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剛剛被綁架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自述

北京女會計師:我為甚麼不能回家

口述:苑雯女士 整理:子正

人氣 4132

【大紀元2016年02月04日訊】按語:2016年1月13日中午,北京順義區高麗營發生一起大規模綁架法輪功修煉者事件,十幾個警察動用多輛警車、將高麗營附近一個公司圍住,從公司後院綁架了五個人,其中有一位女士叫苑雯。

苑雯,六十歲,北京人,原中國計量科學研究院的會計師,因修煉法輪功被開除公職,曾被判勞動教養二次。其丈夫原是中日合資公司的工程師,因修煉被單位開除公職;其女兒圓圓,十九歲就與父母一起被勞教,不得不中斷學業;其妹妹苑霜,被勞教過兩次,現也流離失所。

十四年來,苑雯沒有任何生活來源,沒有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等任何社會保障,這次被抓捕前長期在京流離失所,是甚麼原因使她有家不能回?

目前苑雯被關押在北京市昌平分局看守所,下面是她半年前的口述,由子正整理。

我就說我這人啊,對政治不是那麼敏感,甚麼這個那個的,我也不愛參與那些事兒,就是有個桌子,有個帳本讓我算就行了,沒有多複雜的思想。

文革抄家,是讓你自己抄自己的家,破「四舊」,立「四新」嘛……過去我們家就是那種特別典型的四合院,滿屋子「四舊」老家具……家具的木頭啊,鏡框啊,根本鋸不斷,就那硬木頭嘛,小時候我拿那個摁釘兒都摁不進去,用小刀劃都沒有印兒,就那麼好的家具,祖傳的……賣家具的時候啊,都當作普通的家具賣了,連一把椅子的錢都沒賣回來,我爺爺當時三天沒吃飯……還有字畫啊,全撕了,不允許賣,全撕了,都自己絞了,都撕了……現在回憶起來,有一個四扇屏,還有春夏秋冬的畫兒,還有甚麼刺繡的小鳥兒啊……撕……全都自己撕,紅衛兵看著我們家拿剪子絞……

到最後,那紅衛兵還到處找,前前後後的找,盆呀碗呀的都找,後來發現了一個養魚的缸……故宮琉璃瓦的那種黃,那樣的形狀,我家裝煤球用來著,結果他們就把這缸給砸了,裝煤球也不行!當時我就在邊上看他們砸,我九歲……我們家一個這麼高的袋子,金銀啊,老太太那個甚麼玉啊,翠啊,真的就這麼大袋子的東西,都沒了……不知道哪兒去了……我們家的大門把兒,銅的,沒了……過去那方磚,電影兒裡才有的那種大方磚,都沒了,不知道哪兒去了,過去那種大門擋甚麼的,包括那門口的石頭獅子,沒有了,誰讓你們家有錢,誰讓你們家有房了?……這不能養那不能養的,連個小貓都不能養……

六四的時候,我聽見過槍響啊,那才是真真的槍,電影兒裡的全是假的,真的火藥味兒。有人從城裡給抬過來,從安貞橋抬過去,那是六月四號吧。然後呢,我記得,六月五號吧,開槍的第二天,因為我們家離安貞橋近嘛,我,我媽,我妹妹,帶著我的孩子,還有我妹妹的孩子出去看熱鬧,就從我們家西邊兒往東,迷彩車上三個人,就開著機關槍……我媽他們街坊有一個哭著回來,他有一個同事,腿被槍給打折了……聽說死了很多人……

即使有過這些經歷,我就說我這人啊,對政治也不是那麼敏感,甚麼這個那個的,我也不愛參與那些事兒,就是有個桌子,有個帳本讓我算就行了,沒有多複雜的思想,那時我就是那樣的。

我十五歲得了腎炎,尿血,差一點兒就是尿毒症,沒命了。一到春天準尿血,出去接一壺水去,回來可能就尿血了……後來孩子一歲多能走路了,跑著跑著,如果摔個跟頭,我都不能把她弄起來,為甚麼?把她弄起來,我就站不起來了,腰腿不能打彎兒,我蹲不下去啊,就那樣的,活不起了似的……特痛苦,真的特痛苦,坐在我們家窗戶那兒,真的就想跳樓!自己的孩子都管不了,活甚麼勁啊!

把頭髮燒了,燒糊了之後分成堆兒當藥引子,這是人家告訴我的偏方,吃那個補血,我兩大辮子,長到屁股蛋兒那兒,都給絞了當藥引子!最後頭髮都吃完了,也不管事兒,還喝大銅鑰匙煮的水,大銅瓢煮的水,不管事兒,後來說甚麼吃花生米加白糖,一小碗兒一小碗兒的蒸,吃得白胖的,也不管事兒。

那時候我真是發誓哎,我說這輩子誰讓我腰腿、脖子要好了,能轉彎兒,肩膀不疼了,我給他磕頭啊!

單位那種爾虞我詐的人際關係,我也受不了,你說讓我學不吃虧占便宜,我心裡過意不去,你真的吃虧吧,他認為你傻。怎麼就沒有好人走的路呢?一個朋友給我一本《轉法輪》,一翻書,我就看到了一句話:「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哎呦,我心裡別提多敞亮了,我可是找到走正道的依據了,白紙黑字,我找到依據了!這麼著我就煉法輪功了。那是九六年四月十八號,我記得可清楚了,特興奮吶,就是覺得我可找到了正道了。

煉功不長的時間,突然有一天,我能彎腰了,坐下站起都行,哪也不疼了,腰腿甚麼的都好了啊,我淚流泉湧,一高興就跳了起來了啊!

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的苑雯女士。(明慧網)
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的苑雯女士。(明慧網)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號,下午三點鐘,電視放了那個誣蔑師父、誣蔑法輪功的錄像,我是在一同修家看的,可是啊,當時我耳朵甚麼都聽不見了,為甚麼聽不見了?我不相信哪!我真的一點兒都不相信。我看那中央電視台就這麼撒謊,就這麼騙人!因為咱是身心受益者,我是有親身經歷的。中央電視台一句真話都沒有!怎麼能這麼撒謊,這麼騙人啊!我真的就不相信,我一點兒都不相信,所以當時就聽不見了,我太震驚了。

後來我就決定:要把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世人,我要讓世人知道法輪功好。只因有這個想法,只因我堅持了「真、善、忍」的信仰,十幾年來,經常我就是有家不能回。

「回家就給你們送洗腦班!」

2001年6月,街道辦事處610、派出所居委會等十幾個人,就把我給綁架到「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當時我還在單位上班呢,出來後,我們單位繼續監視我,我只好離家出走,後來被開除了公職。

我丈夫原來是松下製品有限公司的工程師,也煉法輪功,在單位全體黨員大會上,因為堅持修煉,就給開除了黨籍,之後,也是逼得沒辦法,被迫離開單位。

當時街道找我們,派出所也找,單位也找我們,要我們必須放棄修煉,我說我這身體咋好的?誰不煉我也得煉呀,但他們說,不和法輪功劃清界限就關押你們!不把法輪功的書上交就抄家!我們不能待家裡讓他們抓呀,不能讓他們把書抄走啊,於是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他們找不著我們,就找孩子,當時孩子剛考上首都師範大學英語系,學校系主任、老師都找她,讓她說出我們在哪裡,孩子害怕,就出來找我們了。

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家三口在一塊兒啊。二零零一年的十二月三十一號,我買了肉,買了點心,買了水果,第二天就過新年了啊。哪裡想到,傍晚五點多鐘我們被警察跟蹤到出租房,所有的法輪功書籍給抄走,連近萬元的現金也被抄走了。

孩子後來和我們一起被判了勞教,她不肯說法輪功不好……後來管教告訴我,你們家孩子就想上學,就想上學。……剛剛十九歲,上大學還不到三個月……最後還是被學校開除了。

看守所的日子?挨著天兒過唄,過一天是一天唄,就心疼孩子。

我知道她在哪個房間……鐵門一響,就想著孩子……是不是給拉出去了,警察問不出我甚麼,是不是會折磨孩子啊,資料哪兒來的?你爸你媽跟誰接觸啊?問她唄……老這麼想……也許不是那麼回事兒……但自己就老這麼想,撕心裂肺的痛。

吃窩頭,喝帶泥的菜湯,湯裡有幾片菜葉……女兒後來和我說,媽媽,拘留所的花生米可好吃了。我心想,擱家,花生米你都不吃,鹹了淡了的,現在可好……真的不一樣……以前我們家哪有沒有肉的時候啊,吃一塊兒,我也得給她做一鍋啊,買魚買肉,全都買最好的,說這個帶魚十幾二十塊,連看都不看,就得買最好的……小裡脊肉,最嫩的那塊兒肉……孩子身體本來就弱。

幾十個人晚上擠在大通板上,只能側身,「立板兒」睡,如果上一次廁所回來,就沒有地方躺了……女兒跟我隔了三四個門……

一個月後,一副手銬子,一個環兒銬著我,一個環兒銬著我女兒,我們一塊兒給關進了女子勞教所,他爸爸給關進了團河勞教所,我們都被判了一年半。

「讓你近在咫尺照顧不了她」

我和女兒給送到二樓,擱在一個隊裡。我對警察說,我是她媽媽,給我們倆放一塊兒吧,女兒也想跟我在一塊兒。一個小警察,長得也挺好看的一小姑娘,穿著一身黑警服,可能也就比我女兒大兩三歲吧,她上前說了一句:你知道嗎,要讓你近在咫尺照顧不了她。

然後我們就給分開了,我上三樓,孩子在二樓。

每天包筷子,第一天是八千雙,第二天就要包出一萬。二樓幹甚麼活兒?我跟別人打聽,二樓也包筷子。

有一次我們三樓完成任務就睡覺了,聽見二樓還在幹呢,已經到十點半了,哎呦,那心裡頭,真是七上八下的,真的是……我說我幹兩個人的活兒也行啊,我每天包兩萬雙,不要讓孩子幹那活兒……真是那種心情……後來就慢慢的放淡了,放淡以後,過幾天,心又起來了,擔心……放淡了,心又起來了。

過年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我把警察給叫過來了,我說我不知道我女兒在下邊兒現在是甚麼情況,我說我想見見她。警察說:那不可能。

叩哧叩哧的織毛衣,織手套。

剛去的時候,那個檢查身體的大夫說,你這麼大年齡,眼睛怎麼還這麼好啊?我說我是煉功煉的,我的視力分別是一點二零、一點零。

有一天出去,正好碰見我女兒那一隊,我就找孩子的臉,衣服都是一樣的嘛,找到了,結果看到孩子臉是腫的,腦袋也是腫的。這孩子挨打了?我心裡就那麼想著,特別難受。回來我就問我們隊裡的人,你剛才看見我女兒嗎?她說看見了啊,我說她是不是挨打了啊?怎麼臉是腫的,嘴也是腫的?她說,沒有啊,她還跟你笑呢。後來我問,真的沒有?別騙我。她說真的沒有。我問了另外一個人,她說真的沒有。那時我才發現眼睛不行了,看遠處的東西就模糊,而且重影兒。怎麼看甚麼都不清楚啊?警察就帶我去醫院,檢查,結果我的兩個眼睛全是零點六,織毛衣織的,不到一年!

我覺得勞教所裡的空氣都是苦的,每天的空氣都是苦的。

加班加到晚上十點鐘以後,第二天早上起來六點就開始織,趕任務時,四點就起來織,一天要織出一大片兒來呀,都是外貿活兒,毛衣、圍巾、手套,勞教所掙錢啊……還給小動物、小寵物織,織狗的毛衣……都是出口的……我們掙勞務費……一個月有幾塊錢……

必須認罪,必須反省,否則就洗腦,站著,體罰,不讓睡覺,白天黑天都不讓睡……也不讓洗漱……也不讓吃飽……衝牆站著,就覺得好像是靈魂要離開身體似的,就跟那個意識不清楚似的,那牆忽閃忽閃兒的,就跟那沙子一樣,那衣服褲子全是景,看甚麼都能看出圖案來……睏得往地上摔,啪啪的……往地上,……腿腫得一按一個坑,穿不上鞋了,我都沒有感覺了,腿木了……

飯前必須唱《同一首歌》,唱「在陽光燦爛歡樂的日子裡 我們手拉手啊想說的太多……」誰願意唱啊,誰都不願意唱。我覺得勞教所裡的空氣都是苦的,每天的空氣都是苦的,真的要是沒有師父,沒有法,我真活不過來,但是我們必須張嘴唱:「……同樣的歡樂給了我們同一首歌……」

我後來問女兒:你覺得勞教所苦嗎?她說不苦呀。我說,聽人說你在那裡面可沒少受罪,她說沒有啊,我說睡覺你覺得冷嗎?她說不冷啊,但是有一點,早上起來的時候,人家穿襪子,我脫襪子。我說,為甚麼呀?女兒說:因為我腳冷,我穿兩雙襪子睡覺,早上人家穿一雙襪子,我得脫一雙……

我那女兒嬌生慣養,我婆家就這麼一閨女,我娘家也就這麼一閨女,那跟寶貝兒樣的,哪兒受這種……

女兒小名叫圓圓,過生日時,同一屋的有個孩子,比她大點兒,她給我女兒畫了一張畫兒,畫個小孩兒放著個風箏,那個風箏上寫的是「早回家」。怎麼給她送過去啊?我就找警察,我說,麻煩您點兒事兒,她說甚麼事兒啊,我說把這張畫兒給我女兒送過去行嗎?她有點兒為難。我說有甚麼為難呀?你看著上面甚麼都沒有,我盼她早回家,她盼我早回家,寫了一個「早回家」,還有一句就是「祝圓圓生日快樂」,有甚麼呀!她說請示一下大隊長吧,後來她告訴我,那張畫兒給送到了。

我跟我女兒是同一天出來的,還有她爸爸,……我們三人一塊兒出來的。當時出來那天,哎呦,我們三個人還不能待一塊兒,出來那天正好鬧非典……正好非典,回來的時候,怕我們傳染,隔離……

從一九九九年到現在,這十幾年我們沒過過團圓年。

他們開會的日子經常就是抓人的日子,三月十七號,零七年,兩會期間。我們街坊也煉功,她曾問我要過幾個護身符,有幾個老太太到她家去,聽說是被人舉報了。警察找我,我們家呢,還真有護身符,圖案一樣。結果因為一對護身符,我又被判了兩年半……每天還是遭受警察與勞教人員的辱罵,還是強迫寫放棄法輪功修煉的保證……

回來後,沒有生活來源呀,我去麥當勞打工,搞衛生,擦地,擦廁所,原來我做辦公室的會計,現在是保潔員。

二零一三年正月初五,我到親戚家拜年,還沒有進親戚家門,就被警察電話跟蹤到了親戚家,說我前一天把法輪功的真相貼在了派出所門口(我確實沒有去),三個警察把我按倒在地,其中一個警察騎在我身上,強行給我戴手銬,我奮力反抗,在家人幫助下我走脫了,至今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

從前年到現在,我一次家都沒回過,也一直沒見過我媽媽。我跟我媽家離得挺近的,以前每週四,我去給她洗澡,剪頭髮呀,收拾呀。這下兒我出來了,能不惦記著嗎,這一到禮拜四,我就想起來了……我媽洗澡都洗不了了,有時候,站那兒都哆嗦……我妹妹也流離失所不能回家,警察也要抓她……以前,我們這一大家子都一起過年,從一九九九年,這十幾年沒過團圓年。不是我不在家,就是妹妹不在家。好不容易我們全家仨人回來了,我妹妹又進去了,好不容易妹妹回來了吧,我又進去了。少了人,誰也不愛提,誰也不愛說,怕我媽傷心,聊這個,聊那個的,聊些不相干的唄,吃頓飯就走,怕說一句出格的話,戳著誰的心窩子了……沒那氣氛……

這麼多年,所有的家人幾乎每天都生活在恐懼擔憂中,如果哪次電話打不通,那種提心吊膽啊,沒有這種經歷的人是很難體會到的。

在大街上見見面兒,就夠幸福的

幸福?我們家仨個還甭說團聚,在大街上見見面兒,就夠幸福的,真的,還不說在家團聚。

我和我丈夫有時通過信箱聯繫,然後在外面見,我沒有電話,怕監控。每次見面,他都給我帶早點,麵包,中間劈開,擱一個雞蛋,灑點兒醬油甚麼的,然後就是一紙盒的牛奶。每次都這樣……在哪兒吃?馬路上啊,或者找個小飯店啊,不太花錢的地方唄……他老問,你還有錢嗎?

我們家那位原來不會做飯,現在他說:我做飯快著呢,一天給孩子炒倆菜。孩子跟我見面,我說你爸挺棒的,給你炒倆菜。孩子說,對呀,給我炒倆菜,土豆豆芽菜,粉絲豆芽菜;土豆絲,土豆塊兒,這叫兩個菜。

他跟我說,被罩破了。我說你回去量量。怎麼量啊?量長的,再量寬的,長多少,寬多少,你量好了,然後到做被罩那兒,咱們做一個去。要說在家,這算個甚麼事兒啊,擱我手裡頭,蹬吧蹬吧,匝吧匝吧不就做一個嗎?……操心!惦記著,真惦記著……

想回家就回家?那哪兒行啊,萬一回家,他們給抓走呢?在家煉?我是想在家煉,在家煉也不行啊,偷偷摸摸的?

前一段時間我辦事從家門口經過,我就戴上帽子、口罩,害怕碰見熟人,又想看看家,看看那樓也好。沒啥變化……

是啊,有的時候,會有很寂寞啊,今年過年,我丈夫和女兒在家裡,我一個人在外面,不能回家。一個人走在馬路上,誰也不認識,家家戶戶都亮著燈,看著很暖和啊,家家都做好吃的。走著走著。天就黑了,真的寂寞啊,那種難耐的寂寞……那也得往前走啊,不能後退啊。@*#

責任編輯:蘇明真

相關新聞
夏小強:舉國上下都在等待宣布抓捕江澤民
明慧網:百名中共高官惡報實錄(3)
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1)
勞教判刑受殘忍折磨 哈爾濱女醫生告江
最熱視頻
【直播】6.5疫情追蹤:外國勢力介入暴亂
【十字路口】五大潰點來襲 中共政權陷危機
【珍言真語】陳平:中共的說謊產業 欺人也自噬
【直播】5月新就業數據亮眼 川普發表講話
【現場視頻】浙江紹興倉庫起火 濃煙滾滾
【直播】川普訪問Puritan製藥廠發表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