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植榮:你知道有人正在掏你錢包納稅嗎?

人氣: 68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2月20日訊】讀者朋友,你是納稅人嗎?你在政府公務員面前,敢理直氣壯地說「我是納稅人,是我養活著你,你要好好為我服務」嗎?你知道有人正在神不知、鬼不覺地掏你錢包納稅嗎?納稅就意味著收入減少嗎?納稅能快樂嗎?本文試著幫助讀者找到問題的答案。

一、納稅的納稅人與不納稅的納稅人

納稅人因稅而生,要理解納稅人,必須首先把稅弄清楚。

稅是私有制的產物,有了國家,有了國家機器,才需要稅收,讓國家機器運轉起來。這好比你買了輛車,然後就需汽油、潤滑油,讓車在良好的狀況下跑起來。經濟學上的稅(tax),來源於拉丁文的tangō,是「接觸」的意思,Noli me tangere.意思是別碰我。這大概是稅的最原始的概念,沒有稅,國家與公民沒有任何聯繫,有了稅,國家與公民就有了接觸,發生了聯繫。

隨著社會文明的發展,稅收的功能逐漸擴大,從單一維護國家機器運轉,延伸到全民福利(general welfare)上來,因此,國家與公民接觸並非都是國家掏公民的錢包,國家也把稅收用於轉移支付。比如,歐洲許多國家醫療免費、教育從小學到大學一路免費、孩子由政府養育、為市民免費提供自行車、農民每年從政府那裡得到15萬元的農業補貼,這些錢哪裡來?就是稅。中國人一提到稅,就認為是肉包子打狗,其實,我們好多人在納稅的同時,也受惠於稅。例如,九年義務教育免費,這筆錢誰掏?政府。政府的錢哪裡來?就是你納的稅。再例如,有個家庭發生了火災,消防隊要去滅火,這是免費的。是誰養著消防隊?國家。國家的錢哪裡來?就是你納的稅。還例如,你的車要加油,中國要到中東和非洲買石油,可索馬里海盜總劫持油輪,國家要派艦隊去護航。海軍艦隊誰養護?國家。國家的錢哪裡來?就是你納的稅。

但政府徵稅不能隨意亂徵,徵什麼稅、對誰徵稅、徵多少、怎麼徵都要經過立法程式。如英國1215年頒佈的《大憲章》、法國1789年《人權宣言》、義大利1947年憲法、希臘1975年憲法、日本1946年憲法都規定了公民的納稅義務。《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56條也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依照法律納稅的義務。」可見,公民在享受法律賦予的各種權利的同時,必須承擔一定的義務,做到權利與義務的統一,依法納稅就是公民的義務之一,並且這種義務是強制性的,不履行這種義務就是違法,要受到法律制裁。

法律上的納稅人(包括自然人和法人)並不一定是真實的納稅人,有的納稅人不是掏自己的錢包納稅,而是「借花獻佛」掏別人的錢包納稅,也就是說,納稅人和支付稅款的人不是同一個人,這就是納稅人與負稅人的分離,這種情況下的納稅人只是代替國家來收稅。由此,稅分成了直接稅(direct tax)和間接稅(indirect tax)兩大類。

直接稅,顧名思義,就是由稅的最後承擔者直接把稅交給國家,納稅人和負稅人是同一個人。國家對財產所有人徵收的各類稅一般都屬於直接稅,如所得稅、房產稅(物業稅)、遺產稅、贈予稅、車船稅、禮品稅等。直接稅對社會財富的公平分配具有調節作用,國家可以通過多級累進稅率控制各個收入階層的收入和財富的保有,如盧森堡的個人所得稅就有17個稅級,美國聯邦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曾達到94%。

間接稅,顧名思義,就是稅的最後承擔者不是直接把稅交給國家,而是交給一個「中間人」(intermediary),再由這個「中間人」把稅轉給國家。國家為什麼不向財產的最終佔有人直接徵稅呢?這是因為國家對財產的最終佔有人徵稅不便或容易造成稅源流失,就想出個辦法,對臨時集中佔有這些財產的「中間人」徵稅,如銷售稅、增值稅、營業稅、企業所得稅、關稅、消費稅等,這些稅並非由納稅人承擔,而是立刻加到商品價格上,由購買這些商品的終極消費者承擔。

例如,你買包香煙,也許你從來沒想過裡面有多少種稅:有56%的生產環節消費稅(甲類香煙),5%的批發環節消費稅,從生產到批發零售各個環節10%的流轉稅(城建稅7%+教育附加3%)、17%的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分攤,這些稅都在這包香煙的價格上,佔香煙價格的60%左右。如果你每月吸煙開支300元,那你就為國家交了180元的稅。雖然你交了這麼多稅,但你不是法律意義上的納稅人,如果這包香煙上有逃稅行為,國家不來找你的麻煩,而是找香煙生產、批發、零售者的麻煩,他們才是法律上的納稅人。

從購買香煙的例子可以看出,國家徵收間接稅成本低,而且遇到的阻力較小,百姓會心甘情願地把稅款掏出去,而且附加在商品價格上的各種稅要比你交納的工資所得稅高得高。對一個煙民來說,一個月吸煙支出300元應該很正常,那就為國家納稅180元,相當於月工資5205元所交納的個人所得稅!中國有錢人一般都有人給送煙,不用自己掏錢買,真正掏錢買煙抽的是地地道道的老百姓,是真正的窮人交納這180元的稅,可沒見有人抗議徵收這180元的稅。

通過以上分析很容易明白,間接稅的納稅人和負稅人分離,納稅人履行納稅義務,但不承擔納稅負擔;而真正承擔納稅負擔的人卻又不履行法律上的納稅義務,而是由別人給代行了。

因此,我們說納稅人,有納稅的納稅人和不納稅的納稅人。納稅的納稅人是自己有納稅義務,同時又是課稅物件,如果你的月工資超過2581元就要交納個稅,那你就是納稅的納稅人。不納稅的納稅人是自己有納稅義務,但不是課稅對象,如代你交納香煙價格裡60%稅的那些人。

二、廣義納稅人與狹義納稅人

在市場經濟中,只要有消費,就要負擔多種賦稅。拿嬰兒奶粉為例,一桶奶粉的價格裡就有牧場、奶品加工企業、各級批發、運輸、零售各個環節的增值稅、營業稅、流轉稅、企業所得稅等許多稅,還有,包裝奶粉的金屬或塑膠又是各個環節的各種稅,這樣算下來,當你把奶嘴放到嬰兒嘴裡的時候,所交納的稅不下幾十種次。再比如,你每天一起床就開始納稅,你要洗臉刷牙,香皂、牙膏、牙刷、毛巾、水、電裡就有無數的稅,你確實已經把這些稅款掏出去了,可把這些稅款交給國家的不是你,而是那些不納稅的納稅人,是「第三者」早就代你交給國家了。所以,從消費即納稅這個意義上說,一個人一出生就成了納稅人,是人就是納稅人,但這個納稅人是廣義納稅人。

我們再回到法律層面上來理解納稅人。憲法規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依照法律納稅的義務」,這裡所講的納稅人是法律上的狹義納稅人,他可以是直接稅承擔者,也可以是間接稅代繳者。對於直接稅來說,納稅人和負稅人統一,這很好理解。如果你隱瞞個人收入少交稅,那就構成了逃稅罪,要受到法律的懲罰。但對間接稅來說,沒有履行納稅義務的是「中間人」,如果代繳人沒有代替終極消費者交納各種稅,那他就是沒有履行法律規定的納稅義務,要受到法律的懲罰,法律不會懲罰你這個最終掏稅款的人。

所以,廣義納稅人包括所有自然人和法人,而狹義納稅人只指按照法律應該向國家納稅的人,也就是交納直接稅的人和交納間接稅的「中間人」。廣義納稅人沒有法律上的約束。比如一種商品,你可以消費,也可以不消費,可以多消費,也可以少消費,這是你的自由,國家不予干預,這時候的你就是廣義納稅人。

狹義納稅人受法律約束,你不能有絲毫的馬虎。比如,你在上海的月薪是8000元,就要交納559元的個人收入所得稅,你沒有任何選擇,必須交,而且一分也不能少,否則就要受到法律的追究,這時的你就是狹義納稅人。

從廣義上講,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納稅人。但財稅制度研究的是國家與法律規定的有納稅義務的人之間的關係。比如增值稅,就是研究國家與企業之間的關係,而不考慮這稅款實際上是要由消費者掏。因此,在關於稅收的文章或著作中的納稅人,都是狹義納稅人。「納稅人」在不同語境中有不同的指代,可以是納稅的納稅人,也可以是不納稅的納稅人;可以是廣義納稅人,也可以是狹義納稅人。

三、游離的納稅人

我們知道納稅的納稅人與不納稅的納稅人,也知道廣義納稅人與狹義納稅人,但這對理解「納稅人」這個概念還遠遠不夠。從經濟運行規律看,真正的納稅人是沒有「實體」的,它像幽靈一樣處於游離狀態。

你交納了工資所得稅,毫無疑問,你是納稅人,政府對你服務不好,你可以到政府訓斥官員說:「是我養活著你,你是我用納稅的錢雇傭的僕人,你要好好為我服務。」

我有個在馬來西亞工作過的朋友,他給我講過馬來西亞納稅人有多麼牛。暴雨過後,街道上的雨水排不出去,市民就給社區議員打電話,議員馬上與市長聯繫,很快,市長就帶領市政人員趕到現場疏通水道。這就是納稅人的牛勁,他不出門一個電話市長就跑來為他服務,他甚至電話都懶得給市長打,因為他有自己的代表,讓代表跑腿處理這個事務。

我在衣索比亞阿姆哈拉州北沃羅省的Guba Lafto縣曾親眼見納稅人在縣長辦公室指著縣長的鼻子訓斥道:「你若不儘快把這件事情解決好,下次我們不投你的票,讓你滾蛋!」

我們再回到你交納的工資所得稅上來。你交納了工資所得稅,你的收入相對減少,要想使生活水準不下降,你就要求企業主增加工資。如果企業主心腸太黑不想給你加薪怎麼辦?你可以辭職跳槽,於是「用工荒」就出現了。企業主要維持生產,要留下和吸引足夠的工人為他創造剩餘價值,於是,企業主不得不答應給你漲薪。這就是外國工會的力量,工人階級的一切利益都是工人在工會組織下通過各種鬥爭爭取來的。

你看,你向國家交納的工資所得稅實際上又轉嫁到企業主身上了,這是稅的第一次轉嫁。我們繼續看稅這個幽靈是怎麼遊蕩的。

工人漲薪了,企業主生產成本增加,企業主不會幹賠本的事情,他要把漲薪的這部分錢加到產品的價格上,如果你恰好是該產品的消費者,你就要支付比漲薪前更多的錢消費這些商品。現在,企業主又把稅這個球踢回給你,稅又轉嫁給你了。這就是經濟學上的物價薪資螺旋(price/wage spiral)理論。

幾年前,我代表一家企業參加全國工商聯企業文化會議,我對一些企業家講:你們納稅,實際上是為賺更多的錢的一種投資,這和釣魚一樣,為掉到更大的魚,用小魚作誘餌。

企業靠誰養活?是消費者,沒有需求就沒有生產。所以,在健康、文明的經濟體中,企業主納稅,國家會把這些稅用於公共服務和福利事業。像歐洲和加拿大等許多國家全民好無差別的醫療免費,教育免費,孩子由國家養育,養老由國家保障,百姓沒有後顧之憂,可以把掙的錢都用在消費上,企業主的產品當然就銷得多了,這是不是賺了更多的錢?

納稅的現在支出是為了日後所得,這就是納稅的「釣魚理論」。

所以,我說稅是個幽靈,納稅人是游離的,稅在不斷地轉嫁,找不到一個明確目標,準確地說,稅是由全社會承擔。

四、被納稅的納稅人

我在《提高起徵點是個餿主義》一文中,論述了稅是文明的價格,科學稅收與合理使用納稅人的錢是走向共同富裕、創建和諧社會的必由之路。科學、合理、公平、高效的稅收制度是政府文明管理的標誌。一個文明的政府應該把稅收在明處,用在明處。

為了維持龐大的政府開支,特別是出現財政赤字時,政府增稅是難免的。如果增稅遇到阻力,政府有手段神不知鬼不覺地從你的錢包把錢掏走。這怎麼可能?這太可能,而且你不知道自己錢包的錢被掏走多少次了。

你不想交納個人所得稅,要提高起徵點,好,政府答應你。可政府需要錢,怎麼辦?要知道,政府有印鈔機,收不上你的稅來,政府就開動印鈔機印鈔票。當你還在為自己少交了幾十元的稅而高興的時候,政府就印出了13000億元的鈔票。你可別認為政府沒有tangō你,這和你無關,政府的這一著比收你的所得稅厲害。政府表面上沒侵害任何人的利益,讓大家省了不少稅,要知道,政府印出的13000億元鈔票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全國人民平均每人交了1000元的所得稅,意味著通貨膨脹。如果你在上海,你的月薪是3000元,個稅起徵點是2000元時你只交23元的稅,現在個稅起徵點是3000元,你這23元的稅是省下了,可國家因收不上稅來不得不印鈔票引起的通貨膨脹,讓你每月的生活支出比你交納23元的稅時多出83元,這還是在政府有節制,一年內只印13000億元鈔票的情況下。這時候的你就是被納稅了。

我們可以從目前急劇上漲的房價來回味自己被納稅的感受。

這些年來,我一直呼籲政府對第二套住房和超面積住房徵收物業稅。前段時間,中央連續出臺了11個平抑房價的「組合拳」政策,我當時發文指出,那一套「組合拳」其實是「繡腿花拳」,要想真正平抑房價就靠一個「直沖拳」——房地產稅。

沒有房地產稅,就是鼓勵炒房,房產市場就會失控。買房的不住房,想住房的買不起房,這就是畸形經濟,這樣的經濟其實就是泡沫經濟。這個泡沫是一定要破滅的,只是早晚的問題。這個泡沫被吹得越大,中華民族蒙受的損失也就越大。

在外國(包括非洲國家),房地產稅是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財政收入,一般佔地方財政收入的70%以上,而中國這塊稅收的比重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上面已經提到,國家需要錢可以印鈔票,但地方政府就沒有印鈔機了,地方政府需要錢怎麼辦?那就想別的著兒——從土地上做文章。根據2010年4月9日發佈的《2009中國國土資源公報》,2009年中國土地出讓總價款為15910.2億元,居住用地地價增長率為8.63%(渣打銀行的這一資料是106%)。地價表面上是開發商掏給政府的,但還是要加到房價上去,最後由購房者承擔。如果對第二套以上住房和超面積住房徵收房地產稅,此稅款用於地方政府的公共開支,國家對地價封頂限價,這樣,就把房價裡的地價抽走一部分,房價當然降下來了。再有,由於高額房地產稅,房地產開發商不敢捂盤,炒房者也因利潤降低或沒有了利潤而退出,房子的閒置率降低,房產市場上的房源相對充足,自住房購房比例增大,房價也就迅速降了下來並保持穩定。

很多人對房地產稅不理解,認為國家又是從百姓腰包掏錢。如果你沒有兩套以上的住房就不用擔心,這是對98%的普通百姓有萬利而無一害的。如果沒有房地產稅,政府就提高地價,這筆費用基本上完全由窮人擔負,因為富人是少數,炒房投機商會把房價炒得更高。

根據深圳市房地產研究中心2010年4月1日發佈的報告,「老深圳」人均住房高達388平方米,如果一個3口之家那就是1164平方米,這麼大的面積不可能是一套房子,如果平均100平方米一套房子,這就是11套,也就是說,老深圳人平均一家有11套住房。根據國家電網的資料,全國660個城市總共有6540萬套住宅電錶讀數連續6個月為零。這說明什麼問題?說明那些房子閒置在那裡沒人住,是供炒房的人炒的。這6540萬套房子如果一套住3口人,那就要容納2億人口。也就是說,中國即使在城市停建一切住房,2億農民進城仍有寬敞的房子住。這是不道德的經濟:有人買不起房子住,有人有很多房子沒人住。

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出,現在房屋空置率很高,上海、北京、深圳等城市的房屋空置率達到40%。好多人把買房當作投資。炒房和炒股不一樣,股票是數字,房子是實物,炒房不但造成巨大的資源浪費和環境破壞,也為經濟埋下了定時炸彈,這個泡沫是早晚要破的,破得越晚,對中國民族的危害越大。

不但是地價,政府還可以對壟斷產業的產品提價,靠提高國有企業利潤來充實國庫。在這種情況下,你也被納稅了,如水、電、燃汽、燃油、通信等,這都是生活必需品,漲上幾角錢,就可以每月從你錢包掏走百八十元,這要比讓你交納個人所得稅來的容易。但這樣做給你帶來的經濟支出要大於你納稅。為什麼?一是因為這些壟斷生活必需品的提價讓你直接多掏了錢。二是因為壟斷行業因提價利潤增加,但增加的這部分利潤不會都上交國庫,而是拿出一部分來給壟斷行業的職工分了。中國電力、金融、通信、民航、保險等行業員工工資幾十萬就是這麼來的,是全國人民在給他們發工資。

一些稅對經濟健康運行是必要的,相反,如果不徵,倒會使經濟出現病態。政府總是需要錢的,這稅不徵,可以徵那稅。如財政部長謝旭人2010年4月2日撰文披露,國家正研究徵收社會保障稅、環境稅等稅種。這說明什麼問題?說明財政吃緊,你的提高個稅起徵點的要求還沒實現,國家就出臺了新稅種,還是讓你掏錢。

現在明白了,國家讓你掏錢的辦法很多,有「陽」的稅,也有「陰」的著兒。「陽」的稅就是政府把稅收在明處,讓你明明白白地主動納稅;「陰」的著兒就是政府把「稅」收在暗處,讓你不明不白地被納稅。

被納稅對1.5%的富人有利、對98.5%的百姓不利。因為被納稅是人頭稅,不管你有沒有收入,不管你收入多少,人均攤派。1000元的稅對富人如九牛一毛,對窮人可能就是一年的伙食費。所以,對98.5%的人來說,警惕被納稅比天天盯著那幾元、幾十元的工資所得稅更能保護自己的利益。

上面我們論述的是政府超量發行貨幣或對土地等國有資源或對壟斷行業產品提高定價就會讓你被納稅,下面我們論述收入分配不公照樣會讓你被納稅。

在有人提出「高薪養廉」這個混帳邏輯給公務員大幅度漲薪時,我就提出警告說,這會引起通貨膨脹,會讓95%的人生活水準下降。為什麼?由於公務員漲薪,必然刺激公務員群體的消費,或多或少地抬高物價。再有,國有壟斷企業看到公務員漲薪,為找心理平衡,都跟進漲薪,向公務員看齊。公務員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想使自己的工資與企業持平,於是,新一輪的漲薪就開始了。吃皇糧的攀比漲薪引發通貨膨脹,這可苦了百姓。

發生通貨膨脹,誰有利誰有害?債務人有利,債權人有害。如果你手裡有政府債權,那政府就通過通貨膨脹使債務貶值,對你來說,你對政府的放貸收回來的錢的實際購買力就大打折扣了。通貨膨脹對企業主有利,對工人不利。通貨膨脹意味著你的工資減少了,買不到和過去一樣多的東西了。對企業主來說,商品的價格上去了,利潤也就大了,用於再生產的資金也多了,老闆高興了。

現在應該明白,納稅不意味者損失,不納稅也不意味著不損失。好多人只知道納稅是從錢包裡向外掏錢,自己的收入就少了,這是幼稚園的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作為共和國公民,應該明白幼稚園以外的道理。

五、不情願的納稅人

經濟學就在生活中,生活就是經濟學。一些經濟學家提出的理論都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的平常例子。我們討論稅收,就有個拉弗曲線,如果我一開始就提出這個術語,很多讀者會失去讀這篇文章的興趣。美國經濟學家拉弗(Arthur Betz Laffer)提出的這個稅收曲線,其實就是中國春秋時期管子提出的「取民有度」的稅收思想,說的是稅收要多少適度,多了、少了與國與民都不利。

稅率高低沒有理論上的最佳值,主要根據經濟形式判斷。稅率太高不好,可美國從1913年以來,聯邦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有50年在70%以上,其中15年在90%以上。98年來的平均最高邊際稅率接近60%,可美國就是在這樣高的稅率下從一個被歐洲列強欺淩的弱國一躍成為世界頭號強國的,人民生活得很有尊嚴,美國佬管全世界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設法往美國跑。

我通過調查發現,中國有90%的納稅人不願納稅,甚至對政府徵收個人所得稅感到憤怒。不少人說:不是我不願納稅,而是納的稅都不知道政府花到哪裡去了,我當了這麼多年的納稅人,開人大會誰是我的代表我都不知道。也有人說:我每天工作12個小時,沒有雙休日和節假日,就靠我的3000塊工資養活全家4口人,沒任何福利,可公務員在空調辦公室裡聊天看報玩電腦遊戲,他們要領13個月的工資,而且還有高額的住房公積金,應該讓公務員多納稅,建議國家徵收公務員稅,這在國外也有先例。

我認為,中國人不情願納稅不是中國人自私,也不是中國人素質差,而是中國人沒有從納稅中看到社會福利的明顯改善。中國目前的問題不是稅高稅低的問題,而是政府如何使用這些稅收的問題。

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非洲)都實現了從小學到大學教育一路免費,都實現了醫療免費,中國人在這兩項上的支出太大了。

吃皇糧的工資高出百姓數倍,享有好多百姓想都想不到的福利,公務員退休金和工人退休金實行極不公平的雙軌制,解放初期參加工作、為中國的解放和建設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的老工程師、老職工的退休金只拿1000元左右,而公務員的退休金則在幾千元以上。深圳新招募公務員實習階段的起步工資就是7000元,在惡劣環境下加班加點冒生命危險工作的勞動者工資才兩三千元。中國第一次分配不公已成為世界之最,第二次分配仍向高薪者傾斜,不說別的,住房公積金是工資越高,政府給得越多,私企絕大多數職工根本就沒這項福利,第二次分配使第一次分配差距加大,還有第三次、第四次分配,都是高薪者得到更大的利益。福利最多的恐怕就是公務員,因為他們自己給自己定工資、定福利,不管是醫療、教育、交通,還是年終獎金,公務員領13個月的工資,在納稅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把納稅人的錢裝進自己腰包了。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公務員一年公費吃喝玩樂費用超出9000個億,而工薪階層交納的個稅才1861億元,僅這一項,公務員一年就糟蹋納稅人5年的稅錢。納稅人怎麼會情願地納稅!

政府反腐不力,每年有大量貪官攜鉅款外逃,平均每人帶走納稅人的錢一個億。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司法不公,人民上訪無門,還有官員提出上訪靜坐、喊口號、打標語要被關監獄。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豆腐渣工程隨處可見,把建好沒幾年的學校、辦公大樓、橋樑、賓館炸毀,讓納稅人的錢打了水漂。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農民工在城裡給官員蓋漂亮辦公大樓,給市民蓋舒適的住房,可他們的孩子上學卻受到歧視。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中國有一半人口生活在世界公認的貧困線以下,非洲有32個國家的最低收入超過我們,可我們每年給生活比我們還好的非洲百億元的援助。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納稅人看到更多的是腐敗吞噬稅收,納稅成了肉包子打狗。納稅人能情願納稅嗎!

美國總統甘迺迪說:「如果一個自由社會不能幫助眾多窮人,那它也就不能保全少數富人。」(見《美國20世紀最震撼的聲音》第16頁)現在中國社會人們之間的信任和關愛越來越少,對財富的貪婪越來越瘋狂。貧富分化愈演愈烈,由此激化了許多社會矛盾:上海女研究生楊元元為給母親找個棲身之處無奈自縊,江蘇參加過金門戰役的92歲老人陶興堯在強拆下自焚,安徽85歲老人程保平被餓死在廢墟中,湖北70歲老婦王翠雲為保護自己的財產被活埋,福建南平鄭民生因失業殺害8名小學生,山西王家嶺煤礦為追求進度把153名工人困在井下,雲南農民賣種糧逃離無水村,各地的問題疫苗造成多人病亡……中國成了冷漠的社會。納稅人希望自己行善積德成為幫助窮人的慈善家,不希望自己助紂為虐成為強盜的幫兇。

納稅是公民的義務,但在盡義務的同時就要享受一定的權利。政府財政公開,接受納稅人的監督,納稅人的這點權利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只有讓納稅人知道稅款都花在了該花的地方,讓納稅人放心,納稅人才會心甘情願地納稅。

、快樂的納稅人

我接觸過不少西方國家的納稅人,他們的個人所得稅稅率很高,但人們卻快樂地納稅。

美國的個人所得稅是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重複計徵,聯邦個稅最高邊際稅率為35%(2011年起調整到39.6%),州個稅稅率有的超過10%,還有縣個稅、市鎮個稅,各級政府的個稅加在一起稅率超過50%,美國的納稅人很快樂。瑞典個稅最高稅率是59.09%,丹麥是59%,荷蘭是52%,英國、法國、奧地利、比利時、古巴都是50%,挪威是47.8%,以色列是47%,德國和澳大利亞是45%,這些國家的納稅人都很快樂。

政府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讓公民做快樂的納稅人。

納稅人要想快樂,需要政府和納稅人擺正自己的位置。

政府的一切行為都要以「人民擁護不擁護,人民贊成不贊成,人民高興不高興,人民答應不答應」為出發點和歸宿,任何政策的執行都要時刻以這四條原則進行檢驗,發現違背了這四條原則,立即糾正。

納稅從法律上講是義務,從道德上講是慈善。如果只講義務,政府就把納稅人置於對立面,把納稅人當奴隸,需要錢了就到納稅人那裡強征暴斂。這樣,納稅人不快樂。

稅收猶如和尚化緣,政府收到稅後要對納稅人說句「阿彌陀佛」。這就是從道德上講的納稅,把納稅人的納稅行為看作是慈善之舉,政府要對納稅人有感恩之心,不要肆意揮霍納稅人的錢,更不要把納稅人的錢悄悄裝到自己腰包。要把納稅人的錢用在全民福利上,為低收入家庭(包括農民家庭)提供補貼,必須實現從小學到大學的全程免費教育,實現全民好無差別的免費醫療,讓納稅人看到政府用納稅人的錢實實在在地為百姓做事情。這樣,納稅人就快樂了。

政府要把納稅人的錢放進玻璃房子,讓納稅人時刻知道自己錢的去向。政府必須財政公開,公務員必須財產公示,讓納稅人放心自己的錢沒被官員貪污糟蹋。這樣,納稅人就快樂了。

政府要保護納稅人憲法賦予的各種公民權利,如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人身自由。不能在納稅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內定人民代表;不能用納稅人的錢購買各種監控設備監視、干擾、阻斷納稅人的言論;不能用納稅人的錢雇傭打手把上訪、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人給強行帶走。這樣,納稅人就快樂了。

政府必須加大反腐力度,對腐敗零容忍,對貪官要從嚴懲罰,還給人民一個廉潔的政府。這樣,納稅人就快樂了。

公務員要與人民同甘共苦,同工同酬,在不同的崗位上為建設共同的美好家園而努力工作。這樣,納稅人就快樂了。

以上是納稅人快樂的外因。納稅人也有快樂的內因。

納稅人要把納稅看作是功德無量的大愛。這樣,納稅人就快樂了。

你納的稅也許微不足道,但積沙成塔,所有納稅人的錢彙集到一起,交給政府統一使用,那就可以辦大事:可以推翻「三座大山」,可以實現「一星兩彈」,可以讓所有的孩子沒有饑餓、沒有流離失所,可以讓窮人的孩子和富人的孩子、農民工的孩子和市民的孩子坐在一個教室讀書,可以讓生病的窮人不必在家恐懼地等待死亡,可以讓所有老年人得到一筆養老金,可以讓所有農民得到能發揮作用的農業補貼,可以讓所有市民免費使用公共交通,可以在你失業的時候給你救濟、讓你不失做人的尊嚴。

納稅,就像給汽車打潤滑油,雖然潤滑了局部,但受益的卻是全車和車上所有乘客。我們中華民族都在這輛車上,任何人給這輛車打油,都有利於我們儘快奔向「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的和諧社會。

國家是我們大家的,我們不要分出「他們」「我們」,更不要人為地製造什麼中產階級。抱著階級仇恨的火藥桶比抱著原子彈更危險。中國沒有中產階級,沒有高產階級,也沒有低產階級,我們都屬於一個階級,那就是中華階級!

羅斯福總統講過:「我們早就知道漠不關心的利己主義是壞的道德行為;我們現在又知道它還是壞的經濟行為。」

讀者朋友,正因為如此,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而要問你能為你的國家做什麼。

正因為如此,我們不是吝嗇的納稅人,但我們也不當糊塗的納稅人,我們有權知道自己的錢都花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們有理由做個快樂的納稅人。(原標題:所有國民都是納稅人)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2-20 8: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