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8)

人氣 68

【大紀元2016年01月18日訊】序:「曹律師,我剛拿到律師執照,我想考慮專攻刑法的行業」。一位女律師告訴我。她與我約在我的辦公室探討律師樓的商情。「我覺得現在律師市場缺乏刑法律師,所以,如果您可以幫我,我希望能以刑法作為我事業的發展。」我看著她,一絲絲的期望在我心頭開花。心裡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太興奮。「雖然我現在不是很了解刑法,可是我肯定我一定能勝任。」她聳聳肩,滿腹自信地說。接著,我們聊了很長一段時間,交換了很多不同的看法,並在結束時,我約她與我一起去監牢看我在那裡的客人。我告訴她,是否能夠「勝任」刑事這條路,就看她是否能過得了監獄這一關,她很興奮。我們選了一天一起前去柯林郡監獄。

當鐵閘門一道一道的開了,關了,開了,又關了,我們走到了防彈玻璃窗前坐下,我開始感覺到她的緊張情緒。「你還好嗎?」我安慰她。「是的,是的,沒問題。」她的聲音開始顫抖。我對她微笑,試圖用眼神鼓勵她。不久,我們終於見到我的第一個客戶。一名男子被指控搶劫和持有毒品。他滿身紋身,剃了個光頭。他的耳朵和鼻子各有幾個孔,以前可能帶了耳環和鼻圈。我的客戶好奇的盯著她,一分鐘後,笑了。她也好奇的盯著他。當他咧嘴笑著,她的眼睛張的好大,她越來越靠近我,我幾乎都可以聞到她身上的恐懼味。我告訴我的客戶,她是一個新的律師,請他不要盯著她看。然後,我轉過身警告她不要像在動物園一樣的盯著我的客戶看。這樣的會議,可想而知,是幾乎毫無意義。我帶著她在不久後離開了監牢。我沒有繼續探望我的其他客戶。

她回到我的辦公室時,非常的安靜。「也許刑法不適合我。」她最後終於說。我看著她,心裡充滿好多的無奈和失望,我無言。我知道,刑事律師走的路是其他人不願走的窄巷小路。在真實的生活中,它不能像電視劇那麼的性感,也沒有大明星和高尚的環境來襯托它的重要性。能走完這條刑法路靠的不是只有知識和經驗,它靠的是一股氣勢和一種使命。沒有這個「味」,很難「勝任」這條刑法路。

問:當一個警察攔下你的車子和迫你停下,是否正確的程序是要求駕駛執照和保險卡?如果警察沒有这麼做,那麼會怎麼樣呢?我的車被警察攔下,他們搜查我的車子,但他們沒有得到我的同意。結果,他們發現了大麻和我的手槍。我有合法的持槍許可證。當他們走近我車子時,第一件事是說他們看到我從車上丟菸草出去,問我大麻在哪裡。然後,警察看到我用大麻的工具,馬上叫我下車,把我戴上手銬,然後開始搜索我的車。他們都沒有告知我憲法權利,他們也從來沒有告訴我他們最初為什麼把我攔下。這樣的案子可以被駁回嗎?

答:你的故事裡有很多的法律問題。首先,你為什麼被警察攔下?按照美國法律,警察必須要有質疑你可能有犯罪的原因才能把你攔截下(至少也要有交通違規的行為)。如果他看到你丟煙草,這可能算是足夠的理由了,至少是合理的懷疑你有可能從事非法的行為。這可能可以成為把你攔下來的原因。如果警察在沒有搜索的狀況下看到你用大麻的工具,這是搜索你車子的合法情況,並不需要逮捕令。如果警察合理懷疑車上有載違禁品或犯罪證據,法律允許警察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搜索車子而不需要搜查令。現在,我看到你這方的立場,但也許還有很多的因素,你我並不知道。例如:警察犯罪報告和警車上的錄影機或警察身上佩帶的錄影鏡頭的錄影帶,和傳輸日誌等等。由於這些原因(以及許多其他的原因),你為了要解決你的案件及能得到好的結果,最好的方法就是通過聘請律師來檢視你的案件的事實和證據。你的律師將能夠與你討論你的選擇,包括是否有犯罪,甚至可能找到證據被抑制的可能。我建議你開始去打電話連絡律師,安排在他們的辦公室與他們見面諮商,大多數的律師會提供免費諮詢。祝好運!

問:我的兒子因警察找到吸毒用具而被抓。他那時是17歲。他算不算是一個成年人?他被判罰款和緩刑。請問,他現在想要申請入空軍,難道他必須要透露這件事嗎?如果他告訴空軍,他可能進不去。當時,他在他的朋友的卡車裏,警察在車子裏找到了大麻用具,可是沒有大麻或其他毒品。

答:德州刑法認定,任何17歲以上的犯罪是屬於成人犯罪。在17歲收到一張傳票就意味著它是一個對成人犯罪的指控,持有吸食毒品的器具是一個C類的輕罪。如果他在法院上出庭的時候,他能夠得到延期裁決,並成功地完成了他的緩刑,那麼法院應該會駁回這傳票。在市法院,他們通常不會把這案件報到公共安全部門,所以在公共犯罪記錄系統中應該沒有記錄。如果這傳票被駁回,他有權選擇揭露或不揭露這傳票記錄。這可能需要聘請律師提交一份消案申請書,這樣可以確保這件事絕對從他的犯罪背景中抹去。至於他是否應該告知徵兵人員,如果他從來沒有收到最終的定罪,我不認為這會影響到他是否被錄取。即使是最後被定罪了,我知道有人有更嚴重的罪行也能順利進入軍隊。如果他被拒之門外,則很可能是基於其他因素,不僅僅是這張傳票。

問:我想知道如果我因酒醉駕車被抓,而現在正在聯邦緩刑中,會發生什麼事?我在聯邦緩刑有一年了,我幾乎是完美的處理了所有的緩刑條件。我沒有任何暴力的歷史,沒有違規,而且判刑之前,我也沒有違規。我通過了所有的毒品測驗,上了所有要求的課程。我現在會面對什麼樣的聯邦判決?

答:在非常少數的情況下,聯邦法院有允許緩刑作為條件的判決。大多數聯邦案件判決都會帶有監獄的刑期。你是非常幸運地能獲得緩刑。然而,正如同很難在聯邦法院獲得緩刑一樣,當你違反了緩刑時,就更難以避免被關監獄了。你將需要一個刑事律師來幫助你處理你的酒醉駕車,你也需要一個好的聯邦辯護律師來幫助你處理你的緩刑期違規酒駕。這兩個律師可以是同一位律師,也可以不是同一位。聯邦法官對緩刑違規者是絕對無情的。

曹祖芳律師是德州及華盛頓州執照律師、美國移民律師協會會員、北德州及東德州聯邦法庭起訴律師,前柯林郡刑事檢察官(迄今唯一曾受聘的華裔律師);具有25年豐富經驗,八年內受理數千件刑事和民事案件,其中出庭辯護數百件由陪審團及法官審判的訴訟案件;曹律師能說、讀、寫流利和無口音的英語和漢語。曹律師將為您提供有關法律常識。聯繫信息:​​電話:972-964-8366,電郵:mariatuattorney@yahoo.com,網址:www.mariatulawoffices.com,地址:2800 W. Parker Rd., #110, Plano, TX 75075。】

責任編輯:李元

相關新聞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3)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4)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5)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6)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胡鑫宇案疑點新解 糧庫門衛現身
【秦鵬觀察】中共氣球炸響美國 川普等籲打下來
【晚間新聞】軍中高官密集死亡 中南海祕不發喪
【中國禁聞】中國第二波感染高峰降至 兩類人高危
【財商天下】中國新年消費復甦 最糟時刻過去了?
【全球新聞】北京查血清抗體 民眾擔憂被「配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