁有哈佛大學商學MBA學位。

專訪美國商務部長提名人羅斯系列之一:希臘銀行投資

(英文大紀元記者Valentin Schmid報導/畢儒宗編譯)在被提名出任美國商務部長後,羅斯先生一下成為公眾矚目的焦點,雖然他的名聲不如總統當選人川普響亮,但在華爾街金融圈及企業界,他是受人尊敬的成功投資人。更重要的是,他給人的印象是位彬彬有禮、言談溫文儒雅的紳士。

據《福布斯》(Forbes)雜誌估計,羅斯先生身價29億美元,他在不良資產投資業界赫赫有名,他靠著成功重整破產的伯利恆鋼鐵(Bethlehem Steel)和伯靈頓工業(Burlington Industries)而一舉成名。

與其他私募基金不同,在重整這些破產公司的過程中,羅斯先生設法挽救了員工們的工作,而且與工會密切合作。他聲稱:「我們的工作主要是處理很糟糕的情況,我們能夠做些好事,同時也讓自己獲得好處。」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的商務部長提名人羅斯(右)在華爾街金融圈及企業界,是受人尊敬的成功投資人。(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的商務部長提名人羅斯(右)在華爾街金融圈及企業界,是受人尊敬的成功投資人。(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以下是採訪内容:

《大紀元》:請您談談您在希臘銀行業的投資嗎?例如,自您在2014年投資以來,Eurobank銀行的股價已經下跌了90%。

羅斯先生:我們在銀行業的投資表現很好。在美國金融危機期間,我們投資了六家美國銀行。

後來,當美國整體經濟情勢變得更健康,這些銀行的股票都上市,我們出清了其中幾家的股權。然後我們開始投資歐洲。我們投資了愛爾蘭銀行(Bank of Ireland),表現非常非常好。

我們投資了Virgin Money,結果也是非常棒,該公司目前在倫敦證券交易所交易。我們已經賣出部份股權。

然後,近期我們投資了一些錢在塞浦路斯銀行(Bank of Cyprus)和希臘的Eurobank銀行。這些投資目前的表現不如我們投資的其他幾家銀行。

但是投資就是這樣,例如在我們投資愛爾蘭銀行一週後,該公司的股價下跌了20%。也就是說,在重整的早期階段,銀行或其他任何公司都有一陣子會表現得非常糟糕 。這就是投資在這類公司會面臨的情況。但在基本面上,我們對塞浦路斯銀行目前的表現非常滿意。

你或許注意到《歐元》(Euromoney)雜誌每年排名歐洲最好的銀行,進步最大的銀行和最好的執行長(CEO)。今年最佳的銀行是(我們投資的)塞浦路斯銀行,其執行長被選為最好的執行長。所以,雖然股票表現不佳,但銀行本身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所以我很高興。

美國新任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L. Ross Jr.)2015年9月2日曾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Samira Bouaou/英文大紀元)
美國新任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L. Ross Jr.)2015年9月2日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Samira Bouaou/英文大紀元)

《大紀元》:希臘政治情況的發展似乎未如你所料。

羅斯先生:希臘的情況更複雜。我們投資希臘時,薩馬拉斯(Antonis Samaras)是總理。我認為他在進行對希臘非常需要的改革:勞力市場自由化、降低進入各行業的門檻、讓希臘經濟現代化及減少人民對政府的依賴。

然後他犯了一個政治錯誤。他誤判他的政治基礎已經強化,而提早進行選舉。結果他在(2015年)二月份敗選下台,由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繼任。在競選期間,齊普拉斯給希臘人民一切可以想得到的承諾,齊普拉斯贏了,但結果是國家一片混亂。

齊普拉斯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改革者。我認為他相當認真地履行他與希臘的債權人所達成的新協議。所以,我認為希臘的情況只是改革被推遲,而不是改革消失了。

《大紀元》:對您而言,Eurobank銀行還有任何價值嗎?這銀行股價必須得上漲10倍,你才能打平。

羅斯先生:哦,當然,但是這些市場波動很大,新興市場很不穩定。如果它能夠通過資產質量審查和歐洲央行的壓力測試,並(股價)保持在這些水平,我們就能夠降低我們的平均持股成本。

《大紀元》:所以你仍然相信Eurobank?

羅斯先生:是的,假設歐洲央行用來進行壓力測試的假設是合理的假設。#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6-12-03 3: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