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8)

人氣 73

【大紀元2016年02月19日訊】序: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大約16年前。我是在上法庭時見到他。那時,我的一位朋友的兒子牽涉進一個刑事案件,我自告奮勇的帶他們出庭幫他們做翻譯。雖然我有華盛頓律師執照,但是那時我在德州並沒有律師執照。可是,因朋友的需要,我很樂意的提供法律的幫助。當我走進法院看到那位法官坐在高高的台上,神態顯得那麼凝重和權威,我突然開始結結巴巴,忘了怎麼翻譯。他看到我那麼緊張,馬上笑了,打斷我說:「不要緊張,我不會吃了你。從頭開始說,慢慢的來解釋。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我抬頭看看他,也笑了。我發現我流利的英語和中文又回來了,導致我成功地處理完我的任務。當我們要離開時,那位法官對我揮揮手說:「我相信我們會再相見的,曹律師。」

圖:科林郡司法401地方法院(Collin County 401st Judicial District)法官馬克·盧什(Mark Rusch)。

我第二次見到他是10年前。我已經離開了科林郡檢察官辦公室,離開了檢察官的位子。當我作為一名檢察官時,我從來沒有在他的法庭處理過任何案件,因為我從來沒有被分配到他的法庭。但是,當我成為一名私人律師後,我因為被聘代理一個離婚案件涉及一對中國夫婦,我決定到他的法庭去看看這位法官如何處理離婚案件。我坐在他的法堂裡,看著他審理一個接一個案子。我對他熟悉法律和法條,而且憑他熟悉的法條來判決每一件案子感到驚訝。雖然他似乎認識很多律師,但他的判決完全是根據法規,而不是根據與人的關係。當一個年輕且缺乏經驗的律師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會給年輕律師耐心講解有關法庭內的程序及相關案例。他的處理方式很技巧,不讓年輕律師在客人面前難堪和丟臉。還有,我還記得,他耐心的聽完兩名律師代表他們的客戶不斷的爭論,說他們的客人才是更好的家長,最後他終於停止了雙方律師的發言。他說:「我要休息一下。但我必須坦白的告訴你們,我對你們的客戶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為了孩子,我希望在我回來之前,強烈建議你們四位(律師們,丈夫和妻子)討論討論,想出一個辦法來解決這一切爭議,為孩子著想。否則,當我作出裁決後,你們沒有一個人會對我的決定滿意的。」他站起身離開了。我看到那四個人匆匆走出法庭,並奇蹟般地在法官回來了後告知法官,他們達成了和解。

我第三次見到他是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這一天,科林郡的刑事辯護律師(刑法被告律師)歷年都在法院朗讀美國憲法。這個被所有律師號稱為對被告嚴厲的法官居然與我們站在一起。在這麼大的法院裡,他是唯一一位法官,與一群不斷挑戰他的判決,挑戰他的法官作風的律師們站在一起,與我們這些被告律師一起朗朗的讀著美國憲法。他單獨一人,站在我們當中和我們一起,朗讀著這麼神聖的國家憲法,讓法律的朗讀變得更加珍貴,讓我們更能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而我們都是國家法律執行的關鍵。只有我們各自盡到我們的職責,才能捍衛這個國家的正義和公道。

自那時以來,我曾與他爭辯,或贊同他的判決,或反對他的立場,和他同樂,和他反駁,很多很多次。這些年來,不管我因為什麼案子走進他的法庭,他永遠對我有禮貌。他對我的客戶也永遠給於最大的尊重,不管我的客戶是因為什麼原因出現在他面前。這位法官堅持捍衛法律,拒絕被個人關係或偏見所左右。他就是科林郡司法401地方法院(Collin County 401st Judicial District)法官馬克·盧什(Mark Rusch)。我對Mark Rusch法官的尊敬和愛戴就像熱愛真理和正義一樣。

問:我的兒子最近闖了禍,被警察抓了。可是在無保釋金的狀況下,又被警察放回來了。兒子告訴我,警察希望他能做臥底,幫他們把大頭引誘出來。兒子與警察還簽了約。如果兒子幫警察,他們說會把他的案子作廢。請問這是真的嗎?如果和警察合作,是不是有什麼後果?

答:我不建議任何人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與任何政府官員談話,何況是簽約。警察要求你兒子做的事是有風險的。警察做臥底都是先受過訓練,而且在其它警察的保護之下行動。而他們卻要求你的兒子在無訓練無保護下,去做他們不能完成的任務,這是不合道理的。而且最多只是可以免他的罪名。如果他面對的罪名很重,那麼他要面對的惡人更危險。到底是命重要,還是無罪名重要?如果你兒子面對的罪名不是很重,那麼為什麼要用命去換?

問:我父親酒後駕車被捕入獄,現在他面對移民局羈留令。我可以保釋他嗎?他會被遣送回國嗎?我該怎麼辦?

答:您應該立即提交保釋金,使你父親能從監獄被釋放。因為他被移民局扣留,他可能會被從地方監牢發送到移民局進行處理。但是,如果他在還沒有解決他的刑事案件之前被送往移民局,他從移民局被釋放的可能性就比較高。如果等到他已認罪或定罪,那麼被移民局釋放的機會就有風險。目前新的移民政策針對多次酒後駕車被定罪的非公民者非常不友善。移民局會把這些多次犯罪者快速的驅逐出境。

問:我被政府起訴持有大麻,我現在是綠卡身分,請問我會被移民局遞解出境嗎?如果我申請公民,我能轉身份嗎?

答:雖然很多州對於個人私用持有大麻者的罪名已消除了刑事指控,然而,德州仍保持持有大麻的罪控。根據移民法,如果你只因持有不到兩盎司大麻,而且僅有一次犯罪紀錄,你可以免遭驅逐出境。如果這種類型的犯罪紀錄不止一次,那麼你將面臨被驅逐出境。你必須明白,驅逐出境的豁免僅適用於不到兩盎司大麻,並不適用於持有任何其它藥物,包括處方藥和非法違禁品。一旦你在驅逐出境程序被定為持有毒品,被驅逐出境的危險性是非常高的。至於申請公民,移民局標準的措施是審查你是否在五年之內有犯罪紀錄。你要找一位了解移民的刑事律師來幫助你處理面對的刑事案件。

曹祖芳律師是德州及華盛頓州執照律師、美國移民律師協會會員、北德州及東德州聯邦法庭起訴律師,前柯林郡刑事檢察官(迄今唯一曾受聘的華裔律師);具有25年豐富經驗,八年內受理數千件刑事和民事案件,其中出庭辯護數百件由陪審團及法官審判的訴訟案件;曹律師能說、讀、寫流利和無口音的英語和漢語。曹律師將為您提供有關法律常識。聯繫信息:電話:972-964-8366,電郵:mariatuattorney@yahoo.com,網址:www.mariatulawoffices.com,地址:2800 W. Parker Rd., #110, Plano, TX 75075。】

責任編輯:李元

相關新聞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3)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4)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5)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6)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背後的「器官特供基地」
【遠見快評】流浪氣球點燃全美 重創中美關係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舞蹈三劍客】7個旅行必備!神韻舞蹈演員巡演必帶用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